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你男朋友秀恩爱,有什么用呢?

深闺读物 2018-09-28 09:33:22


    当一个人深深爱着另外一个人时,她会如飞蛾扑火般不顾一切,就像夏若依,夏氏企业的副总,高傲得目空一切的公主,却卑微地低下头,放弃一切,安心地每天在家里等候男人的回家。

    一旦得不到自已所爱的人时,就会如疯子一般,就像安俊杰,当他不得与爱人分离,不得不与夏若依结婚时,他恨夏若依,就恨之入骨。

    ……

    兰轩庄园,晚上十一点半,夏若依将熬好的三样粥端在桌上,三只砂锅,三种粥,用最好的米和配料,熬了四个多小时,刚好滑而不腻,糯而不粘,入口爽冽。

    细细的七碟小菜,每一碟,都是按照安俊杰最喜欢的口味和菜品精心做出来的。

    虽然,四年来,他从来没吃一口,可她一直坚持着,希望终有一天,他会注目一眼,会被她温暖的包围动一动冰冷的心。

    而今天,她的心,已瑟瑟发抖,如空洞一般感觉到一切幻若云烟,无形的恐惧布满全身。

    那几张照片,早就摧毁了她的那份坚持,她打算放弃了。

    而且,不得不放弃。

    父亲两仟万的追债,已到了最后一天,早已断绝关系的父母的苦苦相求,几年断裂的亲情,或许今天是一个重续的机会。

    今天,必须把钱借到,而要想借钱,就得求安俊杰,要求安俊杰,他一定会把离婚作为条件。

    她坐在餐桌边,呆呆地盯着煲好的饭菜,苦苦地流泪,这,或许是最后一次、最后一顿,没想到,爱得死去活来,却输得彻彻底底。

    依旧是十一点五十九分,门开了,安俊杰摇摇晃晃进了屋,满身酒气,双脸红紫,进门的一瞬间,透着一股冰冷的漠然。

    “俊杰,你喝酒了,吃点粥吧,别伤了胃……”夏若依赶紧站起来,去扶安俊杰。

    安俊杰冷冷一笑,一只有力的手猛地一把抓住她的下巴,她的脸生痛,嘴里“唔…唔…”痛得流泪。

    安俊杰透着冰冷的气息,“你…你谁啊,哈哈,安太太,你这样做,真有恒心啊,可是……”

    “俊杰,喝点粥吧,你喝了酒……”夏若依卑微地看着面前这个伟岸的男子,泪水也来不及擦,她可怜的希望,这个男人,今天会改变主意。

    安俊杰厌恶地猛地一把,将她推了几个踉跄,晃动脚步经过桌前,一把按在桌上,看着桌上一大桌的饭菜,一脸讥讽,“南瓜小米粥、山药桂圆粥、哇噻,还有皮蛋瘦肉粥,这么多菜,一个,两个…七个……全是我喜欢的,夏若依,不,安太太,你真是有心啊……”

    夏若依顾不得站稳身子,扶着桌面站过来,看着那刀削般的英俊脸上那唇角被讥笑扯出一道不协调的裂口,她多么希望,这是一个向下的圆弧,是一丝微笑。

    安俊杰不屑的冷笑着,他突然拿起汤勺,轻轻在碗里搅动……

    “俊杰,你喝一口,很好喝的,真的……”卑微的温笑,可怜地期盼,胆怯的讨好,她真希望,四年多的婚姻在结束前,能让她心里,能得到一点点卑微的温暖记忆。

    “是吗?夏若依,四年多了,我喝过吗?滚…再好喝的粥,如果出自你的手,我就感到恶心…”

    “哗……”一阵瓷器摔碎的声音,桌上的碗碟散落在地……

    夏若依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安俊杰扶着上楼的扶梯,“夏若依,我答应和你结婚,可我,从来没答应会爱你,别做梦了,你得到我的人,永远,也得不到我的心。”

    “俊杰,难道,你…对我一点爱也没有,结婚之前,我们也没有这个样子,难道,我四年的付出,得不到你一点的心暖?”

    “没有,永远也不会有,夏若依,从和你结婚那天,爱就死了,一直到永远。”

    安俊杰冷冷地看着这个女人,今晚,和以往很不一样,以前,都穿着很性感的衣服,可今天,这衣服,这套裙装,好像和结婚时穿的那套差不多,看起来,就像一个新娘。

    哼,粥多了,菜也多了,她今天,是改变策略了。可无论如何改,能改变给自己那深深的痛吗?能够改变自己最爱的女人唐晓月的一切吗?

    她应该,得到更痛的惩罚。

    突然,夏若依向上猛地扬头,头上的秀发飘逸地向后散去,一瞬间,安俊杰觉得是不是看错了,那么美,那么纯……

    不,不,他眨眨眼,一切回到现实,看来,自已是醉了。

    “可是,俊杰,你答应结婚,可我们结婚四年多,你连碰都没碰我,这算完整的婚姻吗,不算,不算……”夏若依,两眼噙满泪水,努力不让它流下来。

    “安太太,你这么喜欢我吗,难怪,今天,弄这么多饭菜……,好,我马上就满足你,我和你签了协议,那我说到做到。”

    夏若依扬起头,她的目光,紧紧盯着安俊杰,“是的,按照那个协议,你是违约。”

    “我违约?别为自已找借口,你不就是要男人吗,我满足你,可就算如此,你也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别以为,你会得到什么……”

    安俊杰如冰山般冷冷的身体几步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另一只手握住不足一盈的腰,猛地将她按在桌上,“安太太,你想在客厅还是花园,是喜欢沙发上还是桌边?”

    一丝阴冷的讥笑,一丝恐怖的骇然。

    夏若依呼吸一滞,颤抖着强迫自已扬起头,不能退让,四年多来,她盼望的,总是虚无缥缈,而今天,一定要有真实的婚姻。

    “夏若依,结婚可以,可洞房,没你的份,碰你,我嫌脏,要想洞房,不可能。”

    “那…你就是违约。”

    安俊杰的脸陡然透出阴冷,一只有力手猛地掐向她的下颚,那竹节般的修长手指,几乎捏碎那美艳的脸庞。猛地,安俊杰一把将夏若依抓起来,拖向楼梯。

    夏若依跌跌撞撞被拖进房间,安俊杰冷笑一声,猛地向夏若依的身上撕去。

    片片衣服在房间飘散……

    安俊杰后退两步,靠在衣柜上,看着她昏过去的痛苦的样子。

    他用力摇摇头,这个女人,冷血,没有感情,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装的,肯定,肯定是装的。

    夏若依缓缓醒来,早早地做好早餐,等候着安俊杰出来。

    一个英俊健硕的身躯从楼梯下来,眼睛没看餐厅一眼,径直向门口走去。

    “俊杰,等一下。”

    “夏若依,现在我已经达成协议,让你拥有了完整的婚姻,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俊杰,我爸的公司被追债了,让我借两仟万,求你,借给我爸两仟万吧……”

    安俊杰不由停下脚步,一丝阴戾的目光看过来,冷笑着站在夏若依的面前,弹弹身上的一丝灰尘,“你求我?”

    “俊杰,求你答应借他两仟万,以后,以后我会还的,俊杰,只要你借给他钱,以后,我给你自由,你不是喜欢唐晓月吗?我给你自由,真的……”

    “叭…”一声尖厉的巴掌声打在夏若依脸上,愤怒的怒火燃烧着双眼,“夏若依,晓月是被你害的,你这辈子,也补偿不了……”

    “俊杰,可我并不知道她是那么爱你,她说过,我和她谁被你娶了,都会高兴的。”

    “臭女人,要是没那晚的一切,她会自杀吗,她会现在这个样子吗?”

    “我真没想到会有这一切,但这不能怪我,那晚她喝太多的酒,被别人捡尸,这不该算在我头上。”

    “滚,我看着你就恶心!”

    “俊杰,求你给我爸借些钱,以后,我给你自由,我得不到你,我放弃,放弃还不行吗?”

    “放弃?”突然,安俊杰的目光上,闪出一丝阴毒的笑意,“借钱,安家的确有钱,两个亿也不在话下,夏若依,你等着,我今天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夏若依一怔,她已接受了不可能的现实,没想到,他竟然同意了,脸上露出一抹苦苦的喜悦,“谢谢,俊杰,只要你借钱,我一定放手,一定!”

    晚上,夏若依已接到父亲五个电话,今晚十二点之前不筹到钱,夏氏企业的所有产业,还有家里的别墅,将统统被追债方收缴。

    她不得不关掉电话,期盼着安俊杰那个答复。

    晚上十点,安俊杰发来一个短信:天鹅酒楼,1218号房间,十分钟内赶到。

发布篇幅有限,喜欢看的朋友,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