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小视频百思不得姐幽默搞笑客栈

绿地会很简单 2018-08-23 13:12:15

美女路边晕到后...睡前小视频百思不得姐幽默搞笑客栈



























































































































































 一白发苍苍的老者正笑眯眯地讲述着他的种种经历。“当时我医术小成,初来这云天。抬头一看武侠会,这名字很和我口味的,心下正疑,武侠会怎么不在毅昶在云天?”

  “后来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张大虎那愣头青不听武侠会会主的劝告非要继续征战,于是便迁移到了热爱和平的云天这边。哈哈哈哈,老夫当时...”

  老人还没讲完,就有一个衣衫凌乱但是气度不失的青年疾步走了过来,单膝跪在了老者面前。

  老者显然习惯了这种情况,站了起来去扶那青年。“小伙子,快快起来,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可别跪我这老头子。快起来快起来,讲讲情况。”

  见青年站定,老者捋着花白的胡子,待他开口。“不才尹无忧,有一朋友如今失血过多,望前辈出手相救。”说着便鞠了个躬。

  老人眯了眯眼睛。“你先别急,你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先说受伤的人什么来历。”

  无忧忙不迭的答道:“具体来历我不清楚,但他是一失忆了的画魂。”无忧低着头,额前已开始冒出冷汗。他不知道这理由能不能请动冉何,但若他不肯相救,墨漓怕是...

  不料老者听了这话,几乎是蹦了起来,瞪大了眼睛,捋着胡子的手剧烈地发抖。“快,快带我去!”说着便抓住无忧的袖子,也不管周围人惊讶的眼光。

  念幽在将幻觉与墨漓送回幻魔殿总殿后便飞了回来,一直就乖巧地伏在武侠会的会馆门口。看起来十分温顺,但周围却无一人敢打它的主意。

  带着老者跃上念幽的背,无忧忙催念幽以全力飞行,一边在心里祈祷墨漓能再撑一会儿。毕竟冉何也没有必要自费力量使用还阳倒阴。

  有无数次当冉何被请过去时,人已经断了气了,冉何叹了口气转身就走,不管人家出多少价钱都摆摆手——不救。

  有一小姑娘被冉何用还阳倒阴就过,那小姑娘还是现在蝶舞府的府主,名唤凛叶,不知其真姓名。凛府主武艺高强,蝶羽扇舞能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且用剑出手快,轨迹奇,不仅是暗杀的一位好手更是明斗中的强者。

  念幽在尹无忧的催促下飞行的十分快速,此时终于能透过云层看清下方巨大的宫殿了。坐在后面的冉何打了个寒颤,若他没看错的话,这不是沁漾山吗...

  念幽突然不动了,扇着翅膀保持在空中。之间无忧从囊中取出了一令牌,拍了拍念幽的脑袋。念幽垂直向下坠去,而后快接近地面时又几乎擦着地面停了下来。

  冉何虽看不到有什么,但由于经验丰富他也知道刚才是穿过了一结界。这是什么结界?竟令金翅鹏鸟感到恐惧。

  一边想着,一边随着尹无忧下了念幽的背。“请前辈随我来。”

  当他们推开门走进墨漓那整洁的房间时,只见墨漓躺在床上,十分的安详平静,仿佛睡着了一般。若不是那苍白的让人觉得碰一下就会破碎的脸颊,还真看不出他的异样。

  见冉何进来,幻觉‘噌’地从椅子上站起:“晚辈幻觉,还请前辈救救墨漓!若是成功,晚辈当献上令您满意的宝物!”

  实际上冉何在看到床上那人儿时就僵住在了原地,他跌踉着走到床前,颤抖的伸出了手想要抚摸墨漓的脸。

  “墨青,墨青...你是墨青...”幻觉和尹无忧相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急迫和疑惑。幻觉正要开口,又听冉何自言自语道:“不...你是她的孩子!你是墨漓!”

  冉何清醒了过来,恢复了正常,深吸一口气对二人说道:“你们先出去,待我允许才方可进来。”

  门外。

  幻觉紧皱着眉头,双手背在背后在廊中来回度步,时不时向门的方向望一下。尹无忧将一切看在眼里,由于一会儿开口道:“幻觉,那画魂和你有何渊源?”

  听到无忧的话,幻觉一怔。“...我遇到他的时候,他正处于魂散状态,我便救下了他。”

  无忧不明显地皱了下眉,“画魂的恩谢令不过是单向罢。”话未尽,其意已皆表露出来。

  ...恩谢令,原来是这名字。“墨漓为人真诚,待人处事稳重随和,未必不是不可用之才。且他毫不保留相助与我,我必有所回报才可。”

  “我上次来幻魔殿之时并未听闻此人,这才不过半月,如何可以见人本性?幻觉,你莫要因此人...”

  尹无忧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够了!我等乃为人类,即使是身为武道巅峰之人也有所感情,墨漓不论出于契约还是其自身不可能背叛我们,你只管放心便是。”幻觉的话斩铁截钢,不留余地。

  “我是怕因为墨漓影响了你平日的判断决策罢,并非是否认你对他的感情,若你因判断失误丢了性命,我这做兄弟的没有提醒那才真是大罪。”尹无忧叹了口气。

  幻觉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忙回道:“是我因言重了,还请见谅。”无忧瞥了他一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无妨,都是自家兄弟还论什么。”

  因由两人一番谈话,原本紧张阴郁的气氛变得好了一些。两人都并未交谈下去,只是盯着那扇门。

  突然幻觉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突然的开口:“无忧。”“嗯,何事。”尹无忧随意地答道。

  “关于梓幽的...你可寻到他了?”听到这话,无忧低下了头,眼睛里流转着奇异的光芒。愧疚、思念与一丝矛盾在他的眼睛中不断交替着,幻觉将尹无忧的样子看在眼里,心里叹了口气。

  “其实...我觉得梓幽真的很好。”幻觉小心地斟酌着用词,他清楚,尹梓幽这三个字,就是尹无忧心中的逆鳞。

  他明明伤害尹梓幽伤害的那么彻底,连一丝希望都不曾给予,却又不允许任何人去触碰尹梓幽这三个字。尹梓幽,就好像是他内心最神圣的宝物。

  “你当时真的对他太残忍了,唉。”幻觉深深地叹息。

  “可能是吧,可我们是兄弟。”尹无忧的声音哽咽着,无奈与痛苦不需仔细品味都能听出。说罢,他仰起头,闭上了双眼。

  幻觉看着这样的尹无忧也不好受,尹梓幽的确是受害者,可尹无忧又何尝不是呢?而梓幽对无忧的感情,他比尹无忧还要清楚,毕竟他曾经还想方设法地帮助过尹梓幽。

  “我还记得,那天夜里梓幽突然在结界外把我叫了出去。我还记得他那红肿的眼睛,惨白的脸色。然后他特别凄惨地笑了,很难看。他特别小声地跟我说‘白哥,这几年谢谢你了。我想不应该继续缠着哥哥了,毕竟哥哥不喜欢我,我不想要他讨厌我。’”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