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炕听瞎话 | 过年过出“笑话”来

家在黄岛 2018-10-12 12:17:18

围炕听瞎话儿








点我查看

征文通知

围炕听瞎话儿征稿


诸位看官,您可听说过瞎话儿?所谓瞎话儿,就是我大黄岛方言对民间传说故事的称呼。在那个没有路灯、没有电视的年代,每到晚上,小孩子们都喜欢围在炕头上,于火焰跳跃不定的煤油灯下,央着祖辈们讲一些皮狐子精、牛郎织女、黄大仙娶亲等等瞎话儿,一时之间,仿佛置身于古怪离奇的幻境里了,听着害怕却是上瘾......征稿邮箱:jiazaihuangdao@163.com

过年过出“笑话”来


瞎话三则

文/王义宽

图/牛鸿志

说起过大年,各地风俗尽管不尽相同,但主要套路还是一致的。过去,人们按祖辈留下的风俗行事,讲究颇多,也很认真,有些风俗至今延续。但因太郑重其事,也闹出不少笑话来。



接“财神”接了一块小砖头



上世纪60年代初期,在青岛市四方北岭有片平房居民区,就是杭州路189号大院。传说有一年除夕晚间,院里一居民按老家过年风俗到外面去“接财神”。夜里9点多钟,他端着摆满香纸、饽饽、酒等贡品的木盘子,悄悄来到一块空地上。他把木盘子朝正北方向放下,然后把点着的香插在土堆上,又点着了纸。


烧完纸,他面向正北跪拜磕头,还不停地喃喃自语:“接财神,接财神,接个财神到俺家。”就在这时,几个外出的半大小子路过此处,他们看到这个人跪在地上念叨什么,也不敢做声,悄悄撤到北边坡顶上,想看个究竟。


一个大一点的说:“听大人说这是接财神的。”这时一个小伙子想了一个歪招,从地上捡了一块没边没棱的小砖头,对准那个接财神的轻轻顺坡扔下去。砖头顺坡一直往下骨碌,正巧骨碌到那人的木盘子上。只见那人看到木盘子上来了一个“宝贝”,端起来就急匆匆往家走,并不住念叨:“宝贝,宝贝,接着宝贝了。”回到家后,也没细看是什么东西,就找来一块红布小心翼翼地把“宝贝”包了起来放到了箱子里。


后来“接财神”的人家不知是谁透漏了风声,整个大院都知道了他家“接财神”接了个“大宝贝”。等“作案”的那几个小伙子已长成大人,才解开了这个谜。呵呵,真是贻笑大方。



晚饭民家“马蹄声”



在早些年间,抓马山周边的某一山村,有一户人家因吃饭比别人家晚,被称为“晚饭民”。


正月初二是“送年”日。按当地风俗说法,这天晚饭后,那些来家过年的祖先们就趁黑回去了。


又是一个“送年”日,天刚黑下来,山村里鞭炮开始响起,“晚饭民”家知道是别人送年了,送祖先回去了,可自己家还没动烟火呢。就在这时,他家的一个小孩大喊:“怕,怕。”大人问:“怕什么怕?”孩子说:“天井里有咯噔咯噔的动静。”这家主人听孩子这么一说,心想,人家都送年了,就自己还没做饭,是祖先们着急了,他们的马也急了。于是对老婆说:“快做饭吧,让祖先们吃了好走。”


从此,“晚饭民”家每到送年的日子都早早做饭,并到处说:“送年要早啊。”左邻右舍感到很奇怪,怎么“晚饭民”家不晚了?后得知原因,众所哗然。可唯独他西屋邻居心知肚明:“哪里来的马蹄声?是俺家的一头驴一天没喂,饿得在天井来回走动,才发出了‘咯噔咯噔’的响声。”


哎呦,真是没有脑子,想一出是一出。



傻婿拜年骂了一家人



张财主一个傻儿子也有家室,人称“二傻”。


一年正月初四,媳妇告诉二傻,去她娘家拜年一定要先问爹好再问娘好。二傻答应后就出门前往丈人家去了。


二傻出门后边走边念叨着“爹好,娘好”的拜年话,唯恐忘了媳妇的嘱咐。他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村头上,正巧遇上了两个泼妇在打嘴仗。一个骂“你丧门,”另一个也回骂,“你丧门。”于是,“丧门,丧门”之声不绝于耳。他听了一会就大步流星地朝丈人庄走去。还边走边念叨着“丧门,丧门。”


二傻进了丈人家门,一见老丈人端坐东间炕头,脱口而出:“丧门爹好。”老丈人不悦。随后又看见了丈母娘,马上说“丧门,丧门娘好。”丈母娘也不悦。这时他小姨子在西间听到,不由嬉笑起来。二傻一听小姨子在嬉笑,随声说:“姨子,姨子你不用嘻,丧门了爹娘再丧门你。”小姨子一听赶紧关上了房门。


傻婿拜年骂了一家人,成了人们的一大笑料。


文/王义宽

简介:退休教师,家住开发区抓马山下。本人多年参与当地史料工作,乐于用文字和图片记载当地人文景观,少有拙作登载书刊。老有所乐,愿广交文友,拜他人为师,永做小学生。

图/牛鸿志

简介:青岛西海岸新区教师。作品曾获第十届全国美展山东展区优秀作品奖。山东省青年画院画师。微信号:HuaLaoShi1226(花关索)。




本期参与编辑

 

主编:静    秋

排版:刘培蕊

校稿:陈   洁

复审:裴   珊

发布:静    秋


长按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投稿须知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