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讲笑话的人(奉献者的童话)

厦大言炎 2018-01-10 18:56:13


黑色童话

一些童书,像是经典的小王子,我从小读到大,每一次读,结合不同的心情,都有一些解读。我喜欢这样的童书,觉得大人也还是需要童话需要的,这些看似稚嫩的字句中,有时候会蕴藏着某些丢失的东西。想试着写这些,送给已经长大却好像没长大的,我们。

讲笑话的人(奉献者的童话)

前,有一个擅长讲故事的人,他讲的笑话总是新颖而有趣,人们总是喜欢围坐在他身旁,甚至为了听笑话,与他同行一小段路。

而这个讲笑话的人,样貌十分奇特,一张如饼的脸上长着小而分散的五官,笑的时候,五官又倏地紧簇到一起,如同被揉起的纸团。

讲笑话的人也知道,人们喜欢他是因为喜欢它的笑话而不是别的什么,他依然很满足,他心想比起那些在人生途中迷茫徘徊的人来说,或许他可以沿着讲笑话这条道路来寻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

“嗯,我之所以生在这世上,大概就是为了讲笑话吧。”讲笑话的人暗暗下定决心,每每在讲累了倦了的时候,不停地回想这句话来鼓励自己,他确实也是这么做的。

笑话的人就像拧紧的发条,不分昼夜地行走着,山川,森林,平原,沙漠,每到一处,那里定会有一阵欢声笑语。人们总是说:“啊,是那个讲笑话的人!”然后人们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动物们也走出圏笼,纷纷靠拢围坐在他身边,鸟儿落在人的肩上,猴子在近旁的树上挂着,眨巴着好奇的大眼睛,牛和马儿都温顺地卧在主人身旁。

讲笑话的人开始讲笑话了,他讲得很认真,每一处语调,每一处措辞,哪里该配合什么样的动作表情等等,他都是仔细琢磨过的,他当真,把讲笑话当作人生的事业来做。

然后人们哈哈大笑,瞧见人笑了讲笑话的人也笑,笑的时候本来分散着的眉毛鼻子眼睛就又都丑陋地挤成一团,然后人群就笑得更开心了,笑声传得很远很远,就连从遥远的丛林深处传来的几声狼和虎的嚎叫,也仿佛应着哈哈哈哈有节奏的笑声。

笑话讲完了,人们上来热烈地握住讲笑话的人的手

“请您以后一定要常来,您的笑话真是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您的脑海里一定有一个生产笑话的装置,源源不断无穷无尽啊!”

讲笑话的人突然陷入了莫名的哀伤,但他只是愣了愣,转而笑着向远处的人们挥手道别“我还会再来的,不久以后!”阳光下,他的五官又缩到一起。天地间回荡着人们哈哈哈的笑声,经久不散。


里,讲笑话的人抱着双腿蜷坐在大山的阴影里,人们期待的无穷无尽,而他深知自己脑海中的笑话正逐渐减少,那些笑话一片片地从他大脑中飞出,升上天空,化作粉末洒向大地,然后从屋檐下,烟囱中,大地的每个角落,飘出无数的哈哈哈哈。而本该飞回讲笑话的人那里的,却杳无音讯。

讲笑话的人依然像上紧了的发条,依然如从前那样讲笑话,人们在笑,他也在笑,然后人们便笑得更加开心。只是夜里他在大山得阴影中抽泣,闭上眼如同重复某个魔咒般反反复复地念着:“讲笑话是我存于世的唯一理由,失去这一理由我便失去存于世的意义。”

是的,不知从何时起,他的心中越来越明晰一个事实,一个令他感到恐惧的事实,他笑话中的主人公那么像自己,甚至恍惚中那就是自己。他的往昔,他正想着的,他的未来。

人们的哈哈大笑总是打断他的继续往下思考。人们哈哈大笑,觉得讲笑话的人当真是聪明极了,他所编的笑话中的主人公,世间竟有那么滑稽的人。

然后他也笑了,眉毛鼻子又都挤成一团。

在,在一棵巨大的梨花树下,他又刚讲完笑话,丑陋地笑着向人群挥手道别。一个非常漂亮的人却没有随人群离开,他跟他年纪相仿,却生着极为端正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双眼睛,大而明亮,似满溢着灵气,那漂亮的人就站在他面前,爽朗地笑着。

“哈哈哈哈,笑话得主人公,不会就是你自己吧,你真逗,没见过把自己说成那样还能笑得这么开心的。其实,你不必这么做的,你看你的心,都有些破碎了。原因嘛,你知道的。”那人俏皮地扮个鬼脸,用手将脸向中间挤去“哈哈,你本身就是笑话嘛。”

“是么。”讲笑话的人望着漂亮的人愉快远去的背影。怔怔地站在梨花树下,淡淡的白色花的影子斑驳地映射在他脸上,突然,那张脸上得五官又渐渐收拢到一起“我怎么没发现呢,原来,我本身就是笑话啊。”然后他抬头,望着花树的顶端。阳光照耀仿佛圣光笼罩,他又一次缓缓地满意地笑了。

而他的心,此刻却变得有些无措,因为它不知自己到底是该继续破碎,还是……而它已经记不起自己最初的模样了。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