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莺莺与张生:爱情非黑即白,决无灰色地带

土豆绅士 2019-01-16 00:12:44

1

普救寺外面官兵重重,随时可能杀进来,崔家老夫人急得焦头烂额。

这里是蒲州。驻守城池的将军昏庸无能,毫无军纪,部下士兵烧抢掠夺,全城人心惶惶,

崔家夫人是长安城里有名的富贵人家,外出返乡时,途径蒲州,躲在了寺庙,不敢外出。

我来蒲州旅游,在普救寺快捷酒店已寄宿多日。通过聊天,才发现崔家夫人是我的远房姨妈。

兵荒马乱的年代,在他乡寺庙能遇到亲戚,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紧急时刻,我想起蒲州城里的将军和我有过数次交情,便想尽办法逃了出去,辗转联系到将军,向其诉说此事,在将军的指令下,士兵没有进寺庙骚扰,这才躲过一劫。

十多天后,皇帝派新的将军驻城,全城得以安定下来。

后来我听说,在我外出求助时,崔家夫人曾说过,谁能救她们一家人,就将小女下嫁于他。

于是,有寺庙朋友说我作为一名23岁的大龄剩男,肯定是图谋不轨,不是真心救人,是冲着人家姑娘去的,不算雷锋。

我连姑娘面都没见过,怎么可能怀着泡妞的目的才去寻求救兵,完全是亲戚的缘故。

后来生活安定,崔家夫人再也没提此事,不过也罢,如我所说,我并不是因为想娶她女儿才想尽办法营救的。但是内心依然有一丝不爽。

你话都说出去了,就要守信用,承诺的事就要兑现,至于我娶不娶是我的事。合理的做法是,你要将女儿嫁给我,我推辞掉,这才说得过去。不能是自己遇到危险时做出承诺,等自己脱离危险了,别人救你了,你当什么事没发生,完全不记得,有始无终,这是耍赖。我心里有些不满。

看我呆在寺庙郁闷,朋友们开始嘲笑,这哥们冒死救了人家一大家子,结果什么也没得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心里更不爽了。很多时候,我们会被情绪掌控,我明明只是简单救人,不求回报,但是被一个事先的承诺和朋友们的嘲笑,衍生而出一种情绪,这个情绪蒙蔽了我的双眼,迫使我不顾一切阻碍,就要得到应有的结果。此时,有可能不是因为想要娶谁,而是为了赢。

思考良久,我打算去崔家理论一番,没想到,这时崔家派佣人前来通知,让我去他家做客,要郑重其事的感谢我一番。

2

大户人家就是大户人家,从进大门到堂屋,都要走半天。如果没侍从带路,我感觉我随时会迷路。

一路上,我在想,崔家邀请我来有什么目的?是要将小女嫁给我么,那么我该如何回应呢?想不明白,我悄悄问带路的侍从。侍从一脸鄙夷的说,小兄弟,就你这副穷酸样还想娶我们家小姐?这样,厕所在那边,你去撒泡尿照照镜子先。

我说,我暂时没有尿感,所以照不成镜子。听你这意思,难道今天请我来,不是这个事?

侍从有些不耐烦的说,这跟尿感无关,什么事我也不清楚,你自己进去问吧。

打开大门,整个大厅已经摆满了各种饭菜。崔家夫人和众多奴仆已经在等候。

崔夫人说,这次邀请我前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感谢我的救命之恩。

原来如此,我调整了下紧张的心态,说,不用谢,刚才的侍从态度不好,把他开了吧。

崔夫人立即派人通知刚才的侍从被解雇了。

为了表达对我的感谢,崔夫人说,今天要郑重将自己的小女儿和我结为兄妹,以表诚意。

是兄妹,不是夫妻。

什么情况?!我俩本身就是兄妹好不好。

我有点失望。

更气人的是,等了好半天,那个妹妹也不愿出来见我,只出来一个丫鬟说,小姐怕玷污了自己的清白身,不愿出闺房见男人。

崔夫人说,都是自己的表兄妹,还那么多规矩干嘛,要不是人家张哥哥,可能早被士兵抢去了,快出来。

后来在几个丫鬟的拉拢下,出来一位小姐,满脸不情愿。

但是我居然没有任何怨气了。

太美了。

林黛玉?也对也不对,对的是,就是这种感觉。不对的是,这是唐代,林黛玉是几千后的清代,我不能有这样的感觉。

那么该怎么形容眼前这位美女呢?

无法用言语形容。

崔夫人向女儿介绍说,这就是救我们一家人姓名的大英雄张生。妹妹微微点头示意,随后低头不再看任何人。

我拿出生平绝学,一连讲了好几个冷笑话,未果。倒是几个丫鬟频频冲我笑,感觉要加我微信的意思。

3

我失眠了。

为什么那么多丫鬟冲我笑,我没感觉,唯独对那个排斥我的表妹念念不忘?

是我的双眼被情绪蒙蔽了吗?显然不是,对丫鬟没感觉就是没感觉,一个一个膀大腰圆,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显然无法勾起男人的爱欲。

我要做点什么,我来到崔府外面晃荡,看到先前的丫鬟,立即迎了上去。

丫鬟名字叫红娘。我向红娘表达了自己对小姐压抑多日的爱慕之情,吓得红娘嘤嘤哭泣逃跑。

回家后,我就后悔,自己一向标榜自己不近女色,看见妇女就脸红,不敢和女人说话,今天是怎么了?一个男人在大街上对一个仅见过一次面的女人说一堆情话,这在任何年代都是耍流氓的行为,何况这是唐代。

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我决定去跟红娘道歉。天不亮我就再次来到崔府,不敢来晚了,姑娘要是报官,告我调戏良家妇女,那就麻烦了。

红娘看到我又在大门口晃荡,立即把我拉到墙角处。我连忙抱双拳作揖道歉,脚下一滑,成了单膝下跪,双手捧戒指向人表白了。

红娘着急道,先生的心意,奴婢明白,只是,话题内容太羞耻,既然你这么心急,为何不向崔夫人诉说,您是我们家的恩人,完全可以来求婚,名门正娶,非要这般偷偷摸摸?

我说,如果走正常渠道,要找媒人,再纳采,问名,手续繁多,等到了结婚时,大半年已过,恐怕我已经相思而死了。现在走路走不动,吃饭吃不饱,睡觉睡不好,身体已经极度虚脱。

红娘左右为难,半晌说,我们家小姐爱好诗词写作,你可以写些诗词表达自己的心意。

我立即写了两首诗给了红娘。

第二天,红娘一早将小姐的回信递给墙角的我说,这是我们家小姐给你的回信,内容我不敢看,可能不会太好,建议你还是回家再看吧,别看完了伤心欲绝,死在路上。

我拿上信纸,内心一阵忐忑,实在忍不住,还是打开看了,是一首诗:“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是首情诗,我无法压抑内心的喜悦,太快了,这是要约会的节奏。

人生中第一次感到度日如年,好不容易熬到晚上,我来到崔家大院,借助杏树翻墙来到西厢房,房门虚掩,我悄悄进去,床上躺着的是红娘。红娘大吃一惊,怎么是你?你来我屋里干嘛?你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吗?

我说,不会。是你们家小姐的信召唤我来。

不一会,房门另一侧,小姐进来了,我的呼吸开始急促。

小姐端庄优雅,依着华丽,气场强大,场面庄重。

小姐说,哥哥救命之恩,功德无量,母亲承诺将我许配给你,但不知你为何让丫鬟送来各种淫荡诗词。先前你救我们一家,这是义。而后你却以此要挟,这跟以乱换乱相差无几。你的放荡诗词,若我不说破,就是隐瞒欺骗,是不义。若告诉母亲,就辜负了人家的恩惠,是不仁。让婢女告诉你,又担心无法准确表达我的心意,所以才写那样的诗,盘敲侧击,希望您前来,我亲自告知,又怕哥哥你多虑,如果不合乎礼仪,心理定有愧意,希望哥哥能够用礼仪约束自己,不要再荒唐的淫荡下去了。一席话说完,妹妹转身离去。

4

我失恋了。

老大,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连恋都没谈,怎么失恋?寺庙的朋友不解的问。

我说,我失去了恋爱的能力,所以失恋。

你们文人就会玩字眼游戏。明明是一个人单相思,早就说过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偏不听,现在好受了,被人羞辱一顿,灰头土脸的回来了。本来做了好人好事,救人一命,得了个妹妹,想念了还可以见个面说说话,假装无意间碰撞身体接触下,内心爽一爽,现在倒好,什么都没得到,还落个了不仁不义的话柄。朋友满脸鄙夷。

我说,以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觉得我淫荡吗?

朋友安慰说,你的行为确实淫荡,但是这里的淫荡是对情感放肆的意思,不是几千后被演变的荒淫不堪、放荡无耻的含义。所以你不要做过多解读,节哀顺变吧。

随后的几天,我不知是怎样度过的,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日子浑浑噩噩。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果然没错,窗外的月光,透过繁琐的树叶斜撒满屋,照的人心烦扰,毫无睡意。正预拉上窗帘,窗外一闪,一个人影进来,是红娘。

红娘着急道,你还有心思睡觉。然后将我的枕头和被子拉到一边,将自己携带的枕头和被子铺到了另一边。

我说,红娘,我们不合适。

红娘说,什么合适不合适啊,小姐来了,快帮忙铺床。

等我缓过神来,小姐已经矗立在眼前。

花容月貌,娇羞欲滴,身体羸弱,弱不禁风。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寺庙钟声响起,天色渐亮,红娘带着小姐离去。

我是在做梦吗?还是一场春梦。

房间的芳香气味还在,被褥上的化妆品痕迹隐约可见,枕边的泪珠在泛光。

这不是在做梦,但是比做梦还要美一万倍。随后的一个多月,我每个夜晚奔波于崔府西厢房,练就了一身的翻墙好本事,以前,我以为我只会写诗,真没想到还会飞檐走壁。爱情的力量果然大。

谁他妈说的时间度日如年,时间过得太快了。

我要离开蒲州了。

崔夫人不同意我们的婚事,除非我进京赶考高中状元,她才会考虑,否则没有任何机会。

明天我就要出发了,今夜我再次来到西厢房,崔家小姐莺莺却没来。

第二天,我去了京城。

5

在京城的日子索然无味,若不是为了中举娶得莹莹为妻,我真不知怎样才能坚持下来。

阳春三月,我实在无法忍受相思之苦,回到了蒲州,重新和莺莺相聚。

久别重逢,在一起更多的是哀思,因为在一起的每一天都会想到即将离别的那一刻。几个月的时光很快过去,我要去京城参加考试了。

这晚,月色狡黠。莺莺不说话,我让她弹琴,她也不弹,只流眼泪。半天才说,先前你是玩弄,最后却丢弃,你自己觉得没什么不妥,我不敢怨恨。如果你玩弄我后,要娶我,那是你对我的恩惠。山盟海誓也有到头的时刻,你又何必难过,若你不开心,我也没什么可安慰的。你希望我弹琴给你听,以前我都害羞不敢谈,今天就给你弹奏一曲,满足你的意愿。随后莺莺弹奏了起来,没弹几下就停止,曲声哀怨忧人,丫鬟们都哭了。莺莺泪流满面,扔下琴弦,跑了出去,再也没回来。我也哭了。

第二天,我再次离去,来到京城考试,遗憾的是,我落榜了。我不能中举,就不能迎娶莺莺,我选择了复读。

转眼将近一年的时光过去,为了中举,我没再回蒲州,一门心思学习。期间靠书信表达相思之情。

莺莺会回信。她说,她当初同我一起吃饭,少女心情不自禁,一片痴情,献了身体,却又不能公开侍奉,实为羞愧。莺莺送了一枚玉环给我,希望我的情感像玉石一样坚贞。莺莺安慰我照顾好自己,不要生病,多吃饭,不要想念她,即使相见无期。

那么多封信,我读到的是辛苦,爱情让人如此痛苦,这失去了爱情的意义。

既然跟我在一起,如此艰难,我为什么要耽误人家,如果我一生不能中举,要人家等候一生吗?

我选择了离开。

朋友们都不解,骂我不仁不义。

我说,如果崔莺莺婚嫁到富贵人家,肯定会被娇宠,呼风唤雨,成龙成凤,我不知道最终她会变成什么。历史上有著名的殷商辛帝,西周幽王,拥有上百万人口的国家,却因一个女子就国破人亡,被天下人所耻笑。我的修行还不足以战胜女色,所以要努力克制自己,男子汉大丈夫岂能眷恋儿女情长。

尚书也说,如果男子汉大丈夫心怀祖国,定要断了儿女私情。

这就是这一年多来,我在京城洗脑式学习到的知识。

6

在我如疵如醉的学习下,终于高中状元。我重新又娶了妻子,莺莺在母亲的安排下嫁给了他人。

每年,会有几次民情视察,我会刻意躲开崔府。这是我内心里的一个结。

有人说,如果你要解除内心的结,就要勇敢去面对,而不是逃避,逃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这次,我做好了准备,我选择面对。我让视察的路线安排路过崔府。

浩浩荡荡的队伍,路人投以艳羡的目光,而我的内心却百感交集。大批车马一路前行,终于到了熟悉的街道,熟悉的门牌号。听人介绍,门口的男人正是莺莺的丈夫,我缓步下了轿车,走上男子面前,我说我是莺莺的远房表兄,今日路过此处,希望能和表妹一见。男子跑进了院子,等了许久,莺莺也没出来。出来的依然是那位男子,他说,莺莺怕是生病了,不愿见任何人。随从的贴身侍卫一把推开男子,想强行闯入,被我严令阻拦。

强扭的瓜不甜,强权得不到民意,爱情更是如此,霸王硬上弓不是任何情形都适用的。我挥一挥手,指示队伍离去。

爱的反面是恨,恨的反面不是爱,是冷淡。我希望莺莺还能恨我,而不是对我冷淡。恨我说明她还爱着我,无视我,说明她已不在乎我。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愿意见我,是恨还是冷淡?

走了大概十多公里,有崔家仆人远远追过来,送来一封信,信上是熟悉的字体,熟悉的诗词。


自从消瘦减容光,万转千回懒下床。

不为旁人羞不起,为郎憔悴却羞郎。


一连几天,我无心视察工作,全部交由部下打理。什么也不做,倒也清闲,但是我的内心却停不下来,各种回忆。部下发现我的身体不适,安排行程结束,提前回京。

再次路过崔府,我停下轿车,深深瞭望。墙边的杏树已然高大,枝繁叶茂,远处的西厢房格外瞩目。

崔家仆人再次出来,送来一封信,信上说:


弃我今何道,当时且自亲。

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


千军万马驰骋而去,浩浩荡荡,一去无回,此后再也没了消息。

7

尚书的话有道理吗?为了大家,放弃自我,就是所谓的大爱无疆?为了普度众生不惜舍弃自己的感情和家人,这种精神真的可歌可泣?

我开始怀疑。

若是这样,尚书为什么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我?

一连串的问题,摆在我的脑海。

先前我与莺莺,得不到父母的支持,如今,我的婚姻得到尚书的大力支持,可是我却没有任何的幸福感。

一路的颠簸,一路的思考,我的思绪渐渐明晰,其实,婚姻能不能得到父母的祝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是否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若你具备,即便得不到父母的祝福,你也会用实际行动证明你们的幸福。如果不具备,即使得到父母的祝福,你们也未必就能过的好。

我意识到,当初我做了一个万劫不复的错误决定。

身边的部下,听了我的故事,他们会为我难过,我将自己的故事讲给文人墨客,他们会加工写作在民间流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我。以前大家都觉得我很伟大,为了大家,舍弃自我。现在大家对我的行为更多的是愤怒。

我开始长久的思考,关于爱情,关于做人。

我们往往都知道做人千万不要做恶,但是却容易忽视行善,以为自己在做好事,其实行善和作恶一样,都是对他人的一种侵犯。这个社会需要的是做好自己,不给社会添乱的人,如果人人都这样,那么社会就简单多了,而不是自己过不好,却还想着照顾他人,最终社会乱成一锅粥。


回京城后,尚书安排我来处理一件棘手事件:一私塾学堂老师虐待幼童,民众反响强烈。

因为我的一个错误,自己失去了一生幸福,我深知有多么痛苦,我不想黎民百姓像我一样痛苦终生。部下的解决方案是,发官方公告,封锁消息,然后不了了之,让时间去解决。另一部下反对说,不能封锁消息,发公告后民众若有质疑,咱们就再发公告,民众若仍有质疑,就继续发公告,一直循环下去……

我打断他们,这不是怎么处理事情的问题,而是我们自己出了问题。当我们失去了公信力,怎么处理都是不对,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怎么挽回民众的公信力。


走在大街上,漫天的质疑声,看着市井小民,辛辛苦苦,得不到爱情,孩子享受不到好的教育,让我无比悲痛。不过,聊以慰籍的是,一个秀才说,民众对权威的质疑,是一个民族、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

我深表认同,我希望光明的那一天,尽快到来。



                                               全文完


【版权声明:土豆绅士原创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