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老公差几岁,你的婚姻和家庭就是什么样

小言心动了 2019-01-16 02:57:53


“呼……呼……”  

一阵深刻的痉挛之后,一道粗重的吐气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还没缓过神来,这个男人已经绝情的扔下了我,走下床。  

我勉强睁开眼睛,他已经穿戴整齐,恢复了一丝不苟,神清气爽的模样。  

仿佛刚才在我身上一逞兽欲的男人,根本不是他。  

“你这就走了?我身上还粘着你的东西,不给我清理了吗?”我十分不舒服的问道。  

以往每次,他都会帮我清理完再走。  

“今天忙,你自己擦吧。”他背对着我说话,声音冷漠而充满磁性。  

“那我们下次什么时候见?”我问。  

“再约。”  

他丢下了两个字,直接走出了总统套房。  

房间里一下子变得静悄悄,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这个男人,不是我的男朋友,更不是老公,只是一个陌生人。  

两年前我情场职场皆失意,于是外出旅行,就在三亚一个酒店的酒吧跟他遇上了。  

当时我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他接近我的时候,我只觉得眼前是一张帅得让我恨不得立马跟着上床的脸。  

在酒精的麻痹下,荷尔蒙气息的强烈散发下,我无耻地跟他互撩,然后在对彼此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我们以成年人的方式滚到了酒店的床上,进行了一场人性最原始的交流。  

柔和的光线,有力的双臂,我披散的长发和洁白的皮肤,在一波比一波汹涌的浪潮中跌荡起伏。  

整个过程,美好而震撼。  

原本只准备一夜情的我们,却发现彼此身体的契合度达到了完美。  

于是,互留了电话号码,他说他叫何年,我顺势告诉他我叫马月。  

我们从一夜情发展成了长期炮友。  

这一约就是两年,而且时间大都在周五或者周六的晚上。  

我给我们的关系取了个名字,周末炮友。  

第二天,我从酒店里醒来,立刻接到同事兼好友林向晚的电话,提醒我今天还有一个重要会议。

林向晚是我最好的朋友兼同事,她有一个男人叫顾牧,也是纯粹的肉体关系。

我风风火火的往公司赶去,可还是迟到了五分钟。  

当我进会议室门时,瞬间看到了坐在会议室最前面的那一位。  

他一身正装,五官俊逸的让我合不拢腿,然后我整个人都傻愣了。  

“我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还是我的精神出现了幻觉?我怎么会看到何年?他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公司的会议室里?”我的内心在翻滚着,咆哮着。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坐到会议室里的,何年在讲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林向晚在笔记本上写了一段字然后放到我眼前,上面写着:“新降大BOSS陆景年。”  

我脑子里全是轰鸣声。  

陆景年?  

特么何年又是谁?  

整个会议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会议结束时,陆景年淡淡地说道:“迟到的那位,留下来!”  

其他的同事都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我,迅速离开。  

“说说,为什么会迟到?”  

我实话实说:“不好意思,电梯太挤没赶上。”  

“这么说,你是踩点上班的人。”  

我有些不爽地回过去,“偶尔。”  

同时,我在心里嘀咕他,谁会像他一样变态上班就开会。  

顾景年像是识破了我的内心一样,说道:“这次会议是提前一周通知的,邮件是加五星的重要,你身为财务经理,就是这样的工作态度?”  

听着这训斥的话,我无力反驳,但是心里却憋着一股怨气。  

“我又不是故意的,昨天太累所以早上多睡了两分钟。”我说的也是实话,昨天晚上陆景年就跟疯了一样在我身上来回折腾了好几次,做到第四次时,我整个人都只差瘫痪了。  

要不是他,我又怎么会迟到!  

“你晚上做什么事情,不需要向我汇报,我要的只是你的结果。”陆景年冷着一张脸,居然连看都没有看我。  

我怒了!  

脱了裤子就把我身体榨干,提了裤子就不认人!  

一恕之下,我脱口而出:“陆景年,你装什么装,别以为你人模狗样的站在会议室里讲一通资产重组,我就不认识你是何年。”  

陆景年抓过我的胸牌,冷声一笑,“许小如,你想怎样?”  

我大脑一时短路,“什么怎么样?”  

“公是公,私是私,你在工作上犯了错别想着靠私人关系来走通道,在我这里,咱俩还没熟到那一块。”  

“你想多了,我只认识一个叫何年的禽兽。”我无耻的反讽回去。  

陆景年一听到我骂他是禽兽,他一个反手就握着我的下巴。  

“放开我,你弄痛我了!”我皱着眉低吼着。  

陆景年没有要放开我的意思。  

于是,我果断的咬着他捏我下巴的右拇指。  

哪知,陆景年那个禽兽,无耻的把他的右拇指伸进我的喉咙并来回滑动着,“我是这么禽兽的让你兴奋一次又一次的吗?”  

瞬间,我脸胀得通红。  

“就你这点禽兽技术,还是省省吧!”我果断松开我的嘴唇。  

然后快速地整理一下我的衣服,准备离开。  

我刚转过身走两步,就听到了陆景年的声音:“站住!”  

“陆总,如果是关于迟到这件事情,我想您要是有想法可以让行政部门列出一条新规定来重罚像我这种踩点上班的职员。”我咬着牙让自己云淡风轻。  

陆景年无视我,说道:“许小如,离开新通吧?”  

“因为迟到五分钟,你就要开除我?”我心里一腔怒火喷了出来:“我在新通兢兢业业干了四年,迟到总共也没有四次。”  

“200万,离开新通!”  

我听到这话,脑子又转不过弯了。  

陆景年则继续说着:“我来这里,就是让新通在未来半年内上市,以你的级别分到的股票价值最多也就这个数,还得分几年才能拿到,我一次性补给你。”  

是啊,这怎么看都是一笔合理的买卖。  

只是。  

“为什么?”我问。  

陆景年冷声说:“我不跟熟人或者有工作往来的人来往。”  

“约炮说出来有那么难听吗?我的周末炮友先生!”我略带讽刺的嘲笑了一下。  

陆景年的眉毛微微动了一下,但很快镇定。  

“你是做财务的,这笔交易怎么算都是你赚。”  

我又是一声冷笑,“这还是看在咱俩是炮友的份上才给我这个价,是吧。”  

陆景年没有应话,但显然是这么想的。  

“不好意思,我不是出来卖的。”我冷声回过去。  

陆景年无耻地问了一句:“那你想要多少?”  

一向内心强大的我,在这一刻,成功的被陆景年的话给羞辱到了。  

我深呼吸后,走近他,然后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拍了两下,冷笑道:“大家都是成年人,出来玩就是找个乐子而已,我许小如玩得起,从这一刻开始,这个世界上没有何年也没有马月,你做你的陆景年,我做我的许小如,咱俩不熟!”  

从会议室出来后,我便快速的将上午耽搁的工作处理完。  

吃完午饭后,我接到了王新明地电话。  

王新明是我的大学校友,从大一那年认识我便开始追求我,目前已经九年了,我拒绝过他数次。  

这九年中,他除了追我还另谈了五个女朋友,每次分完手对我说的话就一个意思:“我以为她可以代替你,可是结果发现我心里还是只有你。”  

就这么来回折腾着,我跟王新明恋人没谈上倒成了朋友。  

大楼门外。  

王新明穿着一件黑色的T和卡其色的休闲裤,手里捧着一大束的迷雾泡泡。  

“小如!”王新明看着我立马两眼放着亮光。  

“路过花店看到店里有刚上市的迷雾泡泡,新鲜又漂亮,所以给你送一束过来。”  

“花我可以收,但是你的人,我不收!”  

王新明一点也不介意地笑道:“那下班后我接你去吃烤鱼。”  

“不行,我晚上要加班赶一个项目,改天吧。”  

“好,那哪天你有空?”  

“再约吧。”  

聊了几句我便捧着花回公司了。  

好巧不巧,居然在走进电梯的时候碰到了陆景年,而且电梯里居然只有我们俩。  

上午的不愉快让我的脸上继续写着四个字“我俩不熟”!  

陆景年的余光看着我,以及我手上的花。  

就在我俩眼光相对时,电梯突然发出一声哐当响,然后快速的下降。  

我被吓得本能地大声叫了出来。  

“啊……”  

惊慌失措中。  

我手上的迷雾泡泡都散落在了电梯内。  

陆景年虽然没有出声,但是神情却比我还难看。  

“呼……呼……”  

我好像听见陆景年有些沉重且怪异的声音。  

“过来!”他冷声地对着我说。  

我本能的离他远一步:“陆总,这是电梯,你别乱来!”  

“有水吗?”  

陆景年的声音有点掩饰不住的弱,眼睛微闭。  

“我身上除了口红,什么也没有。”说完,我又补了一句:“哦,还有迷雾泡泡。”  

此时的我,情绪稍微稳定了一些。  

“你拿一枝过来给我。”陆景年依旧微闭着眼说话。  

我不知道陆景年在想什么,但是看他的情形我还是照着他的意思捡起一朵迷雾泡泡递到他的眼前。  

哪知。  

陆景年此时突然跟变了一个人似的,顺着迷雾泡泡直接拉过我的手将我的身体拉在了他的怀里。  

我大惊且怒:“陆景年,你耍诈!快放开我!”  

“别动,再动我就在这里办了你!”陆景年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可怕。  

我的身体本能的擅抖了一下,但不代表我就怕了。  

“陆景年,你要敢办我,我就告你强奸!”我气极败坏地说道。  

陆景年却紧紧地搂着我,在我的耳侧说道:“咱俩长达两年之久的约炮史,你拿什么去告?”  

“无耻!”我用力的去推,却被他箍得死死的。  

陆景年的声音沙哑而急躁:“如果你不想我一会失控,最好别再乱动。”  

“威胁我?”  

我正想着要反抗给他点颜色时,却突然发现陆景年的脸就那么的贴在我的脖子处没有再动。  

他微凉的肌肤,鼻息处散发的青草的味道,让我有一瞬间失神。  

“许小如,让我抱一会。”  

这一次,陆景年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温柔。  

“我喜欢你身上的味道,能让我安静下来。”  

陆景年温柔的声音,有一种魔力,让我突然就忘记了反抗,然后任他那样的抱着我。  

电梯在半刻钟之后就打开了。  

电梯门开的那一刻,陆景年立马就松开了我,并且是毫不怜惜。  

这样的行为,让我再一次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喂!你给我站住!”我顾不得那些迷雾泡泡,立马追了出去。  

陆景年停下了脚步,回过身,看着我,然后用着冰冷的声音说道:“鉴于你刚才配合的举动,我会考虑不辞退你。”  

听到他这么不要脸的话,我冷笑着说:“下次要利用我先谈好条件,否则惹我不开心了,我就找个四面没有窗户的房间把你关起来。”  

我猜陆景年刚才在电梯里的表现应该是幽闭恐惧症的一种。  

“威胁公司总裁,胆儿够肥。”他略带警告的眼神看着我。  

我却笑着回了一句更狠的话,“你的床我都上过,这点威胁算什么!”  

“许小如……”  

“陆总,所以呢,下次见着我,别拿辞退说事,说点好听的,我一高兴没准就啥都好说。”  

说完这话,我果断立马越过陆景年的身体,径直走到他的前面,背对着他说一句:“拜拜!”  

至于陆景年此时是红脸还是黑脸,我才懒得去管。  

在我这一刻的认识里,陆景年就是个无耻的流氓!  

电梯一事,让我在心底里发誓,我总会找到机会捉弄他一次的。  

接下来的一周里,我每天加班到十点,忙着各种报表,资产重组以及并购等一系列财务上的事情。  

陆景年之后就跟消失了一样。  

周五的晚上,我没有接到陆景年的“私人”信息。  

周六的晚上,我害怕自己会期待陆景年的信息,所以在林向晚以及温馨的号召下,我果断的放弃宅在家里,把自己打扮得妖娆而性感,在夜店那喧哗的气氛下跟着她们俩群魔乱舞一翻。  

本想借着这样的环境让自己不去思考,却在跳到一半时手机各种响。  

不想接。  

可是看到来电是财务总监的号码,为了保住我那还算高薪的工作,我只能投降。  

秦总监几乎是哀求着我,立刻回公司,半小时内必须到。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着装,露脐贴身短上身,虽然是半身长裙,可是两边的开叉接近大腿根部……  

半小时,换衣服是来不及了,给温馨和林向晚打了声招呼我便打车去了公司。  

等我到公司时,却发现好几位重要高管坐在那。  

以及最大的BOSS陆景年神色莫幻地看着我,几乎是将我从头扫到尾。  

“原来许经理身材这么正点。”  

我无暇去顾及这话是谁说出来的,可是心里却把陆景年骂了180遍,大周末的晚上搞这一招,有病啊!  

秦总监咳嗽了两声,然后才说道:“许经理,关于收购的一些东西你来讲吧,资料都准备好了的。”  

我挺了挺身,佯装若无其事地走到会议桌前面,然后开始说道:“关于我们收购洋远公司借壳上市一事,分两次增发新股,第一次增发募集资金三亿五千万,第二次增发预计募集资金五个亿……”  

陆景年听着这一切,再看着许小如自信而漂亮的脸蛋,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  

原来这一年跟他打交道的并不是秦总监,而是许小如。  

今晚的许小如,让他刮目相看,意识到这一点,陆景年的内心突然有种东西在沸腾,在燃烧。  

坐在椅子里的他,突然感觉到胯下一紧。  

他有一种冲动,恨不得立马将她压在他的身下,尽情的释放,尽情的享受。  

当然,他此时“龌蹉”的思想我并不知道。  

会议结束后,我没有跟他们去吃夜宵,不想回家也无心再跟林向晚她们回夜场玩,于是我干脆留在公司把剩下的一些事情处理完。  

一小时后。  

我办公室里突然多出一张脸,还是陆景年那张我不想见的脸。  

“啊……”  

我拿着刚泡好的方便面转过身,看到陆景年的脸吓一跳,差一点把手上的方便面都给洒掉。  

“你站在别人身后不出声,有病啊!”  

陆景年双手抱胸,眼神看着我说道:“周末不约会,就混迹夜场,玩得够high!”  

“陆大总裁,下班时间是我的自由,我爱去哪玩就去哪玩,我爱跟谁玩就跟谁玩。”我一脸洒脱地在他的注视下坐在我舒适的办公椅内。  

陆景年看着我的眼神里却透着一股让人琢磨不透的深邃。  

我习惯性地将两条腿叠加在一起,却忘了此时我穿着高开叉的裙子,这个动作一完成,我那双修长而白皙的双腿在灯光下闪着无限的诱惑。  

“许小如,你这是在勾引我吗?”陆景年的眼睛盯着我的腿。  

我这双腿曾经在无数个夜晚夹在他的腿上腰上肩膀上……  

但是这一刻,我压根就没想要勾搭他,因为我此刻肚子的饥饿更胜身体的饥饿。  

“陆总,你想太多了,我还没那么饥不择食。”  

我这话一说出来,陆景年的脸色就变了。  

“许小如,我应该提醒你,在今晚之前,你饥不择食的次数可不少。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你是怎么在我的身下饥不择食的。”陆景年逼近我,身上的气息扑面而来,瞬间就撩动了我的身体。  

“该死!”我在内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这样的情况下我居然会被他给撩上,简直太不争气了。  

我本能的将办公椅退后,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  

“陆总,不好意思,我要吃面了。”说完,我懒得再看他一眼,直接吃起方便面。  

我以为我这样的“送客”行为已经很明显了,哪知陆景年今天晚上就跟抽疯了似的,直接将我的方便面抢了过去自己吃。  

“喂!那是我吃过的,你不恶心吗?”我气得大声地说道。  

陆景年抬头,望着我,似笑非笑地问道:“你吃我口水的时候,你恶心吗?”  

我的神经瞬间就绷了起来。  

“陆景年,请注意下限!”  

“我的‘下限’怎么样,你应该很清楚。”陆景年的眼神满是暧昧,还不知耻地对着我说道:“还吃吗?”  

我看着他吃过的方便面,立马嫌弃地回过去:“不吃。”  

看着陆景年毫不客气地在那吃得欢,我这心里憋着气,忍不住地怼他,“你堂堂陆少爷,居然脸皮厚到跟人抢方便吃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饿疯了的强盗呢。”  

“看来,许经理不只口活厉害,嘴皮子也厉害。”陆景年的眼神里透着一丝情欲的光亮。  

而我因为他的话,本能的脸红了起来。  

就在我低头的那一刻,陆景年欺身过来,我伸手挡住,“你想干嘛?”  

陆景年却无比大力的将我圈在他的怀里,在我的耳侧说道:“约炮!”  

那低哑的两个字,像一剂春.药瞬间的浇灌我的身体,躁热而敏感。  

“你疯了,这是办公室!”我低吼着。  

哪知,无耻的陆景年却道:“办公室里约炮,别有一番滋味。”  

“变态!”我吐出两个字。  

“夜深人静时,随时欢迎你骚扰变态。”说话的同时他便开始撩拨我的身体。  

我用力的想要挣开他的身体,可是我越用力,他却将我箍得越紧……  

未完

陆景年会强迫许小如离开公司吗?炮友变上司,许小如该如何处理这尴尬的关系呢,陆景年还会不会继续约许小如周末见面?

长按识别二维码

继续阅读

还可以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