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男人对你死心踏地,要学会聪明的“胡闹”!

男神女神经 2018-12-05 12:45:27
1
第1章被劈腿

当我猛地拉开那扇画着精美水墨山水的日式拉门,眼前的一幕看得我鼻血直流:一个男人精壮健美的背展现在我面前,背上的弧度优美的线条让我转移不了视线,那性感的肌肉纹理看起来如同精雕细琢过的艺术品一般,而他那蜜色的皮肤看起来更加诱人,晶莹的汗珠儿顺着那完美的弧度滑下来,更加撩动人的心神……

这本来应该是用来优雅用餐的包房内,一男一女在榻榻米上早已经缠绵成一团,衣裳凌乱,女人身姿微微扭动,媚眼如丝。

而那男人则像操控一切的主宰,冷静而不失迷乱地诱惑着那美女陷入疯狂。

我几乎忘记了自己的目的,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风情刺激的一幕,大脑已经几乎停止了运转。

看到我突然出现,那分外眼熟好像某当红影星的美女“啊呀”一声,一下子扑在男人的肩上。

而那男人则转过头来冷冷地盯着我,我愣住了,他有那样一张五官深邃,极其俊美犹如混血儿的极品容貌,浑身散发着逼人的霸气和高贵的气质,即使如此暧昧放荡的场合依然丝毫无损他的强大气场,但是这个男人,我却不认识……

我正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反应,那男人轻轻地张口:“看够了吗?”

我呆呆地说:“看够了。”

“看够了还不给我滚!”那俊美男人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冷酷威严得好像是冰刀雪剑一般狠狠地刺中了我的心,我顿时清醒过来,是啊,我在干什么,我看一对陌生人上演活春宫?我不是来捉奸的吗?

我抬头看看门牌号,原来是085,而不是035。

“对不起,我走错了。”我心虚地赶紧关上拉门,遮住那一袭春色。

是我情急之下看错了,那么,真正的035包房内,会不会也同样上演着同样暧昧刺激的场景?我的心不禁颤抖起来。

一分钟后,我正确地拉开035包房的拉门,看到里面的一对年轻男女正在甜甜蜜蜜腻腻呼呼地互相喂食、尤其是女的还撒娇地坐在男的腿上时候,我感觉到几乎要气晕倒在地上。

因为,男的正是我已经恋爱了四年的男友唐燃,而女的,我也认识,那女的叫李梦瑶,是我和唐燃同系不同班的同学,听说是个富家千金,父亲是A市一所上市公司的大股东。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以为情比金坚的爱情竟然这么容易破碎,唐燃早上告诉我去一家公司应聘,而中午就跟李梦瑶在这里吃情侣日式料理,要不是我接到一个神秘电话,自己还傻乎乎地蒙在鼓里,还在打印室里帮唐燃认真打印和装订那一叠叠厚厚的简历呢,还在为唐燃当牛做马呢。

一想到这里,我感觉自己几乎都要疯了。

我抓起唐燃放在门口的一只皮鞋,抱歉,这双鞋还是我给他买的,我用力地将那只皮鞋砸在唐燃头上,几乎是用咆哮的声音大吼:“唐燃,你竟然背着我劈腿,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

起初,唐燃略显慌乱,但是只是片刻间,这个在学校里著名的校草、赫赫有名的学生会主席瞬间平静下来,他淡淡地看着我,用那依旧低沉好听的男中音说:“思蕊,既然你已经看到了,那么,我也不瞒着你了,没错,我和梦瑶已经好了一段时间了,怕你伤心,所以,一直没告诉你,因为害怕你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本来想等你应聘上一个比较好的工作再告诉你,那样,也许你不会那么伤心。”

他看着我的眼神里,没有一丝留恋,那种陌生,让我都在怀疑,这到底是不是那个同我恋爱过四年,对我呵护备至,冒着鹅毛大雪来女生宿舍给我送夜宵的男孩儿,他竟然这样容易地说变就变了。

说好的相爱一辈子呢?

想到这里,我更加愤怒了了,好像一头母狮子一般冲过去,跳起来在唐燃那张俊俏的脸上打了一个响亮的耳光,唐燃微微地侧着线条优美的脸,没有说话。

但是唐燃身边的李梦瑶坐不住了,她凑过来,一把拉住了唐燃,然后仰着骄傲的脑袋,冷冷地看着我:“苏思蕊,怪不得唐燃不要你,你看你什么样子,好像一个泼妇一样,伸手就打人,还有王法了吗?”

我恶狠狠地瞪着李梦瑶,怒气冲冲地说:“李梦瑶,你还有脸说我,你倒是优雅的千金小姐啊,你的优雅家教就是让你撬别人墙角,让你当小三的吗?”

“哼,什么小三,你们结婚了吗?没结婚吧?既然没结婚,唐燃就有重新选择的权利,他的眼睛是亮的,他发现我比你更优秀更出色,凤凰还往梧桐树落呢,要你这个歪脖柳树干嘛?怎么?你觉得你们处了四年,你就可以栓住他了?做梦!还是想想怎么找到一个工作在这座高消费的城市生存下来,要不,就老老实实地夹着尾巴滚回你的小城市去!我告诉你啊,我爸已经跟帮我和唐燃找好了工作,唐燃的工作,就不劳你费心了。”妆容精致的李梦瑶嘴巴也真是很厉害,她毫不留情的贬损着我,我感觉到自己眼前发黑,明显的胆固醇偏高了。

“你……。”我咬紧了嘴唇,几乎都要将粉嫩的唇咬出了血来,李梦瑶说的是实情,让我无法反驳,快毕业了,我正在到处投简历找工作,每天累得好像一条狗一般,可是如今井喷式的应届大学生毕业,本科生想在这个人才济济的A市找到合适的工作真是太难了。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唐燃又开了口:“思蕊,梦瑶说的不错,你不用再帮我制作简历了,因为我已经不需要了。思蕊的爸爸已经给我安排了不错的工作,以后,我会发展的很好,看在相处四年的份儿上,你就放我一条生路吧?”

他这句话,简直好像一把尖刀将我刺得心脏流血,我好像看陌生人一般盯着唐燃,不停地冷笑着:“放你一条生路?呵呵,说得好……当初你费尽心思追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让我放你一条生路?当你告诉我,你家为了供你上大学,把家里唯一一头牛都卖了,已经家徒四壁,我每个月把我爸妈给我的生活费一分为二,每天给小孩子当家教给你赚钱供你上大学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让我放你一条生路?当你没有钱吃我的喝我的,你怎么不说让我放开你一条生路?”

我这样说着,一股悲愤从胸腔里迸发出来,从来没有感觉到这么委屈的我,也是从小在小康家庭当做掌上明珠一样细心呵护着长大的,从来没有想到,生平第一次谈恋爱,却以这么惨烈的状态收场,而且,我还是被一个自己倾心爱着的凤凰男给甩了。

是的,他这样无耻地将我给甩了。

顿时,我泪流雨下,瞪着眼前这一对狗男女,此刻,唐燃轻轻地摸着李梦瑶的脑袋,似乎在告诉她不用担心,这对狗男女依然在旁若无人的秀恩爱,我刹那间几乎心理扭曲,冲上去同这对狗男女扭打在一起。

 
2
第2章 一对狗男女

我冲上去就将那柔弱得好像含羞草一般的李梦瑶给踢倒在地,但是那刻意在李梦瑶面前表现温柔和呵护的唐燃此刻勇猛无比地一把扯住了我的头发,丝毫不讲情面地将我用力甩了出去,没错,我好像一个包袱一般被他狠狠地丢出了那精致优雅的拉门儿。

“苏思蕊,梦瑶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泼妇,我怎么可能会爱一个泼妇!你赶紧走,哪里凉快你呆哪儿去!”唐燃用男人的力气狠狠地将我推出去,一边赶紧充满怜爱地将李梦瑶拉起搂在怀中,“瑶瑶,你没事吧?别理睬她,她就是一个泼妇!”

泼妇?我什么时候变成了泼妇?难道我的男朋友背着我劈腿了,我还要笑意盈盈地祝福他一切安好?难道我不能发脾气不能伤心?怎么我就变成了泼妇了?

我真想拿把刀直接砍死这对狗男女。

就因为李梦瑶能给他找份好工作就放弃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我呸!

我泪流满面地等待着自己的脑瓜儿同坚硬的水泥地面来个亲密的接触,撞死我吧,或者撞失忆,那样我就不会痛苦了。

我没有悲惨地摔个头破血流,却反而跌入了一个坚实而富有安全感的怀抱,耳边传来好听的声音:“你没事吧?”

我勉强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竟然是那个刚才085包厢中的帅哥,他竟然接住了我,我挣扎着站了起来,轻轻地摇摇头:“我没事。”

再扭头看一眼那搂着李梦瑶不停安慰的唐燃,我伤心地转头,再也不想看这两个人,看一眼我都觉得恶心。

“喂,不说声谢谢吗?”那个接住我的年轻男人轻轻地挑眉,戏谑地看着我,他站在那里看着我,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浑身的气场强的吓人。

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倨傲的下巴,他的唇色很红,唇线很清晰,唇片薄薄的,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鼻子傲挺,而最最好看的就是他的那双眼睛,一看进去就好像会被吸进去。

而现在的我,哪里还有心情去欣赏帅哥,倒是火气不小,而他出现的时间去正好成为我的出气筒,我口气很冲的对着他吼“谢什么谢,老娘想死还不行吗?老娘又让你接着我吗!”

一口气吼完这一句话,我看也不看那男人是什么表情,然后撞过他的身子往门外走去。

看着灰暗的天,我的心像是被挖空了一样,那些悲愤,恼火,恨意,混合成胸中最后的空荡。

如果人生可以重新选择,我会选择在最开始遇上这个卑鄙无耻的男人的时候就一把刀先砍死他,就不用再遭遇现在的痛苦。

而这么多年的感情,又岂是一句恨就能抹灭的。

好像游魂一般地回到校园中,走一路,眼泪流一路。

耳边依然不停地回响着唐燃那句伤人的话:思蕊,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原来爱情真的是经不住考验的,因为我的父母不能给他在这个大城市安排工作,他这只凤凰就择良木而栖了,多么可笑,多么现实!

有人说这个时代女人现实,总是想嫁的好;其实男人又何尝不现实,不想娶的好?

他真的那么喜欢那个李梦瑶?

呵呵……

不过也只是看中李梦瑶家里的钱而已。

我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宿舍,一进宿舍,就好像死人一般摔在床上,扯过枕头,蒙在脸上,嚎啕大哭起来。

同宿舍的好友周婷和陈安安正在收拾行李,看见我哭成这样,赶紧慌神儿地围过来,因为这四年,她们从来没有见我哭过,谁都知道我是一个坚强的女汉子,如今,女汉子哭成了烂桃子。

“蕊子?怎么了?我们爱吃的那家麻辣烫店倒闭了?”周婷赶紧晃着我问,“还是你怀孕了?”

“去你的,蕊子守身如玉的,都没跟唐燃睡过,怀个鸡毛孕啊?”陈安安瞪了周婷一眼。

我坐起身来,强迫让自己镇定下来,眼泪鼻涕抹满脸:“呜呜,唐燃,和那个李梦瑶在一起了,我被甩了。”虽然我一百次在心中告诉自己唐燃那种人渣不值得我伤心,但是,我还是忍不住伤心。

“啊?”周婷和陈念念的眼睛瞪得比豆包还大,是的,她们也不相信,周婷曾经说过,凭着唐燃对我的疼爱程度,大学情侣纵然都分手了,我们都不会分手,但是讽刺的是,身边很多情侣都没有分手,我们却分开了。

“丫的他个凤凰男竟然敢劈腿,四年你为他付出了多少?要不是你,他连书都念不下去,还当什么风云人物啊?还校草呢,我呸他一脸花露水。”一向义气的周婷简直比自己被甩了都愤怒。

“他还让我放他一条生路呢,李梦瑶的爸爸给他找了很不错的工作,而我,就是一条斗败了的狗,好像跟我在一起,就是一条死路。”我继续抹着眼泪鼻涕说。

“气死老娘了。”周婷将桌子拍得啪啪响,“走,我们去揍他丫的。”

“算了,没意思。”我轻轻地摇着头。

“是啊,狗咬人一口,人还能咬狗一口啊?那样的人,咱们不要,蕊子,打起精神来,等咱们发展好了,咱们气死他!”陈念念说也义愤填膺地说,“现在的人太现实了,那个人渣知道工作不好找,找了李梦瑶可以少奋斗二十年呢!”我无言以对。貌似现实的确是这样。

“早知道你还不如接受刘子嘉呢,子嘉多喜欢你啊,有眼睛的人都看出他对你情深似海,何况他又那么出色,可是你的眼睛就是瞎了,看上那个该死的凤凰男,”周婷的手指头狠狠地戳在我额头上,“你啊,放着珍珠不要,只要一个鱼眼睛。”

“别瞎说了,我一直将子嘉当做好哥们,我看见他,没有心砰砰跳的感觉呢。”我擦着眼泪说。

“砰砰跳你个头啊!算了,以后看人看准点儿,人生啊,就是这么回事儿,没爱过一两个人渣,谁能顺利披上婚纱?”周婷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

“好了,蕊子,别哭了,打起精神来,明天我们还要第二轮面试呢!只要我们应聘上洛氏,那我们就嗨了,到时候,让那个唐燃后悔去!你赶紧敷个面膜先,省得明天肿着眼睛给面试官印象不好,听说,情场失意,职场得意哦,我觉得你肯定能应聘上!”陈安安信心百倍地说。

我擦干眼泪,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是的,一周前,专业知识扎实的我们一起通过了洛氏的第一轮笔试和面试,明天是第二轮,洛氏是国内最著名的集团企业,薪水很高,如果我们本科毕业真的能应聘上洛氏,那真的相当于一步到位了。我要应聘上洛氏的商务秘书工作,我要成长为最出色的“白骨精”,我要让那个凤凰男彻底的后悔。

这是我当时的幼稚想法,在多年后的今天,我再次回想,都觉得当时自己真是幼稚天真得可笑。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