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鄙,或者优雅地活着

苍烟空老师 2018-08-22 17:30:54

粗鄙,或者优雅地活着


粗鄙和优雅,没有明确的孰好孰坏之分,对鄙陋的人来讲,粗鄙是最合适的生活方式,优雅对优雅的人来说,是生活不可或缺的品质。我们无权去教导别人应该怎么生活,但我们可以自由选择自己过怎样的生活。


出身不同,家教不同,后天的修养不同,个人的素质有着千差万别的不同。


我属于反传统一代,在成长过程中否定的多,批判的多,越到成年越觉得有些老传统确实不误道理,一概反掉实属不智。我年轻时候一听媒妁之言、门当户对就嗤之以鼻,到了一定阶段,看过太多生活现实后,发现门当户对简直是真理,两个人的结合不但是价值观的结合,也是生活理念和精神品质的结合,更是两个素昧平生的家庭的结合。门楣悬殊太大,三观相去甚远,素质天壤之别,我想不出来能一起走多远。


我看马伊琍在《我的前半生》那部戏里,有个俗气市侩得不得了的妈妈,有个自己都养不活还养个好吃懒做的丈夫的妹妹,正是这种家庭,才会有马伊琍嫁给第一任老公后心安理得做全职太太最终被老公抛弃的命运。说起来,马伊琍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太太,穿的那个艳俗,品味那个低劣,说话那个没水平,不被抛弃才是怪事。


马伊琍在丈夫另结新欢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忽然就变成了一个全能的职场妇女,抛开这样的剧情是否现实,至少说明了一点,马伊琍终于知道有钱而低俗的生活是给个陷阱,它只会让你烂在里面无力自拔,一个女人要过有尊严的生活,必须试独立,独立的经济能力,和独立的精神品质。


据说剧里的罗妈妈还赢得了许多粉丝,我猜不是人们粉她的俗气市侩,而是粉演员把一个俗气市侩的妈妈演得活灵活现。在我看来,女儿再优秀,遇到这样的丈母娘,婚姻前途也堪忧,尽管马伊琍后来收获了一份爱情,并且男朋友还跟亲妈相处不错,记住,那是电视剧不是生活。


说家庭似乎扯远了些,收回来可以这么说,有什么样的家教就有什么样的教育成果,指望一个粗俗的家庭走出来一个贵族,基本上没有可能,当然,中国早就没有贵族了,但至少我们可以做这样的理解,一个有教养有修为的人,离不开他自身家庭的熏陶。


我比较喜欢优雅的女性,这种优雅不是人前人后靠服装和化妆撑气质,它更多的是一种内在修为的外化。我认识一个三十来岁的女性,也算有几个钱,穿得也周正,长得也还行,一开口就充满了趾高气昂和骄横霸道,骄横霸道后面紧接着就是老娘才是最美的那朵花,谁不服我就骂谁。看上去这种人也有人低眉顺眼地捧着,话说回来,女人一般总会有几个人捧的,即使长得再丑,也总会有人当掌心宝的。我对这种人,一般都是含笑不语,无论她们身边有多少人簇拥,我永远是那个站在远处的旁观者,偶尔发出一声冷笑。


真正的优雅一定是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那股子劲。许多年前,我读陈丹燕写的《上海的金枝玉叶》,至今能记得清晰的情节是郭四小姐在文革中被强令清扫厕所的那一段。郭四小姐后来说:“清洗厕所这件事的本身是不侮辱人的,而是人们将你与厕所联系在一起的,与臭的、脏的联系在一起,并强迫你去做,这才是对人的侮辱”,但就是这种侮辱,她承受了,在多年以后,她依然不愿过多地提及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细节生活,似乎每说一次就像是再经历一次,这也是我常说的,能用言语大声嚷嚷出来的痛苦不是真痛,是表演性伤痛,真正的痛从来不与外人道。


郭四小姐说:“要是生活真的给我什么,我就收下它们”,生活给予她的,她全盘收下,这位老上海著名永安公司郭氏家族的四小姐,曾经锦衣玉食,应有尽有,然时代变迁,所有的荣华富贵随风而逝,她经历了丧偶、劳改、羞辱打骂、一贫如洗……但三十多年的磨难并没有使她心怀怨恨,她依照美丽、优雅、乐观、始终保持着自尊和骄傲。


昨天我去看牙了,牙科器具发出的滋滋的声音是全世界最难听的声音之一,且不说它在嘴里给牙带来的痛楚,只是那声音本身就够闹心了。牙哥见我锁着眉头,问我是不是很疼。我摇摇头倒不是很疼,难受总是有的。牙哥开始小心翼翼,我嘟哝着嘴说,放心,我对疼痛有足够的承受能力。牙哥不解地问:为什么要承受?


是啊?为什么要承受?你完全可以叫出来。五年前的夏天,我颈椎不好去做针灸,旁边总有一个女人每被扎上一针就发出叫床般享受似的又佯装三分痛苦的嘤咛声,我也会笑出声来,一来我真的觉得针灸不痛,好吧,就算个体的承受能力不同,她就是觉得疼痛难忍,她就是要发出一阵阵嘤咛声,那么,谁又能责怪旁边所有人都会发出笑话的笑声呢?扎个针灸搔首弄姿地嘤咛几声倒不是什么事,可资类比的是生活中无论遇到什么大事小事都要搬到公共平台上来呻吟几声。


中国最不缺少的人群是看热闹不怕事大,起哄架秧子不顾后果,那些在网上鼓励人家把私生活领域的糟糕透顶大声喊出来的人非傻即坏,一边茶余饭后作为谈资笑话,一边假装好人鼓励人家把兜里的私货都掏出来。有个现在还活跃在网上的、脑子时常拎不清的女性,早些年被人勾引着把她与一干所谓的名人上床的事都抖包包似的抖得一干二净,群里的人假装关心好奇,实则憋着一肚子坏,我觉得我也比较蔫儿坏,反正没有制止她继续说下去,以至于后来我一看到有些人的名字,脑子里首先浮出来的画面就是他俩如何勾搭成奸、如何反目成仇。我心里特别明白,当事人并不把她讲出来的故事当回事,甚至还以自己跟那么多网络红人有染为荣,但她永远不知道,在别人眼里,她已经活成了笑话。


有时候我会心怀善意地写一写这样的鸡汤,实在是不想看到身边有这样的笑话而不自知的人继续出现,另一方面也是告诫自己,人性之恶从未消减,千万不要傻白甜似的以为网友都是无微不至关心你的人,不定多少人躲在阴暗角落里仰天大笑呢。


人到中年,谁的生活不是千疮百孔伤痕累累,一个高贵而优雅的人宁愿在午夜梦回的床头轻轻叹息,早上起来依旧衣着得体、容颜光鲜地拥抱黎明。


我一直想说网络是把双刃剑,成于此必败于此,这是另一个话题,明年再谈。


赞 赏 通 道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