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家庭平衡?你是在讲笑话吧……

73烟纸店 2018-08-25 08:06:03
73
烟纸店

故事本该

英勇且美好



Story

一个女人要在很多角色上作到完美,

妻子,母亲,职业女性,

还得任何时刻都光彩照人,

这样的期望并不公平。

有雄心去作自己相信的事,

但不要认为一个人同一时间可以拥有一切,

试图把一切做到极致。


━━━━━


近来“职场妈妈”这个话题再度变得火热。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其实由来已久,转眼之间,原来我也已经成为了职场妈妈几年,真正体会到了个中滋味。


职场妈妈的感悟其实就一个字:累!


若你除了一份全职工作外,也需要亲力带娃,相信也会有同样的感受。这件事只有自己体会过了,才知道是个什么累的滋味。


刚上班的头两个月,我还在哺乳期,虽然每天被排了一堆的会议,还得掐着点跑出去泵奶。从set up,泵完,封袋放入冰箱,再一路小跑回办公室,半小时动作完成得比做什么项目都麻利。


可是还是有精神焦虑,奶量减半的时候;有突发情况,赶不上趟的时候;有会议超时,涨痛堵奶的时候;有老板来电,窘迫接话的时候……回到家吃晚饭,再继续洗澡,喂食,哄睡全套动作后,就累得只想睡觉了。


那些什么等娃睡着,再出去吃个夜宵,看个电影,散个步之类的现实主义的浪漫桥段,还未在我身上发生过。守在娃旁睡觉通常也不太安稳,一清早睁开眼,又开始喂奶,换尿布的节奏了。


等到八点多走进电梯,一关门,顿时踏入了另一个世界,两世为人。


另一个两娃的同事和我说,她每天六点不到就要起床,搞早饭,送娃入园,买菜,冲到办公室已是九点半,老板还嫌来得晚,哪里知道人家早上已打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Anthony Browne 插画作品《我妈妈》


我倒不是埋怨,通常帮各位妈妈带娃的老人或阿姨也辛苦。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作为职场妈妈,时间和生产力肯定是减少了。头几年喂奶哄睡这些事通常还是妈妈负责。你要说不平等,那只能怪老天为什么把子宫乳房这些器官统统塞给了女性。


记得宝宝刚出生几月时,我抽出时间和一个许久未见的闺蜜吃晚饭。她听着我扯东扯西,突然说,你怎么也整天考虑这么世俗的问题了?


我一口饭差点没喷出来。是啊,有没有孩子,突然把我们划成了两个互不相融的阵营。


带娃上哪里玩,怎么找个靠谱阿姨,如何调节家里老小矛盾,未来教育公立私立等等,这些占据我大脑的种种问题被她的“周末去听《牡丹亭》昆曲吗”,“最近最好玩的创业点子是什么呢”,“徒步到南美那个盐湖走一个”等小清新的奇思妙想瞬间击个粉碎。


想当好一个职场妈妈的真相就是,除了靠自己自强不息外,还得靠家人和社会。可是这点,鸡汤文中并不会告诉你。


在靠家人这一点上,中国和美国都各有长处。美国没有老人带娃或找长期阿姨的家庭文化,所以基本重担都是压在夫妻两人身上。


西方关于家庭关系管理是非常重视的。从恋人开始,就有婚前心理咨询的各种服务,让热恋中的男女对未来婚姻状态有更清晰的认知,对雷区可以做好更多心理建设,避免婚后种种危机。(不过美国的离婚率依然这么高……)


美国的产前培训也严令父亲必须参加满10课时。那时我在美国,我和先生当时对着一个洋娃娃训练各种抱娃姿势和急救手段。这些实践确实不赖,西方奶爸的业务都普遍熟练,看看小贝带小七的样子,才是真的明星范啊。


而中国双职工家庭基本就靠双方老人或请个阿姨来保障后勤了,这里面的矛盾挣扎不再赘述,核心就像大家总结的,一个职业妈妈最窘迫的时刻,肯定是没人给你带娃的时刻。


▲图片来自网络


说到靠社会,弹性工作制对女性来说真的非常重要。比如Sheryl Sandberg把她的成功,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谷歌及脸书等高科技公司人性化的工作时间,让她可以间断性地早回去处理完家庭事务,再继续夜间工作。几年前,滴滴为了配合柳青的家庭时间,也是让她先回去接孩子,晚上九点后在她楼下再开高管会。


显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能如此,也不是任意的职级都可以享受这些弹性红利。也许不远的未来“去机构化”成为大趋势,每个人都能宅在家里进行共享经济。短期内如果自己不是高管的话,只能希望自己找到一份相对人性化的工作和善解人意的老板。


我离开咨询公司前,曾给一位资深女合伙人写信,表达了离意。她火速给我回信,说她个人百分百支持我的决定,还回忆自己当年由于工作,错失了许多陪伴女儿的时光。


我有些惊讶,同时也反思自己是不是太懒了。老实说,咨询公司相对来说,工作时间是非常弹性的,但所需要的差旅和精力也很难由自己控制。不过在中国,我非常理解在各行各业奋斗的女性,大家都不容易。


比如我姐,虽然从事一份相对清闲的公务员工作,但为了平衡幼儿园与父母家的距离、老公的工作等因素,她不得不单程近两小时上下班,其实也没得清闲。


美国有一条劳动法,规定产后女性可以在家三年,三年后如再入职场,薪水不得受到歧视,即比以前降低很多。我想,就算这条法律在中国存在,也会形同虚设。我们供大于求太多,三年中国市场又变化太大,一个不小心,基本你都被行业颠覆了。


猎头们永远有比你年轻便宜好使的小鲜肉可以猎,职场妈妈们难免心有戚戚。或许这也解释了为何有一群女性,是晋升到了高管层才考虑生育问题——这不失也是一种策略,至少到时候万一要哺乳,还有间自己的办公室,不像我等屌丝四处流窜找会议室。


中国的跨国企业有单独哺乳室的都还甚少,光这一点就可以说,这职场平等之路漫漫而修远。在这种大环境下,女性自己成为强者,成为高管,才可以为自己多争取一点掌控权,制定游戏规则,也是一个冰冷而略为无奈的事实。


▲Stanka Kordic 绘画作品 


职场妈妈这个话题,大概在所谓的高知女性里,是尤为纠结和进退维谷的。读了几年书,沉没成本有点大,总是不可遏止地想要一展鸿图。偏偏高知女性还一直被“having it all”这个说法所迷惑所绑架。


在北京时,我有一个女朋友,就是这种观念的信奉者。她英国名校毕业,去了高盛,二十五六就结婚,三十岁前生下一儿一女,标准的社会精英和人生赢家。在两娃出生的间隙她一度成为全职太太,只是很快她便无法忍受,又出来几度创业,投身于火热的互联网风投业。


她瘦削精干,活力四射,会常常反问:“别人可以做到,凭什么我做不到?”我相信世间是有这样一批“高盛女子”的存在,她们真的凭一己之力可以have it all。但对绝大部分人来说,这只是一个迷思。


白宫的前国务院高管Anne-Marie Slaughter几年前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一篇名为《Why women still can't have it all》的文章,引起一时轰动和诸多女权主义者的非议。


她用自己的经历表明,在现阶段的美国,对女性来说,鱼和熊掌还不可兼得,和Sheryl Sandberg鼓吹的“女性高管少是因为自己不够有抱负”的论点,唱起了反调。


她说自己在白宫文山会海的工作让她无法兼顾两个儿子,平时没有太多时间和孩子们说上话,儿子养成了很多恶习但她没有时间去管训。虽然白宫的上司希拉里对她非常体恤,丈夫也全力配合,她考虑了很久,还是任期结束后,回到了普林斯顿法学院。


她说,作为职场妈妈,唯一平衡的办法是掌控自己的时间,但这份政府高管工作让她无法掌握,家庭和工作的矛盾是长期存在的。


我个人很赞同她诚实的说法以及她最后提的几点建议:除了改变考勤方式,工作时间更灵活,减少face time之外,她提议重塑家庭价值观,并重新定义职业成功的轨迹。


女性随着寿命的延长可以适当延长自己取得事业高峰的年纪,安排好自己取得学位,生育,和全力工作的时段。


▲Stanka Kordic 绘画作品 


不久前,我看了前哥大巴纳德女子学院校长Debora Spar在牛津大学的演讲,颇有些共鸣。Debora有三个孩子,一直在精英男人圈里工作,并没有觉得不适。


她看起来像个女汉子,风趣幽默,也直言从小都不喜欢读什么gender study,不想就自己的性别大作文章。但是到了女子学院后,慢慢地,她发现这是个事儿。最后她拿起笔来,写了一本不要做完美女人的书。


她也重申“Women can not have it all”。不过她坦承说,这不是件什么残酷的事,因为无论男女,谁都不能同时拥有一切。


她讨厌时尚杂志上宣传的“一个女人要在很多角色上做到完美,妻子,母亲,职业女性,还得任何时刻都光彩照人”,这样的期望并不公平。有雄心去做自己相信的事,但不要认为一个人同一时间可以拥有一切,试图把一切做到极致。


她这样说:


“没有人告诉你在工作日,你也必须同时满足子女、伴侣、父母、乃至来自宠物的各种要求,没有人告诉你,有些日子,不论你多聪明或者多努力或者多会统筹管理都无济于事。同时作为母亲和职业人士面对的混乱和日常琐事,终有一天让你在某一时刻难以招架,然后无论你的事业还是个人,都会受到打击。”


“如今,哪怕女性是外科医生、终生教授、神经科学家,人们依然期望她们美丽、相夫教子、料理家务。在每周40小时内,这已经非常难实现了。然后未来对年轻女性的期望值有增无减。很多我的学生,在18岁前还立志做专业级的运动员,并成立自己的NGO来拯救世界。于是这些期望要求越堆越高,而我们没有从中去掉任何一项。”


“如果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幸运的,有机会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足迹,但是我们很难做得完美。所以别仿效那些传奇女性,只思考如何让你自己变得更好。然后大胆一点、创新一点、快乐一点,其他都不重要。”


这是一个美国大妞相当科学而健康的态度。


▲Stanka Kordic 绘画作品 


人类的进步,女性的解放,最后忠孝能否两全?我想很多女性应该和我一样,对这个话题也有挣扎和困惑。现在,我大概明白了几点。


第一,破除所谓许多无所不能,面面俱到的超级妈妈的神话。家家都有一本难忘的经,你不知道人家背后真实的日子是怎么样的,存有怎样支持体系的生态环境。


Multi-tasking也有一定的限度,并不是说一边打电话会议一边哄娃一边看kindle是一件多牛掰的事,大多数可持续的事需要一心一意的专注。


第二,边养边学,家庭的各种技能也是在过日子中学会的。这一点中国在教育上确实有点失败。美国女孩子从小浸淫在各种家务中,带弟哄妹上都已有八项全能的潜力了。所以我发现,对她们来说,人均养三娃,搞定家里一切杂物包括两条狗,那都不是个事儿。他们的男孩子也是如此,修个水管,DIY个家具,那都是熟练工。


对我们来说,首当父母的各种忙乱,只能一起在过日子中慢慢补上。


第三,《向前一步》中有一句话是挺好的,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 


不求完美,只求完成。我本就是个粗人,努力做到七分就行,能睡觉时且睡觉,just get it done。职场妈妈本来被赋于的身份就多,如果事事都要做到十分,和自己死磕,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最后,不由自主地想到全职太太,这是和职场妈妈放在天秤两端的同一物种。当过全职妈妈的人都知道那不计入GDP的工作量甚至远超过上班,还需要极强大的安全感和稳定的心理素质,这份最难的工作应当得到全社会的敬意。


▲Maria Svarbova 作品 


也许女性的理想国是一种时空上的自由,在孩子成年前的大好岁月里,一个人也可以在家里单干,或在附近的咖啡馆里用高科技的种种方式,和团队一起共事,脱离了格子间朝九晚五的束缚,更自在地穿梭,发光发热。


在社会进化到那个理想国度之前,不去过度追求一些抽象的完美概念,在有选择的情况下阶段性定义好自己的生活边界,与其中的那个此刻的自己好好相处,被小确幸源源不断的拥抱,想来已是最好的境界。


不过,你我皆凡人,在修炼的途中,一定时不时还有取法乎上,终究意难平的尴尬。


且行且惜,我也就是说说。

 

━━━━━


※ 维小荷偏爱乐福鞋:天蝎座,唯心主义,非典型上海作女。前半生颠沛流离于美利坚,不列颠,大中华各地,混迹于咨询圈的大龄文艺女中年。碍于生计,白天还在格子间里默默码片,心里终挂念着那一厢山高水远,偶尔灵魂出窍。走得路多,鞋子不再是身外物,一双乐福鞋大概是最妥贴又潇洒的慰籍。

  原发于作者个人公号“维小荷”(ID:vivalamour)

  如果你也有故事想要分享,欢迎给我们投稿。投稿信箱:yanzhidian@73hours.com.cn


73烟纸店

解忧杂货店

故事收藏馆

美丽实验室


微信号:yanzhidian73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