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天桥老胡同拾遗(下)

长城曲艺网 2018-08-09 11:48:31
点击上方蓝字 ↑ 添加关注·不再走散!

署名及版权声明

长城曲艺网及其微信公众号等新媒体账号,致力于优秀民间传统文化艺术的弘扬传播,由于人力有限,难以对所刊发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内容逐一核实并明确标示其来源,对此,我们深表歉意。工作当中,如未能为您署名,请及时告知,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权,也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

          1949年,李德伦与妻子李珏和女儿李鹿在颐和园合影

童芷苓旧居(鹞儿胡同37号)

 这是鹞儿胡同5号院中的老槐树,旁边的房子不知是不是当年看押燕子李三的地方


鹞儿胡同诞生指挥大师

鹞儿胡同是一条东西走向的胡同,东接前门大街,与铺陈市胡同相交,西连留学路,全长四百多米。鹞儿胡同乍一听,仿佛胡同的历史与某种强悍的猛禽有关。其实,明代时,此胡同叫“要儿”胡同,属正南坊,清代以后演变为鹞儿胡同,一直沿用至今。

这里是一条非常有故事的胡同,走出了很多文化人士。闻名中外的著名交响乐指挥家李德伦,就出生在这里。

1917年6月6日,李德伦出生在鹞儿胡同31号(老门牌)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李德伦的大伯父家住“平介会馆”的西院,李德伦家住“平介会馆”东院。因离天桥很近,家人常带他去那里玩儿。在小德伦四五岁的时候,一次去天桥的游玩中,被一个弹三弦儿的艺人吸引。回到家后,小德伦缠着父母给他买三弦琴,父母只好答应。从此,小德伦抱着他心爱的三弦儿,整天拨弄。后来李德伦说,那是他走向乐坛的开端。

李德伦的父亲酷爱京剧,与当时的京剧演员有来往,家里经常锣鼓点不断,京剧音乐氛围的熏陶,无疑给小德伦打下了音乐启蒙的基础。到了六七岁时,李德伦又发现了另外一个天地,那就是家里听差们住的门房。当时李德伦家东、西两院加在一起有十几个佣人,在那里李德伦接触到了一个全然不同的世界。当时他家有两个听差曾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做过华工,他们经常给小德伦讲欧洲的风土人情,讲他们挖战壕、筑工地的亲身经历。李德伦在开阔眼界的同时,也开始认知社会和人生。这也为他日后的人生轨迹打下了伏笔。

1931年,李德伦考上了北京师大附中。爱好广泛的他,喜欢读托尔斯泰、巴尔扎克、雨果、莫泊桑的作品,更喜欢听贝多芬和柴可夫斯基的交响乐。当时北京有一个专为外国人办的“燕声”电台,每天播放几小时的西洋古典音乐,周六晚上还放一部歌剧录音,李德伦听得如醉如痴。那时,只要外国音乐团体来北京演出,李德伦每场必到,从不错过。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李德伦参加了“北平歌吟团联合会”,在多次示威游行中,李德伦领头高唱抗日歌曲,积极投身到救亡运动中。1940年,李德伦考入上海音专学习。1946年,李德伦到达革命圣地延安,担任延安中央管弦乐团的指挥。从此,他把自己的命运和中国革命的音乐事业紧密联系在一起。

除了交响乐指挥家李德伦,中国著名的林业教育家、植物学家、树木生理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汪振儒(1908-2008)也出生在鹞儿胡同。

汪振儒的父亲汪鸾翔曾任末代皇帝溥仪的老师。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一书中曾这样写道:“补习数理化的老师叫汪鸾翔,是位博学多才的人。书、画都拿得起来,水彩、油彩不怵,新学样样通。不过给我补课的课本,不管是数理化还是别的科,都是木刻、线装的课本,是汪老师在光绪年间教书时自己编的教材。”汪鸾翔是清华大学的老教授,清华大学的老校歌歌词就出自汪鸾翔之手。

汪振儒从小耳濡目染,对动植物有着极大的兴趣。在北京师大附中读书期间,汪振儒为学校花草树木编制了植物名录,还协助教师绘制生理卫生教学挂图,受到师生们的称赞。1925年“三一八”惨案中,汪振儒参加示威游行,被军警开枪打伤左腿。1935年,汪振儒赴美国学习林业,抗日战争爆发后回到祖国,从此走上林业教育之路。1952年,全国高等院校进行院系调整,汪振儒参加北京林业学院即后来的北京林业大学的筹备工作,为中国的林业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鹞儿胡同还是一条梨园艺人聚居的胡同。文武皆能的名伶“九阵风”阎岚秋(1882-1939)病逝于鹞儿胡同21号。鹞儿胡同37号,就是以艺名“玉芙蓉”享誉京、津、沪等地的京剧名角童芷苓的旧居。其旧居门上还有“传家有道唯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的门联。


北平射虎社做谜数万条

鹞儿胡同5号,清朝末年是清政府的巡警部,民国时期,改为京师警察厅的侦缉总队。1924年5月21日,在北京从事工人运动的张国焘被直系军阀政府逮捕,关押在鹞儿胡同侦缉总队的牢房里。1927年12月,时任北京市委负责人的马骏,由于叛徒出卖被捕,被押解到鹞儿胡同侦缉总队牢房。马骏遭到敌人严刑拷打,但始终坚贞不屈。1928年2月15日,马骏被押赴天桥刑场。

鹞儿胡同还与名震京津地区的飞天大盗“燕子李三儿”有关。燕子李三儿,名李鸿,字景华。1895年生于京东蓟县。他专偷高官富户人家,每次作案后会留下一只纸剪的燕子。因为兄弟间排行为三,人送绰号燕子李三儿。民国初年,“燕子李三儿”被捉后关押在鹞儿胡同5号侦缉总队院中大槐树旁边的平房里,为了防止他再次脱逃,侦缉队给他戴上了古老的刑具--“木狗子”(类似木枷),并将他关在院中的水牢里,最终患病身亡。

鹞儿胡同20号是徽州邑馆,在民国初年活跃着一支极具影响力的诗社:“北平射虎社”。“虎”是灯谜的别称,“射”即猜的意思,用虎的难以射中,形容谜的难猜。

民国时期,新文化运动风起云涌,京城的遗老遗少和旅京的文人雅士,组织了一些诗社、谜社,北平射虎社在此时应运而生。

当时的谜家樊增祥,诗人易实甫,戏剧家、诗人罗瘿公,联络京城里著名的谜家张郁庭、金子乾、周效璘等人,于1916年夏在徽州邑馆成立了谜社,社名经薛少卿提议为北平射虎社。社址门外右首高挂五尺长、一尺三寸宽的木牌,白漆黑字,上书樊山老人题写的“北平射虎社”五个大字。

北平射虎社社章规定,每月召开一次聚会,每个社员必须携带自己的谜作(不得少于30条)赴会,用谜篦子把插好的谜条,悬挂于大厅四周的墙壁上,供社员们相互猜射。每当谜会之日,射虎社里观者如潮,大有“满城争说灯谜”之势。

1917年,射虎社发展社员三百余人。1918年底,该社宣告解散,北平射虎社两年多内共集谜数万条,汇编成谜刊40余册。可以想象,当年射虎社开谜会之日,徽州邑馆里会是何等的热闹。

 赵锥子胡同

赵锥子胡同老砖雕


三义轩云集评书名家

出了鹞儿胡同西口往南,就是赵锥子胡同。赵锥子胡同呈西北-东南走向,西接留学路,东连铺陈市胡同,中部北与四胜胡同、南与荣光胡同相交。

在明朝,此胡同内有一赵姓人家开了一间专做纳鞋底用的锥子铺房,锥子坚固耐用、工艺精良,引得方圆数里的家庭主妇纷纷前来购买,一时赵工匠的锥子铺名声大噪。久而久之,胡同也因此得名赵锥子胡同。“绱鞋不使锥子,真(针)好!”是老北京一句著名的俏皮话。可如今家庭主妇再也不用锥子做鞋了,锥子自然也就风光不再,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可作为胡同的名称,赵锥子胡同却在北京的版图上留了下来,并沿用至今。

赵锥子胡同西部路北有一座三开间的平房建筑,陈旧的房檐板还完整地挂在那里,告诉人们它的风雨过去。房子西墙斑驳的砖雕虽显风化,但镌刻的字迹依然清晰,上面写着:合顺居饭馆。

京城过去的饭庄、饭馆、饭铺有着严格的区分。其中,饭庄的档次最高,一般是带有戏台的大院落。达官显贵在这样的饭庄里宴请宾朋时,可请戏班助兴。饭馆属于中档水平,虽不像饭庄彰显气派,但往往以周到的服务会赢得更多的回头客光顾。饭铺的档次最低,俗称“二荤铺”。合顺居饭馆显然属于中档水平,承接着周围百姓的普通宴请,红白喜事。

赵锥子胡同里也有不少故事。谭派老生鼻祖谭志道,艺名“谭叫天”,1853年太平军攻打武昌时,谭志道为躲避战乱,携妻及6岁的孩子北上,辗转入京。后来这个孩子就是京剧“一代宗师”谭鑫培。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丰泰照相馆在琉璃厂土地祠,为谭鑫培拍摄了《定军山》之“请缨”、“舞刀”、“交锋”三场戏的黑白无声影片,成为中国电影史上首部影片。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赵锥子胡同西部路南,有一处三义轩茶馆异常火爆。因是三人合作开设,故而得名三义轩。此茶馆早间和上午以售茶为主,兼卖零食小吃,下午和晚上则是说书的时间。当时评书界的各路名角纷纷登场亮相,听众趋之若鹜。评书演员品正三的《隋唐》、袁杰英的《施公案》、王杰魁的《包公案》、赵英颇的《聊斋》、李万兴的《三侠剑》、李存源的《西汉》等评书,常使六间房大的茶馆爆棚。至今,胡同里的老人们谈起往事时,还津津乐道。

清末民初时,这里成为“八大胡同”的延伸区。1949年后,新政府制定了取缔暗娼、妓女的政策。从此,赵锥子胡同获得了新生。

(本文作者:邱崇禄,原题:天桥老胡同拾遗,来源:北京晚报2017年1月3日,长城曲艺网-小楼编辑整理,2017/1018)
姊妹账号推荐 

“左岸江湖”,倾听世界的另一面

点击查阅往期精彩文章

【话浮沉】多位当事人还原毛泽东秘书田家英文革自杀真相


【知时节】来自朝鲜的毒品


【察冷暖】林彪集团后代现状:核心林豆豆依旧像公主


【识雅意】启功先生那些暖暖的冷笑话


【话浮沉】康生:中国现代头号迫害狂


【姑妄听】袁南生:我眼中的美国“衙门”


【温故人】一生“擅变”梁启超


【察冷暖】史铁生:神位,官位,心位


【姑妄听】陈寅恪先生怎样读自己的名字?


【察冷暖】张春桥亲抓大案:艺人自改样板戏被判死刑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