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梵溪:就让我们左手情怀,右手挣钱 【经纬EIR曰】

经纬创投 2018-09-19 16:40:35

近日,经纬创投EIR卢梵溪出席了娱乐资本论主办的“2016纯网内容新趋势论坛暨白皮书发布会”,聊了聊“网生内容迎来年轻人资本化”的狂欢时代这个话题。


在他看来:“我是做内容出身的,在优酷这些年,深知内容生产者在各个阶段的痛点、团队的需求、资本的需求,也见证了互联网对内容行业产生的摧枯拉朽式的变革。在经纬创投做EIR的这段时间里,很明显的感受到资本和人才在往网生内容领域流动,我之所以来做EIR,就是为了和那些在等待被挖掘或正在崛起的团队一起成长,这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做的事情。用资本的力量去找到那些具有极高成长性的人和团队,在他们的早期、也通常是最困难的阶段介入,连接各种商业机会。” 而以下,他具体聊聊了思路,Enjoy:




大家下午好,我是卢梵溪,非著名90后处女座。在座有很多来宾来自内容领域,一个好的内容要有好的平台,不论做内容还是做平台都是有情怀的人,但今天来这里的人其实也抱着一个目的就是要挣钱,我们左手情怀右手挣钱,都不耽误。既然要挣钱还是找一下挣钱的简单逻辑。所以我要讲的是:网生视频内容迎来年轻人资本化的狂欢时代。

 

资本大举介入是一个领域开始规模化与货币化的重要标志

什么叫网生视频内容?以前我们将“网生视频内容”更多定义在传统电影或综艺、娱乐、动漫、音乐这几个领域,典型如视频网站会花钱买的内容。现在的“网生视频内容”,更多指的是网生导演、内容和团队,在网络成长、孵化进而在一个垂直领域实现“变现”的内容。


我原来也是影视圈的小朋友,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刚出道的时候,因为没有钱,我师兄王小帅去拍广告了,我自己的毕业作品是卖了两次血才凑够钱完成的,我们那一代内容人有两个特点:特别没有钱但是特别骄傲,我们以为站着就能等到投资人和广告主上门。后来发现影视人跪下来了,因为没有钱,业界流传着很多段子,比如只要让投资人指定的美女演就有投资,于是大家就跪下来了,再后来更多的人甚至躺下来了……


七年前,我加入优酷土豆集团,当时我还需要跟大家普及病毒视频的概念,整个视频行业还没有自制内容的概念;六年前《老男孩》出来时,我们还在研究它应该怎么定义。我们一起讨论新词,每天跟客户、导演洗脑,普及网剧、新电影的概念。当我们自认为已经完成了“行业闭环”的时候,其实我不知道还差最后一个环节——资本介入。我们制造出了爆款,有了代表作,有媒体在过去几年中对“老男孩”“万万没想到”“屌丝男士”这种IP进行爆炒。但为什么网生视频领域没有出现规模化、多元化的变现浪潮?因为我发现最聪明的人是资本家,如果资本没有进入这个领域,那说明这个领域远远没有达到可以规模化复制挣钱的地步。但是现在,资本来了。

 

三年之内,网生IP的内容产值会突破一百亿


我们看看这两年网生内容IP的爆款的表现。


2010年微电影《老男孩》在优酷正式上线,经过五年时间,2014年年第一部由网生视频IP发展出的院线电影《老男孩之猛龙过江》上映,票房2.2亿,那一年中国电影总票房296亿,大概占0.7%。


2015年初的网生IP电影《十万个冷笑话》虽然只有1.2亿票房,但是成本其实只花了一千万,在此之前,动画领域一直有6000万(票房瓶颈)的怪圈,这是一个突破;到2015年中,由《屌丝男士》生发出的《煎饼侠》票房达到11.6亿票房,2015年电影票房第8名,成绩非常不错;《万万没想到》从当初的网剧,到今天的电影卖了3亿多票房——要知道在三年前,我还在跟叫兽商量是自己先用数十万拍出来,还是找到投资然后再做,当时样片的所有场景都是在三里屯临时办公室拍的。


可以发现,我的关注聚焦在网生视频领域的IP。2010年,当我们刚刚开始做《十一度青春》微电影,并从中培育出《老男孩》之时,大家还认为互联网做影视内容是不靠谱的,认为互联网只是影视内容的盗版观看集散地;随后网剧和微电影数量渐多,大家又觉得网生视频可能只是让年轻人消遣娱乐,不登大雅之堂。直到2013年网络自制成了主流,各大网站开始发力。2015年,全年电影票房是430亿左右,网生视频改编的已经占到4%的份额,约16.8亿。5年时间,网生视频的威力开始初步凸显。


三年后,或者说五年后,网生视频改编的大电影能够在票房中占多大的比例?这个数字我无法回答——但我有信心,3年后,根据网生视频衍生出来的大电影票房收入单年度会超过100亿

娱乐行业进入春秋时代,搅局者有谁?


娱乐产业的搅局者可能有谁?以前我入行的时候,计划经济里的中影一统天下,其他都是为它服务的。后来变成战国了,其中就包括中影、光线、华谊,但是到今天又进入了春秋时期,每天都能听到各种不断成立的影业消息,我一个礼拜参加了四个影业成立仪式。整个娱乐行业进入了春秋时期,有很多人在搅局。


娱乐行业以往是自上而下建设的。从国家,到大财团,到大平台,内容生产和传播的方式在今年都发生了很大变化


2015年,播放量最高的十大网剧中有7部来自网络IP的改编。比如《盗墓笔记》、《心理罪》、《暗黑者》等,而在电视剧中,今年的现象级电视剧《花千骨》、《琅邪榜》也都来自于网络IP,由《花千骨》改编的手游,月流水超过2亿元。一系列网生视频领域的公司今年开始加快资本化的脚步,如《十万个冷笑话》的出品方有妖气今年被奥飞以9.04亿人民币收购;万合天宜,刚刚完成了B轮融资;暴走漫画,刚刚完成一轮融资,估值是数亿美金。这样一群力量,很有可能就是两到三年后整个影视互联网行业的搅局者。三到五年后,100亿的电影票房规模,应该就在这些公司中诞生。


2015年的另一个现象是:一些传统的高大上主流媒体的专业人士,比如马东老师,从央视到爱奇艺后,做了现象级节目《奇葩说》,今年也带着团队出来自己创业。米未传媒俨然将会成为娱乐领域中一家不可小觑的公司。网生视频领域的灿星?也许米未还不止于此。再比如吴晓波和秦朔,两位传统媒体界大佬,今年也开始投入网生视频领域。他们是最了解商业趋势的一拨人,在这个年纪投身这个领域,肯定是看到了它的爆发性增长。

 

看过了这些“大人物”,我们说网生视频领域的另一个特点是——英雄不问出处。往往有很多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最后取得了巨大成功。作为经纬中国EIR入驻企业家,今年我们经纬中国投资了一家在网生视频领域布局的公司:壹酷文化。他们专注整合全网网生内容,从里面孵化、培育未来的IP和人才,他们的slogan是“每壹个人都很酷”,就是强调网生视频领域个体的力量。从经纬中国投资进去到现在半年时间,他们已经签约超过200个网生内容提供商,历史播放量已经达到60亿,粉丝覆盖量已经超过1000万。


网生内容的兴起,是素人的狂欢



当然,有人说你列举的是偶然现象,那我们给大家看看,很久很久以前,今天这些视频英雄是什么样的呢?


叫兽易小星:十年前,他只是湖南的一个工程监理,每天在工地上打拼,业余爱好是在猫扑和土豆上,戴着面具解说游戏。


大鹏:他曾经是搜狐娱乐频道的一个编辑,和娱乐圈最近的距离,是编辑娱乐圈文章和视频。今天他是2015年电影票房第八名的国产电影的导演。


他们共同的特点是,以前只活跃在网络上,是因为更大的舞台还没有接纳他们;以前制作粗糙,是因为没有充足的条件去展示;以前是笑话加段子,是因为没有观众能够去接受自己的梦想和情怀。一旦给到他们机会,你就会从他们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他们积蓄已久的爆发力。


刚才讲到的这些人,是不是只是个例?我们可以再看一些还没有这么为大众所知的案例。


牛男:这是一个台湾的男孩和一个美国的华侨男孩共同创建的专注做男性健身视频的公司。到现在为止,牛男在优酷上的数据是16.8亿,57.5万的粉丝,几个月之前开始建设微信公众号,现在他们已经拥有50万的粉丝,刚刚过去的12月,他们做了自己的App,上线一个月,APP的注册用户超过20万。


何仙姑父:三年前一个小男生到济南有线电视台当实习生,想自己做点事儿,就开始做在电视剧找穿帮镜头的节目,他是这一类型节目在国内的鼻祖,在优酷上就有3.8亿点击量,94万的粉丝,全网点击率超过20亿。去年拿了天使轮投资之后,团队从1个人到现在30多个人,做了《花千骨外传》等网剧,从找穿帮到做原创,他们的第一部网络大电影刚刚杀青,春节就会在各大视频网站上线。


司文痞子:他最先让人熟知的是2010年一首歪歌《我爸叫李刚》,被媒体评为2010年十大网络神曲,恶搞配音《2012年微春晚》仅在优酷的播放量就达到780多万次,排上了那一年短视频排行榜第二名。现在司文痞子是著名的新媒体视频作者、网络作家和微电影编剧导演司文痞子自频道在优酷拥有2.1亿点击量,订阅粉丝达到40万,河南方言网剧《净搁这乱哩》在全网已经拥有5亿的点击流量。司文痞子出品的第一部网络大电影《净搁这乱哩之火坑救援》,将在一月底全网上线,大家可以关注一下。


刚才我列举了三四个不同领域的网生视频IP和团队,包括已经进入狂欢舞台的,已经在路上的,也包括刚刚起步的。总体来说,这个领域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资本化进程。


这些案例不是只在中国存在,中国互联网有许多公司是模仿美国老大哥的模式和内容。去年YouTube成立十年来临之际,我们发现了个有趣的现象,YouTube虽然在美国达成业内垄断,但是众多小弟已经开始切分蚕食它的蛋糕了。或者说,在它的生态系统之上又衍生出了许多小公司。


在美国,大概2011年就开始出现了MCN(多渠道网络内容发行商Multi Channel Networks)这样一种类型的公司,负责管理和运营YouTube上的各种视频频道。其中典型代表是Maker,它管理5.5万个自频道,每个月有100亿的播放量,影响人群超过11亿,前年被迪士尼用9.5亿美元收购。还有一个MCN叫StyleHaul,专注在时尚类,还有专注做美食分类的TASTEMADE等等,这样的MCN有非常多,管理着数以十万计的网生视频制造者,在美国这样的生态系统已经建构完备了。


Variety(好莱坞《综艺》杂志)连续做了三年14-19岁美国青少年最有影响力人物的排行榜,今年这个排行版排名前十中有两个是传统的明星,剩下八个全部是YouTube红人。其中第二名叫PewDiePie,他是一个26岁的瑞典宅男,就一个人,一台电脑,每天对着电脑给大家介绍各种搞怪的游戏到底应该怎么玩。2010年他在Youtube上建立了自己的频道,仅仅两年就成为第一个突破1500万粉丝的网络红人,至今粉丝已经达到4160万。


这些人都是网生一代,年轻、自信、有自己态度、有认同感。早几年说这个,可能还会受到质疑,但到今天不需要特别强调了。

 

文化产业投资人怎么投好项目?为有潜力的年轻人服务


上亿的估值并不是最终价值,只是资本给你的信用额度,能把这些额度利用好,才是能改变这个世界的年轻人。对于我们来说,要投资就要拥抱年轻人。

如何拥抱呢?第一,从0开始,没有那么多1等着你。有一本著名的创业书叫做《从零到一》。其实作为投资者或者作为创业者都希望有跑出来的1,对不起,真的没有1在等着你,能跑到1的都已经是万里挑一了,这时候你是不是最土豪的或者最懂他的那个?所以还是应该从0开始,慢慢培养,一起成长。


第二点,从服务开始,没有舍,哪来得。这个世界已经不一样了,年轻人比谁都更有自己的世界观,不要讲“你是不对的”,可以让他做,做完之后,有了结果再给改进方案。我们之前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做的,争执不下,各有各的方案,就交给观众去评判。其实平台代表观众,通过大量数据验证此时此刻的观众更需要什么,平台会给你很多方案,关键是你的选择,你要的是什么。


最后一点,要从尊重开始,世界上不是只有一种规则。不同的事物,有不同的规则。不可能用大炮打蚊子,要用苍蝇拍才行,但飞机来了还是要用大炮。这些都是各自不同的规则。所以我们对每一种新生的规则都要抱着尊重的心态。如果说我们想去拥抱年轻人,我们就要去舍,放掉我们的一些价值,遵循他们的规则,从尊重开始,而不是只有自己的规则。

 

我是70后处女座属兔的,但大家看上去都觉得我好年轻,因为这是我们这行的福利,天天跟90后95后在一起,想不年轻都很难。想变年轻的办法就是跟年轻人在一起,无论是一个人,一家公司还是一个基金,都应如此。谢谢大家。

 

 也许你还想看:

你还在烦恼招聘吗?这十个方法你都用了?

经纬丛真:成为“异类”

融资11亿人民币,我究竟做了些什么

一个媒体人,如何靠内容在资本寒冬拿到近亿元B轮融资?

O2O:没有人温柔对待才反而更强大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