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上映】80后的主创们的心血《十万个冷笑话》!

福州万达电影城 2018-12-07 10:29:41


《十万个冷笑话》导演卢恒宇和李姝洁

80后动画咖撞大运拍电影?
导编剪样样行,10年准备不白瞎

跟大多数学动画的年轻人一样,从步出校门改变中国动画的一腔热血,到实战中被人欺骗利用的晦暗生活,《十万个冷笑话》两位80后导演卢恒宇和李姝洁对这种经历再熟悉不过。

想出国,没钱。想做好动画,找不到公司。好不容易有人承诺提供他们做原创动画片的机会,可前提却是先帮对方完成一个政府文明建设的动画项目。结果,他们以超低的薪水,抱着“做完就能做自己”的心态,打了一年的黑工,交了活之后才发现,承诺早就没影儿了。那时候是2009年,这对一头乱麻的年轻小情侣只能窝到电影院里排遣郁结,梦想在哪儿,谁都不知道。

可谁又能预料到,2014年底的他们,已经辗转于全国各大高校,为自己执导的电影《十冷》做起了巡回,而他们的这第一部电影即将在2015年首日登陆全国影院。看起来是横空出世的幸运,但运气的到来,从来不是无厘头。

《十冷》无论是网剧还是电影,走的一直是无节操风格

科班出生的他们,经历了10多年的动画积累,从闪客年代在网上自己做flash动画起,到学习做原创动画短片,被挖掘做网剧《十冷》的导演,卢恒宇和李姝洁几乎包办了导演、编剧、剪辑、音效、合成等多个环节。到了做电影的时候,卢恒宇不但配音不在话下,唱主题曲也是分分钟信手拈来。对于他俩的“多功能”,制片人告诉记者:“所有成功的、作品能够被大家看到的人,你永远不会知道他们在成长经历中做了多少准备但两位当事人却更愿意以一句“啥都做,因为没钱呗”的戏谑,将多年的积累和付出,轻描淡写地消解。

2012年,机会来了。常年混迹网络发表作品的卢恒宇和李姝洁,与他们口中的一家“神经病”公司搭上了线,有妖气原创漫画梦工厂(以下简称:有妖气)跟他们从前遇上的满口资源和金钱的公司不一样。到底有多合拍?卢恒宇举了个有趣的例子:“我们99%的时间在聊创作,到了要签合同的时候,都不想看密密麻麻的条款,都在喊‘好烦啊好烦啊’,最后就一起随随便便签掉了。”

那时候的有妖气上,连载着由寒舞创作的人气极高的漫画作品《十万个冷笑话》,单页浏览量就高达3万。这部漫画作品受到日本动漫《搞笑漫画日和》影响,极具无厘头和吐槽风。有妖气创始人董志凌喜欢研究日韩传统的经营模式,同时也在为自己的网站寻找一份可持续发展的商业路线,他觉得,参照《柯南》的轨迹,漫画是处理成本比较低的创作形态。如果在这种形态下获得认可的话,就把它升级到动画成本。如果动画形态依然能被市场接受的话,可以走向电影及其他改编衍生品的发展。

《十冷》网剧当年“火”的程度,令周杰伦也为了新片《天台爱情》的上映来分一分人气

《十冷》漫画就是在这样的运营思路里,被翻拍成动画短片,故事主打恶搞和吐槽,十分钟一集。卢恒宇和李姝洁带着工作室的小伙伴们创作执导,2012年7月上线后,引起各界“无节操人士”的强烈反响,就连周杰伦后来在为自己的电影《天台爱情》宣传之际,也不忘搭一搭《十冷》网剧的人气,甚至倾情配音表示“不错哦”。

  不可否认的是,80后为主体的中国原创动漫人一直被日本动漫影响着,无论是漫画还是动画版《十万个冷笑话》都有着《搞笑漫画日和》的影子,2010年替《搞笑漫画日和》中文配音的宝木中阳也为《十万个冷笑话》里的李靖等多个角色配音。随着时间的推移,《十万个冷笑话》慢慢在中文互联网形成属于自己的独特文化和受众群。

《十冷》当时的热潮,还“波及”到了不少圈外人士,比如彼时还在万达做营销宣传的《十冷》后来的制片人陈洪伟。有回他跟苏宁易购的哥们儿聊天,对方跟他说:“有个叫《十冷》的网剧特别奇葩,我们还在里面植入了广告,你知道怎么植入的吗?我们把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置换成了我们的苏泊尔电饭锅“,说完,这哥们儿乐不可支一个人自顾自地哈哈大笑。



《十冷》网剧当年就把广告当梗来玩,这个风俗也被沿用到电影中

这种“广告梗”的方式那会儿并不多见,陈洪伟觉得有趣,当晚就把这网剧动画找来看了,一发不可收拾,他自己也陷入其中成了剧迷,他觉得,这部短剧有着某种“在无意义中找意思”的“时代之音”,符合当下年轻人的青春调性,有一定的电影潜力。

作为《十冷》的IP(知识产权)持有者,有妖气创始人董志凌自称是个电影外行,研究电影市场报告数据,分析新闻尚且可以,可落实到制作上,投资上,他都不擅长,而这些资源对做了10多年营销的陈洪伟来说,都是小case。

《十冷》电影的3000万投资来自于万达影业、有妖气以及上海炫动动画三家公司,这是制片人陈洪伟攒的局。《十冷》电影是万达互联网小成本电影的实验性项目,是炫动的“成人向”动画推进的尝试,也是有妖气试水电影产业试图掘的第一桶金。他们在《十冷》从剧本内容、技术制作到营销宣发的前中后三大环节,凑成“三个臭皮匠”。


为《十冷》电影捐资的两位“10万哥”傅宕和程晓东(右二、三)

粉丝有钱任性买爱好?
来自137万众筹的信心与鼓励

将动画短剧拍大银幕电影,看起来有些一厢情愿。普通观众是否能接受?粉丝还会不会继续买账?能不能做出点行业动静,并解决更多的资金问题?都是《十冷》电影启动之初的未解之谜。

2012年中,有妖气为《十冷》电影项目策划了一次众筹活动,其实那时候,《十冷》幕后的万达、有妖气和炫动三家投资方已经到位,但仅有这些显然不够,他们依旧需要更多的资源支持。为了吸引更多关注,他们没有停下众筹的步伐。

傅宕和程晓东分别来自北京和吉林,都是互联网公司的高层管理者,两个看起来不相干的80后,却因为一部《十冷》而走到了一条道上,作为给《十冷》项目众筹启动捐款10万的两位最高金额投资者,他们被隆重地请到了《十冷》大电影的首次发布会现场,有不少二次元的同好姑娘听闻他们的慷慨解囊,都纷纷要求与他们合影,傅宕和程晓东互相嘲弄对方:“瞧,这就是捐款的意义“。一个发布会上,除了媒体,剩下的后排三分之二坐的全是投资人,而这现场500位投资人也只不过是5000位微投资人中的“冰山一角”。

《十冷》电影背后有5000位微投资人

投资金额从10块到10万不等,在发布会现场随便揪住一位投资者,他们对于自己捐了多少钱,早就忘了,此时此刻的他们,正因为一份误打误撞的参与而陷入不可遏制的兴奋。至于投资回报率?“10万哥”傅宕摆摆手,“压根没想过,就是花钱买一爱好“。像两位“10万哥”一样“有钱任性”的人毕竟不多,更多的小额投资者,并没有被请到发布会台上亮相,但他们一样在现场玩得不亦乐乎。与全国的粉丝聚会聊天、cosplay、获得限量衍生品的赠送,比普通观众更早看到电影,还能跟导演制片人吃饭…...这就是微投资者们的回报。

“众筹”这个新玩法,因为淘宝娱乐宝加码在《小时代》等颇具卖点的电影项目上,曾在今年暑期档掀起过一阵不小的关注潮。制片人陈洪伟告诉记者,《十冷》电影启动宣传以来,他接到的采访需求多半与众筹相关——很多人将其看做是一种电影投资行为。“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陈洪伟摇摇头,“娱乐宝在某种程度上对众筹产生了一种变形。”

至少,在他眼里看见的,所有《十冷》电影的众筹参与者,其出发点是基于对这部网剧的喜爱,要的是荣誉感参与感,而不是投资回报率,这也是中国最早的众筹平台点名时间所发扬的众筹核心。

陈洪伟直截了当地表态:“电影这个事情,众筹不现实,如果你是个很激动人心令人尖叫的项目,那你不会缺钱,好多人抢着投。如果只是屌丝小导演写了剧本,你众筹也集不到一分钱。淘宝众筹挑的都是不缺钱的电影,其中的猫腻不过就是电影片方借着淘宝平台,再做一轮想当然的推广。它不是投资行为,而是玩概念,产生了自己营销的作用,是个没有实质意义的空局。”

粉丝们在现场玩的不亦乐乎

有妖气创始人董志凌也告诉记者,“之所以做众筹,是希望了解市场对于我们拍电影这件事的兴趣程度,我们毕竟是做生意的,不能擅自放大风险,也希望通过众筹来改变一些大家对动画电影的想法。”对于有妖气这个“外行”来说,通过这种方式,了解受众群的反应,看到大家不是基于投资,而是对项目的热爱捐款。董志凌坦言,“可以找到感受和自信心,这很重要。”用陈洪伟的话来说,“还有什么互动,能比‘你愿意把钱给我’这种方式更深度?”

《十冷》在北师大进行内测点映的时候,一位叫小优的网友匆匆从天津赶来,她早已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给《十冷》捐过钱以及捐了多少钱,“当时就是想帮帮它,结果现在竟然能提前看片”,她显得很兴奋,她告诉记者,“第一次有一件这么帅的事是真正跟我有关,还有比这个更彻底的投资回报吗?“


《十冷》剧场版走的是超级英雄喜剧电影的路数

徐峥差点成监制?
时光鸡配音原本打算请九孔

虽然有网友吐槽《十冷》的画风,作为一部大银幕电影看起来“有点Low”,与此相对的是,它的故事却走的是好莱坞超级英雄电影范儿,灵感来源于《复仇者联盟》。为了致敬漫威的超级英雄电影,主创们还特意请了漫威的画师给影片在电影的开场处来了一小段高大上画风,当然,仅仅只有片头。

《十冷》的网剧由一个个吐槽小故事组成,卢恒宇和李姝洁表示,电影《十冷》会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有电影的结构和起承转合,“绝不是网络段子的简单集结。”它借助一个事件将网剧中不同篇章中的经典角色凑到了一起,讲述了一群不靠谱的怪咖携手共同拯救地球的故事。

为了让网剧中不同篇章的角色能自然地相聚于同一个时空,导演卢恒宇和李姝洁向漫画原作者寒舞提议:“不如加入一个时光机吧。”寒舞的“误听”,也为《十冷》电影创造出了一个全新角色:时光鸡。谁能想到,“新人”时光鸡竟然成为电影内测后,观众最喜欢的角色。

卢恒宇和李姝洁向《泰囧》学习喜剧笑点的节奏

《十冷》网剧的脱线气质,让它从诞生之初,就承载着喜剧的欢笑意义,电影自然也不能例外。虽然自称“天生是逗比”,但第一回拍电影,导演卢恒宇和李姝洁对于笑点的把握多少有些不自信。他俩很喜欢《泰囧》,甚至为了学习技巧,专门研究《泰囧》的喜剧路数,拿着表计算它的笑点数量及节奏,并对徐峥佩服得五体投地。

有些出乎他们意料,制片人陈洪伟当真给他俩找来了徐峥做参谋。虽然徐峥不算是《十冷》电影的主流受众人群,但他也提了一些自己的意见和想法,主要集中于笑点的表现和内容的剪辑上。

见到明星,卢恒宇和李姝洁起初挺开心,但他们转而也有很多担忧,因为制片人方面希望徐峥能担纲《十冷》电影的监制。卢恒宇知道,制片人提出这样的要求,有部分出于票房的考虑,而他自己最担心的是,“会不会有很多修改,还能不能保持自己的创作特色”。

动画电影剪辑在前,成片后基本一切已成定数,此时担纲监制,要么挂名,要么推翻重来,就在卢恒宇纠结心烦的当儿,徐峥一锤定音,他说:“你们的活儿都干成这样了,我还监什么制呢?”卢恒宇和李姝洁谈起徐峥说这话的情景,兴奋地手舞足蹈,“徐峥大大不愧为大大!”

《十冷》从网剧到电影,是一段跟时间赛跑的旅程。经过两年的持续播出,“神剧”们的观众群开始趋于稳定。卢恒宇手中拿到的监测数据显示,这种稳定意味着维持着每月更新一次的网剧《十冷》,已经不再拥有当年一夜爆红的热度,现在的“虚火”主要靠铁粉支撑。

百度指数的数据也显示,《十冷》在两年间确实经历了从陡然翻升到热度趋冷、进而保持稳定的发展态势。从2012年7月开播到2013年5月,《十冷》始终维持了较高的社会关注。但到了2013年9月后,《十冷》的百度指数就开始走下坡路,从峰值的13万直降至如今的4万上下。

这些数据告诉他们,时间过了,观众的热度也会过去。当别的动画电影用三四年慢慢打磨精良画面的时候,他们却只有一年的时间。而写剧本就更是如此,第一回写电影剧本,卢恒宇屡有抓狂时刻,他甚至逼着原作寒舞在自己的工作室吃了一个月汉堡奋发创作,画不出写不出的时候就刷刷微博,看看自己的好基友皇贞季(《十冷》中匹诺曹的声优)带着工作室小伙伴在日本胡吃海喝,就能刺激他们“重新振作”。

《十冷》电影里最出色的时光鸡角色设定是来自于台湾演员九孔

卢恒宇和李姝洁是超级影迷,看电影时常一块儿吐槽,给电影里的故事结构挑毛病,有时候还脑洞大开修改起电影剧本来,这种生活里的创作从未停止,他俩称之为“潜移默化”。比如,他俩说起《十冷》电影里最出彩的“时光鸡”角色,就是照着台湾演员九孔写的,时光鸡的配音原本打算邀请九孔,却因为项目缺钱,卢恒宇只得亲自上阵,而他在电影中秀出的闽南味的普通话,正是跟着《疯狂的赛车》里的九孔学来的,那是他特别喜欢的一部宁浩电影。

打从《十冷》电影启动宣传开始,卢恒宇和李姝洁就一直在全国巡回做宣传,记者采访他们的当儿,来不及午饭的两人就着一碗关东煮埋头“风卷残云”,他们告诉记者,最担心的是,“观众老爷能不能满意?”

虽然制片人董志凌希望给《十冷》转换属性,从动画电影变成喜剧电影,扩大受众。但在《十冷》的一次内测中,可以看到,除却现场粉丝投入其中热情高涨之外,的确有着一部分普通观众无法与影片笑点接轨,一脸茫然。

对此,制片人陈洪伟却不意外,“就算不能理解,至少不会嫌弃,更不会觉得这是一部烂片,这就够了”,他告诉记者,《十冷》的风格跟《屌丝男士》《万万没想到》一样,是在没有意义里创造意义,它们的受众一定会很喜欢,电影在这部分人群里立住了,他就满意了。

对卢恒宇和李姝洁来说,他们也并不觉得自己的电影是“嘻嘻哈哈笑过就算”的类型,“我们是认真严肃地在搞笑,电影里的一群逗比做了自己认为特别高大上的事,这一定会有好的喜剧效果。”


《十冷》电影还未上映,成本就已经通过多种方式回收了

只要上映就赚钱?
回收渠道多样化万达发行靠终端

“打从我做这个项目起,成天被人问,‘你那个《十万个为什么》的电影现在做得怎么样了?’”陈洪伟一边无奈地摇头一边自嘲。谈起《十万个冷笑话》电影的宣传,作为营销负责人的他一脸愁容,“比真人电影难得多,不但不好传播,也没有明星能给你去做巡回。”

这是陈洪伟在万达担纲制片人制作的第一部电影,成本虽然不大,项目本身也有着一定实验性,但有妖气、万达、炫动三家贡献出的3000万制作宣发费。除了控制成本之外,要把资源本身和营销渠道做到最大化。

内容植入是《十冷》从网剧之初就已经熟稔的回收方式,“老朋友”苏宁易购在电影中也继续了以往的植入合作,陈洪伟更以影片脱胎于互联网、直面年轻受众的优势,顺利引入了小米手机和招商银行的植入广告。

小米科技的前任副总裁黎万强与《十冷》电影的植入合作只用了半小时就敲定。黎万强回忆,当时陈洪伟对他说,正常商业广告观众会不喜欢,而《十冷》会用百无禁忌的吐槽,把小米手机的植入广告做成电影中的广告梗,方式新奇,创意有趣,“互联网电影与互联网产品的合作,这太有意思了”,黎万强说。

《十冷》电影制片人万达影业的陈洪伟

用自身的资源置换一次与年轻观众互动“示好”的机会,大部分企业都不会放过。于是,新浪微博成了《十冷》电影的社交网络平台,格瓦拉是它的票务平台,蓝港是它的手游平台......在有妖气的版权范畴里,董志凌告诉记者,《十冷》电影的新媒体版权也顺利卖出,还卖了个类型里的新高。

作为一部既没明星也没钱的小成本动画电影,《十冷》整合了超过2亿的营销资源,不亚于贺岁档任何一部主流大片。在北京50余座办公楼里,几乎都能看到《十冷》与苏宁易购合作的分众广告。小米科技向《十冷》提供了小米手机和电视盒子,供片方进行互联网互动;新浪微博上则提供了几千万硬广资源......在这样的玩法里,线上线下资源整合,陈洪伟告诉记者,通过营销和商务植入版权售卖,多种渠道成本已经回收,只要上映就是盈利。

脱胎于互联网的《十冷》电影,是否足够具备市场价值?

有着万达影业这个发行后盾,《十冷》几乎是有着得天独厚的终端优势,陈洪伟已经开始盘算,元旦档一天一亿多的票房,大盘至少能有三个多亿,在这其中,哪怕《十冷》只拿到10%的场次,就能有三四千万的票房,假如再有机会往20%的排量上冲一冲,就能有六七千万票房,“如果宣传到位,就能匹配到这个量级,还是有机会的。”陈洪伟以自己在万达院线工作八年的经验思虑良久,似乎胜券在握。

通过项目组合、成本控制、整合资源、营销定位和传播上的种种风险分担,第一回做制片人的陈洪伟已经为《十冷》电影增加了更多成功的可能性,“做商业就是做概率,增加赢的机会”。陈洪伟告诉记者,他对《十冷》的票房期待是过亿,他看好互联网为电影产业带来的可能性,“不仅仅在于电商卖票,也不是视频平台和阿里的投资,而在于它原创产生的内容,足够具备价值。”

实现了的“万一”?
80后主创们的“后青春大冒险”

《十冷》是80后导演和80后制片人共同攒出来的项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每个人都在这个项目里,寻找着属于自己的万分之一的成功几率。

卢恒宇和李姝洁挂在嘴上的梦想就是:拿奥斯卡动画奖。为此,他们经常被小伙伴嘲笑吹牛,在一次饭局上,卢恒宇再次被同行吐槽,他气不过,跟人冲撞,“不被嘲笑的梦想就不叫梦想。”李姝洁回忆,“那瞬间,感觉卢恒宇全身散发着光芒。”

虽然他俩总说,在《十冷》电影到来之前,就做了很多准备,不过,他们也承认,自己是“傻人有傻福”。李姝洁打了个比喻,“就像一个扫地工,扫地的时候,千万不要说,这个马路这么长,我什么时候能扫完 ,你别想,你就看着眼前低头扫,一抬头,就到了。倒退三年,我们都会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做电影,而现在,我们只想着看观众老爷排着长队买我们的电影票。”

在制片人陈洪伟的眼里,卢恒宇和李姝洁这样的导演,有着未来中国导演的主流思维,日漫的文化与好莱坞商业类型片的积淀很深,但心态又年轻得很。当5-10年后,真正的90后,00后成为主力人群,有动漫形态,二次元形态的产品会成为更加主流的趋势。

虽然思想很新潮,但卢恒宇和李姝洁身上也还难得地保有传统的实干精神。卢恒宇回忆自己在做《十冷》电影之前,有周围的朋友敬告他,“这片子低于多少片酬,你就别接。”“你管我呢,我喜欢做,我饿不死我就做”,卢恒宇气不过反击。他俩不止一次地向记者强调,做所有事情的前提都是,自己组建的团队有没有提升,对整个工作室品牌的打造有没有价值。他们自嘲穷惯了,也被人画过饼受过骗,喜欢把自己放平一点。虽然电影圈或者动画行业有着很多神话和光环,但他们愿意把自己称作“工匠”。

制片人董志凌也回忆起自己最开始做《十冷》电影的时候,动画业同行一面给他鼓励,话音刚落,对方转而笑着说:“你们这部成人向动画电影票房万一好了,我这边有个类似的电影项目马上就能上马了。“

“不过,我相信我们能成”,董志凌说,“就算没有儿童向动画电影《喜羊羊》那样的票房大爆发,至少也比互相看着,偶尔出来一个人死掉了,再出来一个又死掉了,至少比这样的局面会好,更积极一点。”

《十冷》制片人有妖气网站的董志凌

董志凌的梦要做得更大一点,从最开始做漫画网站,被传统漫画杂志看作不靠谱,到做网络动画,被正规动画公司看不上,到如今做电影,他身后能作为“鼓励”的成功案例并不多。他眼里的中国动画就像中国男足一样,很多人关注,但就是起不来。原创动画最难的地方,是要跟‘动画就是给小孩看的’传统观念做斗争,虽然他知道,这可能不是一家公司能做到的,但是如果《十冷》能成,至少也是一种刺激和打气。

《十冷》项目的运作经验,也让他与他背后的有妖气开始了更进一步的电影步伐。当记者提及,在广电总局的电影备案上,曾看到过一部科幻动画电影《端脑》的立项,这部电影与有妖气正在连载的另一部动画网络剧《端脑》同名。董志凌也坦言,他们有了缓慢进军电影圈的打算,《端脑》已经与脱胎于剧角映画的剧魔影业达成制作合作。

就像卢恒宇和李姝洁,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当年大学同班同学毕业后迫于生计纷纷转行,独留自己死撑在动画行业里。如今,常常有别人“安利”《十万个冷笑话》到了他们这儿,才发现,他们就是动画导演本人。李姝洁的父母从前总觉得孩子不务正业,现在看到女儿靠谱又出息,甚至成了家里亲戚小孩儿们的偶像,心里别提多开心,“家庭地位也跟着提升了”。

至于那难以破冰的中国原创动画电影怪圈,他们倒是很乐观,“我们先脚踏实地,组好团队,多做作品,做出老少皆宜的故事,画面也得到行业人的认可,到时候,不破冰才怪。”

结束采访的时候,卢恒宇和李姝洁还在互相调侃着:“你说我们要是40岁就得奥斯卡了可咋整?”“记得要感谢诺兰,乔治·卢克斯和约翰·拉赛特啊”,“哎呀,说不完,感谢的人太多,没提谁都不合适”。

青春要么就是一场大冒险,要么就是一个冷笑话。

鸡血完毕,他俩正经下来,卢恒宇摆出难得的严肃状,一脸认真地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是啊,万一实现了呢?”李姝洁跟着喃喃自语。

陈洪伟常喜欢说宁浩的一句话,青春要么就是一场大冒险,要么就是一个冷笑话。这回,这群80后的幕后主创们,用《十万个冷笑话》开启了一场“后青春的大冒险”——萃取互联网文化精华,结合传统电影工业与客观规律,做出一部好作品。从点映以来每一场的观众笑声来看,他们的梦,至少已经部分实现。






更多精彩影讯、活动请登录www.wandafilm.com

福州万达影城影迷QQ群

4306003

商家加盟活动请联系

电话:18649722582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微社区互动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