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无地着相思》by抓猫的鱼 安晚陆琛 全文(完结)

树香小说屋 2018-05-05 14:58:03


月色,微凉。

地板上散落着凌乱的衣裳。

黑色的*,红色的高跟交织成了一副令人血脉喷张的旖旎画面。

卧室里传来女人破碎的*和男人粗重的呼吸。

还有越来越急促的小声哀求。

“陆琛,你住手……不要……求求你了……”

“不要?”

男人冷笑一声,扶着女人纤细的腰肢加快了撞击的力量。

“安晚,你的身体比你的嘴可诚实多了,不知道你在顾明身下求h时是不是也这么lang。”

安晚身体一僵,一滴泪没入白色的床单,瞬间晕开了一朵破碎的水花。

“陆琛,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我跟顾明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陆琛双眸猩红的看着身下的女人,一只手突然扼住了她的脖子,语气讽刺:“是么?别告诉我,你们k房只是为了探讨人生!”

安晚张了张口,眼眸黯淡了几分,她闭上眼睛,心里从未有过的荒凉。

陆琛的手指猛然用力缩紧,一字一句的说道:“不说话了?安晚,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jian呢!”

说完,陆琛抽身而起,眼里的情yu褪尽。

他扔下一叠文件,眉目清冷,再也看不到往日对她的宠溺和深情,“签了!”

安晚看了一眼文件上的文字,心口像是被人狠狠揪了一下,细密的疼一点点蔓延全身。

离婚协议!

他竟然要跟她离婚?

他说过的会牵着她的手一起到白头,他说过无论世界如何变化,他爱她的心都不会改变的。

那些承诺还历历在目,他怎么可以说离婚?

安晚慌乱的下床抱住陆琛的胳膊:“我不要离婚,你别走好不好。我爱你,老公我爱你,不要走。”

她踮起脚胡乱的亲吻着他的脸,双手一颗颗的解开他的扣子。

他说过他最喜欢在床上妖精一样的她。

所以她试图用这种方式让他留下来。

可是……

陆琛却冷冷的推开了她,眼眸中没有丝毫情绪。

安晚后退几步跌倒在地,听见冷漠的字眼一个个从他薄凉的唇间吐出。

“安晚,别让我觉得恶心。”

安晚不可置信的看着陆琛决然离开的背影。

终于,泪如雨下。

他说她恶心……

可她曾经是他手心里的宝啊,他怎么舍得这么说她?

安晚抬手抹了抹眼角,泪越擦越多。

忽然,胃里一阵绞痛。

安晚爬起来冲到洗手间,吐的昏天暗地。

……

次日,医院。

太阳明晃晃照着大地,有些刺眼,安晚拿着报告单,木然地站在阳光下。

两年了,无论她多少想要孩子他们都没有成功过,没想到陆琛要跟她离婚的时候。

孩子却来了。

宝宝,放心,妈妈一定会让你有一个完整的家的。

安晚微微莞尔。

一抬头,却看到陆琛拥着她的妹妹安琪朝这边走了过来。


艳阳天里,安晚只觉得被人泼了一盆凉水,冷的脊背发疼。

她强忍着悲痛,一步步走向那两个人,每一步都犹如踩在刀尖上。

割的她血肉模糊。

安琪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安晚,眼底里划过一丝惊慌,“姐……

安晚凉凉的勾了勾唇,反手一巴掌甩在了安琪脸上,“你还知道我是你姐?”

安琪捂住自己的脸,身体躲进陆琛的怀里,声音委屈,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鹿。

“姐夫……”

一声姐夫让安晚彻底的受了刺激,她想过陆琛要跟她离婚的任何可能,唯独没想到他会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而那个女人居然还是她的妹妹安琪。

安晚伸手抓住安琪的胳膊往外扯,歇斯底里地吼道:“安琪,从小到大你喜欢什么我都可以让给你,为什么你连我男人也要抢。你给我出来,我要让爸妈看看他们养了个什么样的好女儿,出来!”

安琪惊呼一声,纤细的身体在陆琛的怀里瑟瑟发抖:“姐夫,我怕……”

“怕?”

安晚冷笑一声,扯住安琪的头发:“你*陆琛的时候不怕,现在怕了?你给我出来!”

“够了。”

陆琛捏住安晚的手腕,语气凌厉:“安晚,你疯够了没有?”

疯够了没有?

呵呵,看见陆琛眼底的嫌恶,安晚的心就好像被刀子一刀刀的刮着一样。

锥心蚀骨的疼。

“陆琛,你就是为了她要跟我离婚的是么?”

陆琛墨色的眸子里情绪晦暗不明。

“安晚,因为什么你不是比我更心知肚明么?”

安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真的没想到她的好心隐瞒却成为了他们之间永远跨不过去的坎。[修]

“你不是想知道我跟顾明之间的事情么,行,我告诉你,那天……”

“啪”的一声。

安琪在安晚跪下了,打断了她的解释。

她泪眼婆娑的看着安晚:“姐,你不要怪姐夫了,要怪就怪我。是我情不自禁,是我离不开姐夫,我现在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孩子,求求你成全我们好不好。”

安晚单薄的身体晃了晃,眼前一阵眩晕。

孩子?

他们居然……

好,真好。

安晚就这样冷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安琪,凉凉地说道:“安琪,你就这么爱给人当小san?既然你情难自禁,那就当一辈子让人不耻的小san吧!我告诉你,就算我死也不会跟陆琛离婚的!”

安琪扯着安晚的衣服,哭道:“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就忍心看见我的孩子没有爸爸吗?你还有顾明哥,可我只有他啊!”

“安琪,两年前的事情,你比谁都清楚,我跟顾明之间……”

安琪哭的梨花带雨再一次打断了安晚的话:“对不起,姐,我本来不该跟姐夫说的。可是姐夫对你那么好,我实在不忍心看见他被蒙在鼓里。是我对不起你。”

一口甜腥的血腥气息在口腔里弥漫开来,安晚只觉得胸口钝钝的疼。

好一个黑白颠倒。

好一个不忍心陆琛蒙在鼓里。

“安琪,你给我闭嘴!”

陆琛瞳孔紧缩,一巴掌打在了安晚的脸上,冷声道:“该闭嘴的那个人是你,你要是再碰安琪一下我会让你后悔的。”

安晚的脸被打的偏向一边,白皙的脸上浮起五个鲜明的指头印。

眼泪迷蒙中,安晚看见陆琛小心翼翼的扶起安琪,眼眸里是缱绻的深情。

就像多年前他对她一样。

胸口一阵绞痛,一口血吐了出来。

安晚的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未完待续......更多精彩内容请在关注后联系客服获取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