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女人的终极安全感?30-45岁必看

每晚读书 2018-08-09 12:21:01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关注 每晚读书

文 / 乔克叔叔   图 / 花瓣网

 来源:极物(ID:ijiwulife)


年前,一个女性朋友,辞掉了干了近10年的体制内媒体工作,一个人环游世界去了。


她说要给自己一年的时间,作为一个间隔年去看看世界,也让自己的30岁过得更有意义些。


看她发回来的照片,黝黑的脸上带着几粒明显的小晒斑,笑得格外开心。


曾一度觉得,30岁对于女生来说,是一个诅咒,再从容的女人,过了30岁,也开始变得焦虑。


一方面,是出于自身的不安全感,“我都三十岁了,我的卵子没剩多少了,我的子宫也开始老了”。


另一方面,是来自社会的压力,“30岁就没啥好折腾了,找份差不多的工作,找个差不多的人,差不多就行了”。


没结婚的被催婚,结婚的被催生孩子,生完的一个被催生二胎.......


不管是自身,还是社会,都赋予30来岁的女性太多压力。


30岁的女性,可能是母亲、女儿、员工、老板、妻子、甲方、乙方,扮演着各种角色……


以至于让30岁的人生太过拥挤,拥挤到失去自我。


可是,你的人生不是输卵管,你的身份也不是一个子宫。


你才30岁,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



一个人真正的衰老,是从认命开始的


“过了30岁的女人,就不好嫁人了。”


“女人30岁不生育就是不孝。”


“过了30岁你就开始身价下跌,所以别挑了,差不多得了.......”


这个社会对女性来说,从来都不太仁慈。


柏邦妮曾在一期《奇葩说》上说:


“我们活到现在,有无数人跟你说,你要找一份靠谱的工作?否则你老了以后怎么办?你要忍受你那个糟糕的伴侣,否则你老了以后怎么办?你一定要现在有一个小孩,否则你老了以后怎么办?


不荒诞吗?我们为了人生最后的二十年,那个基本上生活质量最差的二十年,就付出了我们的整个一生。


要去过一种极其保守,极其小心翼翼的缩紧成一团,像一把收回的雨伞一样的生活。”


这个世界上,永远有些人在为改变世界而努力,钻研怎么治病救人,怎么飞天探月,怎么用诗与远方,抵抗眼前的蝇营狗苟。


也永远有另一些人,只关心你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孩子,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30岁,本是个拥有无限可能的年纪,很多人却在别人的催促下早早地“认了命”。


不管30岁还是40岁,年龄从不意味着衰老的开始,真正的衰老,是从认命开始的。



你不是中年危机,你只是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曾有个读者在后台跟我留言说:


“我36岁了,结婚十年,现在和老公基本没有话说,越来越感觉到了中年危机。


曾无数次幻想30岁以后的自己,可从来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平庸的男人,平庸的收入,平庸的人生。


平庸到让你自己都不甘心,可还是只能这样过完这一生。”


我回复她说:“你不是中年危机,你只是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很多人以为中年危机就是穷,就是衰老。


其实没这么简单,真正的危机是你活到中年,才发现你越来越不喜欢现在的自己。


瑟夫· 坎贝尔有一句话:


中年危机,好比是当你爬到梯子顶端,忽然发现梯子架在错误的墙上。


为了迎合别人的目光,为了不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很多人盲从着。


以为只要“道路正确”,按照多数人的活法,就不会出错。


可是到后来才发现,爬在别人递过来的梯子上,活成了一个陌生的自己。


一个女人只要足够喜欢自己,年纪是伤害不了她的。


就像电影《奇迹男孩》里,朱莉娅·罗伯茨扮演的妈妈说的那样:


“我的皱纹,我的白发,它们就像一张张地图,告诉别人我去过哪儿,经历过什么。”


所谓中年危机,真正让人焦虑的,不是孤单,不是贫穷,更不是衰老。


而是人到中年,你才发现,你从来没有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活过。


 3 


你才30岁,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


不久前,看过一个泰国的广告:


女孩从小时候起,父母就告诉她“不要怕”。


所以女孩不管是打雷的时候,摔倒的时候,还是被同学排挤嘲笑的时候,都勇敢地面对。


女孩30岁的时候,决定辞掉高薪稳定的工作。一个人去尼泊尔做个摄影师,却得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我不会让你去的。”


最终女孩还是选择成为想要成为的人,在去机场的路上,女孩跟父母说:


从小时候起,你们就告诉我“不要怕”,不要怕黑,不要怕摔倒,不要怕做自己,不要怕追逐梦想。


现在你们却在担心我,怕我孤身一人,怕我没有一个稳定的未来,怕我这个年纪从头开始。


但是我选择走自己的路,爸爸妈妈,这次我想告诉你们“不要怕”........


人是观念的产物,你觉得自己老,20岁就可以放弃人生。


你觉得自己年轻,50岁也有新事业等你。



闻名全球的风俗画画家摩西奶奶,76岁才开始画画,80岁时在纽约举办个展引起轰动。


在二十多年的绘画生涯中,她共创作了1600幅作品 ,作品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都有展出.......


罗曼罗兰说:


大半人只活到二十岁和三十岁就已经死了。一过这个年龄,他们只不过变成了自己的影子。


此后的余生不过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你才30岁,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


真正的美,不是在你最好岁月里第一眼的惊艳。


而是在你用力诠释岁月后,把每一个年龄都活成了最想成为的自己。


王朔在《致女儿书》中说:


你必须内心丰富,才能摆脱这些表面的相似,煲汤比写诗重要;


自己的手艺比男人重要,腰和胸和屁股比脸蛋重要;


内心强大到混蛋比什么都重要。


希望不管是30岁,还是40岁的你,都有一颗如“混蛋般”强大的内心。


有高跟鞋也有跑鞋,喝茶也喝酒。


不管是在时光面前,还是在别人的目光面前,永远都特别美丽,特别平静,特别凶狠,也特别温柔。


*作者:极物生活家乔克叔叔,非典型精致利己主义者,人生格言“好好生活,保持性感”。本文来源:极物(ID:ijiwulife)。捡书姑娘经授权发布。


















  差点忍不住要发火的李棠倒是找到了一个好借口,一脸惊慌的站起身来,拿起餐巾纸的同时扶住张小马,嘴里还不停说道:“都怪我不小心,快跟我去洗手间,我帮你弄干。”

  “不用了!就让他湿着吧!”张小马大手一挥,大义凌然。开玩笑,要去了洗手间,自己还能活?

  可李棠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又哪里能放弃,离开座位假意帮张小马去擦,其实一下扣住了“人质”,在张小马脸色忽然铁青之际,她笑着对老爷子说道:“你们先吃,我去帮他弄一下。”

  张小马疼的直冒冷汗,怕自己一张嘴就要骂娘,根本就毫无办法,就这么被李棠擒住关键部位,生生拽进了卫生间。

  “砰”的一声关上门,李棠松开手的同时,一把抓住张小马的头发,压低声音道:“你什么意思,故意找茬是吧?”

  “就是故意的,怎么着?”张小马又疼又气,说完这话,也伸出双手抓住了李棠的头发。

  “你给我松开!”

  “你先松!”

  “你松不松!”

  “不松!”

  李棠气的浑身发抖,哪知道张小马居然敢这么对自己,从前不是百依百顺的吗?难道开始所谓的新生活,就真的不在乎什么妻子了?

  这么想着,李棠哪还顾得上什么市长的身份,想起当年学过的防狼术,二话不说抬起膝盖,狠狠的一撞!

  宇宙爆炸了,大地裂开了,晴空响起闪电,鸡蛋摊成灌饼。

  张小马“嗷”一嗓子跪在了地上,捂着裤裆脸色发青,干张着嘴巴只能哼哼,除此之外一点声音也发布出来。

  反观李棠,也是一副蓬头散发摸样,却显然胜利者姿态,抬起脚搭在张小马的肩膀上,居高临下的冷笑一声,稍微一用力,张小马就虾米一样抱成团,滚在地上哼哼。

  “原来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在家宴上整我。”李棠说着这话,俯下身来,再一次抓住张小马的头发,晃了晃后冷笑道:“现在看看是谁让谁好看。”

  “你妹!”张小马一声怒吼,抓住李棠的手腕使劲一拉。

  只听李棠一声惊呼,立即滚到了张小马的怀里。

  他二话不说,翻身坐在李棠的肚子上,让李棠一愣,然后发疯一样挣扎。

  她可是堂堂市长,全市男人的梦中情人,今天跟这家伙打架就已经够丢人了,现在居然还被骑在身上,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更关键是她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跟男人之间有这样的亲密的动作,但却是和张小马,而且还是在卫生间!

  这让李棠几乎要发疯。

  而张小马还是第一次看到李棠这么失态,当然也是头一次有种掌控了李棠的感觉,毕竟他现在可坐在李棠的身上,而且还是骑着!

  所以此刻的他笑的得意,迅速的抓住那一双乱打的手,然后得寸进尺的低下头,要亲李棠的嘴。

  这让李棠吓坏了,赶紧把脸转过去,与此同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下半身挣脱出来,膝盖猛地一抬。

  宇宙再次爆炸了,大地再次裂开了,晴空再次响起闪电,鸡蛋再次摊成灌饼。

  张小马张着嘴发不出声音的倒下,却正好趴在李棠的身上,真的好软啊……

  “给我滚!!!”


###第十一章 老爷子的暴脾气

  另外一边,没有了张小马活跃气氛,也没有了李棠作为讨论的话题,老爷子的眼睛闭上就再也不愿意睁开。这么一来无论是李棠她小叔,还是李棠她小姑,都不知道接下来要说什么。

  眼看着气氛变冷,心思细腻的李棠他婶婶,这时候看了眼卫生间,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音量,小声嘀咕了一句:“这都十分钟了,两口子在里面干什么,不会是在里面吵嘴了吧?”

  “有可能!”李棠他小姑一听这话立即来了精神,信誓旦旦的说道:“刚看她们两个的样子我就觉得不对劲,就算刚刚结婚也没有这么恩爱的,搞不好其实早就有了矛盾。”

  “要不,我去看看?”李棠他婶婶小声请示。

  李棠他姑姑看了眼老爷子,见老爷子似乎真的已经睡着,于是点了点头:“那你看看去。”

  结果李棠她婶婶刚一起身,那边卫生间的门就打开了。

  李棠和张小马一前一后的走出来。

  李棠脸上的红油嘴唇印已经没了,头发和衣服也一丝不苟,脸上的表情也比刚才多了些笑容。倒是走在后面的张小马,走路的姿势有一些不太自然。

  “你们俩在里面干吗呢?”李棠她小姑瞥了眼张小马的裤裆。

  李棠坐下来没有说话,拿起筷子给她那个小侄子夹菜,张小马倒是笑呵呵的回答道:“没什么事,就是找了半天没找到吹风机,擦了半天又擦不干净。”

  李棠她小姑看了看李棠,又看了看张小马,忽然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笑呵呵道:“小两口闹矛盾很正常,跟自己家人面前没什么好藏着的,说出来让大家参谋参谋,也好出出主意啊。”

  “小姑哪里话,我们俩好着呢。”张小马这次只说话,没加动作。

  李棠也不看她,反而逗弄起了小朋友。

  李棠她姑姑一看李棠这样的反应,心里有些不满,其实她一直都不满李棠对她爱答不理的样子,所以阴阳怪气的自顾说道:“不会是因为李棠在外打拼,小马在家不怎么出去上班吧?”

  张小马听到这明显挑衅的话,仍然笑着回答说:“没有的事,小姑误会了。”

  可这在李棠她姑姑看来却是心虚,理所当然立即抓住机会,笑呵呵朝李棠正面开炮:“那就是你的不对了,又不是每个男人都得有自己的事业,小马虽说不能赚钱,却也照顾着家的嘛,这不是你们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事情吗?”

  见李棠皱了皱眉头,张小马有点看不过去了,说了声:“小姑,我已经有工作了。”

  李棠她婶婶原本旁观,听到这话稍微一愣,然后立即追问道:“什么工作?那里的工作?”

  “在设计公司。”

  “设计公司?”李棠她小姑一脸可惜:“在那种地方能混出多大的前程?男人就应该出去创业,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最次也应该在政府机关工作,混日子也能混的稳定些吧?”

  “那小姑您到底是想让我丈夫顾家,还是在外打拼?”李棠这时候放下筷子,擦了擦嘴。

  李棠她小姑这才发现自己前后矛盾,讪讪的笑了笑说:“我的意思,这家里总得有个在外打拼的,小马要是不出去那就好好顾家,要是出去了也得有个好地方,这道理没错吧?”

  “没有。”李棠放下餐巾纸,双手支在桌子上十指交叉:“但这是我们两口子的事。”

  小姑一愣,饭桌上再次陷入安静。

  一旁的张小马对李棠此刻的姿势再熟悉不过了,那是标准的公事公办架势。要是在市委,这姿势摆出来就是准备要发号施令,但如果放在了家里,这姿势就是战斗力被彻底爆发的前奏。

  回过神来的小姑看来对这个侄女也不太了解,被李棠这么一说只觉得很没面子,立即脸色一黑,拿出长辈的架势来,对李棠说道:“我是你小姑,你的事情我不能管吗?”

  “我们两口子好好的,您偏要说我们在闹矛盾,这是什么意思?”李棠直视着她小姑说道:“没有盼着晚辈之间闹矛盾的长辈,您要是不把自己当长辈,那也别怪我不把您当长辈。”

  “你!”这话一出,小姑气的瞪直了眼睛,差点就站了起来。

  她身边的老公看到这一幕,赶紧扶住李棠她小姑,一面对李棠安抚说:“没事没事,你小姑也是关心你们两个,既然没有那回事就算了,大家就都少说两句吧。”

  “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李棠这时候站起身,丢下这么一句话,径直走向了房间。

  而她刚一走进屋里,把门关上,小姑就开始不停的抱怨。

  张小马有些听不进去,放下筷子准备跟小姑理论,没想到这时候老爷子睁开了眼睛,慢悠悠的吸了口气,然后似睡非睡的对张小马说道:“李棠不舒服,小马你就去照顾照顾她吧。”

  这话说的众人莫名其妙,都以为老爷子说梦话呢。

  但张小马其实真的不打算在这坐下去了,所以顺势说了声:“好。”然后就进了房间。

  李棠她小姑见老爷子现在才醒过来,心里满是委屈的开始抱怨,张小马不把话说清楚,张小马肯定和李棠有矛盾什么的。只提张小马,绝不说李棠的不对,因为她知道老爷子最疼李棠。

  而听完了一通抱怨,老爷子并没有什么表态,只是指了指吃了没多少的一桌子菜,对在场的几个人说:“饭也吃的差不多了,时间也都已经这么晚了,明天都还要上班,各回各家吧,今天就到这。”

  “爸……”

  “滚出去!”老爷子忽然间一拍桌子,声音无比洪亮的吼了一嗓子。

  这一巴掌,再加这一声吼,吓得李棠他婶婶和小姑两人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而本来及有些害怕老爷子的李棠他姑父则是一怔。李棠他小叔虽然好一点,却也是慌忙制止哭闹的儿子。

  似乎那一声吼浪费了太多的力气,老爷子这次开口声音很轻说的也很缓慢,但语气之中却让人不敢说个不字:“这桩亲事是我定下的,以后谁再敢说三道四,永远别再踏进这个家门。”

  除了那五岁的小朋友被他老子捂住嘴巴呜呜的哭之外,在场被吓到了几个人都是连连点头,而知道老爷子暴脾气多年没犯,今天却忽然被点着的小叔和小姑,更是恨不得赶紧逃离这里。

  “都回家去吧,我也要休息了。”老爷子闭上了眼睛,小保姆也在这时候走了过来。

  “那,那爸你好好休息,我们过几天再来。”小姑脸色发白的留下这么一句话,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拿起包和他的富商老公往外退。小叔倒是很识趣,没留下什么话,和他老婆抱着儿子滚蛋就对了。

  直到这客厅转眼空无一人,老爷子才破口大骂:“一帮寄生虫,败家玩意,全他妈滚蛋!”

  这话穿过院子,传到了胡同里,李棠她小姑和她婶婶吓得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两个大男人也是惊魂未定,连拖带拽的把两个女人弄上车,然后连滚带爬的开着车,逃跑一样离开。


###第十二章 对女人要欲擒故纵

  李棠小时候的房间里,张小马坐在地板上,靠着那张大床一边抽烟,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直到听到几个亲戚逃之夭夭的动静,终于忍不住笑打趣:“老爷子原来这么生猛,从前真没看出来。”

  李棠正坐在床上,和她妹妹一样有盘腿的习惯,正翻看着电话里的未读短信,听到张小马的话头也不抬,冷冷的顶了张小马一句:“我也没看出来,你张小马居然有动手打女人的本事。”

  “谁让你先动手的。”

  “我跟你动手你就一定要跟我动手?”



今天你过得好吗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