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夜,说给单身朋友的悄悄话(配照片)

兵哥记事 2019-09-09 13:07:05


兵哥记事:

京城到了天寒地冻的时节。前些天,因为常有几只喜鹊和麻雀在楼下的草地上觅食,我便悄悄往下撒上几把小米。可这两天,天一冷、风一大,它们便不见了踪影,不知道会跑到哪儿去避寒。冬日的阳光隔着窗子洒进来,明晃晃的,像是在家里增添了一个太阳,暖暖的。窗外寒风呼啸,屋内温暖如春。

赶上周末,能猫在家里待着实在是一种享受。想想那些起早贪黑、奔波在严冬里的人们,咱们确实该知足、知福、知恩。

闲来无事,习惯看看书、翻翻新旧照片。看书可以长各种知识,看照片可以帮助你唤起记忆和重新思考。无意间翻出了这本《相亲十年》。书是多年前出的,作者海格本是我的女性朋友,后来嫁给俺的老同学Z,兵哥算是媒人让媒人作序,实感为难有难以推脱。一般人写文章,不大愿透露个人的隐秘和内心。海格却是个不一般的女作家,出版过多部都市言情等题材的小说。她写的《相亲十年》不仅展现现代青年寻亲、追梦的曲折爱情故事还敢于大胆讲述自己相亲中曾经的迷茫、忧愁和不懈追寻的真实经历和心路历程。

    如今每每和Z君小聚时,听他讲述妻子的贤惠能干和女儿快乐成长时,依然钦佩海格的聪慧和勇敢,同时也感叹人生确实需要几分缘分。人间万事,尽心尽力,顺其自然,方为大道。

早些年,比较热衷于给单身朋友当媒人,一鼓作气还真拉成了几对。朋友说,这样做是积德行善。俺的想法比较简单,希望周围的人,包括那些单身的朋友们都过得好。大家都好了,咱才会好。

海格说,相亲是个技术活儿,结婚就要对自己狠一点儿,不知各位是否同意这样的观点。进入新时代,人的追求各有不同,怎样生活才算快乐是自己的事,别人无权干涉。如今再遇上有单身朋友求助,我依然会希望成人之美,同时也会告诉他们,相亲找对象是在给自己寻找幸福,得幸福不容易,要随缘也要用心,有耕耘才容易获得收获。【兵哥记事】

“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应是源于“众里寻他千百度”的苦苦追寻吧。新年将至,隆冬之夜,这是兵哥说给单身朋友的悄悄话,也算是一份小小的祝福……


2017年12月,北京。寒冬路上。追赶幸福从来不是件容易事    (照片均为刘卫兵摄影,图片均与《相亲十年》一书无关)


2017年12月,北京宣武门。她和她俩,等待中   


1992年,香港小姐在颐和园。美女难嫁,如今单身女性中不少是条件不赖的


1996年4月,上海。一对新人登上东方明珠电视塔,明天会更好


1996年4月,河北阜平。全国青联组织演员送戏下乡,众目睽睽中,歌唱家登场


1999年7年7日,台胞青年夏令营团员来京访问,女学生跪在天坛,祈福   【兵哥记事】


海格著《相亲十年》,作者说,相亲是个技术活儿,是吗?


书中故事

 

《相亲十年》鹭江出版社,201112月第一版)序:缘起缘落十年间

                        

     今夏京城多雨,一阵闷热夹带一场大雨。读海格的书《相亲十年》,就像这天气,时闷时雨,闷得发慌,雨下得痛快。伴着雨读书是种享受。


 女性朋友被同学“娶走”


    海格本是我的女性朋友,后来嫁给老同学Z君。女性友人没了,老同学也难聚了,这媒人当得有些赔本。人家忙着结婚生子,自己却被甩在一边。回头一想,这些年把身边男女撮合成不少对,也算积了德行。

    认识海格算缘分。多年前,我新书《奔波在战争前线》出版不久,一日Z君风风火火跑来,塞给我一张《作家文摘》,上面选载了我中的一段故事

    “太好了!”他脸上挂着汗水。作为最早奔赴阿富汗战争前线记者,我从战场归来后,Z君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有价值,赶紧写下来!”以后每次见面,他总要唠叨。如果说《奔波在战争前线》(现代出版社,2002年12月)是我生的“孩子”,其实催生婆就是Z君。

    “孩子”上报纸,心里偷着乐。高兴过后随意瞥了一下报纸编辑的名字:海格。当时投稿人心中最大英雄是编辑。前外长李肇星跟我讲过,他从小写文章,悄悄寄给北京、上海的文学编辑,就希望等到人家回信。

    李外长寄出的稿子石沉大海,我的书没投稿就上了报纸。“这人有眼力,该感谢。”我抄起电话打过去,正是海格,声音甜美中带着磁性。

    电话认识后很快约会到玉泉路小饭馆吃饭。海格不是美女但挺耐看,看多了有些菩萨相。几杯酒下肚,话题多起来。她大学学文学,后来当教师、图书编辑,成天泡在书堆里。坐地铁拎个包都装着书。书看多了,眼神中带着文学的情调。 谈及婚恋,她叹气沉默,眸子里转动着伤感。“你没问题”我一口答应帮她找个好的。

    Z君是我中学最要好的朋友,大脸大眼,满肚子文学墨水,属怪类才子,讲情义。当年我母亲去世,老先生夜里10点多蹬车送来几十个黑纱。受人之恩总该报答。毕业十多年,我和亲朋好友联手给Z介绍过不下二十个女孩,他要么不见,要么一见就跑。他母亲恳求我“一定帮忙!”同学们都说他“老大难”。

    我不信邪,一咬牙把海格出来推荐给他,谁知俩人第一次面就谈崩了。女方说男方像克格勃,什么都问。男方说女方“三高”(身材高、收入高、要求高),怕日后驾驭不了。他俩一断我辛苦了,多少个日夜,我从东三环他家追到西三环她家,苦口婆心地做思想工作。我的诚心和坚持打动了俩人,一年后再约会——成了,领证结婚,后来生了个比他俩都漂亮的小姑娘…… 【兵哥记事】

    冥冥之中,我发现了一个秘密链接:Z君催我写书,引荐我认识海格,最终海格回到Z怀抱。老同学的智慧可见一斑。这大概就是缘分,缘起缘落间,命中注定,尽心而不争,自然而天成。


1997年1月,天安门,雪后留影。期待京城早些来场雪


1999年11月,青年化妆师。忙绿使当下不少年轻人没工夫谈恋爱


2001年,香港。莫文蔚独唱音乐会,张国荣亲吻祝贺。天下有情人终成……


2008年8月,新排演的《梁山伯与祝英台》,结婚成家不都是满地鲜花


2011年末,巴黎歌剧院前,尽情接吻的男女。右下角的朋友瞪大了眼睛  【兵哥记事】


2017年12月,长辈庆祝金婚。长辈说,当年他们结婚时很简单,向主席像鞠躬,请几个朋友坐坐就OK


两小无嫌猜      兵哥临摹

希望在春天     兵哥临摹


《想亲十年》不简单

   

    第一次翻开《相亲十年》,里面的题目就新鲜:单相思是一杯毒药,相忘于江湖,QQ男友,爱上收音机里的声音,命要能算就不是命,反西厢,见到头发吹得像顶着块城砖的人,曲终人不散……书里的十多万字像有磁性,拽着我一口气读完。

    大学校园的情窦初开,走进社会一次次甜蜜而苦涩的邂逅,迫不及待地相亲赶场,领导同事热心介绍,集体、媒体、网上的征婚……人们仿佛看到作者像一位不知疲倦的女战士,奔波在相亲的征途上,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令人浮想联翩……

  “醒来时的清晨里,是我的哀愁”,罗大佑《恋曲1990》中寻觅的哀愁萦绕心中。海格的书像一扇窗户,打开了人们对青春往事的回忆和畅想。

   文学崇尚虚构,却贵为真诚。媒体20年,我写《回望20年》,多讲身外的社会生活变迁,不大愿透露个人隐秘的内心。海格写的《相亲十年》却不仅讲述现代都市青年寻梦、寻亲的多彩生活,更大胆讲述自己和身边人相亲挫折的故事和心路历程。迷茫、哀怨、失意、梦想、追寻和结果书中的海格用心、用情之深尤为珍贵。

    浮躁是现代人的通病,海格却是例外。她是那种坐得住、静动得当又不务浮华的女子。为文即为人,海格清新的文字不饰雕琢却情满其间,犹如其秋水般坦荡的性格。

有意思的是,海格养了几只猫和十几盆植物,像对待孩子一样精心养护。这样的老婆养老公孩子不会有错。她管理财务,年年有余。她买房子,一买就涨,日子过得富足美满。老公对她有点儿意见:家里的洗菜水不让倒,盆摆了一地,浇花或冲厕所。真会过日子!【兵哥记事】偶尔去她家做客,进了屋像进了动植物园,好一个写文章的世外桃源。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采访过北京最早选美比赛差点儿拿奖的美女,170以上高挑个儿,外国大学文凭、公司老板。你怎么会找不到对象?我十分好奇。“我也不明白。”望着她里的美丽和无奈,我等过来人都唏嘘遗憾,真想退回去重演一把“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的故事。几年前在中山公园湖边见到一些帮儿女征婚的白发长者,每人面前铺着一张白纸,上面写着择偶条件。我刚走过去想帮朋友问问,老人们一下围过来,手里拿着俊男靓女的照片争相发问“多大年纪,什么属相,在哪儿工作,多高学历?”“你多大了?”一老者盯着我问。哈,我搭讪两句连忙闪开。

    时至今日,仍不时有年轻人或他们的父母跟我诉说找对象难的事。其实我帮得了一个两个,却帮不了太多的人那是需要社会帮着解决的难题。而我早已进入钱钟书先生说的进不去、出不来的“围城”,只能做个热心的关注者。建议各位单身的朋友抽空看看《相亲十年》,或许你能从作者不凡的经历中找到灵感也找到运气。

    当年冰心写《小桔灯》,灯虽小却点亮无数孩子的心。海格的《相亲十年》大抵也像一盏灯,给单身女性寻觅幸福伴侣的路上增添一点儿光亮。

    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每个人都该有收获幸福的季节。

    是为愿。

    以为序。

 

  2017年12月16日晚发表时有修改,最初写于20118


欢迎关注刘卫兵微信公众号【兵哥记事】,长按或扫描二维码,识别关注后可阅览更多原创摄影实战、采访故事、散文随笔等图文作品。与您沟通交流是件轻松快乐的事……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