【山东师大同心会的支教故事】小孩一句话,大学生成立支教团

山东师范大学 2019-01-11 13:22:53
山东师大同心会的支教故事

小孩一句话,大学生成立支教团

2014年暑假,山师同心会的志愿者在贵州毕节一个苗族村寨给孩子们上课。

  他们是西部支教公益事业的先行者,他们连续六年暑假前往贵州毕节,平时上课的日子里,他们长期与当地孩子保持通信联系……山东师范大学西部支教同心会,为贵州的孩子们送去关爱,带去知识和快乐

读书了就不用整天放牛 短短半年,社团人数达到360余人

  提起六年前办社团的初衷,即将研究生毕业的王旭晖感慨良多。
  2008年,王旭辉读大一,青岛大学发出招募志愿者的通知,拟成立支教团前往贵州支教。刚上大学的王旭晖看到信息后有些激动,跟随自己的心意,王旭晖报了名。
  就在王旭晖几乎要忘记这次支教活动的时候,他接到通知,从190余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支教老师。“这次活动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王旭晖说。
  “苗乡村寨大多处在大山深处,他们渴望了解外面的世界。”王旭晖回忆,村里有一对姐妹,姐姐九岁,妹妹六岁,每天早上4点钟起床,然后上山背猪草,当问起她俩有什么愿望,小姐妹异口同声说想读书。
  正是当时两姐妹的一句话打动了王旭辉,坚定了他成立支教同心会的决心。小姐妹中的一人说:“读书就可以像其他小朋友一样七点起床去上课,而不用早起劳动,一整天放牛了。”
  “到各宿舍发传单,和每一个感兴趣的同学长谈,把自己在贵州支教的感触告诉他们。”渐渐地,王旭晖聚拢起了十多名社团中坚力量,短短半年,社团人数达到360余人。
  2011年,即将大学毕业的王旭晖第二次前往贵州,这一次,他是带着山师大支教同心会的社员们一起。
即使暑假,课堂也坐满了孩子 床铺紧张,男生们轮流在办公桌上睡觉
  2015年是支教团连续前往贵州的第五年,今年暑假,西部支教同心社的副社长刘俊汝将作为支教团的团长带队奔赴贵州,开展为期一个月的暑期义务支教活动,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支教了。
  “整个学校一到三年级只有两名教师,教室只有三间,一个年级一间,“刘俊汝回忆说,“硬件设施几乎为零,连床铺都是临时搭建的。因为床铺紧张,男生们不得不轮流在办公桌上睡。”
  除了基础设施简陋,对气候的不适应让支教团成员吃了不少苦头。“刚到支教点,就起了湿疹性皮炎,去镇上买药也很不方便。”刘俊汝说,就算这样,大家都没有抱怨,更没有人心生回家的念头。
  学习环境的艰苦阻挡住不了当地孩子们学习知识的渴望。即使是暑假,每一次所有教室都坐满了前来听课的学生。刘俊汝说:“要改变当地落后的生存条件,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上好课,让孩子装着知识回家。”
  在刘俊汝看来,支教不仅奉献了爱心,也从孩子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他们对艰苦生活的乐观态度,自立自强的勇气让人感动。”

支教结束,书信往来 “虽远隔千里,我们愿做孩子的倾听者”

  同心会支教团只在暑假才有机会前往贵州支教,支教以外的漫长时间里,同心会如何和孩子们联系呢?
  “现在社会上也在批评短期支教,因为形不成持续的效果。”王旭晖说,支教团走了,如果后续工作跟不上,反而对孩子们是种伤害。
  为了让支教成果延续,同心会开展“爱心一帮一”活动。每年暑假支教期间,同心会专门为孩子建立档案,一年更新一次。支教回来后,同心会通过分析档案,安排志愿者与孩子们进行一对一的书信联系。“我们想让孩子们感觉到,我们始终和他们在一起。”王旭晖说。
  张小瑶已经参加了两年“爱心一帮一”,第一次写信时,张小瑶在信里夹了自己的照片和联系方式。“没想到小姑娘马上把自己的照片装帧好寄了过来,还夹着自己做的折纸作品。”
  志愿者和孩子们的通信仍在持续着,“虽然远隔千里,我们愿做孩子的倾听者,有的甚至素未谋面,但我们的心却贴得很近。”张小瑶说。
  支教社团还在延续着,但是在王旭晖看来,他希望支教早些结束。王旭晖说:“我最希望听到有一天西部的孩子告诉我,他们不需要我们去支教了,因为那时候,他们终于能接受到好的教育。”

消息来源:齐鲁晚报

编辑:陈磊 赵俊卿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