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卷 | 春来花不语,霞去晚风闲

启华的碎碎念 2018-10-23 08:33:41

尴尬而不失真情的开场


你懂的,越是熟悉的人,你和TA说话就越随便,越不过脑子。


那天,我对那家伙说,喂,我准备在我的公众号里给你写篇文章,怎样?这货高兴坏了,一连发了好几个表情包。

我把这事搁浅了几天,她总探头探脑来问,我想打圆场忽悠她,没想到这家伙一针见血拆穿了我。末了还把对话截屏给我,“哎,拿去放在文章里。”


第一眼,心中未起波澜


所有客套与寒暄都从你好开始,但是这两个字说完,彼此还能建立起纽带的真的不多。回顾这两年,老张与老王,默契非常,彼此互补。


我是15年2-3月份开始帮上海翻译技术沙龙写稿子的,每个月一次吧,15年7月参加了一场活动,老李和我介绍了她,十足的好学生啊,同济本科毕业后顺利保研,内敛沉稳。但我不太喜欢Nerd,第一眼觉得她就是,所以尴尬而不是礼貌的客套走一个。由于7月底北京上一个培训班,所以本月的稿子让老张写,我还觉得轻松呢。


老张不善言辞,写字又能省则省,一篇活动稿憋了好久,还是因为字数不够的问题,被她导师打回来了,让我帮忙修改。期间我们通了一次电话,天太热懒得解释,决定干脆我给她添几段吧,最后署名还是她。 老张觉得不好意思,但我觉得一开始得到导师认是件好事。


她的导师很厉害,我们给她取暗号“老李”,老不是指年纪大,是资历深。

老李很认可我们的工作,又带我们去了K11的101创意沙龙,那个活动的主题是教如何用imovie做视频,并且现场合作完成一部短片。我和老张很随意地听听,反正小组积极分子不是我们,出作品也插不上话,我们就配合着走个过场,走了心,但是没想过要用。


没成想到,老李比我们还好学,说8月底上理有一个为期三天的CAT培训。希望我们能用imovie做一个完整的视频。我们傻了,好在脑子里还有点东西,便胡乱地点了点头。

仔细看这张照片蛮搞笑的,所有人都一本正经在听,表情很严肃,就我和老张在傻笑。

哎呦,还不错哦


8月底的CAT培训如期而至。我们没去培训现场,白天各自忙各自的,晚上我们在同济图书馆一楼集合,整理,现场的照片、视频、PPT,并给出回馈,还需要怎样的素材。第一天晚上我们我们就非常高效地搭建了视频的框架。鉴于我们制作视频水平有限,同时三天培训的最后一天下午必须交出视频放给参加培训的人看,所以容不得太多的修饰和犹豫。好在,我们都是很果断而且现实的人,第一天就定下来原则,1.不要做得多好,只要能做完就行。2. 主动出击,要让现场按照我们的意思走。我们要什么就给什么,不能给我们什么我们就做。

后来,由于同济的校园网和老张宿舍的网都不是很通畅,为了不掉链子,我就打算拉她去我家。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两个晚上+半个白天我们在一起合作,我负责出设计视频思路和现场沟通,她负责视频制作。我们的合作绝对算得上天衣无缝。每天18——23点,并肩而战:甩点子、布局、制作视频、调整视频。做视频的时候我们也会犯花痴,总觉得管老师可有气质了,简直男神啊,下定决心最后一天要去现场和管老师合影。

我这人容易走神,老张会很不客气的问:“哎哎哎,你又在想什么?”“愣着干嘛啊?”“你是不是又忘了要做什么呢?”我宛若智障。

我这人有时候很手残,买了一年的pad 用得还是不顺,有时还会出差错、忘记密码。但是老张用起来可顺溜了,还有几个鲜为人知的功能也被她挖掘出来了。于是就诞生了一个梗,“我怀疑这不是你的pad。“ 这个梗被用得很溜,每次我找不到文件、书包里找不到东西、皮夹子里找不到零钱时,老张就会说“我怀疑这不是你的手机/电脑/皮夹/书包。”


最后一天上午,我们忽略了摄影师发来的新照片,倒是临时决定在视频中某一帧里大言不惭地放上了我们俩人的照片。老张这张是现拍的,后来她说就是那一次,认定了我是她的私人摄影师(得了吧,买衣服的时候也说我是你的服装搭配师,结果呢呵呵呵)。她多次强调一定要用这张在我家洗手间里拍的照片,这完美勾勒出她酷毙了的风格。

视频压缩打包、备份。我们胡乱塞了点饭下肚,下午准备出发赶往上理工。


我们揣着U盘到了现场,主持人宣布播放三天培训的视频,看到每个人脸上写满了惊喜和赞叹时,我们点了点头,那一刻成就感爆棚。


老李在致感谢词的时候,提到了我们,居然感动地哭了,我和老张突然有点害羞,但随着阅历的加深,我们也就习惯了这股澎湃的情感 ,老李是个容易感动的人。

我也没忘了挤破头和管老师合影,老张忙着帮我合影机会。管老师的粉丝太多了,没有机会和管老师单独合影,正好拉上了姜老师,谁知道当时“乱入”的姜老师,居然成为了我的导师。

当晚会议结束后,老张来我家清理东西准备回寝室。

我送她到车站,她说了几句类似谢谢很开心,下次再见的话,我并不觉得这话很客套,因为她说这话时很认真,还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回到家,看着桌子上胡乱摊着的各类文具、电子设备、废纸,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就像一场战役大捷后,送走了战友,一个人蹲在战壕里,四周散落着壳,好几杆枪横七竖八处在那儿,几件沾血的衣服蒙上了尘埃,空气中弥漫着久久都不会散尽的生死与共的味道。那时候我觉得,她是一个合作起来特别有默契的人,也是一个很坦荡的人,沙龙合作大概也就是一个开始。

九月初,有一次,老李和我发微信问我一些情况,问到了我对老张同学印象,我答,非常可靠,值得重用。李教授好运气,收到了这样的学生。

我没有半句虚言,因为她就是这种人,事后证明她确实是.


我们本以为后沙龙的暑期培训班会有更好的视频出来,没想到我们做视频居然成为绝唱,因为没有时间和人手搞了。后来每次培训班宣传前都会放我们的片子,老张和我都觉得一脸尴尬,因为当时做的太简陋了,现在做一定能做得更好。


这火候,可以了


九月开学,老张步入研一,我上班。各自忙碌起来,联系却意外地变得更加频繁。“我做了班长,因为我要锻炼一下我自己的管理能力,沟通能力。”,“那很好。” “我要到体育部去,因为那里的人都很有活力,我要向他们一样动起来。”“哈哈哈哈”。她常大放厥词又一脸坚定,搭配上她174的身高,威严赫赫。


一周有几次我约她游泳,并不在同济,要骑车20分钟才能到,她又很爽快地答应了。她自称游得不是很好,就是那种扑腾几下绝对不会沉下去的主,但有很强烈的欲望想学好,她让我先示范一下,她跟在后面,到了深水区她立马掉头,强拉硬哄没用,她就一口一个不行啊不去啊,巴拉在岸边。一会儿她跑到对面的浅水区,开始练习动作的协调了,我继续来回100米游泳也不管她,20分钟后,她兴奋地跑过来说:“哎,我可以去深水区了。”“要我跟在你后面吗?”“好好好!”,我们一前一后来回游满了全场。上岸以后,她和激动地和我说“好久没那么爽了,真开心,真开心啊。”看她激动的样子, 就差跳起来,拍拍手了。


这种孩子般的纯真与快乐非常感染人。这也体现出这家伙的特质——永远不会想太多,活在当下就好。很朴素,却很珍贵。

十月中旬,大家好像都更忙了,也不游泳了,碰面次数也更少了,微信里还是聊的很热乎,那时候我就觉得这个威严赫赫一本正经的高冷Girl真会装啊,各种奇葩的表情包,冷笑话,犀利的吐槽、怒怼轮番上演,这我是说不过她的,但是有一招能立刻降服住她,甩红烧肉、猪蹄、牛筋等一切肉类的照片。我爸烧菜不错,我知道了她的死穴以后就开始拍照,然后瞅准时机发给她,一招制胜,屡试不爽。她还立刻提议说,啊我们什么时候去吃肉啊,配一个萌萌的表情,那股日天日地的豪情败给了横生的肉欲。她本人承认:在自己的鼎盛时期,一顿饭可以吃5块左右中等体积的红烧肉,并认为自己一顿可以吃2-3块大排。据我观察,实际情况比她描绘的有过之而不及,除海鲜过敏以外,她涉猎的肉类领域非常广泛,尤其钟情肉皮,她固执地相信里面全是胶原蛋白可以让她美美哒(没文化真口怕),至于她说的胶原蛋白是不是背叛了她,成为了脂肪,她是不会考虑的。如果哪天你和她出去吃饭,她“勇敢”地提出点猪蹄的话,恭喜你,她把你当作自己人了,因为在不熟的人面前,她不好意思暴露自己恋蹄癖的属性,同理,你若喜欢吃猪蹄,请立马点一盘,你会感受到空气中弥漫着爱的电波,你会邂逅崇拜的小眼神。爱她就为她点一份猪蹄吧。

10月底,老张觉得自己胖出来了,约我打羽毛球。打了几场就不欢而散了,因为她赢不了我啊,都被我吊着打。


真是一个耿直的妹子,她永远在用力打好每一个球,永远是一个正中心方向,一怒起来就扣死你,可惜还是没过网嘻嘻,打我呀。不会叼球,不喂球,不改变方向。她觉得两个人直立在那儿你来我往,不掉球才是打球最好的姿态。后来我想了想为什么她会怒,可能是懒,她不想捡球。



私下里觉得她是幸运的,我也是幸运的,她见过我体能达到鼎盛时的状态,见过我骑着一辆小车以风驰电掣的速度闯过一个个快要跳红灯的十字路口,而后,在马路那一段乐呵呵地朝着她比着夸张的手势,1米74的她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就是这辆“肇事”自行车,我骑着它彪悍地甩过老张好几个红绿灯,后来它也陪着老张度过了研二,马上又要继续延续使命,陪我度过研究生生涯。


老张也见过我在100米的泳道上自如来回10几回,她看过我奔跑,她听过我咆哮。她给了我“运动达人”的称号,当时的我,最闪亮而充满朝气的我她都看到过。很可惜后面几年,我身体出了小问题,我有时忘了我是谁,也不再蹦跳,希望别人真的能看到过那个大学体育拿A的少年真的是那样无惧那样畅快。好在,她见过。她说,顺其自然,量力而行。


身子不太好,脑子还可以。我们还会在一起搞事情。

老张研一有一节选修课在彰武路校区,下了课她会和我一起去食堂吃饭。天气开始转冷,我们总是很执着地在周一中午约饭,执着地在三好坞留学生食堂点石锅拌饭,我们吐槽这个鸡肉太不新鲜了,但是下次还回来吃,我还会带来奶酪放在小锅里,待它慢慢融化,然后扣上半碗米饭,有我一次割了一大块奶酪给老张,让她下周一带来,结果她带来了一只洗得干干净净的空碗来,奶酪被吃完了,朋友你齁不齁啊。就这么执着了半个学期,有一次老张约我一起去我家附近的理发店搞头发,我刚准备推车出发,瞄到身后20-30米老李向着我们方向走来,我说我先在校门口等你,哧溜一下骑走了,我在校门口等了很久,发现她一边推着车一边和老李谈笑风生往外走,场面一度很尴尬。我灵机一动,主动说“李教授好,春霞好。好巧啊。” “啊太巧了我准备回寝室”,“是啊太巧了看到了你们两个”。绿灯一亮我就说再见,就淡定骑走了,我不能回头也不能打暗号。又过了5分钟,我骑了1/3的路程了,老张打电话笑岔气了,她说“我瞥见你骑车方向了,刚才老李和我同路,我陪她走了很久,我现在折回来哈哈哈。”


见了面我们又定下了计划,不能让老李知道我们关系那么好,否则套不得真实的情况和态度,也不方便我们计划。有时是她先了解老李的工作计划,有时我知道老李对一件事的态度,两人一交流便知道这件事该不该做,怎么拿捏分寸。如果要找搭档,会向老李暗示需要一个助手,那就是对方啦。很坏是不是?有时候还会吐槽一下老李的行事风格,比如“”此处有一些小错误需要修改。“,我们会叹一口气,小错误吗,很快就改好了嘛。图样图森破,修改的建议通过语音一条一条发到你的手机上来。改完一些错误,还会有新的灵感需要落实, 可以搞到半夜哈哈哈哈。(李教授,失敬)


如果在学校里碰头旁边有人也要假装不熟哦,避免解释太多来龙去脉和猜测,甚至朋友圈都不需要按赞,定期交流感悟就好。现在想来我们这种做间谍组合蒙了多少人。一查星盘,怪怪不得了,老张白羊上升天蝎,我处女上升摩羯——搞事情的组合。



短暂的休止符


15年小年夜老张推荐了我的《琅琊榜》,她说“很早就想推荐你看了,但是我猜你看了绝对会沦陷,这非常影响你考试。你现在可以看了。” 我从不看古装剧的,但是第一集刚刚开始几分钟我就被吸引,当晚就熬夜到了第二天凌晨3点,大年夜那天果断放弃了春晚,一个人窝在房间里接着看,看得血脉喷张,这成了唯一一部我没有快进一分钟的剧,先后已经看了4遍。


16年开春,3月23日老张生日,我搞了一个蛋糕给她。大众点评上有一家是可以把寿星照片印在蛋糕上的店,我觉得非常有意思,挑了一张她在图书馆摆出的POSE,但是碰了一鼻子灰。这位朋友并没有过生日的习惯,而且把照片印在蛋糕上不太吉利,仔细想来,说的也挺在理,行行行,你是寿星,你说了算咯。我就拎着蛋糕回家了。我到家把那层头像刮掉了,其实那个蛋糕挺好吃的(●'◡'●)


16年上半年我换了工作,她进入实习期,很少很少联系了。

16年7月我请她出来吃个烧烤,她说她最近很爽,甩掉了一些累赘,我说了我准备考研的想法,我很纠结,想听听她的意见。她重说一遍以她的经典台词,“作为朋友,我支持你所有决定,但是我不能替你做决定。不要想太多。”

这顿饭结束没几天,她准备回家休息,离开了上海。

最后的一次交流是8月底,我说说T校不再招MTI了,她也很无语很失望,因为我们做校友的概率从50%跌到了0%,很显然她也没死心,9月开学,她利用“职务之便”帮我翻了7页的外语学院招生文件,没有一条信息是招英语MTI的,终于也死心了,劝我换学校。我说我已经做了心理建设,出坑了。老张表示欣慰。之后,每个人都在应付排山倒海的事情,承受着应该承受的。16年下半年,我是开挂了的。除了考研还应付着教师资格证,结局还都不错。12月,考试前一天老张甩了几张表情包,送了祝福。因为很久都没联系,她突然发来一条消息,我也是蛮意外的,她居然也没觉得我会弃考。


利剑出鞘,收剑入鞘。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与智慧,完成梦想的审阅。出考场的一瞬间就觉得结局之于我,我真他妈的不想CARE。回家倒头就睡,手机根本没有开过。第二天也没回关心我的亲友的消息,老张没有发,意料之中,她从不喜欢凑热闹。


用她的话说,“我不会问你感觉好还是不好,因为最后一场考试,你合上笔的一瞬间,结局已经定了。”


一个安静的冬天,一个平静的春节,我没有像以前出去旅游,都在静静等待最后的结局。


2月15日公布成绩。我起得很早,但是不愿意查分。中途又爬上床睡了一觉,没脱衣覅,醒来很冷。行尸走肉一样吃好了中饭,又加了一件衣服,洗把脸,把自己打扮一下,想体体面面接受或惨淡或欣慰的结局。开机,输入网页,输入准考证,输入身份证,反复输错两次,第三次,按下证件号最后一位0的时候,我直勾勾盯着屏幕,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成绩,但是眼球好像僵住了,硬生生把视线挪到分数一栏,看到分数一刹那,我用力拍了桌子,发出响彻云霄的吼叫声,把我爸妈吓得半死,立刻拿起手机打给老张,事后才知道老张当时居然还在睡回笼觉,刚刚睡醒,难怪声音空灵而慵懒。我报了分数,说了几句谢谢陪伴一起搞事情之类的话,她说了分数挺高啊,好好准备复试吧。我们没说几句就挂了,后来过了很久她才发来很认真的祝贺和一系列符合她画风的表情包。



一顿接着一顿散伙饭

我复试结束了,老张的未来发展的方向也尘埃落定了,老张请我吃饭,和我聊起了一些个人计划和情感方向。结论就是几个月以后,这家伙要去西安上班了。一年前我就知道有这个可能性,现在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遗憾自然是有的,但是,最想说的就是她曾经对我说的原话“作为你的朋友,我支持你的任何决定。”


江湖上有一种传言说她去西安完全是为了爱情,对此我觉得,这不合她独立做自己的画风,但是都习惯了不解释,你说什么都对。



这顿饭我们吃的很健康,老张并没有选择各类肉,她说在调养身体,以后都是以素食为主,她不是在开玩笑,后来我们见面几次,没见她非猪蹄,红烧肉不食。


答辩前半个月她有点小紧张,出于对我的蜜汁信任,把PPT和论文发给了我,请我过一遍结构。还有一个大晚上,我们俩一起改摘要,感觉又回到了刚刚认识时候,一起做视频的时光。我提出的陋见她都如获至宝,其实她自己也是有想法的人,让我倒觉得自己是班门弄斧。


六月初是她答辩的日子,越紧张越想放松,放肆。儿童节那天我们就跑到同济对面的麦当劳吃儿童餐。这个计划我蓄谋已久,但是她很忙,就随口一提,也没答应。结果当天中午我准备出门了,接到她电话杀气腾腾地说,你在哪儿?我也想吃麦当劳了,我们xx点碰头好了,嘻嘻还有玩具拿!” 我在预定的时间到了麦当劳门口,打来5通电话这家伙都在通话,我打算先找个位置,guai guai,人都排到门口的楼梯上了,我挤进去环视一圈,当然没有座位,空调制冷也很差,居然还有两三个人站在椅子上拍照,记录分享这儿童节里小朋友和大朋友和谐共处一室的快乐。


我下楼去甜品站买了个蛋筒等,15分钟以后这位朋友才出现,问她为啥迟到,她说和男票打电话没注意,尼玛,要不是蛋筒被我吃完了,否则早TM糊她脸上了。但来得早REAL不如来得巧,没过5分钟,就有人让出来一双人桌。我去点单,老张拿出了kindle认真地看起小说来,guaiguai...啧啧,不得了,境界啊。我们两个冒充儿童的年轻人就大言不惭地开始吃了,最智障的是一开始我们对送的玩具一脸茫然,好在我们识几个字,照着说明书摆弄了一下,面露“wow还有这种操作?我怎么没想到?” 的表情,然后一脸嫌弃。下图左边是她拿到的玩具,只会无聊地摆摆手,右边是我拿到的,肚子前面的一坨是方向盘,仿佛是正在开车的老司机。比较符合我们的人设。


据她说,她答辩时虽然被怼了几句。总体很顺利,心口的石头落了下来,然后找我帮她拍几张毕业照。六月上海未出梅,阴晴不定,改了好几天,选了6月20几号下午,天公作美,雨过天晴,足迹她遍布校园,画风…你说呢?



再后来陆陆续续见了几次面,吃了几次便饭,没有什么珍馐美味,大鱼大肉,一碗面,一份炒饭,拿曾经和未来做下酒菜。老张说7月中走,现在不定哪一天,眼下每一顿都有可能是散伙饭。


7月中,我说,“行,我再请你吃个饭,接着你就滚蛋吧。”老张说,“行啊,就KFC吧,我想吃那个39元炸鸡桶,我想了很久。”我没想到她会选K记,不知道是食肉动物本性暴露,还是为我省钱。我们没说很多话,因为忙着咀嚼啊, 至这个桶她一个人消灭的。.我看着老张,觉得爱吃的女孩子最好,不矫情,好哄。你看着她吃你胃口也好了。 (回到西安以后她说很少吃肉但是人脸大一碗泡或面,她一个轻松搞还嫌自己瘦了打死!)吃到一老张给我我一张自制的贺卡对于这种冷冽而粗糙的人而能做成这样实属不易我能g感觉背后凝很深厚的情谊。


分别时没有腻歪,也没什么拥抱,落泪,挥手的戏码,

纷纷表示吃得太饱想回家睡觉,就一起坐个地铁散了。


那天,天气特别闷热,上街沿都反潮了,但这雨就是下不下来,“吼斯”的天气直教人想“寻吼斯。” 我的心情和这鬼天气如出一辙。有些情绪在胃里翻滚,有些话如鲠在喉,说出来的唯有祝福。


7月16下午,我在看电视,手机一响是老张来的微信,“我回西安了。“


鼻头有点酸,发了一条微博,Finally.不过很快删了,矫情不?


彼此

两个人之所以能成为朋友,不仅因为性格互补,也因为共性想通。

老张说我们之所以成为朋友因为我们的性格相反的。一动一静,相得益彰。

”她跟我是反的,假如一样的性格,我俩就不会认识成为朋友了。她热情,充满活力,会搞气氛。

这个人呐,是个好人,就是有时候想得太多,外表是个汉子,内心是个绣花的妹子。在女生堆里很活泼,很social,但遇到有意思的汉子呢,又很怂,连微信都没加!让我就这么平白无故地说出犀利的话,我说不出来,仔细想想,想出来的都是这个家伙的优点。有时候得向人家学习,乐观一点,把自己放开一点,多与人交流。“


老王认为,老张身上的黑色幽默和高冷姿态很吸引人,但是骨子里是个温柔的小人儿,这种反差萌,谁用谁知道。

我最羡慕的是她那种”不要想太多“的心态,这活得多自在,轻松。

最后和她说话不需要绕弯子,你绕弯子还会被她鄙视。这大概是白羊的特色。


至于我们的共性就是都是头上长角的人。老张说她的读研生涯就是Alone & Cool的画风。 我是一个合群的人,但做事也是独来独往,人一多就会误判,效率就会非常低下。这一点我们深以为然。


最重要的共同点在于,我们的衣品很差。太差了。非常差。裤子首选,骑车方便,夏天宽松就好,冬天保暖就好,颜色深色首选,碎花小粉红老死不相往来。突然有一天神经搭错买淑女款裙子,别扭一整天。有次我和老张兴致勃勃决定买裙子,各自选了自认为女人味十足的裙子。哇塞,喜滋滋乐呵呵地回家了。回到家才发现被商场柔和的灯光骗了,两个人很有默契地先后把衣服退了。之后,我们很少再相信我们第一眼选中的衣服,一定很丑,也一定在衣柜里找到同款。

用了大概一个礼拜的时间写完这篇文章,想要面面俱到是不可能写全,也有些故事大概是文字很难触及的感动,毕竟我们都算比较粗线条的人。

眼下,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前程,

 千 万 安 好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