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起来好好笑BY肥嘟嘟饺子妹

耽美腐吧 2018-07-10 13:37:25

第1章 一二三四五

地府对面新开了一家理发店,小判官被发廊里面的金发波霸小妞媚眼一抛,当即勾着好兄弟黑白无常的脖子就往里面跑。

小判官最先剪完头发,照着镜子直臭美。小妞嗲声嗲气的在小判官耳边吹气,问他要不要办月卡。小判官正流着口水点头,就突然被隔空的一个耳光甩的晕了过去。

大家抬眼一看,只见阎王冷着脸提着把大刀站在理发店门口,神情很是可怖。于是,正在给黑白无常剪头发的小鬼,都被阎王的气势,吓的抖了一抖。

黑白无常的头发也就,剪毁了。

白无常今日不知第几次照镜子,直到底下的小鬼来催了,才不情不愿的走出了房门。他问阎王,可不可以等头发长长一些之后再出任务。阎王的回答当然是冷酷无情的不。

到了大门口,马面和牛头看到了白无常,纷纷乐的牛仰马翻。

白无常有点后悔没有考虑跟班小鬼的建议,戴个帽子再出去。

来到传送点,输了密码后,白无常就被送到了某个车祸现场。

一个中年人躺在血泊之中,有个妇人抱着个正在哭闹不止的小女孩,默默垂泪。

白无常叹气,但无奈命薄上显示此坐标有人寿命将尽,于是他只得沉下心来,念起引魂咒语。才刚念了两个字,就听见人群中爆发出了响亮的笑声。

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冲到了那中年人旁边,指着漂浮在上空的白无常说道:“你看起来好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是笑的太久喘不过气,还是笑的太急伤到了哪个内脏组织,年轻人突然倒了下来,晕了过去。

白无常看着那个中年人忽然睁开了眼睛,有些虚弱的望向了自己妻女的方向,露出了一个笑容:“别担心。”

再看自己身边,那个年轻人飘在自己左右,依旧笑得不能自已。

白无常不禁开始想到,是不是应该偷偷的把孟婆的小花内衣,塞到小判官的枕头底下去呢?

黑无常酷酷的站在河边,看着一个少年在河里面浮浮沉沉。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他一个电话打去了小判官的办公室,破口大骂道:“你说,你是不是又弄错资料了。”

小判官正在被罚跪搓衣板,哪有心思听黑无常说话,于是糊弄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黑无常把手机丢到了河里,恨恨的骂了一句:“真是该死!”

少年游到了岸边,双手托腮笑眯眯的看着他:“我早告诉你了,我是鱼人,寿命是不在你们地府的管辖范围之内的。”

话还没说完,少年就被一阵电流给电晕了过去。

说到黑无常的手机,在现世的名字,似乎是叫皮卡丘还是什么的。

黑无常望着身边气鼓鼓的少年,挑眉道:“现在能理解「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这句话了吧。”

“都说了我是鱼人,不是人啊!”

有些人,不管把头发折腾成什么样,还是照样帅。这东西,到底还是看脸啊!

“喂,xx购物节目是吧。嗯,就是你们上期买的那个生发洗发水,现在还有货吗?那个我很急,能不能快一点送货上门。地址,嗯,你就写地狱十二层吧。诶,不是开玩笑,别挂啊!”白无常被掐断了电话,心中十分不快,想着一定要找个机会公报私仇。等那接线员下来了,直接就把她丢进拔舌地狱,吓她个头发全掉光。

然后他转过脸来,正好对上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青年。青年一看到他,立即捂住肚子在地上笑的滚来滚去,哈哈哈这个声音像针一般的刺在白无常弱小的心脏上面。

魏笑从小是个笑点极低的儿童,到现在终于长成了笑点极低的青年。不管是微博上的段子,或者是电影里的冷笑话,甚至是他室友的眉毛被剃掉了一边,都能让他笑的死去活来,不知停歇。

认识的人都评价他,总有一天会笑死的。

魏笑的人生,还真是一个一眼就看到结局的故事。

小判官夜里才刚睡着,就被黑无常给砸碎了门进来。小判官吓的忙丢掉了怀中抱着的充气娃娃,裹着被单站了起来。只见黑无常手中拎着那个鱼人少年,一脸你就快死了的表情看着自己。

下一秒,小判官就被黑无常丢过来的鱼人少年,给砸到了脸。

“你最好给我说说清楚,为什么他不能转世?”

小判官挠着脑袋,眼神飘忽,心虚说道:“大概他是鱼人,不属于我们这块范围管。”

昨天重新翻看资料,小判官发现,那块水域要被勾的魂,是个准备自杀的年轻女人。但由于自己的疏忽,给了黑无常错误的信息。那个年轻女人反倒被救起,而那片水域的守护者,不属于地狱管辖范围内的鱼人一族,却被黑无常给勾走了魂。

想着这几天都没有停止疼过的屁股,小判官想这件事还是默默的,变成秘密就好。

从理论上来讲,保守秘密的都是死人。可是实际上,他身边的这些死人,都没有一点给他保守秘密的打算。

于是小判官眼神一狠,双手高举。

扑通一声跪在了黑无常的面前,大声呼喊:“好汉饶命啊!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别把这事给说给阎王听啊!你要知道,他简直不是人啊!”

一旁的鱼人少年皱了皱眉头:“你们地府的人真是笨蛋,阎王本来就不是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

捉虫写番外【喵

第2章 六七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笑指着蹲在墙角的白无常笑道,“你们地府还要管勾螳螂的灵魂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无常十分不满的反驳道:“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众生平等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要望着我,你的头发还是好好笑啊!”

等会儿回去要不要起草一个建议呢,再挖一个地狱十九层,专门惩罚那些爱笑的人。哈一下拿针刺一下他们的眼睛,嘿一下拿蜡滴在他们的鼻孔里,hhh就抽他们皮鞭,2333的话就把他们放进榨汁机里去。

说罢,白无常又恶狠狠的瞪了魏笑一眼。

又换来了一长串的哈哈哈。

这人真是!可恨!怎么还要一个月才能排到去投胎呢!

今早孟婆起床的时候,发现白无常正站在自己的窗口,头上还罩着自己的小花内衣。她长手一捞把白无常给拽了进来,拿出几块甜饼干摆在他面前,温和的说道:“小白,你又被谁给欺负了?”

白无常在很多很多年以前,也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死了之后,就变成了鬼。最开始他是孟婆的属下,每天孟婆熬汤他端汤,遇上不肯乖乖忘却前尘的,就变成孟婆抓人他撬开那人嘴灌汤。

那时候,白无常长着一张秀气的小脸,看上去就像某种乖巧的小动物。孟婆很喜欢他,总是做各种各样的甜饼给他吃。那时候,小判官还是地府一霸。那时候,黑无常还在挑灯苦读,准备地府公务员资格证考试。

那时候,也有一个青年,如何也不肯喝孟婆汤。

那人眼神空洞洞的看着白无常,问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不理会对方的讶异,那人苦涩的笑道:“没有关系,只要我记得你就好。”

在那男人喝下孟婆汤投胎去的第二天,白无常就被转了职。

失败了十几次才拿到公务员资格证的黑无常,满脸不高兴的望着不知怎么走了后门的白无常,在大殿里面非得要阎王给自己一个好好的解释。

阎王目光沉沉,冷声说道:“能放下,才有所得。有所得,未必也快乐。还有,你昨天有道题做错了,监考老师没改出来,你现在再敢在大殿上吵闹,我就立马把你的资格证给收回来。”

小判官正是昨天那个改卷的老师,此时也面不改色,鼓起掌来:“祝贺你们,从今天起,就是地狱双煞了!”

白无常的头发长回来了一些,但并不妨碍魏笑每天指着他哈哈哈。

白无常也曾和颜悦色,试着与这欢乐多沟通。

他说:“照理说我头发看起来也不奇怪了,你每天到底有什么好笑的?哈哈哈,哈你个头啊!”

魏笑努力的止住了笑,也一脸诚恳的望向白无常。但正经面容撑不过五秒钟,便又笑裂了开来。

“对不起,哈哈哈,我也不想笑,哈哈哈,但是看到你的脸,哈哈哈,我就,哈哈哈,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忍不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无常无语凝噎,开始反思自己为何要与一个弱智沟通。

然后就被青年人递过来的冰激凌吸引住了目光。

白无常舔着冰激凌,好奇地问道:“哪里来的?”

魏笑耸耸肩膀:“卖笑所得。”

往生川上的守卫每天都望着怨灵从身边走过,许多人由于职业道德,好久都没有笑过了。于是阎王就把魏笑叫到往生川边上,好好的笑了一场。

守卫减压,很开心。怨灵难得看到地狱也有笑着的人,也开心。

于是,阎王就奖励给魏笑一个冰激凌。

阳间的东西被带进地狱,要用不少法力来维护。

所以即使是事实,也不能说是阎王小气。

白无常舔着冰激凌,被魏笑难得正经盯着自己的表情,弄得有些发毛,只好不情不愿的开口说道:“喏,给你也吃一口吧。”

作者有话要说:

我有特别的凑字数技巧

第3章 九十

“站在楼顶的人,你不要冲动,要好好的想一想,活下去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有人拿着大喇叭在楼下喊,围观群众纷纷抬着头,观察着那个跳楼者是什么反应。

鱼人少年趁乱混进了群众里面,张开双臂,以备随时接住那个准备轻生的男子。

黑无常站在人群外面,一脸头疼的表情。

所以说,要是你以为黑白无常只是索命的,那你就错了。

随着科技的发展,地狱的进步,黑白无常不仅要能勾魂,还要会救人。

大概是因为「最近横死的人又变多了呢,地狱也不是个宽敞的地方啊,如今哪里房价不贵,向地下扩展的工程也要有钱请工人才行啊,地狱的财政越发紧张了呢,唉,阎王家也没有余粮啊!」这林林总总的原因,阎王颁布了一条自杀者拯救手册。

但凡阳寿未尽,自杀理由又不充分的人,万万不能让他们自杀得逞。

要知道,自杀者是要在地狱反省很多年的,还要配以专人折磨他们,算下来又是一笔让人肉痛的开销啊!

白无常和魏笑坐在楼顶旁扯谈。

白无常说:“其实吧,我特别能理解他。”

那男人今天带着把菜刀去抢银行,被银行职员无情的嘲笑了不说,还没撑过五分钟,就被一旁的保安人员给制服了。

白无常说:“今天早上收到他命数有变的消息后,我就一直跟着他。我看着他如风一般的进了银行,坚毅的拿着菜刀,说着把钱都给我交出来。可是那柜台里的人,非但没有露出害怕的表情,反而一发不可收拾的笑了好久。他那样一个汉子,自尊在那一刻都被「啊哈哈哈哈哈」给击碎了。更别提,他这件事情,已经在微博上给轮了不知道多少哈哈哈了!”

魏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无常无奈的甩下了袖子,骂道:“像你们这样的人,就应该下地狱!”

大概由于他袖子甩动的浮动太大,于是平地里就起了一阵阴风。只听那男人嗷的一声惨叫,直直的从楼顶上坠落了下来。

大家都还没准备好,于是只好看着摔得血肉模糊的男人,魂魄渐渐出窍。

白无常和黑无常被关在房间里面写着检讨书,鱼人和魏笑在房间外面打着小纸牌。小判官和阎王这几天关系缓和了一些,两人眉来眼去一阵后,正准备做一些羞羞的事情时,就听见外面有小鬼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有只上古凶灵混进来了!”

众人一齐赶到了孟婆桥那里,就看见跳楼自杀的那男人揪着孟婆的领子,咆哮着要孟婆交出一千年前火灾中丧生的少女的信息。

饶是在地府被血腥之气浸淫许多年的人,也有些受不了那凶灵身上所散发出的戾气。孟婆痛苦的闭着眼睛,大概是喘不过气来的缘由,一张老脸上布满了泪水。

白无常一下子冲到了那凶灵的面前,说道:“你放开她,拿我做鬼质,我官位高,阎王也比较在乎我。”

那男人似乎觉得有些惊讶,但还是揽过了白无常,把尖爪搭在了他的脖子旁边,恶狠狠的说道:“我知道,你们有个专门藏机密档案的地方,不快点带我去的话,我就马上让这小鬼魂飞魄散。”

小判官难得的正经严肃,他挺直小身板,甩开被阎王握着的手说道:“我知道在忘忧阁在何处,我来带路。”

千年之前,有个书生与官家小姐苦苦相恋。两人私奔被抓了回来后,书生被当着小姐的面活活给剥皮而死,然后被埋到了城外乱葬岗的槐树底下。书生的血腥气吸引了大量野鬼,那些孤魂吃着他的身体后,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怨灵。而为了反抗父母指定的婚姻的官家小姐,在自己的房中引火自焚。等那怨灵赶到的时候,那小姐已经成为了一具烧焦的尸体。而尸体周围,丝毫也寻不到灵魂的踪迹。

怨灵怨气冲天,终于被一个高人封印。

千年之后,由于城市规划的缘故,不小心触动了深埋地底的怨灵的封印。那怨灵自己无法冲进地狱,便俯身到一个凡人身上,隐去了自己的气息,吸引鬼差将自己抓进了地狱。虽是怨灵,但此举动,也耗尽了他身上所有的力量。

怨灵的双脚已经开始变得透明,大概不出半个小时,他就会灰飞烟灭了。

只希望能看见她出生于一个平凡家庭,过的平安喜乐就好。

小判官拿了两个盒子出来,有些抱歉的说由于时间久远,分不清究竟哪个才是哪个官家小姐的档案了。他说自己去外面等着,让怨灵自己慢慢看。小判官拉起白无常就要往外走,就被男人喝住骂道:“当我是傻的呢。”

二十分钟后,只见忘忧阁中有青烟飞出,白无常推开门走了出来,脸色有些发白。

作者有话要说:

设定bug很多,好难圆了。【哭

第4章 十一十二

十一

今天是魏笑来地府的第三十三天,也是待在地府的最后一天。

小判官趴到阎王的肩膀上,啧啧啧啧,说怎么给这傻小子安排了个这么好的命。

白无常站在孟婆桥上,鬼飘鬼过,他熬汤递汤,一如几百年前一样。

孟婆由于之前的事,大病了一场。阎王觉得白无常比较有经验,便叫他过来代几天班。

魏笑走到白无常身边,从他手上接过了孟婆汤。

白无常抬头看他,却发现那青年嘴巴抿得紧紧的,目光沉沉,也在低头看着自己。

白无常昨天又去那家理发店剪了头发,在金发妞一通道歉说要给他免单之后,白无常只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让她把自己的头发剪丑一点,最好比之前还要丑。

在忘忧阁中,白无常看见了自己的前世。

也看见了自己,递给了前世的恋人一碗孟婆汤。

那时的白无常早就没有了人间的记忆,他只是嬉笑着望着被按压在地上的男人说:“大老爷们儿,别被那些小情小爱被困住了。像我这样多笑笑,心情也就开阔了。所以呢,我就祝愿你下辈子变成一个特别爱笑的人吧。”

白无常指了指自己的头发问道:“不好笑吗?”

魏笑也表示不可思议:“不知道啊,我心里很想笑,可面上就是笑不出来。”

白无常瞪了他一眼,把孟婆汤递给他,说道:“快点喝掉,这一个月都快被你烦死了!”

魏笑拿过孟婆汤,正准备喝,又听见白无常喊到等等。

他放下碗,盯着那其实还没自己高的少年看了一眼,头发就像狗啃过的一样,但是却很好看。

他听见那少年老气横秋的吩咐自己:“下一辈子,可要少笑一点。挺好的一副皮相,笑起来一点气质都没有了。

他看着那少年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他看着那少年眼圈渐渐发红,好像就要落下泪来。

魏笑将白无常抱进怀里,在他额头上轻轻地印上了一个吻。

就像很多年前一样。

魏家小公子搂过那唱戏的小个子,贴着他的耳朵说:“我只对你一个人笑。”

十二

那天,白无常问怨灵,后不后悔。

怨灵说,不后悔。

况且他已经见到了她。

好几百年前,孟婆还是一个年轻泼辣的漂亮姑娘。白无常好奇的问她是怎么死的,孟婆愣了一下,随即说道:“记不太清了,大概是被烧死的吧。”

孟婆说,也许她的书生,还有一丝精元可以转世为一颗草,下辈子说不定就能变成石头,再下下个辈子也许能变成知了。

反正自己一直可以在地府等他,一直一直,直到相见的那一天。

她把甜饼干放在白无常的旁边,对他笑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快被自己矫情的文字弄哭了,抽你抽你!

第5章 番外

番外

小判官这次倒霉大发了,他又弄错了个凡人的阳寿。

害得人家年纪轻轻就得了绝症,如今躺在医院中奄奄一息,直等时辰一到,黑白无常就得去勾魂了。

阎王拿着大刀,满大殿的追着小判官跑,说今天不【bi】死你,我这阎王就送给你当了。

小鱼人坐在水桶里面看书,就看见黑无常又一脸不开心的跑了进来,说刚刚上面通知下来地府公务员资格证要重考,自己也要开始无止尽的黑暗学习生涯了。

小鱼人对着他勾了勾手指,说道:“你们地府的人就是脑袋不太灵光,待我来给你渡一口鱼人气,保证你一秒钟智商翻两倍。”

黑无常难得有些害羞,可还是凑近小鱼人,被他勾着脖子,贴上了唇。他觉得小鱼人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比地府公务员资格证来的要重要些。

白无常已经办了金发小妞家的会员卡,每次出任务前都会仔细修建自己的头发,努力做到一丝不苟,毫无笑点,以免再害到无辜凡人的性命。

可今天,由于小判官突然鬼哭狼嚎的闯进了理发店,金发小妞被吓了一跳,手又抖了一抖。

病床上的青年看着头发古怪的鬼差,嘴角弯起一丝弧度。

“你看起来好好笑。”

-------------------------------------------

【为了凑字数,在这里写一下攻受属性】

哈哈哈哈哈x可爱白无常

学霸黑无常x聪明天然呆

作者有话要说:

这文其实是我头发剪毁了下的产物,当时准备写个死神勾魂却被无情嘲笑的小短文,结果写长了不是那么一点点。然后昨天又看到了这幅图。

第6章 番外的小番外1

哈哈党的地府一月游【上】

第一天

原来牛头马面真的是牛和马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二天

今天参观剥皮地狱,发现就是先让亡灵头上盖一块香蕉皮,然后小鬼在把香蕉皮给拿下来!问了一下,说是这一批香蕉不够甜,犯了重罪,在惩罚它们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三天

今天陪这个小鬼差去出任务,结果他的头发把那个小姑娘给吓的回了魂。后面回去找小判官质问,发现果然又是他弄错了资料。然后我们就看见阎王怒气冲冲的跑了过来,把小判官丢进了油锅里,说让他感受一下被油强煎的滋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四天

今天去血海里游泳,发现里面有股番茄的味道。我问那个小鬼差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那一条河的液体都是用番茄粉冲的,哪来那么多血啊。还反问我,是不是至今都以为红领巾是用鲜血染成的。难道不是的吗?

本来陷入了沉思的我,抬眼又看见了那个小鬼差的发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五天

今天被带去参观蒸笼地狱,发现那里把守的小鬼自己在那里做汗蒸,亡灵们就在一旁煽风点火,看起来很是辛苦。

小鬼差到很晚的时候才回来,一沾到被子就睡了。

睡着的样子简直让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六天

今天被带去参观铜柱地狱,和把守的小鬼们,以及小判官一起在铜柱上烤肉吃。后面回去之后,就听人家说,小判官被做成烤全羊了,叫我们一起去吃。

我把这件事告诉小白,他笑了半天。

地府的人笑点真的是很奇怪啊!

第七天

今天被带去参观石磨地狱,和把守的小鬼,以及小判官,还有前几天才来的小鱼人一起磨了豆浆喝。在我们磨红豆浆的时候,还有小鬼给我们拍照。说是要作为石墨地狱的宣传照,警告人类不要糟踏五谷,否则就会得到这样一个血肉模糊的下场。

最后大家还一起拍了合影,我突然觉得小白站在我身边就好了。

他那头发一定能衬托的我更加英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八天

今天又和小白一起去出任务了。他耐心的在劝服一个不相信自己死亡的老奶奶,和他一起回去,却被老奶奶拼命的往门外赶,一边赶还一边骂:“看看你这头发,就知道你是卖安利的,还想诓我呢!滚滚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九天

今天收到了小白的生发洗发水,我趁他不在家,就先用了,然后还不小心把洗发水弄泼了。我怕回来挨骂,于是偷偷的把之前从石磨地狱带回来的豆浆灌进了洗发水瓶里面。

晚上回来洗完头出来,小白还哼着小曲儿,看上去心情很好。

我假装没看见他一直盯着电视,他却突然凑到我面前对我说:“我还是第一次用凡间的洗发水呢,怎么感觉那么像豆浆呢!”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白瞪了我一眼,认为和我说话简直是对牛弹琴。

第十天

今天和小白一起去出任务。那只狗狗的灵魂很舍不得它的主人,一直站在它主人的床前不肯走。主人是个十几岁的少女,一边摸着狗狗的照片一边哭泣。从她自言自语里面得知,那只狗狗是很小的时候,外婆送她的生日礼物,整整陪伴了她十年。我听到小白蹲下身子,吩咐那狗狗说:“我就在这里等你,等到你愿意跟我走吧。”

直到少女哭的睡了过去,那狗狗才起身,满怀眷恋的看了自己主人一眼。

后来一次出任务,经过了少女家,就发现她抱着一只才几天大的小狗,脸上也挂着笑容。仔细看那小狗的额头,上面有着和之前那只狗狗一样的星星胎记。

小白说,那是它自己的选择。

第十一天

晚上睡觉的时候,小白无意识把头蹭了过来,我闻到一股豆浆味,觉得很香。

第十二天

今天和黑无常一起出任务,没什么好说的。

第十三天

小判官问我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能在地狱里行走自如,还能陪鬼差一起出任务。

我说:“因为我是男主啊!”

小判官:“服!”

第十四天

听说昨晚小判官和阎王打架了,阎王质问他怎么敢如此放肆,没想到小判官说:“因为我是男主的朋友啊!”

然后,小判官就被打的连亲妈也认不出来了。

好像还听到阎王还在他身后气闷的嘀咕:“我和你可不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男主是我啊!醒醒好吗!

第十五天

小白还没有回来,似乎有那么一点想他了。

顺便把洗发水瓶里面变质的豆浆,换成了新鲜的豆浆。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喜欢你,一点点,就会变得很喜欢你。

第7章 番外的小番外2

哈哈党的地府一月游【下】

第十六天

阎王说今天日子好,要往生的亡灵很多,于是派我去帮孟婆忙。我站在孟婆旁边,帮她搅动着那锅里的汤。并不是像在以前书里读到的那种,黑乎乎散发着药香的浓稠汁液。而是闻起来很香的排骨玉米汤。

我舀出一碗汤,孟婆就在上面撒点香菜葱花一类的东西。也会碰上不要香菜的人,或是不要葱花的人,又或是两样都不要,还不许放味精的人。

此时孟婆就会说一句温暖的心灵鸡汤:“爱喝喝,不喝滚。”

第十七天

小白还没回来。

我去问小判官,他说小白几天前出完任务后,就直接去其他国家的地狱参加交流学习会了,大概再过三天就会回来。

小鱼人在一旁很不经意的问道:“那黑无常呢,也和白无常一起回来吗?”

小判官突然露出了很苦恼的表情:“他是和讨厌鬼一起出去给地狱拉赞助了,他一回来,讨厌鬼就要回来了。”

然后我就看见正站在小判官后面的阎王,目光瞬间冰冷了下来。

第十八天

小白离开的第一天,哈。小白离开的第二天,哈哈。小白离开的第三天,哈哈哈。小白离开的第四天,想他想他。小白离开的第五天,哈哈哈哈哈。小白离开的第六天,哈哈哈哈哈哈。小白离开的第七天,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十九天

我发现有个长头发遮着脸的女鬼,已经在奈何桥上站了四天了。

一般鬼魂下地狱后,犯了事的就去服刑反省,没犯事的就被集结起来参观一圈地狱后,发个宣传手册让他们下次死记得还选这个地狱后,就把他们送去往生川去投胎了。

宣传手册上写的很清楚,有投胎资格的鬼魂在地狱只能滞留一个星期。若是超过一个星期,就会瞬间魂飞魄散。

我是特例,就不用再解释了。阎王都说过,叫我好好玩一个月再回去。

我问孟婆,为什么不劝她来喝汤。

孟婆说:“且再等三天看看。”

第二十天

小白回来了,然后狠狠的胖揍了我一顿。

他说:“可恶,你居然敢往我的洗发水里面灌豆浆!”

第二十一天

那女鬼已经有些虚弱了,但还是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这几天来,已经望着她,给她脑补了一大堆的凄美爱情故事。

每次一看见她桥上那单薄的身影,我总感觉心有些淡淡的疼痛。

可谁知她突然走了过来,对着我说:“给我一碗汤吧。”

我说:“你不等了吗?”

女鬼疑惑:“等什么?”

我说:“你要等的人。”

女鬼冲我翻了翻白眼,说道:“我在减肥啊,不吃肉的。我看今天好不容易熬了咸菜冬瓜汤,我才来喝的。”

我面无表情的把汤递给她,狠下心决定不告诉她,这次的汤是用骨头汤做底汤熬的。

第二十二天

小白一分钟前还在记恨洗发水的事情。

在一分钟后,从我手中结果冰激凌后,就又对我笑了。

我问小白有没有名字。

他很苦恼的想了半天,说以前好像是有的,但后来大家都叫他白无常,他也就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

第二十三天

今天和小白一起去视察寒冰地狱,然后发现里面的看守全都是北极熊。

小判官把熊爪搭在肩膀上要我们给他拍照,照片出来的时候他的头就已经在北极熊的口中了。

第二十四天

今天和小白一起去出任务,这次要带回来的魂是一个老爷爷。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见老爷爷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上还拿着一张古旧的黑白相片,在流着眼泪。上面的少女笑的很美,只是轮廓总觉得有些熟悉。

晚上回去后,小白问我:“你还记得那个说我是卖安利的奶奶,一直在我们耳边念叨的话吗?”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说到:“是一直说她要去医院吗?”

小白说:“当时只以为她是找借口,把我赶出门。现在想起来,总觉得让她带着遗憾走了。”

小白转过身子,把被子拉了一点过去。

我就顺势跟着被子一起被扯了过去,然后从背后抱住了他。

我闻着他头发上的豆浆味,说道:“睡吧。”

然后就被一脚踹下床去。

第二十五天

今天地府组织看电影。

小判官拿了两张票给我们,还对我们一再强调,是恐怖片啊恐怖片。

我想起之前看的笑话,说的是鬼说人故事被吓得半死的。

于是我理所当然的以为,这肯定是和人相关的电影。

结果那片名叫《一位不知名的好人冒险偷拍的天堂内幕》。

看完电影后,众鬼差都吓的一头冷汗,纷纷表示要一辈子效忠地府。

小白全程一直呼呼大睡。

但我看见他眼睫毛在微微颤动,似乎是在装睡。

第二十六天

阎王今天问我,觉得地府怎么样。

我说,很好啊!

他便拉住我的袖子,语重心长的嘱咐我道,叫我到了人间,要为地府好好做一番宣传。

我说,可是喝完孟婆汤不会有这一生的记忆了。

阎王当晚就拉着孟婆去探讨孟婆汤的改良方法去了。

第二十七天

今天好凶险,有只上古凶灵大闹地府,还挟持了小白。

小白都被吓傻了,回来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就一直静静的坐在那里。

一直到了晚上,他才开口说了一句话。

他说:“你走吧。”

第二十八天

小判官说我快回人间了,作为在地府待的时间最长的一个人类鬼魂,他们高层决定让我去参加一个地府豪华团五日游。

其实我不想去,但是小判官说,在极寒与极热的交汇处,有小白喜欢的东西。

第二十九天

小白现在在干什么?

大概在认真地出任务吧。

第三十天

小白现在吃饭了没?

不过似乎鬼差不用吃饭。

第三十一天

到达极寒与极热的交汇处,发现在那冰与火焰之上,漂浮着一个卖花的小姑娘。

她说:“我们的花磨成粉口服后,可以促进头发快速生长哦。”

第三十二天

小白,小白,小白,长安,小白,小白,小白。

不对,脑海中刚才好像混进了一个不一样的名字啊!

第三十三天

我把花交给了小判官,让他记得给小白。

我最后迷迷糊糊的看着小白把药灌进我嘴里,在我耳边说了一句:“我想起来了,我叫做白长安。”

-------------------------------------------

第二十二年又三十四天

我哈哈哈又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早懂就设定二十天了_(:з」∠)_

第8章 番外的小番外3

冷面阎王小判官

阎王视察工作的时候,正好抓着小判官在打瞌睡。阎王很生气,第一万七千二十六次开口要辞掉小判官。小判官摇头晃脑的,很是不以为然。

这话小判官每隔几天就能听一次,心里清楚得很,阎王往往都是口头上说说而已,不出一会儿又冷着张脸招自己进去一同看命簿了。

可这一次,阎王却把他的判官笔给抢了过去,神色淡漠的说道:“你彻底被炒了,滚吧!”

小判官悻悻的收拾着衣服,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阎王那无情无义的小模样。

我呸!谁稀罕!

要说在这地府中,小判官顶不喜欢的,就是阎王了。

成天耷拉着个死人脸,好像别人都欠他钱一样。明明也是个活了几千年的老鬼怪了,还总是顶着张青年人的小脸蛋,迷惑别人。

最最要命的是他,居然喜欢用暴力行为虐待自己的下属。

让自己上刀山下油锅,把自己丢进冰山扔入血海,对自己做出这些毫无人性的举动就算了。最让小判官无法忍受的是阎王他,可喜欢打自己屁股。

这感觉,简直是屈辱的难以形容。

事情要从几天前说起。

“那边的女鬼给我跪好一些,别摆着一副痴心妄想的模样看着阎王爷!”被黑无常点名批评的鬼魂小姐,一脸不满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

小判官笑嘻嘻的放下了手中的笔,凑近阎王说道:“早就让你留点胡子了,非得弄个小白脸的模样招蜂引蝶,啧啧啧。“

阎王懒得搭理他,哼了一声道:“多嘴,做你的记录吧。”

小判官提起了笔,龙飞凤舞的在裁决书上写了有关女鬼的审查意见,就让底下的鬼差押着女鬼上往生川去了。

当天半夜里,阎王就提着剑冲进了小判官的卧房,甚至还一脚踢坏了小判官前几天才换的新门。

向来对危险系数感知度极高的小判官迅速一个翻身,险险躲过了阎王正对着自己的床劈下来的一刀。

望着自己床上的那道还在冒着烟的灰黑色痕迹,小判官的脸色也变了。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阎王说道:“你疯了?”

阎王拿着斩魄刀,周身环绕着森森的寒气,他眼神凌厉地瞪着小判官:“是你自己找死呢。”

“谁在那里?”穿着黑衣服的青年转过身,就看见一个不过四岁的小娃娃站在门边上,用很是可怜的目光盯着自己的方向。

“判官哥哥,上仙大人说我今日测试的成绩不理想,今晚罚我不许吃饭。”那小娃娃嘟着张嘴,显然就快要哭了出来。然后就被青年一把抱到了怀里,还被那青年捏着小鼻子拧了一拧。

“不许你吃饭,但没不许你吃零食啊!等会儿晚上到哥哥这里来,叫你吃的鼓出个小肚子。”青年朝着小娃娃挤眉弄眼,逗得他乐了起来。

他吧唧一口亲在青年的脸颊上,眯着眼睛笑道:“最喜欢判官哥哥了!”

小判官醉倒在温柔乡里,被人推醒的时候,脑袋还是无比的疼痛。

“你居然还有心思来喝酒?”

“是好兄弟,这件事上也不帮你说话!”

“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做的多过分?”

小判官被黑白无常左右围攻,头脑越发的不清明起来。

直到听到白无常说了一句:“你再不回去的话,就见不到他了!”

好似被当头浇了一桶冰水,小判官一个激灵,推开黑白无常,往外跑了出去。

然后就在阎王院子的秋千上,看到了那个戴着眼镜,一本正经的看着书的青年。

他不再是当年的肉包子模样,看人的时候也端着一副不苟言笑的面容。

就像现在,阎王看着一脸焦急向自己跑来的小判官,冷冷说道:“你昨天不是说,再也不要看见我了吗?”

黑白无常急匆匆的从后面跑了过来。

黑无常没轻没重的在小判官头上拍了一下:“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你在现世好不容易带回来的那只小鸭子掉进河里了!还不快去救它!”

白无常也张牙舞爪狐假虎威:“都怪你,我明明吩咐你,每天都要把笼子锁好的!”

阎王看着他们三人慌乱跑去湖边的背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有一个人站在他面前说道:“见到了吧,那就走吧。”

平静了几千年的地府突然出了一件大事。

说是阎王犯了大错,要被带上天庭重重发落了。

几天前由于资料收集失误的缘故,鬼差误勾了下凡历劫的五仙女的魂。最糟糕的是,还把五仙女打入了畜生道,变成了一只小白兔。

当真是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的那一种。

天帝看着正在啃着胡萝卜的宝贝闺女,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直念叨着要将那个玩忽职守的小混蛋给千刀万剐。

结果那个要千刀万剐的人,却是自己一手教导出来的小阎王。

天帝只感觉头痛万分,但还是满脸怒容的说道:“你可知道,我要罚你?”

阎王跪在那里,很乖顺的点了点头。

“那就罚你,今天晚上不许吃晚饭!”

小阎王有些讶异,抬起头不可置信的望着天帝。

后者却依旧是铁面无私的补充道:“另外,点心之类的,也不许吃!”

“判官哥哥,你怎么在这里跪着啊?”

“嘿嘿,我乐意。”

“上仙知道你让我吃东西,罚你了嘛?”

“嘿嘿,我乐意。”

“判官哥哥!”

“诶?”

“我最喜欢你了!”

晚上的时候。

地府开火锅宴会,庆祝阎王爷平安无事的从天庭回来。小判官从黑白无常和众小鬼手中接过百元大钞,眼角尽显得意之情。

“早和你们说了阎王上面有人,你们还非得和我赌这一把,啧啧。”

阎王很是清冷的坐在那里,小判官给他夹牛肉,他也不动筷子。

小判官推了一把他,说道:“吃啊!”

阎王转过脸很认真的看着他:“你以后能不能工作上多花点心思,要是再出问题困扰的可是我!”

小判官嬉皮笑脸的岔开话题:“没准你吃饭吃点心,却没说不准你吃肉啊!”

阎王愣了一下,继而瞪了小判官一眼,却在低下头夹肉的时候,笑了。

“你把黑白无常的头发给弄成那样了!你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把我的板子拿过来,今天非得把你的屁股给打烂了!”

“你居然把鱼人的魂和普通凡人的魂给弄错了!你这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些什么!还不快过来受死!”

“你你你!你叫我说你什么好!我叫你工作不要再出纰漏!你又把个凡人的阳寿给写错了!我今天不打死你,我这阎王就送给你当了!”

根据上级领导指示,地府开展住民幸福指数调查。阎王随意翻着那一沓匿名的调查表,一眼就认出了小判官的笔迹,与他吊儿郎当性格不同的事,他的字一笔一划写的很好看。他每个圈都画在了一般满意上,显然是敷衍了事。只不过在意见栏里,端端正正的写了一行这样的话。

“我想幸福就是每天一回头,那个人就站在你身后吧。”



耽美吧
微信号:danmeiba1015
QQ群号: [一】201941232
【二】 383685042
回复“首页”查看微网站
回复“社区”查看微社区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下载手机APP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