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条微博竟能年入千万,看段之手们的黑暗组织

IT观察猿 2018-11-12 14:17:17
导读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机会。你能想象一个段子手只要简单发条微博就可以进账5位数,甚至6位数吗?




疯子就带你细数段子界的四大黑暗组织!



    

第一大黑暗组织:尹光旭



在微博上利用段子掘到第一桶金的是福建人尹光旭和他的投资者蔡文胜。他们通过收购,一度控制了微博粉丝排名前50名的草根账号中的半数,其中冷笑话精选、微博搞笑排行榜、我们爱讲冷笑话都是段子账号。2011年,仅“微博搞笑排行榜”一个账号年利润便高达1500万元


尹光旭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背后是一个庞大而隐秘的“微博福建帮”。例如天使投资人、号称“站长之王”的蔡文胜不仅是尹光旭的投资人,同时也是新浪微博江湖中控制粉丝数量的第一人。据微博营销行业的资深人士透露,蔡文胜拥有的账号至少控制了1/8新浪微博用户




给这些大佬跪了




    

第二大黑暗组织:白洱




白洱非常有商业头脑,他不是第一个意识到段子手能赚钱的,却是第一个将段子手组织起来找到甲方公司的经纪人。他旗下都是精兵强将,天才小熊猫(粉丝:573万)、叫兽易小星(722万)、所长别开枪是我(553万)、李铁根(372万)……其中天才小熊猫更是号称微博广告段子第一人,凭借影响力和人气,成了一家O2O软件的合伙人,足见白洱此人之牛逼。


我和他谈过生意,此人气场很特别,感觉叼着烟眯着眼说话,对话如下:


我:某某直发多少钱一条?

白洱:XXXX

我:能便宜点吗?

白洱:不要和我讲价

我:我和小熊猫认识。

白洱:便宜2000

我:我和所长是朋友

白洱:再便宜2000

我:还有的讲吗?

白洱:滚!

我:……


遂,成交。


也正是白洱之特别,更兼手下都是知名段子手,为人极傲,遂在业内口碑很差。白洱每半个月就要染一次头发,喜欢戴红色墨镜,穿熊猫鞋,用上万元的耳机,可是内心却非常敏感。原来那么傲,对客户带搭不惜理,如今广告资源被其他两大黑暗组织吞噬,白洱很着急,常常在夜里流泪。 

但是白洱也是个坚强的boy,他哭完之后擦干眼泪,继续接广告,因为市场萎缩,他现在说话已经客客气气的了。这就是人生啊,大家为了赚钱,都活得像一条狗一样。



    

第三大黑暗组织:楼sir(售楼先生)




楼sir曾为售楼先生,2013年,“售楼先生”从不景气的房产行业辞职,成立“楼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一下简称“楼氏文化”),陆续签下“同道大叔”(以下简称“同道”)、“回忆专用小马甲”(以下简称“小马甲”)、“假装在纽约”等人,成了行业里的第二个老板。袁琢把名片上的名字改成了“楼sir”,并把微博简介改成了“预计今年会爆富,你们对我好一点。”而现在是微博认证是大写的楼氏集团总裁,可谓真正的屌丝逆袭。


楼sir曾在白洱麾下,后来白洱看不上楼sir,觉得他们没啥实力,不如李铁根,天才小熊猫这种,根本发展不起来。然后楼sir就带着一帮被白洱看不起的猫三狗四自立门户。


回忆专用小马甲(粉丝:2423万)早期为了快速走红,就签了楼sir。楼sir动用所有资源帮小马甲策划,转发,带人气。所以,小马甲走红,也是集体的力量,在这个年代,单打独斗很难生存。而且小马甲也经常会搬运一起facebook上的内容,因为小马甲没什么文化啊,不懂英文,他为了搬运段子,很用功的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用翻译软件翻译,自学英文,这一点很不容易,在段子手里也算是非常用功的了。现在楼sir傍上小马甲,也飞黄腾达了,小车也开上了,公司也开起来了,楼也买了,可以说是咸鱼翻身。白洱看了很辛酸,这就是“当初的我,你爱理不理。如今的我,你高攀不起。”


回忆专用小马甲大火,却是靠着这对猫狗



    

第四大黑暗组织:铜雀



铜雀是个货真价实的90后,尽管长得不像90后。



铜雀的公司叫做鼓山文化,相比前面介绍的两位,鼓山是唯一将段之手做成流水线的人。白洱手下都是成名多年的段之手,楼sir那边也是二三线段之手,而鼓山这边会自己培养大号,微博上那些xxx的日常系列,基本是鼓山旗下的产品。铜雀的签约方式几乎是集团军式的,他先后签了200多人。


他们的号,价格非常非常非常公道,让你觉得这钱花的真他妈值。和那些动不动5、6位数报价的段子手相比,简直是业界楷模。这也是之后鼓山这个后起之秀,一跃成为段之手界的No.1的重要原因。


在2014年,鼓山文化的年流水已经超过牙仙广告与楼氏文化的总和;他的员工从3人增长到70多人,办公区从客厅搬到了 CBD 地段,扩张到500平米。



    

小结



段子手之于新浪微博,就像是可乐中的碳酸,没有它只是一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糖水,但太多会撑破包装成为不可控制的存在。



从心理上来说,微博绝对不会喜欢这些段子手,因为他们拿走了微博认为原本属于自己的企业广告费,尤其是在阿里入股以前,新浪微博为了汲汲寻找盈利模式煞费苦心,而在同时这些微博段子手们却可以日进斗金。


无论如何,卧榻之旁,岂容他人安睡,自己开的场子,你来跳舞,绝对无法接受。


以上内容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微信duiyue23处理,谢谢。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