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段子的“冷笑话精选”也要上新三板了 ,你嗅到了什么?

扒啦看点儿 2018-09-13 16:52:52



飞博共创董事长伊光旭


继虎嗅、暴走漫画等之后,又一家企业瞄准了新三板。飞博共创,对这个名字可能比较陌生,但要说冷笑话精选可能就知道了。是的,就是这个在新浪微博拥有1490万粉丝、在微信拥有398万粉丝的“冷笑话精选”。

飞博共创的转让说明书披露,截至 2015 年 5月 31 日,飞博共创拥有的自媒体账号已经达到200个。除了刚才提到的冷笑话精选,旗下微博、信账号粉丝数合计已超越 1.5亿,其中新浪微博粉丝人数达亿,其中新浪微博粉丝人数达 8,356 万,腾讯微博粉丝人数达 3,006 万,微信粉丝人数达 3,295 万,手机 APP 用户 人数 达 1, 127 万。




尽管看上去,从趣味到娱乐,再到时尚、美食,如此多元的自媒体矩阵,几乎覆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其多说内容只是心灵鸡汤式的内容,用户的质量值得考量,此外,在内容上不外乎在网上到处扒,只是充当了文字搬运工的角色,毫无技术可言,极容易被复制、模仿。



在收入上,飞博共创主要来源于广告业务,2015年披露的只有5个月,不具有参考性,以2014年的收入为准,2014年度营业收入达到1912.29万元,净利润526.74万元。从纵向对比来看,与2013年的935.589相比,整整翻了一番,可谓迅猛。而横向对比,与虎嗅网的926万收入, 66万净利润相比,同样格外亮眼。

不过缺点同样一目了然,业务过于单一,主要服务模式分为广告投放和带营销策划的广告投放服务。根据披露报告上描述,盈利模式为公司主要盈利模式是以 主要盈利模式是以通过分享多维度资讯 带动人气和流量,并加入各种类型的 带动人气和流量,并加入各种类型的 带动人气和流量,并加入各种类型的广告服务 ,通过收取客户服务费通过收取客户服务费的方式实现盈利。

如果简单粗暴地回答,那就是收取广告主在其自媒体上投放广告的服务费。

而服务的客户,主要有新游互联、上海腾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腾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电影发行分公司、杭州短趣网络传媒技术有限公司、广州新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海程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昆仑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主要以游戏为主,其中可口可乐也是其服务的客户。

不过其在采购合同中,又有天下秀、大禹网络等同样从事社交网络营销的公司,以天下秀为例, 2014年采购金额分别达85.9万,占成本比达14.63%。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些合同的采购很大程度上可能是飞博共创在其中只是充当了“二道贩子”。

按照披露,认为公司的优势为细分的营销渠道、卓越的营销策划能力、丰富的月平台拓展经验、品牌和客户优势,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其1.5亿的粉丝数是飞博共创最大的王牌。但同时这也可能是最大的泡沫,在如今“猪都能飞上天”的时代,所谓的微博、微信的粉丝是最不靠谱的,打开淘宝,加粉刷量到处都是,几十元就能加上千个粉丝,这1.5亿的粉丝中究竟有多少是真实粉丝,估计只有天知地知了。

至于营销策划能力,更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结果如何,也只能看服务公司提供的结案报告了,至于说广告主都有自己的评估体系,可依据的数据都是在造假的数据的基础上得出的,还有什么可参考的依据呢?前一段,融资数据造假被传的纷纷扬扬,而自媒体营销造假更是“公开的秘密”。

新三板公开数据显示,截至9月25日,在审的申请挂牌的企业共1108家,其中拟亮相新三板的文化传媒类公司近150家。对于自媒体来说冲击新三板,此时无疑是最好的时代。


另据消息人士宣称:雷锋网、36KR、钛媒体等也已经走在新三板的路上。看来,一场新媒体的上市狂潮即将来临。(来源:广告主)


延伸阅读:


玩微博微信玩到身家过亿,伊光旭的故事颇为励志

2008年,解放军理工大学的大四学生伊光旭决定退学创业。

他在学校所在地南京做了一家类似于“趣玩网”的创意类网站。网站没有人上,他希望找个地方“忽悠点儿人过来”。

豆瓣成了选择。在豆瓣上,他创建了一个小组,不到3个月就有了十几万用户。

豆瓣小组越玩越大,比自己那个网站还火爆。有人找他来打广告,他脑子一热:这事儿竟然还能挣钱。

但豆瓣社区的不开放让他不太满意,于是他很快看上了新浪微博,这个平台生态结构比较完整,能找到名人,又有中坚力量,伊光旭觉得微博更适合他。

此时正是2009年10月,新浪微博出现不到两个月,伊光旭当时认为微博账号会和域名一样越来越值钱。他开始尝试,注册了100多个微博账号,其中包括一些成功创业家的名字比如美特斯邦威创始人周成建,和一些特定的名词,比如“复旦大学”“王府井”。

尽管这一尝试未能成功,但让伊旭光逐渐将重心转到微博。他发现,无论在豆瓣,还是在其他网站,笑话都很受欢迎,他断定同样的历史也会在微博上重演。他又一口气注册了10个跟笑话有关的微博账号,把各大网站的笑话搬到微博上,一周后,“冷笑话精选”脱颖而出,从此,伊光旭将“冷笑话精选”作为主打账号。

不过当时的伊光旭也很纠结,微博作为新生事物前途未卜,而他当时在豆瓣上管理的小组用户已达30万。伊光旭决定让创业伙伴继续经营豆瓣小组,自己则在微博小范围实施“增粉策略”:拿自己的微博账号去加2000粉丝,有800-1000会反过来加他好友。

2010年1月,“冷笑话精选”的粉丝量突破了1万;3月达到3万,打入草根排名前十;5月则达到十几万,成为草根微博第一名。

很快,“冷笑话精选”引起了天使投资人蔡文胜的注意,蔡文胜希望伊光旭到厦门聊聊,但他没有钱想坐火车过去,蔡文胜给了他一张机票。

在这之后的故事广为人知,伊光旭彻底回到厦门创业,蔡文胜用30万元人民币获得飞博共创30%股份。

新旅程就此开始。


从微博微信到自媒体矩阵

2011年5月,当蔡文胜正式出现在飞博共创的股东名单中时,伊光旭已经大名鼎鼎。

此时,他麾下的微博账号已经在新浪微博独占鳌头,成为最大的割据势力。在这之后,微博官方和大号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

尽管大号们已经可以获得收入,但是处境反而不如之前那么自由,加上微博的热度在这之后出现衰减,微信又很快异军突起,大号们很快开始了在微信的布局。

直到今天,大号和微博的关系都未能完全改善。飞博共创的广告订单主要来自公司自主洽谈和新浪微任务外部派单。2014年公司毛利率69.32%,较2013年的72.44%下降3.12个百分点,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公司自2014年9月起在新浪微博不再自主洽谈广告,全部通过新浪微任务领取广告任务,业务成本因此上升。

不过,这不算什么问题,飞博共创在微信获得了更大的成功,目前拥有3295万粉丝,同时,微信广告收入大大超出微博广告收入。

多年在自媒体领域的深耕运作,让伊光旭有了打造自媒体矩阵的想法。飞博共创挂牌新三板筹谋融资的一个目的就是,投资一批具有商业前景的优质外部自媒体。

但伊光旭在微信世界的运作未必会一帆风顺。相比于微博,微信执行更严格的版权保护政策,同时对过度营销也持保守态度。9月25日,我们在微信搜索“冷笑话精选”“零售小喵”,发现这两个账号被微信封杀。

这样的较量一直存在于大号和平台方之间,从豆瓣,到微博,再到微信,都是如此。而微信的政策走向已经非常明显,这对伊光旭来说是一个挑战。

伊光旭可能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除了打造自媒体矩阵,他还希望建立垂直电商平台,完善互联网产业布局;同时,孵化有价值的 IP(知识产权),拓宽盈利业务范围。

“我相信光旭可以将这个生意做到10个亿估值,我同样相信这样的故事在以后的互联网世界中会越来越难出现。”一位对飞博共创比较了解的投资从业人士对我们说。

2015年7月26日,飞博共创提交转让说明书前最后一次增资,伊光旭将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1111.1111万元。我们问他这个数字的含义,他在微信中回复说,“我姓伊。”

显然,伊光旭希望走得更远。

9月8日,参加2015闽商青年领袖峰会期间,伊光旭遇到了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他在朋友圈发图说,“格力市值一两千个亿要追多少年才能追上,想想心好累,还是先自拍比颜值吧!”

从1111.1111开始的新故事,即将就此在新三板展开。(转载自公众号:读懂新三板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