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战狼”重回都市,搅天动地,登顶为王

梅兰书斋 2018-08-26 10:06:40

柳条呆呆地凝望着湖面,几支荷花从繁密的荷叶间探出头来,露出苍白的脸,知了在四周的树间不知疲倦地嘶鸣。马骏独自躺在槐荫里,目光伤感而迷离,马上就要离开这朝夕相伴四年的校园,眼前的一切即将成为过眼烟云。明天,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开始?

上午,学校举行了一场招聘会,他对招聘官们说:“对不起,我对中天集团没有兴趣。不过,我可以向你们推荐一个人,她是校团委副书记,叫方萍,能力和成绩都在我之上。”当中天集团私下征求学校高层意见时,校方一致推选了马骏。学生会副主席、校报主编、连续三个学年学习标兵。这些资历和成绩足以打动中天集团招聘官们的心。但是,马骏居然放弃了,为了女友方萍而放弃。

“你简直是个傻子!”同舍好友李文强劈头盖脸地骂了他一顿。“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吃喝不愁啊?老子看你是天天就着开水吃馒头吃上瘾了,那女人还指不定是你的呢。”

中天集团是鼎鼎有名的大型公司,员工待遇优渥,尽管许多同学对仅有的一个职位趋之若鹜,但因为马骏强势的存在,他们不得不偃旗息鼓。因为马骏的退出,方萍成了不二人选,出色的她如愿以偿地与中天集团签定了协议。此时,她正穿过一路上校友们迎面而来的羡艳目光,神采飞扬地朝着湖边走去。马骏看到方萍,连忙站起来,给了她一个热烈的拥抱。方萍感动地说:“谢谢你,马骏,为了我你……”马骏连忙打断了她的话,说:“别说了,你家境不好,父亲又不在,你需要一个好的工作。”

月光如纱,虫鸣如织。离别的愁情,让两个人拥在了一起,方萍一把脱掉了洁白的T恤,骄耸的软峰、洁白的肌肤、芬芳的香点燃了马骏的,他一把扑到方萍,贪婪地吮着,笨拙地进入了她的领地,忘情地冲锋着,象一匹脱缰的马。

送别了方萍,马骏黯然地回到宿舍。抬手看了看表,离上火车的时间还有四个小时,他决定先打个盹,等回家看望了父母,就去南方找一个离方萍最近的公司,开始全新的生活。想起昨夜两个人的誓言,他孤独的心多少得到了安慰。

位于深山之中的家跟上次回家的时候相比,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父亲的咳嗽更厉害了,母亲的白发更多了。望着一贫如洗的家,看着父母日益衰老的模样,马骏的心里阵阵酸楚。在家里呆了一个月后,他从自己暑期做家教赚的一千二百元钱里拿出一千元,偷偷放在父母的床头,然后跟父母和姐妹们辞行。母亲颤抖着手摸着他的脸,说:“骏儿,安定下来,莫忘了给家里挂个电话,免得我们记挂着你。”马骏拼命地点了点头,挥泪告别了亲人,坐上了前往南方的火车。

马骏来到中天集团高大的写字楼门外时,手里只剩下十元零五毛了,这五毛,还是在车站的站台上捡到的。他定了定神,朝门口走去。“站住,你是做什么的?”门口的保安冷着脸喝问道。“我是来找人的。”马骏擦了擦汗,脸上灰一块白一块地笑着说。“走走走,你不识字啊,没看见这铭牌上写的字吗?快走。”保安站起来,挥舞着手里的棒子,不耐烦地轰他。

一辆奥迪开了过来,保安把马骏丢在一旁,忙不迭地启动门闸,奥迪炽热的尾气向马骏的双腿扑了过来,他连忙向后让了让。车子在大楼门前停稳,一个男人忙不迭地下车,拉开副驾驶室的门,一个女人钻了出来,跟男人热烈拥吻,然后走上台阶,跟男人挥手告别。

马骏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虽然这张脸被掩映在精致的妆容之后,但是两年刻骨铭心的爱,足可以让他把这张脸牢牢地刻在心间,反复出现在他辗转反侧的梦里。他一个趄跄,几乎晕倒。“孤孤单单一个人,走在俪影双双的街头,忘了我在找什么,等待明天开始往回走,总是在失去以后,还想再拥有……”耳边传来一首幽伤情歌,让流浪在陌生都市的马骏心如刀割。

他满怀着对幸福的憧憬投入这座城市的怀抱,却不得不面对残酷得让人近乎窒息的现实。他站在天桥上,大喊:“方萍,没有你,我会活得更好,你是个坏女人!”他掏出所有的钱,来到小巷口上的摊上买了30多个馒头和一瓶水,顺着铁路,在酷热的夏天,徒步向千里之外的故乡进发。他想,一天两个馒头,走80里路,半个月的时间已就能到了。就这样,马骏坚持了十天,馒头被啃光了,走到铁路边的一个小集市时,他又累又饿。从路边的饭馆飘过来一阵阵诱人的香味,他趄趄跄跄地走了过去,双眼一花,倒在了饭馆的门前。

“姨,快来啊,有个人晕倒了。”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女孩用手掩着鼻子朝屋内喊道。“原来是一个饿晕了的叫花子啊。把中午没吃完的饭盛一碗,再弄一碗汤,唉,看他的样子还是个年轻人,怎么落到了这个田地。”胖胖的女老板显然有一颗慈悲的心。

马骏风扫残云地解决了女老板的施舍,打了个饱嗝,红着脸,嗫嚅着对女老板说:“阿姨,我…我想洗个澡,行不!”胖女人对站在一旁的女孩说:“露露,你去楼上把你叔的衣服拿一套出来,让他去洗个澡。”“谢谢您,我一定会报答您的。”马骏真挚地说。

门边的一个年轻人冷笑着说:“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就你这样也谈报答,不怕别人笑掉大牙。以后你不来这里讨饭,就算是对我们沈姨最好的报答了。”“小辉,俗话说的好,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你怎么知道他一辈子只有讨饭的命?你快去准备下午的饭菜,别往人家伤口上撒盐了。”女老板白了他一眼,回头微笑着对马骏说:“去洗个澡吧。”

看着洗完澡出来的马骏,沈姨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浓眉大眼、鼻直口阔、身材魁梧的小伙子,真的是刚才的小叫花子吗?她亲昵地拉着马骏的手,说:“你要是不嫌弃,今后就在我这店里跑跑堂,等赚到钱,就回家去,找份正经的工作,好好的过。好不好?”马骏感激地点点头,鼻了一酸,泪水差点就流了出来。

整整一个下午,马骏拼命地干活,他勤工俭学时做过这些活计,所以干起来轻车熟路。沈姨看着勤快的马骏,不住地点头。晚上,送走客人,所有的人都围在桌子旁吃饭。沈姨问马骏,为什么会弄成今天这个样子,马骏把自己的经历和遭遇简单地说了一遍。沈姨安慰他说:“哎呀,你还是名牌大学出来的哩,跟沈姨当跑堂,真是委屈你了。孩子,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凡事看开些,说不定有什么好运气就砸到了你头上,摇身一变就成了镇长哩!”

第二天早上,马骏还在梦中,母亲正端着他最爱吃的野菜小米粥递上前来。一阵敲击声惊醒了他,他睁眼一看,小辉正用擀面杖敲着床架。“镇长大人,快起床,厨房快忙翻天了。你倒真以为自己是镇长哩,光吃不做的懒货。”他一边嘲讽一边继续用擀面杖“梆梆”地敲着床。

马骏连忙翻身下床,简单洗涮了一下,就冲下楼去。沈姨并没有责怪他,笑着对他说:“昨天睡得还好吧?本来想让你多睡会的,刚接到镇里的电话,今天中午镇里要在这里招待县里的领导,你快去帮忙啊。”马骏立刻来到厨房,果然像小辉说的一样忙翻了天,露露正坐在小板凳上拣菜,饱满而雪白的胸露出了大半个轮廓,马骏按厨师的吩咐找刀杀鱼,鱼尾巴一甩,露露单薄的圆领裙被溅出来的池水一淋,丰满的胸部更是呼之欲出。

正在两个人尴尬之际,沈姨走了进来,吩咐马骏拿着单子去集市西边的批发部把烟酒取回来。马骏推着三轮车来到批发部。店主接过沈姨写的单子,吩咐店里的伙计照单取货,马骏拿起柜台上面公用电话的话筒,拨通了村里代销店的电话,等了几分钟,听筒里传来姐姐的声音:“是弟啊,你为什么现在才打电话回啊,爸妈都快急死了,你还好吧。”

马骏的话语显得轻松愉快,他说:“我很好,找了个好工作,工资待遇也高,你们不要挂念了,对了,爸的身体还好吧?”姐说:“还好,你要多注意体,赚到钱就先寄给家里,家里等钱用哩。”“好的,老总在催我呢,中午要带我见一个大客户,我有空再打电话回来。”马骏挂上电话,连忙闭上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显然,家里实在没有钱给父亲治病了,不然姐姐不会在电话里提寄钱的话。“老板,这电话费先欠着,我一定还给你。”马骏红着脸说,他感到自己很窝囊,连打电话的钱都没有。老板用怀疑的目光看了看他,点点头。马劲低着头,推着车往清风园饭馆走去。

两辆小车停在了清风园的门口,从车上下来五男一女,沈姨连忙迎了上去,对一个四十上下的领档:“喻镇长,您来啦,快快,屋里请,空调早开好了,菜也备齐了,就等着您们来哩,露露,快把西瓜从冰柜里拿出来切了,唉呀,这天也太热了。”

一行人来到包间,喻镇长对随行的一个高个子男人说:“江部长,你看这个地方还满意吗?”“喻镇长你这话就见外了,咱哥俩谁跟谁啊,只要你给我一口酒喝,我就是咽咸菜也满意啊。”江部长爽朗地说。西瓜端上来,喻镇长给江部长递过一块西瓜。正在这时,手机响了,他欠身向江部长打了个招呼,然后向包间外走去,边走边接电话。

“小邱,什么?车抛锚了?你们搞什么名堂?”喻镇长气呼呼地挂了电话。叉着腰骂道:“真扯蛋!”沈姨连忙走上前,问:“喻镇长先消消火,发生了什么事啊?”“本来打算让他们来陪客的,哪想吉普车半路上抛锚了,江部长有一斤半的酒量,我这几天血压又上来了,喝不得啊。”喻镇长急得直冒汗。“您别急,要不,我帮你推荐个陪酒的人?”沈姨试探着问。

“谁啊?”喻镇长一怔。“这是我一个远房侄子,叫马骏,刚从青城大学毕业,现在没事干,在我家玩。”沈姨拉过一旁的马骏,把他推到喻镇长面前。“青城大学毕业的?是名牌大学生啊,嗯,小伙子长得比我们办公室的几个顺眼多了,走,跟我进去陪酒。”喻镇长打量了马骏几眼,拽着他的手就往里走。

“喻镇长,这孩子命苦,你看能不能帮他找个地方安身啊。”沈姨打心眼里喜欢马骏,不失时机地推举他。“酒陪好了,一切都好说。”喻镇长拍了拍马骏的肩膀。“你进去别乱说话,把自己当成镇办的人就行了,走,我们进去。”

到了包间,喻镇长向客人们介绍说:“这是我们秀水镇新来的年轻人,刚从青城大学毕业,今天我把他叫来,见见各位县里的领导。”马骏自我介绍说:“我叫马骏,刚从学校毕业,没见过什么世面,如果有些地方做得不够,请各位领导批评指正。”“哎呀,看到这个年轻人,就想起了我们年轻的时候,年轻真好啊,来来,坐到我身边来!”江部长看马骏不仅长得十分顺眼,说话也得体,心底有几分喜欢。

安置了席位,大家围坐在一起,吃了起来,马骏端着酒杯,走到江部长身边,他说:“江部长,我在学校的时候担任过宣传委员,知道宣传工作没有思想水平是做不好的。您负责全县的宣传工作,一定是个学富五车、满腹经纶的领导。所以,我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向学识渊博的老师敬一杯。”这话说得江部长浑身通泰,他一反常例地站起来,一口就吞下了整杯酒,众人热烈鼓掌,连说江部长真是好酒量。

马骏接下来挨个敬酒,最后,他来到唯一的女干部面前,举起酒杯。这才认真地打量了一下她,心里不由得一怔,这个女孩子真是长得太美了,光洁的额头,如黛的眉毛,晶亮的眼睛,樱桃小嘴,粉嫩的双腮,绝色啊,比那个薄情的方萍起码要漂亮一百倍。

喻镇长看马骏在那里发愣,忙给他介绍:“这是宣传部的小高科长。”马骏这才缓过神来,说:“高科长,我敬您一杯。”“别用您这样称呼了,叫我高雅好了,我可比你大不了多少。”高雅腼腆一笑,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这对小酒窝让马骏心神大乱,他结结巴巴地说:“那好,高大姐,我敬你。”众人听了马骏这话,大笑,酒宴上的气氛更加热烈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骏的酒量跟江部长差不了多少,加上气氛不错,江部长显然是喝到了位,他满意地剔着牙,对喻镇长说:“这个小伙子不错,我喜欢,喻镇长可要好好栽培,将来必有出息!下个月,等博物馆项目正式上马,你再把他带上,让他陪我喝酒。”喻镇长惊喜地问:“这么说,江部长同意这个项目放在我们秀水镇了?”“这个当然了,不论是论感情还是论条件,我能把这个项目给别的镇吗?哈哈。”江部长一脸的春风。

三天后,马骏得知了自己被喻镇长安排到镇党政办做办事员的消息。他有些犹豫,但转念一想,如果赚到路费回家,家里也没有什么门路,可能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不如就留在秀水镇,先干一段时间再说。临走时,沈姨给了他200元钱,算是一个星期的工钱,马骏坚持只要了50元,他把欠批发部的5元电话费还上后,揣着45元钱,走了十多里的路,迈进了秀水镇镇委镇政府的大门。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