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拐卖进大山以后,还有机会能逃出来吗?

萌动重庆 2018-05-15 15:31:33

1


网上一直有人在讨论“假如女孩被卖到大山给别人当媳妇,怎么逃跑出来”,作为一个正宗的山区人民,我来给大家谈谈关于这个问题,我的看法与一些建议。


山区其实也是分很多种的,比如我所在的山区,还是平地比较多,山群少,且矮。这样的地区一般适合经济发展人民繁衍,有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神马的,这些地方不存在买卖媳妇儿~


偏僻一些的山区,山路多为盘山公路,晴天也就一天几班车,遇上大雨可能遭遇山体滑坡道路毁坏,根本不通行。一般来说以村落为主,这样的村落年轻人基本都外出打工,家里面留着的都是老人或小孩,到这样的山区,你就要留意。

最最最不幸的就是落入十分贫困的山区村落。就是属于车都无法直达的地方,汽车下来以后还要走很远很远的山路才能到达。一旦落入那样的村落,自己能逃出来的可能性为零,真的为零。


有人说和村里面人拼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还有人说烧菜的时候给他们食物下毒,或者专门烧一些相生相克的食物。你可以放一万个心,人家根本不会让你烧饭,就好像很多人说的那样:新买回来的媳妇,都是关在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面,不到生出一个小孩来,不会让你有出门的自由。


这样的村落我只去过一次,那一次让我刻骨铭心。

2


那是几年前的冬天,家里老人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回老家,然后我们就开车过去,老家早已物是人非,我们本来打算看看就走。这时候突然有个年轻的后辈跟老人说当年他的一个老朋友现在搬到临近的村落去了。老人兴致勃勃地就要去,我们也就只好陪着。


开车开到一个村落,山路就没法开了,停在当地的汽车站,其实也就是一个停靠点,一户农家帮我们照看车。


走了足足1个多小时,天都黑了,还没看到影子,后来那个后生让我们在原地等着,他去叫人来接我们。最后居然来了一匹马……我们都无语了,后生带着老人上马(我们哪个都不会),又是足足走了1个多小时,才到了村。




全村基本都出动来迎接我们,说实话我们当时特别感动,大晚上的,村长还带着一帮人站在村口等我们,还摆了几桌酒席,就在村长家院子里面,我家的老人激动极了,多喝了几杯。


我们原来准备吃完饭就走,后来想想回去还要走2个多小时,这么晚了摸黑走也不安全,也就接受了村长的好意,住在村长家。


村里小孩多,最后红包都不够了,直接拿钱出来,那帮小孩一人拿到十块二十块都开心得不得了,我当时喝多了胃难受,就偷偷叫一个小孩帮我去买牛奶,给了他五十块。


原来这个村根本没有小卖部,村里也没有人买牛奶,这个小孩当天晚上走了2个多小时的黑山路,跑到我们停车的那个小村落,人家小卖部早就关门了,他就借住在那个村的一家亲戚家,等到早上开门买了牛奶再走2个多小时山路给我送牛奶过来。


当时我都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后来我想给这孩子多包一点钱,这孩子死活都不要,他跑得也快,我和他拉扯没一会就跑得没影子了。

我就出门去追,这么一追就在村落里迷路了,因为都是高高低低的土坯房,很多家屋顶都是有茅草的痕迹,我凭感觉绕到一个院子里面,没看到小孩,正准备转身走,听到有细细索索的动静,好奇心上来,就凑过去看。


声音是从一个很破落的窗户边传过来的,我当时真是一根筋,还以为是不是那个小孩跟我玩捉迷藏,也存了开玩笑的心,准备跑过去吓他一跳。

3


蹑手蹑脚跑过去的时候,我“哇”地大叫一声,扑到窗户前,定睛一看,窗户灰蒙蒙的,里面好像还有细细的铁栅栏,就在我发出叫声的时候,里面的悉悉索索动静立马停止了。


我当时还在傻乎乎地想,小孩不会被我吓到了吧。于是把脸凑过去看,因为外面亮,窗户里面暗,看得我很辛苦,还把手伸起来做遮挡,罩在额头上贴着玻璃看。


一个披头散发的人猛得扑过来,吓得我往后一跳。


往后跳了一步后,我看见那个披头散发的人跟我一样,楞了一下,然后死命地拿手拍窗户,震得窗户都在响。

就在这个时候我电话响了,家里人催我回去。我也就老老实实说自己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回去,打电话过程中那个人还在死命地拍着窗户。我一边打电话一边退离了这个院子。


挂掉电话,在院子口等了一小会,就看到后生带村人过来寻我,后来我才知道这村子不大,但是道路都很绕,我当时所在的位置其实离村长家不远。


后生过来的时候,院子里面还能听到拍窗户的声音。我正准备开口跟后生说这个事。结果后生拉着我的手就走。我就这么傻忽忽地跟着后生走,快到村长家的时候,后生突然没头没脑地跟我说了一句“刚是XX家的傻媳妇,神经病的,吓到你了真不好意思。” 


还没来得及接话呢,村长就迎上来了。


昨晚太晚了没看清,白天一看,其实村长家挺寒酸的。院子里面摆的桌椅很多都不是配套的,板凳有的还缺了半片儿,不过热热闹闹的人很多,很多妇女孩子都在忙活,估计是把全村的女人都发动过来烧饭啊打杂了。


家里的老人悄悄过来让我走的时候多包点压岁钱,据说村里为了迎接我们,还杀了猪。


我这人,啥事基本都不放心上。一吃饭的时候,就把那个所谓“XX家的傻媳妇”忘一边去了,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农村的那种大席面,很多桌的那种,一村人一起吃。

4


虽然地方处处简陋,菜倒是比昨晚还多,眼花缭乱地往上端,昨晚光顾着帮老人家挡酒,没怎么吃,胃里还是有些难受,我就死命低头扒饭菜吃。


这时候有个比较年轻的女人端菜上来,直接往我怀里送,我虽然诧异也立马腾出手来接那一大碗的菜(山区很多时候用大海碗装菜)。


一拿到菜,我就感觉菜碗底下有什么东西。两人在交换的时候,那女人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这么多年我都忘不了那双眼睛,以至于都忘了她的长相,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像是绝望,又像是痛苦。


我是和村长一桌的,看到这女人把菜往我怀里送,村长大着嗓门说了句,具体什么记不清了,好像是骂她怎么不长眼睛,那么大个桌子看不见。我晕乎乎地把菜碗放在桌上,下意识把那个硬硬的东西藏在了手心里。


那个女人没在桌面上呆太久,村长一骂她,就有个年纪比较大的妇女嘴里念叨着土话把她拉走了,后来的宴席上再也没见到她。



手里面的东西硬邦邦的,我当时身上都急出汗了,总觉得桌上很多人都在盯着我,一时半会想不出什么点子转移,潜意识里我知道这个绝对不能当大家面打开来看。过了没一会儿,我就借口上厕所,也没人跟我一起。


我一个人三步并两步走跑到厕所,农村的厕所不分男女,就一个大坑,门口半扇木门,我敲敲没人说话,就推开进去。一进去我就立刻把手心摊开,一张折叠成细棍大的白纸条。


我把纸条摸平,上面就两个铅笔字“救我”。我当时脑子里面“嗡”的一下,瞬间想起来刚才那个“XX家的傻媳妇”,再想起那个女人的眼神。我当时情不自禁就说出来了“妈的这不会是拐卖人口吧!”


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拿手机出来打110,手机拿出来以后我又想,不行,看电视上警察来救人,村民肯定要阻止,我老头还在这里,万一他们发火把我们扣下来当人质怎么办!我们一行里面还有几个女的呢!

人果然是自私的产物,我蹲在那个臭气冲天的茅房里,想了又想,想了又想。最后决定先不报警,不动声色地先打听到点具体消息,等一离开这个地方,就报警。

5


事实证明我还好没有立刻报警,因为刚回酒局没多久,村长就给我介绍了一个让我很震惊的人。村长给我介绍说,这个面前的中年人,就是这个行政村落群负责的派出所二把手。


当时村长那番介绍的话,让我很清楚,面前这一位,就意味着公家代表了,我心里那个后怕,要是真报警了,估计真没法活着离开这个村。


110肯定是转接最近的警力,这警力还不是他负责么,看他们这么熟悉的样子,会为了被拐卖的妇女翻脸?真黑!于是一离开这个村子就打110的想法又被我推翻了,我当时满脑子都是各种念头。



为什么我一开始就跟你们说,要是村子离汽车站或汽车站停靠点近就好了,现在这个鬼地方,盘山的破路,要是没人带,我们根本出不去!


然后我又转念一想,说不定年轻人好说话,于是我找到最早带我们来的年轻后生,开始跟他套近乎。问他在哪里上班,做什么,可想好到大城市发展。


这个年轻后生一听到大城市,眼睛都发光,他跟我说,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意呆在深山沟里,都想出去闯闯,但是文凭低,在外面基本都是做苦力,最重要的是,家里面要是不留男子汉,很容易被人欺负。


说实话听到这个观点,我真的觉得很搞笑。但是听他细细说来,我又觉得很沉重。


山上的耕地非常贫乏,开垦耕地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不小心还会造成山体滑坡。所以可以说寸土寸金,家里没有男性劳动力,就很容易被临近的村民吞噬,今天多种你家一点,明天多种你家一点,一年半载就成人家的地了。


而且虽然说靠山吃山,但是这些都是重体力活,比如说板栗树,每年打板栗都要死人,外壳全是刺,还有青壮年上树打板栗,下面人躲闪不及刺瞎了眼睛的。你家要是没有男人,别人就会说闲话,放着浪费还不如人家帮你们照看。


我问他家有几个男人,他说兄弟三个,我趁机劝他出来,其实我内心的想法是从他嘴里套话。因为他肯定知道村里现在究竟有多少被拐卖的妇女。后生也被我说动了。


我当时很天真地认为,带后生一起走,路上再套话,离开他们势力范围再呼救,应该来得及。和村长辞别后,我带着后生、家人离开了那个至今还会让我牵挂的村子。

66


一拿到车,我不顾老人还要逗留几日的要求,直接带着所有人直奔县城,家里人觉得欠着全村的情分,对于我一直带着后生的举动也没有异议,还一起商量帮这小伙子介绍到谁家工作比较好。


到县城那天,我借口带小伙子出去买烟抽,带他到一个安静地,把钱包里面的纸条抽出来给他看。我说,你别骗我,你们村里是不是有姑娘是买来的?小伙子笑笑,有啊,好多人都买的,你也看到了,我们村那么穷,不买,谁愿意嫁?



原来我以为我摊牌的那天我会很义正言辞,很气愤。但是面对小伙子那种再平淡不过的脸,我一点底气都没有。


那天你跟我说的XX家的傻媳妇,是不是也是拐卖过来的?


是啊,我没骗你,她真的是傻的,买的时候不知道,X嫂(经常带女孩子过来卖的人贩子名字)说从人家那里买过来就是傻乎乎的,不知道是药多了还是打傻了的,但是能生,傻子便宜得多,8千块。


你知不知道买女人是犯法的?


知道啊,但那也是没办法。


小伙子一脸的木然,还有那么一丝丝你能把我怎么样的味道。


当我跟小伙子说,我要报警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这句话的胁迫力。


小伙子跟我说,警察知道这些事情,一方面很多警察自己都是从小村子里面出来的,方圆十里都是亲戚,你把人家媳妇抓走了就是断人家的香火,拉不下这个脸。


另一方面,真要有别的省的警察来救人,要么打游击,把媳妇交给X婶转移到别的村,再换一个警察不知道的人当媳妇。要么全村都出动。


在这方面,大家是很团结的,因为今天你不帮别人保护媳妇,明天你自己媳妇跑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在村里,买一个媳妇少说几千多则上万,基本就是一个家庭所有的积蓄,一辈子也就买得起一个。小伙子跟我说,我现在就是报警,警察去村里,根本找不到人。


我问小伙子,你就没有姐妹吗?如果你的姐妹被人贩子卖走了,被折磨,你不难受吗?小伙子看着我的眼睛说:我姐姐给我哥哥换亲去了。


原来,这样贫困的山村,是不会养闲人的,女孩子长大了,就会为了兄弟们的亲事去换亲,去其他贫困的山村。

7


本来我想把这段记忆深深地藏起来,但是看到很多人把被拐卖到山区当冷笑话来说,觉得很沉重。


你们所认为的,杀人下毒食物上做手脚真的很不现实,通过那个小伙子我才知道,X嫂不过是个中转人,人贩子也分几道手的,她们常在山区走动的基本就是二道贩三道贩,从上家那里买人过来。


在他们口中,大活人就像货物一样,有成本,有损失,也有风险。


拐卖小孩风险最低,因为小孩比大人好控制,但是除了自己家不能生育的,一般村民不愿意买别人家儿子过来养活,都希望买媳妇回来生养。


有没有人逃脱的?有。


这个逃脱几率与人贩子带着女孩靠近村落的距离成反比。距离越远,逃脱几率就越高,真进了村子,就很难翻天。很多时候人贩子就靠骗,因为这中间路途很远,完全靠药,就会造成XX家傻媳妇一样的下场,很有可能药死或药傻。


谈到最后,我觉得已经没有办法伪装下去,小伙子也明白了,他问我,是不是没有打算帮他找工作?


我说不是,我可以帮你在城里找工作,只要你跟我走,但是你要帮我。我要知道你们村里女孩子的名字,或你帮我问到她家人的电话。我不报警,我直接找她们家人就好。


小伙子沉默了很久,跟我说了个故事。


小伙子说,村里买来的媳妇,一清醒了,哭闹是免不了的。有闹得厉害的,把脑袋往墙上撞,就要拿布条捆在床上,饿上几顿才能老实。也有闹得不厉害的,哭上几顿,想着法子跑。


村里老人说了,等有了孩子就好了。有一年,后面村子一家人买了一个媳妇,可厉害了,大半夜跑掉了。几个村子帮忙找都没找到,不知道是躲在山上等天明逃走了还是大半夜掉到山底摔死了,反正怎么都找不到。


那家的老妈妈哭了好几天,因为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买这个媳妇了,最后想不开上吊死了。


消息传开以后大家都紧张了好一阵,没过多久,X嫂又带了女孩过来,看这家人实在是可怜,真的没有钱了,就跟他家人说,上个女孩也是我卖给你的,这个女孩就当我发善心给你。但是生出来的小孩,只要是女孩我都要,我也不要多,就要两个。


这家人开得不得了,千谢万谢送走了X嫂。


新拐来的女孩就求这家人,说你们要是缺钱,我家有钱,我家有很多钱,你要多少钱我家都给你。我不报警,我给你们一个号码,你们帮我打,我家里绝对不报警,还会送钱给你们,再给你买几个老婆都够了。


这家人一开始不同意,后来这女孩就绝食,硬躺在床上最后就剩一口气了。要是这个女孩死了,这家人不仅没有老婆,还要欠X嫂一屁股债,于是慌了,打电话给女孩家人。


女孩家人和女孩通电话以后,从很远的外地赶过来,真如电话所说没有报警,带了很多钱。最后把装满一个大包的现金先丢到村口,几十号村民再抬着担架把女孩送出来。


女孩家人带着女孩就走了,再也没有出现过。这家人拿着钱,去找X嫂,想说我现在有钱了,买得起媳妇了,没想到X嫂发了很大的火,说这家人坏了规矩。


她不仅不会再卖这家人媳妇,整村都不会卖了。这家人慌了,去找村长,最后是村长出面和X嫂谈,把大部分钱都给了X嫂,X嫂才开口,说帮忙介绍一个做这个生意的人,这个村子她是不会再来了。


我明白小伙子讲这个故事给我听的用意。他不可能帮我,绝对不可能。

8


接下来我和小伙子又颠来倒去地说了很多话,具体扯到什么方面,我也记不清了。总之,最后,我们就在那里分道扬镳了。


回去以后,我把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家人。老头子一口气抽了半根多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接下来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家,我知道我表现得很胆小,但我总觉得,在那个县城,也不安全。



到家以后,我找了在派出所上班的朋友,问他这个事情可能帮上忙。他一张嘴就问我,那个女孩的名字,家人联系方式。我,什么都说不出来。我手里只有一张小纸条,只有两个字。


那些天的夜里,我总是睡不着,那双眼睛一直在我面前,我知道我对不起她,还有那个被囚禁的女人,但是我没有办法。我能做的,只有把村的名字报给朋友,他说他也只能尽人事。


尽人事,剩下的要听天命吗?


有人让我公布X嫂的名字,小伙子就跟我说了一个字“张”,还不知道是“章”还是“张”,到现在那个纸条还一直存放在我的钱包里面。那是我手头仅存的证据。


我没有女孩的姓名,我甚至连她们的长相都模糊了,第一个被囚禁的女孩,我根本都没有看到脸。


后来请我的朋友吃饭,打听后续的事情。朋友告诉我,距离这么远,没有确凿的证据,他们不可能出警。只能通过内部关系帮我问,那个村子几年陆陆续续新增的女性人口少说也有4~5个,我见到的那两个应该就是其中之一二。


如果说能搞到女孩的姓名,在全国系统里面查,最好是她家人联系方式,家人过来,事情闹大点,媒体都出动就好办。但这里面的复杂程度不是我能想象的。


如果这个女孩是独生子女,父母疼爱还好说,如果她就是被家人卖的呢?如果她生了孩子舍不得孩子呢?这些情况在救援中都发生过,千辛万苦把女孩救出来,结果没过几年,她挂念村里的孩子又回去了。

9


我从来都以为,拐卖妇女儿童,只是电视上的事情,虽然我家也算是山地地区,我从来就没有接触过那么贫困的地方。我从来就没有往那些方面去想,等我一切都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蹲在茅房,捏着那张求救纸条,满脑子乱糟糟的念头。


你们可以骂我自私,我一直到回到自己家,才觉得松了一口气。


我怕老头子出事,我怕带过去的女眷出事,你们也可以骂我蠢,就这样和小伙子一拍两散,我至今无法明白我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愤怒?觉得他其实和他的村民一样无可救药?麻木?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内疚?觉得自己一开始就大错特错了?


和朋友沟通过以后,我除了等待,什么都做不了。那些年的网络远没有现在发达,不像现在,也许手机咔嚓拍一张照片,传上网。


今天我写下了,也没指望是为了自己良心安而发。一开始看到网上流行说被拐卖进大山里面怎么逃出来的帖子,网友们一个比一个冷漠的回复,心里堵得慌。


越发心里越沉重,往事也就一个劲地往眼前浮。再后来朋友跟我说,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赶上中央那年有个什么政策,下面要抓业绩,几个地方不是打黑就是打拐,他想到我托付他的事情,也就有事没事透点风声。


对的,那个村子也波及到,因为我不知道那女人的名字,所以解救出来的2个女人里面不确定可有我念念不忘的那位。



朋友说其实解决2个也是当地对上面的一定程度妥协,2个当中,1个是傻的(应该是我见过的那个),没办法遣送;另一个联系过家人来领了。但是资料是保密的,他本来想有心帮我看看照片,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成。而那个张嫂,还是章嫂,根本没抓到。


这些年,这些事,看得多了。不过朋友也暗示我,我们家人那个村子以后还是不要去了。大家都不是傻子,我们前脚走,没多长时间,就要打拐,不会这么巧。


关于那个村子,我再也没有去过,老头子和我们全家人,都没有再提过这件事情。但是那张纸条,我现在都留着。整个事件,到这里,真的就是没有结局了。


我从来就没有抹杀农民的质朴与善良,还记得我所说过那个为了我的牛奶跑几个小时山路的孩子么?不管你相信与否,他确确实实是存在的,他也许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但他为我所做的,确实一直让我铭记到现在。


是的,这一切是很矛盾,对于作为远房远房亲属的我们,村民可以热情得无以复加,为什么,对于被拐卖来的女孩,他们就可以冷漠至此?


我希望有幸能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尤其女孩子,不要再把拐卖妇女这个词想得很远很远。


希望这篇文章能让更多人看到,我再重复一遍,女孩子被拐卖进深山中逃出来的几率是零,是零!


源 | 天涯社区 山猛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