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石溪:《黑熊舞蹈家》(单集版)| 儿童有声 | 睡前故事

少鸿爸爸亲子园 2019-06-17 09:50:36



《黑熊舞蹈家》

台上,它们是灿烂的明星;台下,它们是被人喝斥、供人驱使的兽类。它们温驯听话,聪明可爱,曾带给许多人美好的童年回忆。



但它们苦难的身世、命运的兴衰、情感的悲欢和离奇的遭遇,却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马戏团里的真实故事,最贴近人类生活的动物故事!让我们一起去了解黑熊舞蹈家的故事吧!






内容摘要




老猎人亢浪隆在山林里闯荡了几十年,和飞禽走兽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经验丰富,枪法又准,再加上他养的那条大黑狗机灵凶猛,所以只要进得山去,极少有空手回来的时候。当地猎人有个习惯,凡打了飞禽,就拔下一根最鲜亮的羽毛,粘在枪把上;凡猎到走兽,就剁下头颅风干后挂在墙壁上。他的那支老式火药枪上密密麻麻粘满了各种色彩的羽毛,活像一只怪鸟;他竹楼的四面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野兽的脑袋,好像在开兽头博览会。


亢浪隆长着一张国字型的脸,浓眉大眼,微微上翘的下巴衬托着一只挺拔的鼻子,显得刚毅剽悍,气宇轩昂。但人不可貌相,这家伙虽然长得威武,心眼和他高大的身体却形成强烈反差,气量小得让人无法忍受,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除了寨子里组织的集体狩猎外,他从不肯带人一起进山打猎,因为按照当地的习俗,只要是一起出去打猎的,无论是谁发现和打死了猎物,见者有份,他生怕别人占了他的便宜。







可这天黄昏,亢浪隆却肩着五彩缤纷怪鸟似的火药枪,牵着他的大黑狗,带着我这个猎场上的新兵,涉过湍急的流沙河,走进了密不透风的原始森林。

他是被我逼得没办法才带我一起去打猎的。

一个小时前,我和亢浪隆泡在流沙河的浅水湾里洗澡。当地的风俗,男的在上游洗,女的在下游洗,相隔约二十多米。恰好有几个姑娘也在河里洗澡,皮肤白得耀眼,嘻嘻哈哈的笑声直往我耳朵里灌。我的眼睛无法老实,但害怕亢浪隆笑话我,只好朝姑娘们瞥一眼,立刻又把眼光跳开,跳到对岸的香蕉林,装着在观赏风景的样子。



突然,我看见青翠的香蕉树丛里钻出一个黑糊糊的大家伙来,粗壮的身体,直立的姿势,乍一看,像个黑皮肤的相扑运动员,我赶紧用手背抹去挂在眼睫毛上的水珠,这回看仔细了,圆得像大南瓜似的脑袋,尖尖的嘴吻,一双小眼珠子,哦,是头狗熊!这时,从大狗熊的背后又吱溜钻出一只毛茸茸的小狗熊来,只有半米来高,蹒跚着朝河边走去,大概是口渴了,想喝水呢。大母熊急忙伸出右爪,做了个类似招手的姿势,小熊崽马上回到母熊身边。母熊立刻将几片宽大的香蕉叶拉扯下来,遮住它和小熊的身体,我便什么也看不见了。显然,母熊发现有人在对岸洗澡,退回到密林里去了。可我已经看见它了,更重要的是,我看见母熊伸出来的那只右爪和身上其他地方的毛色截然不同,是白色的,十分醒目。







熊掌本来就是名贵的山珍,在熊的四只爪掌里,又是右掌最值钱;熊习惯用右掌掏蜂蜜采蘑菇掘竹笋,还习惯用黏糊糊的唾液舔右掌,右掌等于长期浸泡在营养液里,肉垫厚实,肥嘟嘟的像握着一只大馒头。在所有的熊掌里,又数白掌最为珍奇,被视为稀世珍宝。当地猎人中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黑狗熊,白右掌,金子落在鼻梁上。一百只狗熊里,也找不出一只白右掌来,物以稀为贵,所以显得特别金贵,一只白右掌可以换两头三岁牙口的牯子牛。


我很兴奋,我想,和我一起洗澡的亢浪隆也一定看见母熊大白掌了,他是个老猎人,比我更懂得白右掌的价值,肯定像看见路上有只大钱包似的满脸喜色。可我偏过脸一看,出乎我的意料,亢浪隆脸平静得没有任何波澜,微闭着眼,哼哼唧唧,好像洗澡洗得挺忘情的。我不是傻瓜,我立刻明白这个老家伙肚子里在打小九九,以为我没发现母熊大白掌,不动声色,瞒天过海,想甩开我,独吞那只大白掌。果然,他连肥皂也忘了擦,泡了几分钟后,就上岸穿衣服了。






《黑熊舞蹈家》

通过写两只性格才能迥异的黑熊,

在人类社会权威意志

和盲目崇拜意识的影响下,

而发生的截然相反的命运转折,

折射人性弊端和社会问题。

特别是圆球在

“真阿宝”和“假阿宝”

两种身份间转换和认同的困难,

可以引发读者对

动物心理和人类文化心理的

深入思考。




END



少鸿爸爸亲子园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灰常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



点击阅读全文收听

动动小手点击关注




“少鸿,

         爸爸”


长按二维码关注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