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儿童小说《奇诺》| 第十四章 为生命而歌唱

惟妙芳草园 2018-11-08 15:20:23

点击上方“惟妙芳草园”↑关注我们



1、危险的玩笑


飞豆和奇诺飞累了,就停在草丛中休息片刻。


飞豆发现一片草叶上滚动的露珠,便停在草叶上津津有味地享受起来。这时,奇诺指着身边一处枯枝败叶的地方,吃惊地告诉飞豆:“快看,土在动!”飞豆随便看了一眼便说:“别大惊小怪,可能是蛇出洞找食物了。我们萤火虫和蛇类互不侵犯。”


“可我是人啊!”奇诺说。


飞豆笑起来:“傻瓜,你现在长了翅膀,不过是一只普普通通的萤火虫啊!”


奇诺的眼睛依旧盯着泥土松动的地方。他看到的不是蛇钻出地面,而是一个土黄色的小脑袋破土而出。


“哇,瞧那是什么?”奇诺跳了起来。


飞豆被奇诺的叫声吸引,当看到这是一个身体发暗、满身泥土的虫子时,飞豆呵呵笑起来:“奇诺,我来告诉你吧,这是一只蝉虫,它要在黄昏时刻钻出地面,到枝头蜕皮。”


“是吗?那太有意思啦,我在家里也见过蝉,我们管蜕了皮的蝉叫知了,每当夏季来临,知了就会大叫:知了——知了——”奇诺学着知了的声音叫了起来,触角也跟着上下摆动着,夸张极了。


飞豆躺在树叶上大笑不止,等笑够了才说:“蝉的叫声哪像你模仿的样子,真够难听的。”奇诺说:“只是学学嘛,我又不是知了。”


“是谁的声音这么大啊。”两只萤火虫正在开心地斗嘴时,从地下爬出的蝉显得有些生气。


飞豆忙道歉:“对不起,打扰你了。我们马上离开。”


“不,你们这时候离开,我也将马上死去。”蝉低声说,“我听到喜鹊拍打翅膀的声音,你们的叫声引来了我的天敌。如果你们想将功补过,那就想办法救我一命吧!”


奇诺没想到自己的叫声竟然为蝉招来杀身之祸。飞豆急中生智,他让蝉钻进一片枯树叶堆中,暂时隐身。飞豆和奇诺在争夺一片树叶,两只萤火虫在争夺的同时,奇诺还发出像蝉一样的叫声,借此来迷惑喜鹊。


喜鹊飞落在树枝上,轻轻拍打着翅膀站稳,当它发现眼前并没有蝉,而是两只萤火虫打闹时的恶作剧时,只好拍拍翅膀,失望地飞走了。


虽然这只喜鹊飞走了,但很可能还会有其它的天敌来袭。因为蝉刚从地下钻出来,面对陌生的世界,它实在太脆弱了。


奇诺对飞豆说:“我们应该保护蝉安全蜕变后再离开。”


2、土土的故事


蝉从枯叶下钻出来,继续前进。他一边前进,一边讲述着自己的故事:“我不知道爸爸妈妈是谁,在我有记忆的时候,我就是一只孤独的蝉。我在地下生活了十七年,这十七年漫长的等待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攀上树梢蜕下蝉衣,和我的伙伴会合,结束孤独的生涯。”


飞豆说:“原来你就是昆虫界大名鼎鼎的十七年蝉啊。你们的家族聚在一起,形成了十七年才能看见一次的昆虫奇观。”


蝉不紧不慢地回答:“是的,让你猜对了。”


奇诺好奇地问:“这十七年你们是怎么度过的呢,你们不怕黑吗?这种日子多难熬啊。”


蝉静静地爬过一根潮湿发霉的树枝,一块细小的泥土从它的蝉壳上滑下,掉在地上。他继续说着:“我们来自大地,怎么会害怕大地的黑暗呢?我们吸食树木根部的液体,这些甘甜的液体不仅让我们活下来,还让我们的身体更强壮。十七年的准备和等待,为了一朝的欢聚和高歌,这样的付出是值得的。”


“你有名字吗?”奇诺问。


“长期独自生活在黑暗中,我没有名字,但我喜欢土地。如果你乐意,就叫我土土吧。”


奇诺又问:“土土,你这十七年中遭遇过危险吗?”


土土还在向前爬,他向两只萤火虫讲述了自己的一次经历:“有一次,我正在光滑温暖的洞里睡觉,忽然感到一阵厮杀的喧闹,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一条大蛇在追杀一条小绿蛇,那条小绿蛇情急之下看到我的洞口,企图钻进来,可是洞口太小,他没有成功,最终还是被大蛇吃掉了。等那条大蛇离开后,我的洞口已经裂开了一个口子,我马上用湿土给封上。”


飞豆说:“好在你没有受到伤害,如果你的洞口再大一点,可能你也要被大蛇吃掉了。”


土土接着说:“记得有一年,天气干旱,三个月都没有下一滴雨。大树都可以当木柴烧了。我们蝉家族的兄弟姐妹虽然不能相见,但是心却是相通的。大家都很难过,害怕撑不过那个夏天。就在我们被逼上绝境的时候,一场及时雨将森林浇了个透。所有动物都出来撒欢。大家不分彼此,在森林里尽情地饮水、奔跑。我听得到小鹿哒哒的脚步声和野猪重重的踩踏声。大家都兴奋过头了,连灰狼这样的危险动物都不怕了!雨水灌进我的洞里时,我简直要疯掉了!那一夜真是森林的狂欢节!”


土土越讲越起劲,不知什么时候,它的头又垂了下来:“其实,最可怕的不是动物的厮杀和大自然的律令,而是人类的贪婪和变幻莫测的诡计。”


飞豆竖起耳朵。奇诺瞪大了眼睛。


土土说:“因为水的宝贵,每当下雨的时候,我们蝉也想痛快洗个澡,就会缓缓从洞中爬出来。一些捕蝉人就会利用蝉的这一特点,他们背着行囊来到森林,将我们的洞里灌满水,然后引诱蝉上钩。我差一点就被一个小孩这样捉住。就在我要爬上来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只蝉兄弟被捉住时发出的警报。这是只有蝉才会听懂的语言。我连忙往回折返,这才逃过一劫,可我的无数兄弟姐妹就这样成了人类的腹中美味。它们永远无法参加十七年后的约会。”


土土说到伤心处,忍不住哭了起来。


土土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路线往前走,遇到障碍物,土土就勇敢地翻越,摔得四脚朝天,土土就会重新翻过身子,等站稳后,再找回自己的方向,继续前进。


蝉是一种极其讲究信义的昆虫。它们的诚实守信已经化为体内生物钟的滴答声,除非死去,否则任何困难都阻挡不了它们赴约的脚步。


“土土多令人敬佩啊!”奇诺赞叹道。


土土还在前进,奇诺和飞豆在土土身后飞行,寸步不离。

奇诺说:“准备十七年,这场聚会一定很特别,很隆重!这回我们可要大开眼界啦!”


飞豆听了奇诺的话,眼睛有些湿润。


奇诺问:“飞豆,你怎么哭了?”


飞豆说:“我为土土感到高兴!它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飞豆还在不停地擦眼泪。奇诺就迷惑了:“飞豆啊,你究竟怎么了?我们应该祝贺土土啊!”


飞豆说:“我怕看到他们相聚的场面,那将让我难过一辈子。”


3、金蝉脱壳


飞豆曾经听爸爸讲过十七年蝉的故事,它们的一生令人唏嘘不已。


“笑话!看到土土和亲人朋友在一起,你居然会难过!”奇诺不愿再搭理飞豆了,他觉得,人和昆虫有时候是不能沟通的,尽管自己现在也长了翅膀。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跋涉,土土终于找到了它的目的地——一片青翠欲滴的树林。


奇诺和飞豆停在草叶上,它们举目望去,树林内外,成了蝉的世界。地上的蝉正在有秩序地往树上爬,仿佛一只源源不断的灰色部队,向大树挺进。还有一些早来的蝉已经蜕下了薄薄的一层蝉衣,虚弱的身体等待着风儿吹来,吹硬柔软的翅膀,吹响欢聚的号角。


“伙伴,你可来晚了啊。我们在这里等你好久了!”一只趴在树杈上的蝉冲土土高喊着。土土朝树上看了一眼,又回过头,望着一路上护送它的萤火虫朋友,温柔地说:“谢谢你们跟随我一路来到这里。”


奇诺说:“我该向你说声对不起,是我难听的歌声把喜鹊引来的。如果你不介意,我们能不能在这里观看你们的盛大聚会呢?”


土土开心地说:“欢迎你们,我的朋友!”土土在伙伴们的鼓励下,爬上了一处高高的枝丫,开始了它的蜕变之旅。土土将身子扭动了几下,背上的壳裂开了。土土从壳里钻了出来,金光闪闪,容光焕发。蜕皮后的土土再不是原先那只暗褐色的圆球,而是一只羽翼薄如蚕纱的金蝉。


奇诺兴奋地大叫:“嘿,土土可真漂亮!”



4、生命绝响


夜晚的森林仿佛被蝉儿的金光所照亮。许多蝉开始了它们的生命绝唱。它们攀上枝头,开始浅吟低唱。起初,声音低沉和缓,万般轻柔,如同在倾诉分别的离苦,在回顾漫长岁月的磨砺。接着,蝉群的叫音越来越高亢,犹如交响乐的高潮,它们在用最响亮的歌声赞美蝉家族十七年创造的生命奇迹!对于昆虫而言,十七年是多少个生生世世啊!久久的如泣如诉,蝉与蝉之间开始了交流和应和。


奇诺听见它们的声音越来越嘹亮,如同穿破夜空的道道亮剑,这是一种宣言。每只蝉儿都在向同伴们宣告:“我来了,我来了!十七年后我如期赴约了!我实践了蝉家族的诺言!”


舞蹈开始啦!每只蝉都在寻找舞伴。土土如愿地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舞伴,也是他的新娘。土土带着自己的新娘飞到奇诺和飞豆身旁,看样子是要向自己的朋友展示一下新娘的美貌。土土说:“我们将会在这里结合,生下我们的宝宝。如果你们活得足够长,十七年后,还来这里和我的孩子相聚吧!”


奇诺信心满满地说:“我们人类可以活八九十岁呢,我一定还有机会来这里的。”


飞豆冲着奇诺直摇头:“奇诺,如果你是人类,你将无法来到这个隐蔽的世界和昆虫交流。如果你是萤火虫,你的寿命不会等到下一个十七年。总而言之,十七年后,你是没有办法和土土的孩子相聚的。我们还是珍惜眼前的聚会吧。”


夜晚多了许多闪动的亮点。奇诺仔细辨认,那亮光不仅来自蝉拍打的翅膀,还有狼群贪婪的眼睛。狼群在耐心地等待,由于上万只的蝉都在这片林子欢聚,凡是不慎落下的蝉,都成了狼的美餐。掉落的蝉越来越多,狼只需要闭着眼睛张大嘴巴,就有蝉自动送进狼的嘴巴。对于狼和许多动物而言,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机会。


树枝上没有足够的位置,成千上万的蝉就向下移动。一只灰狼嫌张着嘴巴等待太慢,于是专门捕食趴在树皮上的蝉。


许多鸟也闻声赶来,它们不愿放弃这次十七年一遇的免费盛宴。


奇诺被这样的场面惊呆了,飞豆将奇诺拽到一片树叶下,两只萤火虫像一双无形的眼睛,默默观察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这场盛大的聚会和隆重的集体婚礼,转眼间演变成一场冰冷的死亡仪式。


奇诺问飞豆:“我们该怎么办?救救土土!”飞豆低声说:“这是大自然的生命法则,我们无权介入!”


土土和新娘交配之后,已是筋疲力尽,像一片无力的树叶,从树上静静地落下,掉进了灰狼张开的嘴里。土土的新娘将卵产在树枝上,仿佛瞬间进入苍老的暮年。一只喜鹊划翅掠过,毫不客气地将“新娘”叼入口中,而后飞走。


当如血的朝霞抹红东方的树梢时,林子里已是一片狼藉。地上铺满了蝉的尸体、凌乱的翅膀和枯败的枝叶。为数不多的蝉躲在高处的树叶下,气息奄奄。有的雄蝉还没有找到自己的新娘,在绝望地鸣叫。剩下几只晚来的鸟和小兽,它们还在搜集着残羹冷炙。这里没有葬礼,也没有哭泣。蝉来自土地,又回到土地。


土土和他的新娘已经死去。但是,爱的种子已经洒在枝头,将随着一场大雨融入泥土。十七年的隐忍、不见天光,只是为了一朝的光明与希望,这就是十七年蝉的付出和所获!如果幸运的话,小蝉虫将会在十七年后破土而出,重赴“爱的约会”。


飞豆看着奇诺哀伤的神情,说:“十七年蝉要算是寿命最长的昆虫了。因为它们最懂得忍耐和牺牲。我们看到的这一幕,每隔十七年就会重演,我只是不希望你太伤心。让我们祝福土土的孩子们吧!”


“当我们在夏日听到‘知了——’的叫声时,应该告诉自己,那不是难以忍受的噪音,而是用全部生命在歌唱!”奇诺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 



作者介绍:步文芳,80后,郑州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惟妙作文创办人。喜欢写作,身边有一群孩子,也喜欢写作。我们每周聚在一起练习写作,期待你也加入我们!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