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在洋 ‖ 站在《文学的路口》看《文学的后院》

商洛文学 2018-09-17 15:32:29


ke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用文字照亮世界,照亮人心,照亮未来人类的生活



  散文  

站在“文学的路口”看“文学的后院”

网友留言簿

  文学是神圣的,神圣得像古人圣贤、像人类精神图腾、更似心灵鸡汤,给人以力量、思考、启迪,鱼在洋先生美文向来如此,看似行云流水聊天,但却充满了哲理和深刻涵义,充满了文学自信与崇高的光芒。在商洛谈文学绕不开贾平凹,他已是大师级别了,现今已是全国人大代表,其成就与世瞩目。参观贾平凹故居联通翩翩,用丰富的情感写出了心中的后花园、文学的后花园,这个花园不但需要灵气,更需要人气,需要人呵护、捧场,在这方面透露出了作者的匠心、善心、诚心与高贵,充满了正直奋进的正能量。这份真诚和高尚朴素情怀值得我们尊重、敬重、崇拜。与其说是文学的守望,其实也是心灵、灵魂的守望,人走得再高再远,最终还要叶落归根,让心灵回归,那么后花园便是归属的天堂。

  都说文人相轻,这儿却是文人相惜,很难得。文学要自信,靠实力说话,这种博大厚重的实力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百花齐放,百家争呜,独花开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不管是参天大树,还是无名小草,都是后花园的主人,都是有思想有信仰的生灵,为了后花园更加郁郁葱葱、充满生机,我们都会为此而努力。相信有大秦岭的庇护、有大家的呵护、文学后花园永远不会起火的。让人们看到咱大美商洛不仅有璀璨的商洛蓝、优质的空气、宜居的生态,更有文学的绿洲、和谐美丽的后花园。

——阿西(商州)


  路遥在他的小说《人生》里引用过他的偶像柳青的名言: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年轻真好呀,只有过来人才会惆怅地感叹。而正当青春的朋友们却还在为未来迷茫。当年红火得一塌糊涂的文学早就成了昨日黄花,谁要在非诚勿扰之类的征婚节目里一说爱好文学,那灯哗哗地灭,好像谁沾上高雅就一定穷得要饭吃。大浪淘沙,在文学不再有神圣光环时爱上文学,还愿意与她厮守一生,也算是不俗的有品味的人生选择。

 

  站在文学的路口,自然也面临着如同柳青名言里的那种困惑,那紧要处的几步往哪儿走,的确是个大大的难题。笔者在文坛混了三十多年,早年成名如方仲永如今却泯然众人矣。尽管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早出名也有坏处,笔者便是一例,锅盖揭得太早蒸出的馍往往是生生。笔者经验没多少,教训倒是值得与年青朋友们分享,至少让后来者少走些弯路。

  路口站着,想往哪儿走先得定个方向,就像开车出门,又不认得路,先得给导航设个要到的地方。文学就几样品种,诗人是天生的,得敏感而激情满满。恋爱时谁都是诗人,年青时谁都想当诗人,诗人是文学里最难成功的,为啥社会上的人都喜欢说诗人坏话,要么是嫉妒,要么是诗人太爱表演坏了名声,相信未来的老诗人食指永远打不过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摇摇晃晃的余秀华。写诗的人太多成名太难。到了七老八十还能写诗不是什么会员也一定是个真正的诗人。会讲故事有阅历人适宜写小说,小说尽管当年不入流,如今却是文学老大,尤其是长篇小说。尽管一年出几千部,没多少人有闲去读,却也能浪得虚名。连没出过长篇的鲁迅都有人质疑他算不算作家。编不出故事的就写写散文,在平淡如水的琐碎里寻找美好和感动。文学就这几样菜,全都能做的天才比熊猫还少。还得找自己喜欢擅长的当方向。笔者当年十六岁上大学时恰遇文学热。班上人都想当作家,笔者选了写自己熟悉的儿童文学才有了目标并小小成功。可见找到自己的长处给自己定个方向很是重要。

  站在路口,选对了方向,还得先跟着一个你爱的人走。就像路遥、陈忠实跟着他的偶像柳青走。路遥、陈忠实都在接受《创业史》丰富的营养滋养。他们常把《创业史》的心理描写当做自己创作的榜样和标尺。因为柳青,所以才有后来的《平凡的世界》《白鹿原》这样的有广泛影响和文学价值的文学名著。贾平凹初学写作时学沈从文学孙犁,细读能找到的所有作品,品味他们平静而散淡的语言风格,摸索出了自己 的语言风格和表达方式。笔者上大学时也研究过孙犁的作品,毕业论文就是谈他的,可惜没学到位,至今还遗憾不已。可见跟着你爱的作家学,跟生活里的爱情一样,可遇不可求,得有缘分。

 

  路口站着,还得找到根据地。一是写的根据地,找到你的文学故乡那口常挖的井,二是发的根据地,找到欣赏你作品的刊物。柳青在皇甫村一呆十几年,把那儿当成了他的文学故乡,才写出了让后来者当经典的作品。贾平凹更是把故乡当成了一口深井。写啥故事只要放到他熟悉的这块地面上,一下就活灵活现起来。这也叫接地气,生活之树常青。写出来作品总得发表,得找个欣赏你文章的杂志,笔者算是幸运儿,当年收到一个叫康文信的老编辑的长信,后来在他的手上发了《撵走的和撵不走的》,还获了奖。他是笔者的文学贵人,尽管至今没见过他,他永远是我对编辑美好形象的化身。后来《儿童文学》成了我的根据地,每年都发几篇小说。年青的朋友应该尽力找到一块这样的根据地,才会站起身,走向更广阔的天地。如今微信发达,平台林立,但真正的文学还是在纸上,在书刊里。微信微信,不可全信。

  文学是人生的亮光,也是人生里的那份有温暖的美好。从文学的路口走过去,总会有一些收获。尽管好多人如笔者一样,穷其一生成不了贾平凹他们那样的大家,但至少会像柳青说的那样在人生的紧要几步走对了路,选择了照亮生活的文学,也尽力去寻找过诗和远方,尽力抒写过自己发现的美好,这就够了。如同老歌让冯小刚电影里新唱的那样,世上有朵英雄的花,那是青春放光华。文学不老,谁的青春在文学里都会有美丽的芳华。



  初春时节一连三天,陪省内外的作家们两下棣花,总是要在平凹的院子里坐一坐,歇歇脚,沾些文气。那面山墙上满是他的作品名字,还有两部长篇没地方刻了,他还在不停地写,看来还得再砌一面墙。他在北京市开人代会,外地的作家们在他的老宅里跟他兄弟谈他的趣事。人的事情弄大了,名气门板也挡不住,山潮水潮不如人潮呀。文学早就不神圣了,天南海北的人们却不断线跑来看一个作家的老宅,你说奇怪不奇怪。

 

  当年还是文学青年的小贾,肯定没想到从棣花到西安,几十个春秋,用一如展馆陈列的那枝大笔一样的笔,一路写下来,把自己写成了文学大伽,写成了故乡的名片。他早年办的群木文学社取名的意思就是一棵树长起来特别不容易,因为容易长歪长不高,一群树木一起往上长的时候,虽然拥挤,但是在拥挤之中都会往上长,容易长得高长得大。也可以说,树们都在争着长谁长得高谁就能享受更多的阳光雨露。这个小个子的男人在拥挤中长成了大树。


   一晃几十年,我们这些跟在老贾后面当文学兄弟的人,也都白了头发,大多的人只是长成了灌木,却成了外界传说的商洛作家群。小贾那时候也用契诃夫的话给自己打气,这个世界有大狗,也有小狗,大狗小狗都在叫,但小狗不应因大狗的存在而惶惑。如今他成了大狗,叫出了大名。我等小狗也不自卑,反正都生活在文学里,成群结队快活地拥挤着,兴兴叫着,顽强地发出自已的声音,一点也不怯场。有大狗领着,怕个鸟?


  作家和故乡总有些复杂的故事,就像一部老戏,尽管结局都是大团圆,情节却是一波三折。自己人有出息,先是不相信,凭啥?个子不如我高.文凭不如我硬,家境不如我好:再是不服气不高兴。为啥写有風子,写扁担隔着喝凉水,阴暗心理,丑人多作怪,没有五讲四美,凭啥有那么大的名声,写字卖那么贵还那么啬皮……等到翻了秦岭出了潼关,说起故乡人家一脸疑惑,不知你是何方神圣。一提老贾,人家一脸欢笑,说知道知道,你们那儿人杰地灵呀!听多了.才知道啥叫墙内开花墙外香,啥叫名人效应。自已也像跟着老贾挺直了腰板,知道了啥叫文化自信。

 

  当年我出第一本书时,老贾兼任文化局副局长,我是他的下属文学干部.我俩在文化大坑东拐角那个简陋的厕所同时尿尿时,他主动说,我要给你写几句评论,搞儿童文学不容易,好多人不知道,老贾的第一本书《兵娃》就是儿童文学。他也许早就忘了,尽管给别人写了好多评论,至今没为我写过一个字。心里有点小小的不爽,但想想 又释然了。要让别人看到你,你得站到高处。要是你还是太小的树,不要抱怨天空的鸟看不到,那年在省城有个诗人朋友专门请我喝酒,我俩却因为老贾能不能成为大师争得不欢而散,随后想想真搞笑,真是半夜看三国替古人担心。故乡的作家们大多像我一样,是敬重平凹的。因为他是文学界的劳动模范,更是故乡文学麦田的守望者。他自己说是红薯,是洋芋,是商洛制造。

  因为老贾,故乡的文学成了象核桃一样的特产,文学的天空象商洛蓝一样澄净而美好。老贾的故乡,天空偶然也有阴云。要么为吸引眼球,要么为出名,总要找些东西说老贾的不是。更有人自称和老贾齐名,把大话说成了笑话。西安的朋友打电话告诫我,后院不能起火。要准备灭火器,守土有责。故乡这个文学的后院要是起火,高兴的肯定不是故乡人。文学是以六十年为一单元的马拉松,当年老贾的身影还在前面,还以为紧赶几步能跟上。如今他站在了秦岭上,我等还在山下。仰望着高山上的乡党,真诚热烈地为他鼓掌。棣花不是圣地,也算文学神庙。你可以不信神,也不能在神庙里说三道四。如同一个家,说不是给他当面讲,在外头要以家人为自豪。有句话说得好,向天上吐唾沫的人,唾沫往往会落到自己的脸上。

 

  故乡想当西安的后花园至今还是自说自话,当文学的后院却是没人敢说不,棣花的人流如织便是铁证。近日连市上的大领导也说了,不要既用用老贾当名片炫耀转身又数落他的不是,如同端着碗吃肉放下碗写娘。那样做不光不厚道,也白白让外人看笑话。表扬是推土机,批评是挖掘机。盖一座楼得一年半载,拆掉却是分分钟的事情。在商洛,谁都避不过贾平凹,如同谁也忍不住谈四皓。后院起火,最大的受害者一定是故乡。老贾的红薯蒸大了,给故乡添了个景点,给故乡人多了张自信的名片,咱也得像守护商洛蓝一样守护他的名字。后院安,天空蓝,空气老是省上第一,文学的商洛天是百花争艳的美好春天。

——原文刊发于《商洛日报》


作家简介

  鱼在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协理事,商洛市作协主席。著有《鱼在洋作品精选•雪夜奇遇》等作品10种。现为商洛日报社副刊部主任。


《商洛文学》微刊编辑部:

主管单位:商洛市文联

主办单位:商洛市作协

文学顾问:贾平凹  王良  鱼在洋  王卫民

主编:徐祯霞

编辑部主任:侯占良

编辑:陈斌    赵宏 聂光玲 申申

外联部主任:贾军平

本期编辑:聂光玲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