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写人物】拉顿:让氆氇制品走向创新奖台

青创西藏 2018-09-25 16:42:19

快,关注“青创西藏”,获取最新创新创业讯息!


2017年8月15日晚,历时三个月的拉萨市第三届青年创新创业大赛总决赛在拉萨电视台演播厅举行。这次大赛竟,吸引了在拉萨的3000余名创业青年的223个项目参赛。经过激烈的角逐,西藏贡潘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的氆氇手工艺和旅游纪念品项目最终夺得了冠军,获20万元的扶持资金。



“穿过的衣衫都忘了,只有氆氇忘不了。”一首在藏区流传甚广的歌谣,唱出了藏族人对“氆氇”这种保暖耐用的羊毛织物的喜爱。雪域高原自古不产棉花,而盛产羊毛。氆氇是藏族人民手工生产的一种最为常见的纯羊毛纺织品,它在藏族人民心中的地位就如同内地的棉花。氆氇的历史非常悠久,据考证至少已有1400年的历史。氆氇曾是西藏主要贡品,以扎朗、浪卡子、江孜、白朗、芒康等地产的最为著名。

唐书《吐蕃传》上说,公元641年,唐朝文成公主进藏,嫁给藏王松赞干布,第一次见面就使松赞干布感到很是难堪。因为文成公主和唐朝送亲官员,包括公主的男女随员,一个个穿绸着缎,衣饰华丽,轻柔绵软,颜色鲜丽。而松赞干布和他的大臣亲贵们,一律是羊皮袍子,又笨重,又粗糙。也说是这个时候起,松赞干布下决心改变自己的服装,“自褫毡罽袭纨绡,为华风。”松赞干布的后妃臣属们也纷纷改装,穿着中原出产的绫罗绸缎,这是吐蕃上层服装方面的一个大变革。

吐蕃时期,虽然没有明确的氆氇织造方面的记载,不过我认为藏地羊毛非常丰富,手工业又相当发达,加上唐蕃之间经济技术的频繁交流,早期形态的氆氇可能已经出现。还是《唐书·吐蕃传》上说的,公元821年,唐朝大理卿刘元鼎作为会盟使,在山南琼结的营帐里会见了藏王热巴坚,亲眼看到他“身披素福,结朝霞帽首,佩金镂剑。”根据《辞海》解释,“揭”是兽毛制成的粗糙毛市。联系到松赞干布“毡罽”中的“罽”,辞海上也解释为一种毛织品。《尔雅》有记“牦罽也”,对其解释为:“罽者,织毛为之。”从这种记录来看,吐蕃松赞干布时期便已有了粗制毛织品。



走进西藏贡潘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拉萨办公地,没曾想该家公司竟由5名高校毕业的青年大学生和不离开家乡擅长编织氆氇的乡村妇女共同创立。该公司2015年正式开始运营,大学生负责设计图案、提供原料和联系订单,乡村手工艺人编织具有西藏特色的钱包、iPad袋和围巾等,按照加工产品数量的多少从公司分红。让人意外的是,该公司没有固定的厂房,所有乡村手工艺人都在家里生产,从产品设计、生产、销售的每一个环节都坚持探索和尝试创新经营模式。这种创新生产模式,自然引起了我的浓厚兴趣。



拉顿出生于日喀则市白朗县的一个小村庄,从西藏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后,拉顿像其他年轻人一样开始考虑找工作的事情。拉萨是旅游胜地,但拉顿在一家旅游文化公司上几年班后发现,拉萨的旅游纪念品种类仅占20%,制作也很粗糙,只能便宜卖给游客。游客们来西藏旅游后带回去的纪念品,80%的纪念品还是从印度、尼泊尔、浙江义乌等地生产的,并不是拉萨本地的东西。

在拉顿看来,藏族风情的服装饰品、皮制品、木雕、刺绣等,并不需要太多的体力,心灵手巧的藏族妇女甚至儿童也可以胜任,制作手工艺品的创业项目在拉顿的脑海里成型。然而,他在回乡调查时发现,大家精心制作的手工艺品,因为产品粗糙附加产值低,产品不为外人所知,自然也就毫无销售途径,面对堆积在家却无处可销的氆氇手工艺品,村民们犯了难。

拉顿看准了手工艺品的市场商机后,便进入西藏卓番林手工业有限公司工作,了解手工艺品的市场,同时学习营销策略,做出的第一选择就是从自己最熟悉的氆氇手工艺品的创新开始。创业初期,资金问题就是拉顿创业路上遇到的瓶颈。创业前,他通过上班攒下了15万元的积蓄,可后来积蓄花完了,就向身边的亲戚朋友借钱,那时候的压力挺大。

尽管这样,拉顿的目标很明确,要让本土手工艺品焕发新的生机,销售市场要定位于西藏以外,需要一个好的设计理念。在朋友的帮助下,结识了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的手工艺品设计师王五之。王五之如今同国外几家手工艺品牌店合作,非常喜欢这位有想法的藏族创业者,便向拉顿谈起了手工艺品的设计和销售理念,认为当地人织的传统氆氇手工品不符合国内外现代人的审美需求,只有研发新的手工艺品,才能满足游客的需要。她还介绍拉顿参加了国内的一些手工艺培训班,从内地请五些设计人员参与拉顿公司氆氇旅游产品的研发,再帮助找一些销售渠道,诸如将拉顿公司生产的手工氆氇介绍给国外几家品牌店,无形中打开了拉顿的创新思维。

王五之作为一名内地手工艺品设计师,只有自身对西藏手工艺品的热爱,才会有成熟的设计产品。当谈起自己缘何对氆氇手工艺品感兴趣时,王五之告诉说:“游牧人生活之所以对我们产生强烈吸引,主要是他们与野生动物、家畜的关系,以及他们对生存本身的无畏,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自己内心最深处已经遗忘了的一些东西。我一直对牧区的藏族妇女怀有特殊的感情,因为她们的日常中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怀揣着幼子放牧,刺骨寒风中挤奶,她们举止谦卑,虔诚地信仰……而传统氆氇面料,穿戴在她们身上,即便是褪色玷污了,在我的眼中也如彩虹般,印记着她们生活的辛勤。”

拉顿有了自己生产销售氆氇手工艺品的理念,将氆氇布料染出各种绚丽明亮的色彩,再制作成既不失藏族特色,又具有时尚元素的钱夹、背包、围巾等一系列商品,在市场上赢得了好的口碑。2014年,拉萨市也出台了各种创新创业的惠民政策。经过五年的准备,拉顿于2015年正式成立了西藏贡潘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并申请了专利和商标。

拉顿深知,要提高乡村手艺人的技艺,办培训班是重要途径,他经常请一些技艺精湛的老艺人授课。因公司合作社分布在西藏各地,不能将他们全部聚在一起,便想出了微信培训的办法,将培训内容、订单信息、设计样板等通过微信传送给各合作社的指导人员,再由指导人员安排培训、生产等工作。说起来微信授课挺高端,但也闹过笑话。最开始时,藏家姐妹不知道要关手机流量,结果一个月话费用了200多元。拉顿给他们报销后,赶紧制定了一条规则:每个月每个有30元的话费补贴,但是移动网络必须及时关。

公司成立两年间,从内地聘请了产品和色彩等两名设计师,创业之路已步入正轨,产品也销往美国、丹麦等国际市场,让公司的氆氇手工艺品走出了国门。全村285位乡村妇女和匠人通过编织氆氇受益,2016年实现收入达50多万元。而他公司生产的产品,也由最初单一的氆氇手工艺品增加到家居饰品、装饰品等。当公司获得20万元的创新奖金后,他从中拿出一半资金用于合作社手艺人的培训,另一半则用于新产品的研发。拉顿说:“只有不断研发新的手工艺品,才不会被市场淘汰。”

氆氇的织造过程要经过洗毛、晒毛、梳毛、捻线、上织机织图、着色、桨染、揉搓、褪洗、晾晒等十余道工序。现在比较流行的品种,就是用各色羊毛线直接织成,然后剪去上面的飞绒。在拉萨大昭寺北侧的松曲热广场,是氆氇商人集中的区域,各地的年轻人以到此地来销售氆氇作为一种炫耀的资历。商贩们没有柜台,都是铺一块布在地上,将成卷的染色氆氇堆放在地上,展开前面的一小截作为展示。



伴随着氆氇手工艺品销路的扩大,拉顿也不放松产品的质量。就拿氆氇染色来说,捻好的毛线可以直接染色,染料有茜草、大黄、荞麦和核桃皮等,可染成赭红、黄、绿等颜色。拉顿听老人们讲,村里织氆氇用的羊毛全是自己染色,其颜色清纯瑰丽,得益于村后山脚下一股水质非常好的泉水。衡量染色水质好坏的标准是看水里面所含杂质的多少,杂质越少水质越好,村民从山脚下泉水里取水调制染料,染出来的织物颜色会异常均匀、鲜艳和持久。

目前,拉顿团队已经入驻拉萨市科技众创空间,正在一步步尝试着将传统手工编织技能与现代商业模式相融合。拉顿说:“一个公司要想走得更远,只有在工艺创新上下功夫,不断将时尚元素与艺术灵感大胆地融入到产品的设计中,确保研发的产品简约而不简单、时尚而不失传统,款款精致,件件独特,使西藏氆氇市场不再局限于传统的当地妇女服饰市场。当其他客户模仿我们的产品时,我们及时推出新款产品,让他们永远追不上这种创新产品的步伐。下一步,我们还将对农户的编织机进行改造,织出更加丰富的氆氇图案,满足高端旅游人群的需求。”


一起“搞事情”!

全心全意为创业者服务

长按扫码即可关注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