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毁女人自尊心的几句话,你经历过哪句?

罗曼书屋 2018-08-28 16:03:35



信国公府邸,正堂内,香炉轻烟袅袅。


严清歌坐在高塌上,汗流浃背,麻利的处理着宅子内外的事物。


窗外不远处,两个婆子正在窃窃私语:“这个肥婆,有四百多斤,还敢怀孕,不怕难产一尸两命。”


室内正忙碌的严清歌对她俩背后的话语一无所知。


但诚如这两个婆子所言,她的确是个肥婆,体重有近四百斤,加上肚子里八个月大的肉球,坐下时,像一座巨大的肉山堆在椅子上。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严清歌看看墙角的水漏钟,随意向身边的丫鬟问道:“国公爷今晚回来么?”


丫鬟轻声回答:“回夫人,国公爷方才传话,说奏折太多,一时半会儿看不完,今夜留宿宫中。”


严清歌身子一震,慢慢闭上眼,不再说话。


她早就知道,她丈夫信国公朱茂,和她而今贵为太后的妹妹严淑玉有私情。但她竟不知,这一对狗男女会如此嚣张,一点都不遮掩他们的关系。现在的大楚国,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有一腿。


现在坐在龙椅上的,是年仅八岁的小皇帝元勋。元勋亲生母亲已经去世,但他外公家有权有势,迟早会惩罚行为不检点的信国公朱茂和太后严淑玉。


看来,她要早作打算,免得事发后祸及她可怜的铭儿和肚里未出世的孩子。


“夫人,夫人不好了。”如意连滚带爬的跑进来,脸上全是泪痕:“炎家的那个炎修羽,他骑着马冲进咱们家,将小少爷抓走了。”


“是炎家的小阎王?”严清歌眼前一阵发黑,不敢置信的问如意:“他去了边关十几年,怎么会回来京城。”


炎修羽人称小阎王,为人乖张,手段狠辣,少年时在京城背了不少人命官司,被哥嫂送去边关避祸,反倒因为杀敌如麻,从不眨眼,建下赫赫军功。她的铭儿落到这种草菅人命的魔王手里,焉能有好下场。


严清歌的儿子朱铭从小聪慧,去年被送去炎王府的私学读书,岂料腊八节那天,朱铭和炎王府小公主炎灵儿一并跌入冰池,被人发现时已经太晚了,炎灵儿当场去世,朱铭高烧后,成为傻子。


炎灵儿是炎王爷唯一的孩子,两家的深仇大恨,就此结下。


朱铭是严清歌能够继续这悲催人生的唯一支柱,知道朱铭出事儿,严清歌眼前一阵阵发黑。她痛苦的揪着胸前衣服,不停喘粗气,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丫鬟们一看严清歌的样子,就知道是她癫痫病犯了。她们娴熟的掰开严清歌的嘴,在她齿间塞了软木塞子,防止她咬到舌头,同时一拥而上,摁住严清歌的四肢,防止她犯病伤到肚里孩子。


严清歌满脸涕泪,手脚乱蹬。她意识还未完全泯灭前,听到如意的尖叫声:“夫人身下全是血,快叫大夫。”


严清歌迷迷糊糊,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忽然,她听到一阵呜呜哭着的女声,仔细分辨,正是如意的声音。如意是她的陪嫁丫鬟,从小就跟着她,几十年来,兢兢业业,一心一意对她好,是难得的忠仆。


“夫人,你快醒醒啊。如意去炎王府打探到消息,他们没有伤害铭少爷,明天就会把铭少爷送回来。呜呜呜,那个小阎王还说,他查到了铭少爷和炎灵儿公主是被谁推下水的了,这件事,是太后一手指示的!”


严清歌心中一惊,许多早就怀疑过的蛛丝马迹在心中连起来。她猜的没错,这件事果然是她的“好妹妹”严淑玉做的。


即便有证据又如何,她早就拿到明证,她前几年出席京中宴会时跌断的右腿,甚至连哮喘、癫痫的病症,都是拜严淑玉所赐。


可是,她根本无力报复,一来,是因为她这尊残躯和废人无疑,身边也尽是魑魅魍魉,有心无力。二来,她的痴儿朱铭,离了她的庇佑,转瞬就会被这个满是恶人的信国公府吞食。为了孩子,不管如何,她都得活着。

如意还在继续哭诉:“太后来咱们府上了,她和国公爷商量,说夫人你身体太胖,加上昏迷,导致难产,要剖腹取子。您快醒醒啊,快告诉他们你没有难产!没有夫人你,如意和铭少爷该怎么办。呜呜呜。”


严清歌心中有几千种情绪在爆发,她恨,她惊,她恨,她怨,她想开口安慰如意,但整个人却陷入深深的黑暗中无法自拔,根本不能控制身体。


这时,一个凉薄娇媚的女声在门口响起:“是谁在哭丧?呦,原来是姐姐的忠仆如意啊。反正我姐姐这头肥猪活不久了,你这么忠心,就在黄泉路上跟这头猪作伴吧。来人呐,把这个奴才压下去,乱棍打死。”


一阵骚乱,如意挣扎的声音清晰的传入严清歌耳中。严清歌在黑暗中用力,想要醒来阻止严淑玉,可是却连指头无法动弹一下。


“太后娘娘,稳婆和刀剪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剖腹取子。”一个下人恭敬的说着。


“好,你们把孩子取出来,我重重有赏!虽然我这个姐姐比猪还肥,又瘸又丑,一身的病,但她生的孩子倒还不错。姐姐和姐夫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他一定是个又乖又聪明的男孩儿,我会把他接入宫中,亲自教导。”


女子嘲讽的轻笑声,像是恶魔入耳。


随着严淑玉一声令下,尖利冰凉的剪刀放在严清歌肚皮上。


“嗤嗤嗤……”剪刀撕开皮肉的声音像恶魔吟唱,热血顺着严清歌肚子往下流,在榻上集成一汪血海。没有人看到,一行泪水顺着严清歌的眼角不断溢出。


如果,她没这么胖,而是身子灵敏,能够事事身体力行……


如果,当年她和太子的婚事没有被严淑玉代替……


如果,她出嫁前强硬一点,聪明一点,不再被海姨娘和严淑玉母女摆布……


那么,事情是不是会完全不同。


终于,稳婆从严清歌血淋淋的肚子里,掏出一个婴孩。


严淑玉接过孩子一看,眉头猛皱:“是个女孩儿?没用的东西!我要女孩儿做什么。”她看看严清歌的身体,怒道:“把这头死猪和她生的贱货扔到郊外去。”


剖腹的剧痛也没能让严清歌彻底清醒,可是听到严淑玉那句要把孩子扔掉的话语后,严清歌猛地睁开眼睛,她的目中全是诅咒,死死盯住严淑玉,声线扭曲,厉声哀嚎:“严淑玉,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这突如其来的巨变,吓了严淑玉一大跳,她猛地后退一步,然后发现,严清歌不过是回光返照,说完这句话,她脑袋一歪,在血泊中彻底死去。


京城依山傍水而建,城外不远处,有一座高崖,崖下是深不见底的山谷。


明月高悬,夜色如水。


几名信国公府的下人站在崖顶,他们手中推的小车里放着一只巨大的染血麻袋,麻袋一头,还隐约传出婴儿断断续续的虚弱啼哭声。


忽的,崎岖的山路上传来急速的马蹄声,一名紫衫男子骑着披了钢铁护甲的战马飞驰而来,他身前还抱了名面目痴呆的儿童,这儿童嘴里只会喊着:“娘!娘!”


战马在这几名下人身边刹住,马上男子抱着孩童跳了下来。


“炎王府炎修羽在此,你们几个人鬼鬼祟祟,夜半入山,必定心怀不轨。车子上推的是什么?打开来给我看看!”男子厉声问道。


“参见炎大人,我们府上一头猪得了猪瘟,怕传病给其他牲口,特地扔到这个地方销毁。”那几个下人瑟瑟发抖,跪在地上,拦着炎修羽,不肯让他上前打开麻袋一探究竟。


痴呆小童挣脱男子怀抱,跌跌撞撞朝前走,嘴里还咯咯笑着:“娘……娘……不要和铭儿捉迷藏了,铭儿闻到娘的味道了。”


他伸手探入被颠开的麻袋口,从里面抽出一只沾满干涸血迹的熟悉玉簪,疑惑的看了看,想要爬到车子上去。


推车被孩子一扑,居然咕噜噜朝断崖下滚去。男子忙去捞人,却被一个下人猛地抱住双腿,等他踢开这个下人时,已然迟了一步,车子带着小孩儿直坠崖下。


不过瞬息,这苦命的母子三人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似乎从未出现过……

春光明媚,青星苑里繁花似锦,鸟鸣沥沥。院门口的石径上,一个袅袅婷婷的女童急匆匆跑过。


她明眉皓齿,目如灿星,满身清雅的气质,哪怕一路小跑,仍显得灵动出尘。


这女孩儿正是严清歌。她带着巨大的恨意死去,再一睁眼,竟然回到了自己九岁时。


“小姐,小姐你等等如意啊,别跑那么快,如意都跟不上了。”比严清歌只大半岁的如意气喘吁吁跟在严清歌身后跑过来。


“今天父亲从外地做官回来,我和他三年未见,等不及见到他面了。”严清歌咬牙切齿说着。她脸上表情扭曲,眸子里闪过恨意,一点不像嘴里说的那样开心。转而,她脸色变得温和起来,笑嘻嘻对如意道:“我让你带的东西带了么?”


如意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举起手里的东西,道:“我的大小姐呦,我怎么敢不带。这些天你为了做这些东西,起早贪黑,茶饭不思,都累瘦了不少呢。”


严清歌可不是茶饭不思,她是为了控制体重,刻意削减饮食。


重生前,因为她那四百斤的体重,她吃了太多苦,失去了太多东西。


重生后,最大的惊喜,不是父亲还没将海姨娘扶正,也不是她和太子的婚约仍在。而是她的身子还没开始发胖,一切仍有挽回的余地。



严清歌如何挽回自己的命运?

重生之后的严清歌是会逆袭还是再一次的被陷害?

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章节~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