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哥讲故事】混混儿开会(幽默故事故事)

临县志愿者 2018-05-05 13:37:59

竹墩村里有个卖梨膏糖的张二晃,人家都叫他“张二混”。这人三十多岁,天生的肥头大耳富态相,走到哪儿公文包一夹将军肚一挺,不知底细的人还真以为他是个当官的。

有一回张二混进城卖梨膏糖,中午他收了摊子刚想找个地方吃饭,忽见前面一个彩旗招展的宾馆餐厅门前,有许多人正鱼贯而入。不知是一时好奇想瞧新鲜还是神差鬼使,张二混竟也随着别人倘了进去。那些开会就餐的人大概也互相不认识,谦让着不由分说招呼他一块入了餐席。酒足饭饱之后,张二混正准备出门开溜,守候在门旁桌边的几个工作人员却又挨个儿递给了他一个大公文包。他接过那公文包打开一看,里面有电脑台历钟,音乐剃须刀,还有一只语言打火机和两包香烟。

发现新大陆的张二混从此一发而不可收,三天两头公文包一夹,上城往开会的地方钻。久而久之,他“开会”开出了门道,开出了效益,不仅吃遍了城里的各大宾馆酒楼,而且那会议纪念品也源源不断鼓起了他的腰包。

话说这天一早,张二混照例公文包一夹,又上城“开会”去了。城里的会天天开,开会的地方多得很。张二混觉得,如今要充个开会的实在容易。他熟门熟路进了一个会场,大模大样地找了个空位子坐了下来。听台上人作报告的词儿,好象是什么“粮食工作会议”。会堂里面没开风扇空调,张二混只坐了一会儿就嫌热呆不住了,打算先出去溜达一圈,到中午再来赶顿美餐。他出了会堂走到市政府大院门口,忽见从旁边一个会议楼里涌出来许多男女,正兴高采烈朝不远处停着的几辆大客车走去。每辆大客车的门边,都有人挨个儿给上车的发一只沉甸甸的漂亮食品袋。张二混早听说,如今不少会议除了管吃管喝发纪念品,还用车带到风景胜地去旅游风光一番。他觉得机不可失,壮起胆子绕上前加入了上车的队伍。待轮到张二混上车时,车门边那个正在发食品袋的女同志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狐疑地问道:“你是……哪个乡的?”“我……”张二混心里“格噔”一紧两腿发软,但他毕竟已久经会场,很快镇定下来,摆出了一副坦然的神态,大大咧咧答道:“东河乡的。”听这一说,那女同志笑了笑,顺手就将食品袋往他手里一递:“快上车吧。”

人都上满后,车子出了城开得风一般地快。张二混打开那食品袋,见里面是三个面包,两瓶矿泉水,外加一小袋四川榨菜,起初还乐滋滋的。可不一会,看看窗外越来越颠波的土路和渐渐偏荒的山野,他凭感觉好象有点儿不大对劲,但怕露馅又不敢乱打听。大约开了半个钟头后,车子终于在一片荒山坡前慢慢停了下来。接着就有人乍呼:“下车后,各人到前面领铁镐山锄,扛树苗拿水桶!”张二混到这时才明白,他今天参加了个“植树造林现场会议”,现在来这日头毒毒的荒山坡上,是要参加一天的义务植树劳动,这食品袋里的面包和矿泉水,是给当中午饭的。

眼看周围下车的人们都已热火潮天干了起来,张二混只好硬着头皮夹在人群里拿了把铁锹。这四周全是光秃秃的山坡,坡旁边通往山外的土道上连个过路车辆都没有。干吧,这劳役之苦受不了,何况还误了中午一顿美餐;不干吧,一时半刻又遮掩不了,他只好边佯当边四下打量着如何脱身。煎挨了老半天,总算谢天谢地,坡下的路那边“突突突”过来了一辆小三卡。张二混连那份面包矿泉水也不要了,捞了副水桶装作下坡担水,然后经那小三卡老板连敲带诈,无可奈何递出30块钱,这才捎上脚落荒而逃回到了城里。

还好,张二混赶回城里那个会场,会议还在开着,开会的还是刚才那些人。忽然,他发现几个工作人员正从侧门往主席台前搬东西,那是一箱箱精美的包装品。这时候正巧旁边有人低声嘀咕,一个说:“今天这会,原计划是三个会要开三天时间的,现在一合并半天就够了。”另一个说:“看样子,今天还要来点儿真的表示表示哩。”张二混听了心里不由一乐,妈妈的老天开眼,这运气果然又撞上了!他索性夹起公文包将军肚一挺,派头足足地走到前排过道口的空位子上坐了下来。主席台上那报告说的什么,张二混一句也没听进,只嫌太长。不知过了多大会儿,他竟恍恍惚惚地打起了瞌睡。迷迷糊糊中,忽听会场上气氛异常起来,张二混一个激凌睁眼一看,只见一个漂亮的女主持人正手拿话筒,指着那堆精美的包装品,声音甜美地说道:“……城关乡个体户刘大根,捐给八坎村希望小学孩子们的多用文具盒,一共500个……现在,我们请参加‘希望工程工作会议’的各位领导也来带个头,每人先给贫困的孩子们献上一份爱心,一千元不嫌多,一百元不算少!”张二混顿时感到大事不妙,本想赶紧抽身溜之乎也,可偷眼一扫前后左右,人们都心照不宣地齐刷刷坐着,在这众目睽暌之下,临阵脱逃太扎眼。怎么办?

恰在此刻,那女主持人已拉着一个手捧“捐款箱”的小女孩,向台下过道这边款款走来,她们的身后紧跟着两台电视摄像机,还打着耀眼的太阳灯。张二混一看这架势慌了,容不得多想便来了个急中生智,赶紧弯下腰两手抱住肚子,“哎哟哎哟”地埋头哼着装起病来。谁知那女主持人十分机敏,张二混这一来反倒引起了她的注意,为了打开局面活跃气氛,她索性笑吟吟地径直走到张二混面前,风趣地说道:“哟,瞧这位同志,是不是捐款把你给吓病啦?”这一说不要紧,台上台下轰堂大笑起来。张二混顿时乱了神,只好赶紧又变三花脸似地抬起头来:“我没病,我,我要捐款!”然后,咬咬牙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四老人”丢进了“捐款箱”。那女主持人恰到火候地吟吟一笑:“好,这位同志捐款100元,好样的!”

周围响起了一片掌声,可张二混心里懊恼哇。他咋也没到自己刚才装病不成反而弄巧成拙,白白捐出了100元不算,还在电视上留下了一副丑态。

这会议热烈了一阵总算结束了,主持会议的人最后宣布道:“现在,请参加会议的同志们全部到餐厅里就坐!”张二混一听,精神又来了:“妈妈的,今天白掏了那一百多块,能赚顿山珍海味也值!”于是,他大摇大摆随着人流涌进了餐厅。餐桌上虽然还没上菜,但大家都已很快按10人一桌自然就坐。张二混入席不久,喧哗的餐厅里忽然刷地静了下来,只见几个服务小姐从里面推的推,抬的抬,捧的捧,往每个餐桌上忙开了。待饭菜上桌,张二混举着筷子傻眼了:每个餐桌上的,竟都是硬梆梆的米糠饼子,黑乎乎的野菜团子,还有一碗碗飘着泥土味的苦菜汤。他捏捏眼皮拧拧耳朵,象在做梦似地嘟哝道:“这,这见鬼了,开会咋就叫我们来吃这个?”旁边有个岁数大点的老同志看了他一眼,笑着说:“你这个同志呀,今天市领导对粮食工作讲了那么多的道理,你都白听了?市里特意安排这顿忆苦饭,是让提醒大家丰年不忘欠年,珍惜粮食要从各级领导做起嘛。”原来是这样!张二混弄了个哑巴吃黄连,有苦没法言。可碍于周围的人都吃得很坦然,他又不能不装模作样地跟着演戏。

正在这时,对面饭桌上有个大块头汉子朝张二混打量了一眼,忽然指着他招呼道:“咦,这不是竹墩村那个卖梨膏糖的张二晃吗?怎么,你今天也来开会?”那大块头天生的大嗓门,一下子就引起了周围人们的注意。张二混没料到这里会有人认出他来,猝不及防地支吾着:“我,开会……”见他那表情,大块头终于像明白了什么,笑道:“哎哟我说张二晃,你这是何苦呢?如今的开会不象以前呀,你可划不来喽!”一番话说得众人交头接耳,哄哄直笑。

张二混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狼狈地溜了出来,一头钻进厕所里,狠狠地甩了自己两个大耳刮子!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