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外遇和男人的外遇有什么区别

倩女书社 2019-01-08 00:48:51

第一章:阴谋的开始


  

    满地凌乱的衣衫,床上惊慌错愕的男女,被窗帘紧紧遮蔽的下午的阳光,和室内的昏黄灯光让这情景看起来让人十分的压抑。

  

    “依依,我不是故意的!”床上的女人一边用被子遮住自己光滑白皙的身体,一边满脸愧疚,眼中的泪水转动,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没关系,我不在意。”依依笑着,在微笑的背后她的心隐隐作痛,犹如一根针扎入了心脏,疼却要极力忍耐。

  

    “依依,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段子墨穿着衣服,浓密的眉毛紧紧地蹙起,眼中的迷茫让他脸上柔和的线条中透着几分纠结。

  

    “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子墨哥哥你要为你的行为负责。”赵依依笑着,目光停留在床上的那点点腥红,那是自己闺蜜冷玉清留下的童贞。

  

    心里的痛越发地难忍了,她想逃离这里,可是戏是要演足才能功成身退的。扬起自己白皙的小脸,长长的睫毛忽闪着,一双眼睛里带着笑容,本应该和自己喜欢的子墨哥哥欢欢喜喜地结婚生子,可是她的仇恨未报,她不能连累了子墨。

  

    自从妈妈三年前自杀开始,她的心里就填满了仇恨,是父亲逼着要离婚,妈妈才在炭火中自焚,这一切都是父亲和新来的那个女人的错,她要报复,她要亲手毁了郑家。

  

    手心繤紧,目光中升起的怨恨已经无法让她停下报仇的脚步,微笑着的赵依依走到了床头柜边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文件夹。

  

    “我原本是回来拿文件的,我可不想打扰你们俩的好事,现在文件拿到了,你们可以继续了,再见。”她的目光掩去了自己内心的疼痛和怨恨,只有淡淡的微笑和让人看不出悲喜的眼眸,快步的离开,只为了逃离这里。

  

    当关掉房门的那一刹那,赵依依发疯似地奔向了楼梯,当楼道里透出光明,冲出了楼道,仰着头看见湛蓝的天空,眼角有一滴泪水悄然滑落,却也伴着冷酷的笑。

  

    妈妈,我的复仇开始了,你在天堂会高兴吗?我会为你报仇的,一定会......

  

    微风吹干了这一滴泪水,吹不散她的冷笑。她扬起自己高傲的唇角,换以的微笑对着白云,微笑是她掩埋心里秘密的武器,将手里的文件夹扔进了小区的垃圾桶,过去的纯真生活从此你自己远去。

  

    她要开始自己的另一段路程,哪怕前方注定会让自己遍体鳞伤......

  

    淮南市的高级酒吧里,赵依依穿上了平时从不穿的高跟鞋,换上了一件黑色修身小礼服,玲珑的曲线在灯光的衬托之下显得更加性感妖媚。

  

    水润的唇轻轻地触碰红酒杯口,喝下这略带苦涩的红酒,回味甘甜的气息在口中绵柔不去。大大的眼睛此刻微微地眯起,让她精致的五官更加的妩媚,她等待着自己的猎物,那个少言寡语的冰山总裁——冷煜轩。

  

    看见冷煜轩穿着一身西装站在电梯门口,赵依依眼中闪过一丝清明,迅速地在自己的红酒里投下一粒药丸,一饮而尽。

  

    慢慢起身,摇晃着有些晕眩的身体,一步一步地朝着冷煜轩所在的电梯口靠近,不出所料果然有男人拦住了她的去路,赵依依微笑着拿起旁边桌上的红酒瓶向对方的头上砸了过去。

  

    或许是因为自己力气变小了,又或许是红酒瓶的质量不错,赵依依手里的酒瓶并没有像她想的那样碎裂引起冷煜轩的注意。

  

    男人被赵依依的动作所激怒,眼看就要扑上来,赵依依一脚踢在了男人的裤裆,引起男人的哀嚎,这一次她成功地吸引了冷煜轩的注意。

  

    “你这个贱女人,你找死!”男人的目光狠戾,眼中能看见疼出的泪水,赵依依迅速地绕过男人扑向了冷煜轩。

  

    “求求你........救我!我被下了媚药.....”身体的燥热让赵依依情不自禁地攀上他的脖子,贴近他的胸口,她能够感受到这个男人冰冷的身体,还有他沉稳有力的心跳。

  

    冷煜轩皱着眉,自己的身体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紧紧地抱住,她身上滚烫的温度和那股甜甜的馨香夹着红酒的味道直直地窜进他的鼻子里。

  

    “你往哪里跑,看我不扒了你的皮。”男人追了上来,捂着自己的下体,脸上还有痛苦的表情,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像是打手的人,赵依依害怕了,手不自觉地收紧,紧紧捏住冷煜轩腰间的西装,捏出了褶皱。

  

    “求求你......救我!”赵依依抬起自己的眼眸,对上冷煜轩的眼,在看见他幽深的眸子的一刹那仿佛觉得他的黑眸像一个黑洞要把自己无情地给吸进去。

  

    赵依依的眼睛大而明亮,眼中还闪着泪光,让人我见犹怜,冷煜轩忍不住用自己的手抚摸上她光滑微红的脸颊,能清晰地感受到她脸颊上的滚烫。

  

    男人身后的打手想要把赵依依从冷煜轩的怀中拖走,赵依依求救的目光让冷煜轩升起了一股保护欲,只是一个冷得骇人的眼神就让男人的打手都倒退了几步。

  

    赵依依适时地抱紧冷煜轩的腰,在电梯门打开的一刹那和冷煜轩一起闪进了电梯。

  

    “热.......好热.........”,媚药的燥热让赵依依更加地难以忍受,想要寻找冰凉的赵依依将手探入了他的胸口。

  

    他的纽扣被赵依依近乎野蛮地扯开,露出他古铜色的胸膛,将自己发热的小脸紧紧的贴合在冷煜轩的胸口,听见他越来越加快的心跳,赵依依的唇角闪出一抹让人难以察觉的笑容。

  

    “别怕,我带你洗一个澡,冲冲冷水就好了。”冷煜轩隐忍着自己小腹的燥热,这个突如其来的女人带着让人着迷的香甜味道,让他的君子风度差一点就土崩瓦解。

  

    “不要!我要你.....求你,求你给我......”赵依依在电梯里迫不及待的送上了自己的唇,在自己生涩的引诱之下,冷煜轩最后的理智终于崩解。

  

    霸道的回吻,紧紧扣住她的后脑勺,一只手紧紧的搂住赵依依纤细的腰肢,在电梯里深吻,因为第一次接吻的缘故,赵依依生涩地回应让冷煜轩更加的疯狂。

  

    舌探入了她的口中,品尝她尚未被人采拮的甘甜丁香,手摸索着探入她的柔软,在电梯叮铃的一声之后毫不犹豫的打横抱起了依依走进了他专属的总统套房。

  

    赵依依着急地解开他的衬衣,单纯的吻已经不能缓解她身体的燥热,赵依依不停地浅尝他胸口的红色果实,让冷煜轩喉中发出低吼,重重地把赵依依压倒在床上。

  

    衣衫被一件一件剥落,当两个人坦诚相对的时候,赵依依的脸上越发的红润,用手轻轻抚弄冷煜轩背部坚实的肌肉,能清楚地看见他已经紧绷坚硬的小腹。

  

    雨点一般的吻落在了赵依依嫩白的肌肤上,留下点点印记,忍不住发出地低吟挑起了一个男人最原始的征服欲望。

  

    当男人轻轻地抬起她的双腿,顿了一下,幽深的黑眸看着赵依依,喉头吞了一口口水,声音带着低沉暗哑:“你不后悔吗?”

  

    赵依依轻咬下唇,闭眼把自己的娇柔迎向他的坚硬,下身犹如被撕裂一般的疼痛让媚药的药力开始消退。

  

    疯狂的进攻让赵依依发出羞红的声音,手紧紧地抓紧了了男人的手臂,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道抓痕。

  

    忽然,冷煜轩放慢了律动,用一只手拿起她胸口的玉佩,目光中带着惊讶。赵依依看见了她的变化,低头把自己的玉佩握在手里,这块玉佩是母亲临死之前给自己带在脖子上的,母亲说过不管做什么都不能摘下来。

  

    “你这块玉佩是从哪里来的!”冷煜轩的眼神变得有些冷,身体抽离了赵依依的身体,居高临下地直视她的眼睛,让人不敢正视。

  

    “我不会告诉你的。”赵依依咬了咬牙,迎上他的目光,在心中想了千万个理由但是却最后只鼓起勇气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告诉我,这块玉佩你是从那里来的!”冷煜轩的声音冷得没有一丝生气,手紧紧的捏住赵依依的下颚,目光中带着威胁。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不要逼我。”赵依依咬着牙,坚韧的目光毫不畏惧冷煜轩的威胁,妈妈留给自己的东西她不会让任何人打它的主意。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想你会后悔的。”他捏紧她下颚的手加重了力道,目光中带着危险的狠戾,让人感觉到死亡的危机感。

  

    “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赵依依眼神倔强,头微微扬起,目光直视这个男人深不见底却又寒气逼人的双眸。

  

    僵持,两个人就这样一上一下的僵持着,彼此的呼吸在此刻都能清楚地听见,对方温热的气息吹打在自己的脸上。

  

    赵依依凝视这个居高临下的男人,而冷煜轩也不曾把目光从她的脸上移开,最后冷煜轩翻身下床,冲进了洗手间,传来了水声。

  

    赵依依爬起来,穿上自己的衣服,身体的疼痛让她皱了皱眉,咬着唇让自己酸软的双脚能够紧紧的贴合地面,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了一百二十八块钱放在了床头,附上了一张纸条:你的服务我很满意,这是你的小费。

  

    赵依依很清楚冷煜轩的脾气,在与他相遇之前她已经把他的品性研究了一遍,她知道只要踩到了冷煜轩的底线,他就会永远记住自己。

  

    拖着疲惫的身子,按下了电梯的按钮,期待着和冷煜轩再次相遇,嘴角的微笑掩藏住她内心的空虚与失落。

  

    当冷煜轩走出浴室,看见床上已经空无一人,海蓝色床单上的一抹红色看起来格外刺眼,目光一扫,床头上留着一张纸条还有一百二十八块钱,在看了纸条之后,冷煜轩的眼中闪出了怒火,那些纸币被揉成了一团。

  

    回到郑家的别墅,家里早已经熄灭了灯火,这里安静的气息让赵依依感觉不到一点家的气息,这里早在三年之前就已经不属于自己,她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寄居者。

  

    走进空荡荡的客厅,灯忽然亮了起来,赵依依眯起自己的眼睛遮挡着有些刺眼的光线,沙发上坐着自己的父亲,还有自己恨极的女人——她的继母赵梦雅。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你还要让我亲自出去找你吗?”赵依依的父亲郑国光用一双包含怒气的眼看着他,手里拿着一杆烟斗。

  

    “我回不回来关你什么事,你管好你自己就好。”赵依依嫌恶地看了一眼父亲手中的烟斗,这个味道让她无比的恶心,别开眼不想再看父亲难看的脸色。

  

    “不关我的事情你就别回来,为什么现在你还要回来,你直接在外面死了最好!”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赵依依的脸上,脸颊的生疼还有口中的腥甜让赵依依微笑着迎上父亲的目光。

  

    被打,被骂,被嘲讽,一切让她寒心的事情父亲每天都会做,三年来她恨透了父亲的无情和霸道,果然母亲当初付出的爱都是错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女人去付出爱情。

  

    微笑掩盖住心中所有的伤痛,把她倔强的小脸衬托得更加的坚强,惹怒了父亲她从来就不曾害怕过,因为她对父亲的爱已经随着母亲一起埋葬。

  

    “这么希望我死吗?哼,我偏不死,我要看着你生不如死。”赵依依微笑着,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眼看着父亲有一个耳光要朝着自己扇过来,赵依依把自己的脸迎了上去,闭上眼睛。

  

    听见了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可是却没有打在自己的脸上,赵依依睁开眼看见继母挡在了自己的前面,给自己挡下了这一耳光,她的脸已经肿了起来。

  

    “国光,不要打孩子,她不是故意的。”赵梦雅声音里面带着温柔,目光中饱含着水雾,那眼神看向了赵依依,让赵依依的心里闪过一丝伤心的情绪。

  

    她的眼睛和母亲一样,水汪汪的总是让人升起怜爱之心,每当自己受了委屈,母亲也同样用这样的眼睛看着自己。可是,这双眼睛现在长在了自己最恨的女人身上,让她很生气。

  

    “不要以为你做作地演戏我就会感激你,你欠我的债你这辈子也不要想还清。”赵依依冷笑着,用冷傲的目光看着帮自己挡下了这一巴掌的女人,她的眼只会让她不停地提醒自己亲生母亲的悲剧。

  

    飞奔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的一刹那赵依依靠着门跌坐在地上,埋着头任泪水滑落自己的面颊。

  

    在别人面前她要做一只骄傲的孔雀,永远扬起自己的脑袋迎着天空微笑,只有在母亲去世的这间房间她才会卸下她坚强的伪装做一只不想面对现实的鸵鸟。

  

    妈妈,我好孤单,好难过......心中不停的呼唤,却渐渐地靠在门后睡着,梦里妈妈温暖的臂弯是她最后的倚靠。

  

    郑家的宅院里迎来了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赵依依拉开了窗帘,阳光洒了进来,照在原本昏暗的房间里,多了几分温暖。

  

    坐回床上,抚摸着精致的欧式雕花大床,紧咬着自己的唇,回想起自己和妈妈那些最美好的回忆。

  

    二十二岁了,转眼自己都这么大了,昨天她用自己的身体给了自己一个疼痛的生日礼物,换上一身简洁干练的职业装,赵依依来到了餐厅。

  

    父亲坐在家里最高的主位上,继母坐在父亲的左手,然后是继母的第一个儿子郑云帆还有郑楚楚。

  

    一家四口的和谐景象在赵依依出现在父亲右手的第二个座位时被打乱,大家的目光都盯着她。

  

    餐盘里是一份面包,一张鸡蛋还有一杯牛奶,最后还有一个袖珍的生日蛋糕,赵依依皱了皱眉把生日蛋糕推到了一边,低头吃了一片面包喝了一口牛奶。

  

    “你不要不识好人心,这是妈妈昨天晚上特意为你做的。”郑楚楚很生气地把自己手里刀叉放了下来,鼓着腮帮子大声说道。

  

    “她做不做我管不了,我吃不吃关你什么事。”微笑地迎上郑楚楚生气的目光,语气里充满了挑衅。

  

    “这是妈妈辛辛苦苦的成果,你今天不吃也得吃!”郑楚楚生气的走了过来,把生日蛋糕推到了赵依依的面前,涨红着脸看着赵依依。

  

    “我最讨厌别人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赵依依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冷,锐利的目光直直地盯着郑楚楚的脸,没有半点温暖。

  

    “爸爸,你都不说话吗?”郑楚楚伤心地去求助父亲,父亲把报纸放了下来,宠溺的搂着女儿,这样亲昵的场景让赵依依的心猛地缩紧。

  

    “依依,你接受妈的一番心意吧。”郑云帆放下了手中的刀叉,用餐巾擦干净自己嘴角的牛奶,举止儒雅有度。

  “孩子不想吃就算了。我就当她心领了。”

  

    “心意?不好意思,我不需要这份心意。”赵依依冷笑一声,迎上了郑云帆的目光。他的棕色的眼眸正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让人看不懂他的思绪。“我们都是一家人,你何必这样咄咄逼人呢。”郑云帆站起身来把蛋糕再一次推到了赵依依的面前。举止文雅有度,却让赵依依感觉到了压抑。

  

    “不好意思,我吃完了,你们慢用。”赵依依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座位,拿起自己上班用的手提包走出了郑家大宅。

  

    这里是富人区要走一段路程才能到公交汽车站,赵依依无心感受早晨的鸟语花香,只想快点坐上公交车。

  

    一辆红色跑车拦住了赵依依的去路,车上郑楚楚正用挑衅的眼光看着赵依依,她带着一脸的轻蔑下了车。

  

    “你最好自己上车,不然我会让你很难看。”郑楚楚推了一把赵依依,把她推到了跑车的车门边,赵依依咬了咬牙上了车。

  

    车扬长而去离开了景色优美的别墅区,来到了一块尚未开发的荒地上,郑楚楚揪住赵依依的头发把她扔下了车。

  

    “我刚才叫你你不吃,我只好现在喂你吃了。”郑楚楚的嘴角显出一抹阴狠的笑容,从车里拿出那个蛋糕,揉碎了混着奶油的蛋糕此刻看起来无比的恶心。

  

    随手抓起一把地上的黄土,郑楚楚一步一步的逼近了赵依依。赵依依站起来,笑着看着这个女人。

  

    在别人的面前郑楚楚总是一副天真烂漫可爱懂礼的大家闺秀,可是在赵依依面前她就是一个伪装极好的毒女。

  

    “又想怎么样?你以为我会乖乖就范?”赵依依冷冷的一笑,站直了身子,此刻她略显娇弱。

  

    “我知道,你会自己把它吃下去,如果你不吃,我想你妈妈的骨灰不会得到安宁的,你说不是吗?”郑楚楚的声音很邪恶,她笑得扭曲,一步一步的把掺了泥土的蛋糕递到赵依依的面前。

  

    “你卑鄙,你不怕报应对吗?”赵依依笑了,迎着郑楚楚一脸得意的笑脸,此刻她只能忍耐,再过不久她会加倍地奉还她以往所有的所有痛苦。

  

    “报应?哼,你有钱才能让我有报应,你瞧瞧你现在除了依附男人得到一点微薄的工资之外你能有什么?我只是用一个小小的计谋就让老爸把你的所有零用钱都停掉了,而且还让你被迫退学,怎么你认为你还有资本让我有报应?你不过是我的玩具,我想玩就玩不想玩我就可以随时毁掉你。”郑楚楚一边说一边逼着赵依依吃下恶心的蛋糕,赵依依咬着牙一直没有张开嘴,郑楚楚把蛋糕糊了她一脸,笑得更加的得意。

  

    “哈哈哈,你瞧瞧你,就是一个小丑。”郑楚楚捂着肚子笑,赵依依也笑,紧咬住自己的唇,手心里抓着一把泥土,她恨,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扔进水里听她求饶,可是现在只能忍。

  

    “够了吗?我要上班去了。”微笑着用纸巾擦掉自己脸上的奶油,鼻中的奶油味让她作呕。

  

    “是呀,要上班了,我想你这么狼狈的去上班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看的,我劝你还是想想怎么给人家解释吧。”郑楚楚捂着嘴,坐上了她的红色跑车开足了马力扬长而起,汽车的车轮扬起的尘土吹了赵依依一身,此刻的她狼狈不堪。

  

    手中的泥土被赵依依放开,落到了地上,赵依依看见地上一株被蹂躏的小草,她蹲下小心地舒展脆弱的叶子。却在心里默默发誓她一定会亲手撕掉郑楚楚虚伪天真的面具。

  

    看了看时间,赵依依知道自己注定是要迟到了,索性一路慢慢地走着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一家公司附近的小旅馆。

  

    “依依,你是不是又被她给欺负了,快点上楼吧,我给你烧好了热水。”一进旅馆的门,赵依依的同学子键就迎了上来,这样的景象几乎每两三天就会出现一次。

  

    浑身不是湿透就是全是脏东西,最惨的一次是身上沾满了残羹剩饭,让子键很心疼的是赵依依从来都是笑着说没事。

  

    “我没事,只是又要打扰你了。”依依笑着,把遮住眼睛的流海顺到耳边,目光带着点点光芒,如天上的星辰在子键心中升起悸动。

  

    “没关系,快上去吧。”子键不敢再看赵依依的眼睛,笑着低了头,脸上还有大男孩尚未脱掉的羞涩。

  

    “嗯,我上去一会儿就下来。”赵依依上了楼,子键看着赵依依的背影心里只能默默的看着,毕竟她太漂亮又是郑家集团的千金,自己这个穷小子是配不上他的,只希望能有一个配得上他的男人能好好爱她。

  

    脱掉自己弄脏的衣服,在清理了自己一遍之后赵依依裹着湿漉漉的头发把一个信封拿在手里,目光中带着一丝伤心,然后将信封揣进了衣兜里。

  

    当一切收拾妥当之后赵依依下了楼,辞别了子键来到了公司,此刻她已经迟到了一个半小时。

  

    公司的人都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各有不一,大家都知道她是总裁的女朋友,所以对于她的迟到大家并没有大惊小怪,只是有些不服气而已。

  

    赵依依没有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而是转身去了总裁的办公室,轻轻的敲响了房门,里面传来了段子墨的声音。

  

    “请进。”段子墨穿着衬衣,手里拿着一支钢笔正在埋头看文件,当她抬头看见赵依依时脸上闪出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总裁,这是我的辞职书。”赵依依很客气地递上了自己的辞职书,目光里没有任何的思绪,手平稳地将辞职书放在了段子墨的桌上。

  

    “你这是什么意思?”段子墨微蹙起了眉毛,语气中夹着着急,手抓住了赵依依原本想要收回的手。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不适合在这里工作,想换一个新环境,请总裁成全。”赵依依抬眸,用她大大的眼睛看着段子墨,冷漠地犹如一潭死水。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