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动漫产业报告(动画篇):付费、转型和通道化

动漫经济学 2019-01-15 14:23:15

在漫画篇中,我们着重梳理了漫画平台间的爱恨情仇,总结一下可概括为:排名靠后忙合并,头部争做超级APP。同时,付费阅读的崛起,为行业奠定复合型营收架构提供了可能。

动画行业在2017年同样迎来了高速发展,立项数量大增,这些项目从制作到播出需要经历一个短则一年,长则两三年的周期,因此2018年将会迎来一个内容播出的丰年。

在内容丰收的同时,动画公司们的处境却颇为尴尬,尤其在内容自主权方面,不论番剧还是动画电影公司均处于持续失血状态。

付费动画是2017年兴起的新看点。2017年8月,光线彩条屋上线了首部付费动画网络电影《星游记:风暴法米拉》,分账票房超过1000万;12月,B站上线新番付费先看业务,这是继“大会员”失败之后,B站在内容付费上的又一攻势。2018年,动画行业能够迎来首个内容变现的支点吗?


「 百番大战下的机遇与挑战并存 」


对于动画番剧公司而言,2018年将继续延续行业红利兑现势头。

2017年,动画领域共获得了11.16亿的资本净流入。资本流入,尤其是战略资本的注入成功解决了一直以来困扰行业的订单稳定问题。腾讯系(含阅文集团)全年投资了23个二次元标的,包括绘梦动画、悟漫田、艺画天开、翼下之风、仙山映画、欣雨动画、娃娃鱼动画、玄机科技、糖人动漫9家动画公司;阿里系则在2017年投资了柏言映画、璀璨星空、两点十分动漫三家动画公司。站队之后,上述动画公司的部分产能被归入巨头的IP孵化体系。

资本注入给行业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一方面,资本为中国动画行业产能升级提供了动能。据动漫媒体三文娱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初,已有近80部动画作品定档于2018年与观众见面,预计2018年全年国漫番剧(含动态漫画)数量将首次超过100部。此前,中国观众的动画关注焦点集中于子供向动画,但随着中国动画产业的产能升级,已经诞生了一批具有一定国际竞争力的青年向动画番剧。目前,行业整体正处于量变阶段。

另一方面,资本进入之后,对于动画公司的产能优化和商业化提出了新的诉求,迫使其拓展更为复杂的商业关系。2017年11月,白酒品牌江小白委托两点十分制作了10集动画番剧《我是江小白》,未来这种产业联动的现象将有望变得普遍;同时,商业化的推进也迫使更多动画企业从竞争激烈的国内市场脱身,去挖掘新的商业蓝海,艺画开天方面表示,新动画《灵笼》也会更注重于海外发行这块。



「 付费动画正在补足缺失的盈利闭环 」


一直以来,动画产业链的软肋便在于缺失的盈利闭环,这个痛点在国产动画番剧供应指数爆炸级增长后,显得更为突出。

动画电影理论上具有这个天然优势,但青少年向国产动画电影在好莱坞的攻势下几乎全面撤退,再难树立起《大圣归来》这样的标杆;衍生品和线下实景乐园也可以,但根据华强方特(《熊出没》母公司)的财报显示,单个游乐园的投入超过20亿人民币,这个门槛几乎没有动画公司能够跨越。

(方特的重资产模式门槛过高)

因此,现阶段动画公司的盈利闭环搭建必然是线上的,轻资产就能覆盖的模式。理论上,付费动画是一个良好的尝试。

2017年,有多部动画作品进入原先为真人影视服务的商业循环之中。彩条屋是第一家吃螃蟹的公司。2017年8月,光线彩条屋上线了首部付费动画网络电影《星游记:风暴法米拉》,分账票房超过1000万,已经实现盈利。

2017年,付费制度的改革也在深化。早前,腾讯视频和爱奇艺也曾尝试过VIP付费观看,代表为《从前有座灵剑山2》和《龙心战纪》,B站也曾在《快把我哥带走》时尝试过付费观看。然而,上述付费观看均未形成体系,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的动画付费是VIP会员体系的一部分,B站同样只是采取单部付费解锁的模式;在内容比例上,付费动画占新番的比例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仍旧是视频平台拉新战役中的一个分支战场。

2017年12月,B站发布公告,称在2018年1月购买的29部正版新番中,有8部将实行付费先看的模式,打响了付费制度建设的第一枪。据B站透露,此次付费内容,全部采取大会员先看的模式,部分番剧可以单部购买(10B币每部)。当季的8部番剧,大会员优先观看最新一集,其他用户可于第二周免费观看,在这8部番剧中,有4部番剧开放首集免费观看。

对于中国动画产业而言,付费观看的推进步伐才刚刚起步,还需要日本新番打头阵。2018年,是否会有国创作品进入付费体系,又将带来怎样的业绩回报,将成为最大看点。


「 动画电影公司进入洗牌期 」


2017年中国动画票房为47亿,较2016年的79亿下跌近四成。根据产业媒体ACGX分析,原因来自两方面:海外动画电影作品数量的下降,以及本土动画电影质量依旧不高。

(数据图摘自ACGx《2017中国动画电影票房暴跌4成,是进口片太少了吗?》)

2017年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票房过亿的电影总共为10部,美/中/日分别为5/4/1部,这10部电影总共贡献了37亿票房,占全年票房比例约79%;在2016年,有14部动画电影的票房是过亿的,其中美/中/日票房过亿的电影数量分别为8/2/4,提供了全年近70亿的票房,剩余的几十部动画电影票房总共为9亿左右。

头部海外动画电影引进数量的锐减,是促成此次票房滑坡的直接原因。

在海外动画电影撤退的过程中,中国本土动画电影却没能很好地填补市场空白。2017年,中国原创动画电影遭遇了集体滑铁卢。2017年共有35部本土动画电影上映,票房过亿的作品仅有4部,分别为《熊出没:奇幻空间》(5.21亿),《大卫贝肯之倒霉特工熊》(1.26亿),《十万个冷笑话2》(1.33亿),《赛尔号大电影6:圣者无敌》(1.03亿)。

其中,上述票房破亿的国产动画电影中,少儿向作品比例达75%,这与过去三年中由《大圣归来》掀起的青少年向热潮截然不同。从2015年《大圣归来》的9.56亿,2016年《大鱼海棠》的5.64亿,再到2017年《十万个冷笑话2》的1.33亿,青少年向动画市场的快速冷却,在市场结构内部引发了多重矛盾。

票房遇冷直接引爆了独立动画电影公司的财务炸弹。米粒影业、追光动画、京基动画等都需要直面亏损问题,他们或咬牙坚持,“追光动画CEO王微表示不会改变制片计划,下一部动画电影为《猫与桃花源》”;或面临产能重组,在米粒影业解体之后,俞敏洪名下的洪泰基金飞速入股了由米粒影业前核心成员成立的动画公司核子章鱼;或淡出江湖,比如由地产资本组建的京基动画,在《豆福传》亏损之后,现在已经淡出大众视野。

(《猫与桃花源》定档2018清明档)

对于动画电影行业而言,产能重组和工业化进程加速将是趋势所在,就像皮克斯委身迪士尼,梦工厂牵手环球影业一样,独立动画电影公司下的优质产能将会被哪个体系兼并重组,是未来两三年内的最大看点。光线彩条屋和腾讯影业,是目前该领域内实力最强的两大玩家。


「 动画公司通道化不可避免 」


动画付费布局加速,动画电影公司开始洗牌,是当下动画行业正在同步发生的两大现象,二者共同指向了商业化进程推进对行业带来的冲击。

随着资本入局,较高风险的原创动画IP孵化不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有放缓的趋势。2018年即将上映的近百部动画番剧中,原创比例虽然占据40%,但其中50%以上为原系列的续集和衍生,行业投入原创新作的资源比例总体呈现递减趋势。

在此大背景下,动画公司沦为IP通道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其中的逻辑在于,在二次元经济火热的今天,身处孵化层、放大层和收割层的企业拥有截然不同的职能定位,动画公司被归入的放大层,处于剥离IP孵化能力的减法之中。产能、监督能力和作画品质,才是当下资本考量动画公司的三大要素。

站在投资人的角度,原创动画番剧投入成本高,风险大,除非诞生爆款,否则并非一个特别划算的选择。反之,产能规模、制作工艺、分镜脚本能力等工业指标,更能够支撑企业的估值。

事实上,随着动画番剧公司大量站队,产能被大量转化为服务母公司IP孵化;独立动画电影公司们则在2017年集体遭遇票房滑铁卢,不可避免地陷入收缩。相比较而言,由于中国小学生不爱阅读漫画、更偏爱观看电视动画的习惯,使得子供向动画转而成为当下原创动画的主流阵地,当下热播的《京剧猫》、《熊出没》均是原创动画。

当然,子供向动画的蓬勃发展,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中国完善的玩具工业体系。“电视动画+玩具销售”的商业组合,曾经助推奥飞娱乐完成原始积累进程;仅2016年一年,华强方特旗下IP熊出没的衍生品销售额便高达20亿人民币以上。

动画公司通道化对于行业而言,本质是一种泡沫挤出的过程:IP价值不高的作品被腰斩,精品提案被保留。可以预见的是,在动画行业成熟度日益提升的今天,中国未来诞生的经典动画,必然是兼备商业成功和精品内容双重属性的作品,就像《冰雪奇缘》、《玩具总动员》所展示的那样。

(明晚,动漫经济学将推送《2017动漫产业报告(趋势篇)》,敬请期待)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