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 愿被世界温暖相拥 (三)

往西Story 2018-12-05 15:44:14



WANG XI/DI ER SHI JIU QI

往西·第二十久期

2017.5.5



“如果生命是一场寻宝之旅,最终我就会把你拖到上帝面前说,我找到了这个。”读到这里苏梓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趴在柜台上熟睡的陈默,午后的阳光真好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洒落在陈默脸上的光线太温柔,这么看陈默的侧脸,棱角分明的线条,让苏梓有摸一摸的冲动。合上书,悄悄拉开椅子,不弄出一丝丝声响,苏梓怕打破这份静谧的美好。踮着脚悄悄溜到柜台旁,蹑手蹑脚地打开手机前置镜头,努力寻找一个合适的角度去拍一张合影。“叮叮铃铃~~~”门外的风铃不合时宜地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陈默迷迷糊糊地抬起头,不巧脑袋撞到了一个小小的下巴。

 

“peng!”“啊!”陈默一脸蒙圈地揉着被手机砸到的脑袋,一边吸着凉气。“干嘛啊,谋杀啊?凶器居然是你的手机,你可真是厉害死了,怎么不拿你吃饭的家伙呢?”苏梓一脸无辜地抄起手机挥了挥手:“不行不行,我还要带着我的勺子吃遍全中国的美食呢,怎么可以拿来当凶器?”

 

“我说大画家,我说的是你的画笔,你脑袋里怕是只有吃了。”陈默甩了甩头,伸了个懒腰,骨节发出清脆的响声。一本正经地对苏梓说。

 

“对了,刚才好像风铃响了,怎么没有人来?”苏梓红着脸不动声色地转移这个话题,“大概是风太寂寞了吧,找风铃聊聊天?”它比烟花更寂寞?”苏梓打趣道,“看书看累了,活动一下嘛,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陈默歪着头想了想:“嗯,下午三四点的样子应该也不会有客人来这里,等我整理一下货架我们再出去逛逛吧。””好啊好啊,你先去洗个脸嘛,你瞧你,脸上还有口水的印迹呢。”苏梓指着陈默好看的脸庞,一脸正气地道。“欸~胡说嘛,你骗我,哪里有。”从洗手间那里传来陈默充满怨念的声音。“快点啦!本大触的时间可是按秒收费的,分分钟上百万,再磨蹭这辈子都还不完~”

 

待到两人在门上挂好“有事外出,暂停营业”的牌子,白日里灼人的太阳已经渐渐隐藏在云深处,和煦的微风轻拂着两人的面颊,路边盛开的蹄甲与凤凰木好似一对姐妹花,五瓣的大花朵落在树上就像蝶舞翩跹。“浓妆少女凤凰木,空谷佳人羊蹄甲”说的大概就是这种美不胜收的风光了。

 

“喂!陈默同学,低头在想什么呢?!”苏梓前窜后跳,看得陈默一阵眼晕,”能不能不要围着我转啦,都快被你转晕了,我在想你----“苏梓一下老实了:“想我什么?”“想你怎么这么活泼,可爱,热闹,和脱缰的小毛驴似的。”“好啊,陈默你是皮痒了吧!本姑娘一天没收拾你你就敢这么和我说话了?嗯?嗯?嗯?”


“痛痛痛痛痛欸,快松手!小姐姐我错了放开我啦!”陈默猝不及防地猛然吃了苏梓一个暴栗子,然后左耳朵被拧了一圈又一圈,连忙急声求饶。

“哪错了?说啊,你倒是说啊~”张牙舞爪的苏梓。

“下手那么凶,该不会练过跆拳道吧暴力女……”陈默小声嘀咕道。

“嗯?还敢顶嘴?”竖起眉毛的苏梓。

“没有没有,不存在的,不敢不敢。”心里默念惹不起惹不起的陈默。

“哼,要不是这么多人看着,才不饶了你呢。”苏梓望了望四周略带笑意的路人,有点不好意思地降低了声调。

“请我去吃木莲冻,木莲冻,听到没有,给我去买木莲冻!还有油攒子!”陈默连忙举手投降:“好好好,你想吃什么我就去买什么,去吃哪家?”

“额……钟楼街道那家吧,我吃惯了那边加薄荷还有冰糖的,清凉一夏天,美滋滋~”

排队这种粗活自然是陈默的事情,苏梓找了个窗边的卡座玩手机,塞上耳机刷微博,日常诈尸,惹得自己的小粉丝们一波刷屏。

“哇,捉大佬!”

“大触今天画小默默了么?日常催更。”

“看腻甜的了,不如来点虐的?”

“同意同意双击 666!”

“在听什么?”陈默把打包好的吃的递给苏梓。

“第一口蛋糕的滋味

第一件玩具带来的安慰

太阳下山 太阳下山

冰淇淋流泪”

苏梓唱了出来。

“天后的《催眠》啊,你也喜欢王菲的歌呀,我还以为你喜欢花泽香菜那种风格呢。“陈默笑着说道,“给你推荐一首歌吧,最近一直在听《我的一个道姑朋友》,还不错哦。”

“好啊,我码一下。”

陈默想了想,说:“反正也是闲着,要不要听故事?”

苏梓歪着头:“好啊,要happy ending 喔~”

“从前呢有一只熊,他在家里养了只兔子,准备过年宰来吃。每天吃饭的时候顺便喂喂兔子,到后来干脆同桌吃饭。‘反正最后都要进我肚子’熊咽了咽口水,大年夜 ,熊家里铺了红布 。很喜庆 。熊舔舔嘴唇,拿着刀叉走向系着红绸的兔子。未想兔子突然掀开红绸说……”“兔子说了什么啊,你倒是说啊?”苏梓正听到兴头上,陈默忽然不说话了。

兔子说 :“你终于肯娶我了吗?”

“从此兔子和熊就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么?”

“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陈默摊手。

“陈默陈默,我给你讲一个关于龙的故事吧!”“嗯。”苏梓缓缓开口——

 


小白龙是一条纯白色的来自东方的神龙,很奇怪,她既可以控制海水,又可以喷出火焰。她有着一身波凌波凌的龙鳞,有阳光时她飞在天上,龙鳞一闪一闪的,像是她本身发着光。小白龙从东海一跃而起,水面的水花在迅速生长,一下子长了十几米高,像是一段被后期处理过的快镜头。她一下子飞到天上,扎进云里,让人难觅她的行踪,云朵飞快地向小白龙身后驶去,银色龙鳞在阳光下泛着光。自由的感觉,小白龙想,她终于放假了,不用听龟丞相在那里讲四书五经了,婆婆妈妈的。小白龙在天上飞了很久,她决定这次去远一点的地方去玩,她飞啊飞啊一直飞过了东海,天空下是一片茂密的森林,有风吹过,绿浪随着风的节奏摆动起来,这让小白龙联想起海洋。

“Dragon! You come out and die for me!(恶龙!你快出来给我受死吧!)”小白龙听到下面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喊,低下头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小白龙看到一座城堡,暗黑色的,从天上往下看,看不出城堡大致的样子,只有底边的一个轮廓。一只巨大的红色飞龙从城堡里飞出,落在骑士面前。巨龙很大,骑士如果跳起来的话差不多可以打到他的膝盖。小白龙俯身飞下,落在城堡上。小白龙近距离看到城堡,城堡的建筑风格与龙宫以及东方民间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简单点来说,一个很平一个很尖。红色巨龙仰天长啸,巨大的翅膀挥舞着,四面有风吹来,带下一大片树叶,他把头靠近骑士,骑士一身银色盔甲,手中一把长剑。

骑士缓缓摘下头盔,露出他年轻又俊俏的脸庞,看样子骑士不过二十岁,有一片树叶被定在骑士的脸上。骑士拔出宝剑,使出全身的力气朝着巨龙用力一丢,不过骑士丢得太偏,根本没打到巨龙,巨龙一动也没动朝着大宝剑飞过的方向看去,巨龙再看向骑士。骑士边跑边扔掉笨重的头盔“Help, Dragon kill ! (救命啊!恶龙杀人啦!)”英俊的骑士头也不回地向森林里跑去。鞋子都跑飞了。巨龙没打算去追,这时刚好有一片树叶堵住了巨龙的鼻孔,“阿嚏!”巨龙打了个喷嚏,一串烈火从巨龙的嘴中喷出。一道水墙挡住了火焰,小白龙立在巨龙面前,巨龙没有见过这个款式的龙,巨龙感到有点奇怪,比如为啥她没有翅膀还会飞,但是更多的是惊喜。

小白龙亭亭玉立地站在巨龙面前,银色的龙须向上漂着,小白龙身体细长,巨龙身体粗壮。

小白龙看着面前的巨龙,巨龙比她高出一头多,她觉得硬碰硬的话自己不见得打得过巨龙。

小白龙决定尝试与他沟通一下。

“Canyou speak Chinese?(你会说汉语吗?)”小白龙说。

“Yes!I can ! (啊!我会!)”巨龙回答。小白龙问“啊,你会汉语就好办了,话说你为什么要杀他?”巨龙其实只是因为鼻子痒痒打了个喷嚏而已,但是当着这只美女龙的面,碍于面子他没好意思说。于是巨龙回答:“是他想杀我。”

回答时的声音很低沉,巨龙想,可以,这很man。

小白龙歪了一下头,看向刚才被骑士丢出去的宝剑。巨龙也顺着白龙的目光看了过去。那宝剑比巨龙的脚趾甲还短一截。

巨龙咳嗽了两声“咳咳,反正是他先动的手。”

小白龙问巨龙原因。

巨龙说几年前他去城镇游玩,当时他在城镇上空盘旋,原本玩得很开心,城镇里的人看到天空有龙在飞,也都来看热闹,结果他身旁突然有烟花炸开,粉末被他吸进鼻子里,一团大火从天上喷下来。

“烧死人了?”小白龙问。

“没有啊,我当时飞得很高的。”巨龙说。

小白龙说:“那他们杀你干嘛。”

巨龙说:“当时那个国王觉得自己的臣民被我喷出的火吓到了,所以贴出告示要找勇士杀我,奖励是他女儿。”

小白龙说:“你们这边也有包办婚姻呀?”

巨龙说:“可不是嘛,但是那个公主我看过,太丑了,不是公主身份的话根本嫁不出去的。”

小白龙问:”为什么还会有人来杀你?”

巨龙说:“他们可能都没见过公主长什么样吧,反正前前后后差不多让我打发走六十多个傻帽了。”

小白龙说:“你一个都没杀过?”

小白龙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发着光。

巨龙说:“嗨,杀他们干什么,不过也真是挺烦的,这段时间我一直打算搬家,但是还没找好地方。”

小白龙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怎样?”

巨龙说:“可以啊,你看我这,”巨龙抖了抖翅膀:“我也没啥要求,反正保证够大就行。”

我们那里的房子够大够大,如果是你住,房子还可以大一点呢,小白龙看着巨龙想。

“怎么样!精不精彩?甜不甜?”苏梓望着相邻而坐的陈默问道,“很甜啊,我觉得你可以画出来,你的小粉丝们肯定会喜欢的。”

“那你呢,喜不喜欢?”

“我呀,”陈默看着这个女孩子脸上的酒窝,“你猜?”

“我不管,你只能喜欢!哼!”

“好啦好啦,吃完我们回去吧,还要整理库房呢。”

 


当陈默和苏梓快要走到往西杂货铺的门口的时候,一个身影在拐角差点和陈默撞个满怀,“对不起”“对不起”陈默的声音和中年大叔的声音同时响起。“啊,是厉叔!”苏梓差点认不出来今天的厉清,“你们回来啦,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见你们店里没有开门,正准备回去呢。”厉清嗓音低沉但不失力量,一周前满脸胡茬,浑身颓废的感觉不见了,好像是熄灭的灰烬里又燃起了星星火光。“大叔进去坐吧,你的怀表我们已经找到了,我去拿,苏梓你去柜台煮杯咖啡吧,记得上次我放在哪里了么?”

“不必麻烦啦,我喝清水就好了。”听到怀表找到的消息,厉清悬着的心也落了地。坐在椅子上在想些什么。苏梓朝着陈默比了ok的手势便去倒水了。

 

“请问人事处是哪里?”拿着一张薄薄的简历的厉清小声地问着前台的客服,“二楼左转第三间办公室就是。”

“谢谢你了。”

“不谢。”

“不好意思,我们公司只招聘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应聘者。”

“抱歉,记录显示您有服刑经历,我们公司有规定不予招聘。”

“这个嗯,我们超市暂时不需要库管人员,你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是第几次碰壁厉清已经记不清了,太多太多相同的脸色,冷漠的动作,歧视的眼神,一次又一次刺穿了厉清的坚强。这就是对自己的惩罚吧,厉清的心快麻木了,支撑着厉清坚持下去的是不甘心,厉清啊厉清,你一定要把自己振作起来啊,厉清默默念着,一次又一次碰壁,再昂起头去尝试。

 

“厉大叔!厉大叔!”陈默叫了陷入沉思的厉清几声,厉清才反应过来,“您的怀表。”说罢递给了厉清,厉清轻轻地着陈旧的表壳,仿佛摸着自己的爱人一样,“咔”的一声,表壳弹开,一张泛黄的老照片映在厉清的眼眸里。

 

“大家好,我叫周澜,很高兴认识大家,希望以后和大家一起学习,一起进步!”

“厉清!你能不能管好你的圆珠笔!你看我校服后面有多少笔道!”

“别全抄我数学作业啊,快点!一会课代表要来收了。”

“一般现在时和过去完成时跟你讲几次啦,这么简单怎么就教不会你呢?笨死了!”

“厉清,我心情不好,你给我讲几个笑话吧,不许讲冷笑话,不然不理你了。”

“张学友真的好帅啊,我以后也想嫁一个像他那样有魅力的老公!”

“厉清你干嘛和他打架啊,就算他给我写情书我也不会喜欢他的……”

“我跟你讲了多少次了,不要在我书桌里放早餐了,而且我要告诉你,我不喜欢喝豆浆我喜欢喝牛奶听到没有?”

“厉清,你将来有什么打算?要努力做功课喔,不可以再贪玩了。”

“我…..也喜欢你。”

“我爱你。”

“我愿意。”

“我们的儿子,老公你取个名字吧。”

“老公,早安吻呢?”

“不要再见了。”

记忆一幕幕闪回,倒带,定格。厉清抿了抿干瘪的嘴角,拿起桌上的纸杯,灌了一口水说:“我不是一个努力的人,但遇到我老婆并把她追到手是我这辈子最努力做的一件事,我犯过错,可我不想错过她,还有我的儿子小北。”

 

“厉大叔你比之前气色好多了,人也精神了不少呢!”苏梓在窗边支起画架,准备补完之前的稿子,听到厉清的话,放下了手中的活对着厉清说。

 

“经历了这么多,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是时候和过去的灰色告别了。我现在在做面点师傅,等攒够一点钱去开一家西点店,不能开车了总要学点本事从头来过。”虽然陈默听出了厉清的话语的疲惫,还有故作轻松的语气,不过也是认认真真地说道。

 

“那厉大叔打算什么时候去找你的妻子和儿子?”陈默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厉清沉思了一会儿说:“等我有了自己的店面,有能力去尽我做一个丈夫父亲的责任的时候,我就去找他们,告诉他们,过去的厉清已经死在过去了,我还能做一个合格的丈夫,一个合格的父亲。我厉清可以被打败,但不会倒下。这是我一个男人的责任和担当。”

和陈默苏梓再次表达了谢意之后,厉清把怀表放在胸口的口袋里贴身收好,转身离开。沉默了许久的风铃再次摇曳了起来。

“祝福你,和灰暗的过去告别吧,厉大叔。现在重新开始,还不晚。”陈默望着这个历经风雨洗礼的男人,渐行渐远的背影默默地说道。

 


“那个·······苏梓,其实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不知道怎么和你讲----”暮色四合,店铺外面昏黄的路灯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嗯 ,你说~我听着呢。”苏梓双手抱着头迈着不紧不慢的小步跟着前面低头看鞋面的陈默,“别盯着马路啦,又没有开出花。”苏梓打趣道。

“那个,粽子糖,是你做的么?还是从哪里买的?”陈默的声音里似乎多了一丝平常不见的紧张和颤音,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嗨~我当什么问题呢,粽子糖是我的最爱喔~是我阿爷教我做的,仅此一家,别无分号。绝对正宗。”苏梓踢着鞋跟,脸上笑盈盈的,眼神里却是有点失落,似乎没有听到想听到的问题,七拐八拐的小心思不知道飞到了那里。

“那你记不记得读初中的时候,你给过一个小男孩一颗粽子糖?”陈默听到苏梓的回答的瞬间瞳孔里闪过一道光芒,“那天那个男孩子在受别人欺负,被所有人孤立,没有人过来站在他那里。”陈默的语气有点低沉,似乎回忆起什么不想记得的东西。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印象欸,好像是有过,瘦瘦小小的,沉默在角落里好像一头倔强的小兽,就算被很多人欺负也没有怨恨和不甘,眼神里有的是平静和冷漠,似乎什么都不在乎呢,那时候我兜里刚好带了爷爷做好的粽子糖,就分他一颗。”

“喂,吃糖吗?”

女孩脸上的笑容明媚得乎可以驱散所有阴云,白皙的手掌里藏着一颗小小的粽子糖,浅浅的酒窝里有的只有真诚和分享,而没有怜悯、赏赐、盛气凌人。“不是在可怜我啊。”男孩子心里流淌着一丝暖意,“谢、谢谢。”不怎么喜欢吃糖的男孩子攥紧了手心里的糖果,仿佛攥着救命的稻草。

“后来那个男孩子好像转学了,本来还想罩着他呢,不知道后来怎么样啦,有没有变厉害,保护自己不受别人欺负……”苏梓也陷入了回忆,没发现陈默已经停下了脚步。

“苏木辛,把粽子糖给我们吃,我们就让你和我一起玩怎么样?”

“苏木辛,你胖的像头猪一样!哈哈哈哈……“

“苏木辛,你这么胖没人喜欢你也没有人和你玩…..”

 

“苏梓,谢谢你。”陈默望着苏梓的眼睛认认真真地说。

“谢我什么?啊!那个男孩子是你?!!!不会吧,这么巧!!!”

苏梓瞪大了眼睛,嘴巴张成o型,双手摇晃着陈默的肩膀。

“再摇下去被你摇散架了,”陈默嘴角微微翘起,却没有推开苏梓的双手,“你这个酒窝我一辈子都不会忘的,曾经的小胖丫头现在已经长大了呢。”

“哼!你当时又黑又瘦,谁要记得你。”苏梓口上这样说着,心里却在想:“当年的那个小孩子居然长得现在这样清秀,眼睛眉毛鼻子还那么好看,不公平嘛。”

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坚持了好几秒,忽然同时笑了出来。

“明天见。”“明天见。”

(未完待续)


文章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图片来源于网络,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