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性教育读本太直白,妇产科医生疾呼:把性教育当饭后笑话,受伤的是孩子!

文汇教育 2018-07-22 11:36:38


一本儿童性教育读本近日被推上风口浪尖。


引发讨论的是近日微博上热传,雷倒无数妈妈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二年级下册)》



这本杭州萧山某校下发的读本,针对的是7、8岁的二年级小学生。


小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图贴了出来——




这本备受关注的《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因被家长质疑“部分言辞、图画过于直白”,而被校方暂时收回。这套读本的编写方、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在回应质疑时谈到,不断暴露的校园、社会与性有关的问题是他们编写该教材的动力之一,“了解是为了更好的保护”。


学界也有声音声援北师大课题组,并对这部“历时9年完成的心血之作”卷入争议感到惋惜。然而,这并非儿童性教育读本在我国第一次“被下架”,此中暴露出一个长期的尴尬:中国的儿童性教育到底该怎么做?


眼看着儿童性教育再度陷入僵局,记者接到几名上海医生的来电。


“如果社会把儿童性教育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话或花边味十足的社会新闻,受伤的是我们的孩子。来电者是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上海红房子妇产科医院)的医生。


在这家医院里,有一批年轻医务人员在中小学默默开展青春期教育已整整5年,他们对“污名化”儿童性教育的现象感到着急。


一封求助信催生“红讲台”

 

 “你们是不是更想听女生的内容?”朱家斌的开场白一出,台下男孩们立刻笑成一片。这个医院里来的大哥哥医生成功“破冰”,接下来的40分钟,他要给这群初一的孩子说说“性”。



朱家斌是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的青年医务人员。在这所拥有130多年历史的老医院里,活跃着一批80后、90后年轻医护人员组成的讲师团,他们有个好听的名字———“红讲台”。


自2011年成立至今,这群年轻人利用业余时间走进上海的中小学,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形象生动的图片,告诉孩子什么是青春期的变化、有哪些应该知道的保健知识、如何树立正确的性观念。


 “起初,我们会遇到尴尬,比如孩子们想看又不敢看,低着头,羞涩地笑;学校老师不放心我们,要求‘审核’PPT,看有没有敏感内容。”贺木兰是“红讲台”的创始人,也是妇产科医生,2011年,她和同事们接到上海市阳光青少年事务中心写来的求助信,原来社区小朋友遇到青春期困惑,社工也不知道如何应对,希望他们这群专业妇产科人士去跟孩子们答疑解惑。


贺木兰记得第一次去彭浦地区给初中生讲课,40分钟讲完后,问题如潮水般涌来:“我们是怎么出现在妈妈肚子里的?”“处女膜有什么作用?为什么有一层膜,月经还会流出来呢?”孩子们对这方面的知识很是好奇。


一名15岁少年的话特别打动这群医生:“因为知道了这些知识,才不至于在打开网络时,被突然弹出的一些图片搞得不知所措。”


为拉近与孩子的距离,这群年轻医务人员以“哥哥”“姐姐”自称,比如贺木兰叫“木头姐姐”,朱家斌叫“二师兄”,“红讲台”上还有“阿土哥哥”“兔子姐姐”等等。



高安路第一小学、平和双语学校、天山初级中学、曹杨职业技术学校……这些年,“红讲台”的足迹遍布浦东、普陀、黄浦、虹口等12个区的中小学,讲课覆盖8000人次。这个被誉为“红房子第一天团”的公益讲课小组,已“接单”到今年5月,大量学校向他们发出邀约,近期甚至还包括了不少幼儿园。


“家长、学校希望我们去传播正确的知识,问题是怎么说。”贺木兰说,深入学校这几年他们都一直在探索,今天我们到底如何以自然的方式跟孩子说“性”。


妇产科医生的共识:孩子早知道这些知识,该多好!


孩子这方面的知识是缺乏的,而敦促这群医生放弃休息去讲课的,是在临床上看到的一些悲剧。“好多年前,我们就在门诊看到一些很小的孩子,十四五岁的年纪,来做人工流产。那是真正的花季啊!”贺木兰感慨,要是这些孩子早些知道性健康知识,学会自我保护,他们的人生可能就此不同了。

 

贺木兰的感受,是许多妇产科医生的共识。红房子医院计划生育科主任姚晓英告诉记者,这些年年轻女性人工流产呈“三高”趋势:第一是反复流产率高,医学上把大于等于三次称为“反复流产”;第二是年轻女性比例高,上海统计数据时把“年轻”的年龄界定在“小于等于18岁”;第三,未婚女性占总人流比例高。


姚晓英遇到的极端案例是12岁的女生来做人流。“这些年龄可能是刚来月经,甚至还没来月经,就来终止妊娠了。”姚晓英说,这些年低于14岁的人流每年都会遇到一两例,低年龄人流案例可能涉及犯罪,但家庭似乎都有难言之隐,因为可能犯罪嫌疑人也是孩子,这类案例发生在同学之间、亲戚朋友之间。


 “这些少年悲剧提示我们,孩子们得到的专业指导真的太少。”姚晓英说,正确避孕应该成为青少年的科普话题。

 

近年的一份《中国与其他各国性教育状况对比》调查显示,我国每年约有2200万青少年进入性成熟期,随着性观念的开放,越来越多的青少年过早地发生性生活,在18至24岁人群中,48%发生过性行为;


与此同时,中国每年人流约1300万例,其中未成年人比例达50%,六成少女不知道人流会造成子宫穿孔、月经不调、盆腔感染和不孕症等严重后果。


令医生着急的是,我国的性教育现状还停留在“个人胡乱探索、家庭沉默不语、学校隔靴搔痒、社会态度不明”的状态。


2011年,贺木兰在几次走进学校后,决定要把青春期性教育这门课做好,她成了“红讲台”的第一位讲师。如今,“红讲台”的讲师发展到20多人,他们都是红房子医院里的医务人员,在临床工作之余,他们购买了许多国外青春期教育读本,根据孩子的年龄特点、性别特征,自己琢磨开发课程,形成了一个“业余”青春期教育教研组。


红房子青年医务人员利用业余时间在“磨课”,讨论如何跟孩子讲课。


青春期教育本质是人格教育


“我们不是老师,不会一味地跟孩子说‘不要’,而是希望告诉孩子们如何保护自己,如何树立正确的恋爱观,如何认识自己的身体。”“二师兄”朱家斌如今是男生版青春期性教育的“金牌”讲师。


经过多年摸索,“红讲台”针对不同年龄段特点开发出低年级版(小学到初中)与高年级版(初三到高中、中专技校)课程,其中又分男生版与女生版。


有意思的是,这些年,“红讲台”还把孩子们引入医院,与上海市教委联合举办中学生夏令营,让中学生走进医院参观新生儿室,在B超室第一次直面子宫,见证生命早期的孕育过程。“红讲台”在不断拓展着青春教育的外延。


性教育不仅仅是告诉你男女有别、避孕套的重要性,性教育不是性行为教育。”一名医生告诉记者,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的《国际性教育技术指导纲要》,全面的性教育应该包括六方面,即——


多元的信息,


价值观、态度与规范,


文化、社会和人权,


人际关系的技能,


责任、性行为,


人类发展、性与生殖健康。


红房子医院团委书记顾超说,他们之所以关注儿童性教育,不只为了告诉孩子,你们不是“垃圾堆里捡来的”“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性教育本质上是人格的教育,他们希望帮孩子走在正轨上。


性教育是没有正确与不正确,只有合适与不合适


红房子医院主治医生曾多次被家长问及,到底怎样的性教育是正确的?国外的性教育是如何的?可不可以拿来参考或照搬?


医生出去讲课时,面对的是学生群体,医生会根据不同的年级,安排不同的内容。其中,对高年级的学生还会增加避孕知识、人流的危害等,认为这个阶段的学生正处于叛逆期,家长和老师总对他们说:“不要早恋!不要怎样……”越不让,他们越想尝试,与其这样不如教给他们如何保护自己、如何保护自己心爱的姑娘,后者的效果可能更好。


分享一条课上的“冷知识”,很多成年人未必知道,但在校园中这样的情况市场发生——

答案是A。因为受到意外撞击后,睾丸出于自我保护可能会缩至腹腔,比较严重的可能引发部分坏死,所以需要使劲蹦跳。情况严重的,需及时就医。


回到开始提到的那本有争议的教材,有家长说书中提到一些器官的名词和图片是“色情”,声讨学校尺度太大。医生觉得这倒不必,认为应该让孩子明白这就是身上器官的名称,跟眼睛、鼻子、嘴巴、拇指、食指一样。现在孩子生活的时代和我们小时候的时代不同了,大人越遮掩,孩子可能更好奇,好则图书馆查阅相关专业书籍,差则搜索网站,看到更不堪的图片,产生扭曲的性心理。


奥地利精神病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给父母的建议——

(摘自《儿童的人格教育》,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个体心理学的经验教导我们,在孩子2岁时,就要告诉他(她)是男孩,还是女孩,还要向孩子解释,性别是不可以改变的,男孩长大成为男人,女孩长大成为女人。如果做到了这一点,那么,即使缺乏其他知识也不会给孩子带来太大的危险。


如果让孩子明白,女孩不能当男孩教育,男孩不能当女孩教育,那么,性角色就会固定在孩子的头脑里,他就会以正常的方式发展并为自己的性别角色做好准备。


如果他相信能通过某种小把戏改变性别,麻烦就来了。如果父母总是表达要改变孩子性别的愿望,也会给孩子带来麻烦。《孤寂深渊》对这种情境做了非常精彩的描述。父母经常喜欢把女孩当男孩来教育,或反之亦然。他们让孩子穿上异性的服装,为他们拍照。有时候有的女孩长得像男孩,周围的人便以男孩称呼她,这会给孩子带来很大的困惑。这种情况一定要加以避免。


也要避免给孩子灌输任何关于男尊女卑的论调,要让孩子理解两性平等的观念。这不仅可以预防被贬性别产生自卑感,还可以阻止对男孩产生不利影响。教育男孩不要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比女孩更优越,他们就不会将女孩当作泄欲的对象。也不会用丑陋的眼光看待两性关系。


换句话说,性教育的关键问题不仅要向孩子解释两性关系的生理知识,还涉及到要为孩子养成对爱和婚姻的正确态度做好适当的准备。对爱情和婚姻的态度与社会适应性密切相关。如果一个人的社会适应性不好,他就会将性视同儿戏,用自我放纵的态度看待一切。这种情况时常发生,反映了我们文化中存在的缺陷。女性是受害者,因为在我们的文化中,男性很容易发挥主导作用。其实男性也是受害者,因为男性自我虚构的优越感使他们脱离了内在的价值。


如果孩子有明显的性早熟表现,也不必感到大惊小怪。其实,性发育很早就开始了,在婴儿出生后几周内就已经开始了。婴儿能体验到性快乐,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有时候他们会故意刺激性的敏感区域。如果看到这种端倪,我们不要感到惊慌,但我们要尽力制止这种做法,但同时又不要大惊小怪。


为了避免刺激孩子的身体,不要过多地亲吻和拥抱他们。这实际上对孩子很残忍,尤其是处于青春期的孩子。孩子经常会在父亲的藏书中会发现轻浮的图片,我们在心理咨询诊所常常听到这种案例。


如果能避免这些过早的性刺激,我们就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了。只要在合适的时间给予孩子简单的解释就可以,不要刺激孩子,要给予他们真实、简洁的回答。如果我们想拥有孩子信任,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向孩子撒谎。如果孩子信任父母,他就会对从伙伴中听到的解释大打折扣(也许90%的人是从各自的朋友那里获知到性知识),而相信父母的解释。亲子之间的合作、朋友关系比那些在解答性问题时所使用的花招和借口要重要得多。


如果可能,不要让孩子跟父母睡在一个房间,更不要睡在一张床上。兄弟姐妹也不要睡在一个房间。父母要留意孩子的行为是否得当,也要注意外界对孩子的影响。


性教育就像教育的其他方面一样,家庭中的合作和友爱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有了这种相互合作,有了早期关于性角色和男女平等的知识,孩子就能应对将来遇到的任何危险,以一种更健康的姿态生活。

                                                                           

编辑:肥肥乐



本帐号文章除注明外均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