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坏狐狸的故事》:拍给儿童,也拍给童心

知影 2019-07-05 08:01:15

烂番茄新鲜度100%,法国凯撒奖最佳动画长片,法国卢米埃尔电影奖最佳动画片,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初选入围…这一长串荣誉全都归属一部看似低幼的手绘动画片,它同样拥有着一个看似“幼稚”的名字——《大坏狐狸的故事》。


《大坏狐狸的故事》将在3月16日内地上映


《大坏狐狸的故事》改编自法国同名手绘本,影片联合导演之一本杰明·雷内就是这个手绘本的原著作者。83分钟的电影更像是三个动画短片的合集,通过一个动物戏团的表演,串起这三个角色相同,有着内在联系却又独立成章的欢脱故事。这样的结构对于观众,尤其是儿童观众实在是友好。

 

影片的故事都从这个舞台上展开,影片角色也都是这个剧团的成员

 

这样轻松的观影体验当然也不仅仅是因为结构的友好,更是因为故事本身。《大坏狐狸的故事》影片角色均为拟人化的动物,这早就不是一个新鲜的设定,但却在《大坏狐狸的故事》中玩出了新花样。

 

不同于前两年火爆大陆银屏的《疯狂动物城》,《大坏狐狸的故事》在还原动物特点的同时,将他们的性格做了反转处理。影片标题中的“大坏狐狸”,在第二个故事中却是一个无论如何也坏不起来,内心一直保持温暖的大暖男。

 

而在传统童话故事中一直处于弱者地位的母鸡,在《大坏狐狸的故事》中成为了战斗力最强的物种,社区观念极重的她们在面对大灰狼的威胁的时候,组成了保卫队,以数量取胜将大灰狼打的落荒而逃。

 

更别提消极怠工的送子鹳,懒惰无为的看门狗,以为自己是狐狸想要吃小鸡的小鸡…等等等等,全都打破了我们对于这些动物性格的刻板印象。

 

超凶的小鸡

 

这样的反差萌在《大坏狐狸的故事》中无处不在,或蠢萌或丧萌的动物让《大坏狐狸的故事》也是这部电影的最基本的笑点所在。

 

而这样的萌也体现在了影片本身的视觉呈现。之前已经说过,《大坏狐狸的故事》的原著是手绘本。这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漫画,也不是简单的涂鸦,通常线条简单,用色温暖且大胆,画风极简,但却用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丰富的表情,甚至通过这些简单的线条,每一个动物都呈现出了自己的个性。对色块和线条的充分运用让《大坏狐狸的故事》在大银幕上看起来足够温暖,也足够赏心悦目。对于大人是一次视觉上的“马杀鸡”,对于孩子来说,则是最能够吸引他们的五彩斑斓,接近舞台剧的镜头语言,相对较长的平均镜头时长也让这部电影对于儿童足够友好。

 



这样的温馨极简手绘画风是导演本杰明·雷内最擅长的,出生于1983年的雷内最初就是一名漫画家,在修得漫画专业文凭之后进入动画制作领域,07年他的导演处女作《老鼠的故事》就是极简线条的最极端化呈现,而2012年,一部根据比利时作家嘉贝丽·文生作品改编的《艾特熊和赛娜鼠》让他被大众所熟知,这部温馨的手绘动画获得了当年的法国凯撒奖最佳动画长片,同年还进入到了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最后五部提名名单。

 

可以明显的看到,雷内的手绘风格在这三部导演作品中,一次又一次的“进化”,从《老鼠的故事》中完全扁平化的线条色块,到《艾特熊和赛娜鼠》中到了远景仅用几笔表现人物的水彩手绘风,再到线条明晰,背景丰富的《大坏狐狸的故事》,雷内的画风一再改编。到了《大坏狐狸的故事》中,终于找到了最完美的平衡点,角色的细腻和背景的“粗糙”融为一体,既不会太过精细而失去手绘动画的精髓,也不会因为过于随意而让人感到粗糙。

 

《一只老鼠的故事》的极简线条风


《艾特熊和赛娜鼠》略显简单的背景


狗的谨慎、母鸡的强势、狐狸的不知所措在同一个画面里用简单的线条展现,背景处若隐若现的远方森林也体现了细腻

 

这样的画风区别于我们经常看到的皮克斯、梦工厂的3D动画,也不同于日式的吉卜力动画,这样的手绘画风既是《大坏狐狸的故事》的门面,也是它的内力,作为一部动画电影,它的轻松、诙谐、幽默就是脱胎于此。

 

当然,这样的轻松感同样体现在了法国人自带的诙谐与幽默之上。生性浪漫的法国人常常被忽视的一点就是他们的幽默细胞,从喜剧大师雅克·塔蒂,到中国观众的老朋友路易·德·菲耐斯的《虎口脱险》,再到近些年从法国火到全世界的丹尼·伯恩,法国人一直不缺少搞笑天赋。而丹尼·伯恩的电影屡次创造法国本土票房纪录也证明了法国人民对于喜剧电影的喜爱。

 

雅克·塔蒂最擅长的肢体喜剧

 

而不仅仅是电影,法国人民对于喜剧形式的喜爱无处不在,上世纪60年代就出现的咖啡馆剧院(Café-théâtre)将剧院和咖啡馆融为一体,在几十年的时间里面一直为有梦想的喜剧艺人提供舞台,这样的表演主要以对白为主,更像是多人版的美国Stand-up脱口秀,或者是“法国版”的刘老根大舞台。

 


《大坏狐狸的故事》则同时汲取了雅克·塔蒂、巴斯特·基顿的默片肢体式喜剧和咖啡馆剧院的密集诙谐对白,大量夸张的肢体笑料也让我们想到诸如《猫和老鼠》和《兔八哥》这样的动画经典。密集的法语对白也让人忍俊不禁,影片导演之一的帕特里克•英伯特也直言自己从默片作品中汲取了许多灵感——“他们不仅通过搞笑打动了观众,内心也永远都很纯净善良。”

 

 

这样的纯洁善良在《大坏狐狸的故事》中或许得到了最完美的体现。影片的三个故事基本都遵循了同一个剧情结构,则是:先对民间公认的寓言故事或常识进行打破,在故事进行的过程中逐渐对其进行重新解读。第一个故事中,西方传说中运送孩子的送子鹳消极怠工,将运送孩子的工作推给了猪、兔子和鸭子;第二个故事中,传统意义上偷鸡摸狗的狐狸却懦弱胆小,偷来鸡蛋孵化成小鸡,却意外的变成了小鸡的妈妈;而第三个故事则转向了西方儿童最深信不疑的圣诞老人,花了90%的时间说圣诞老人并不存在,却在故事最后意外出现。

 

这样的情节都是《大坏狐狸的故事》最核心的价值观体现,无论多么闹剧,最终都要回归到最纯粹的童真。这样的童真不等同于幼稚,它同样有着让成年人返老还童的魔力。

 


这才是《大坏狐狸的故事》最珍贵的地方,它没有多么先进的精妙技术,它在形式上贴近儿童,手绘画风赏心悦目,大量肢体笑料让看不懂字幕的小朋友也能捧腹大笑。在内容上,不同于皮克斯动画埋藏在剧情之下的深沉表达,《大坏狐狸的故事》用最纯真的童趣又让成年人找回自己儿时的时光。这样全年龄的轻松观影体验,即使放在动画电影维度,也是极为少见的。

 

而这样一部难得的动画电影,也将在这个周五,3月16日与内地的观众见面,知影也为大家准备了20张电影票,在这篇文章下留言,点赞数最高的10位朋友将各获得2张电影票,在这个周末,带着你的大小朋友们一起返老还童吧~



主编|周祚

责编|喵臣



Madison:写字的。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