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冷笑话》导演:想拍“复仇者联盟”却跑了题

MovieBZB 2018-10-11 09:03:25

卢恒宇和李姝洁看造型就知道是日漫死忠粉


腾讯娱乐专稿 (文/付超 责编/宋小卡)


这不是一篇严肃的访问,如果卢恒宇和李姝洁能够严肃起来,那么应该也就不会有《十万个冷笑话》这部逗逼动画了。当然,我们还是按照规矩,假装严肃地聊了聊影片的创意起始、设定、笑点铺排原则,甚至植入广告的问题,在此之外的内容,有点儿飞,但也都是情怀。


就像两位导演说的那样,《十冷》没打算让每个人都GET到笑点,赚到的都是彩蛋,没赚到也够你笑一阵子。这篇访问也一样,不是每个人都能GET到其中的乐趣,但懂的人,肯定能笑到腹疼。


《十冷》“主创拜年图”


一个纯种“网红”的崛起:


吐槽、自黑、犯二、恶搞,一不小心竟然划时代了!


很难解释《十冷》到底是一种什么类型的东西,它集合了周星驰的无厘头、宅男腐女们的恶趣味、中二青年的小宇宙、网络时代的吐槽文化,以及80、90后的成长回忆录、古代寓言故事、中学英语课本、中国神话人物、日式大胸萌妹子、四大名著、平行世界、民族英雄、圣斗士星矢等等各类元素,总之,凡是能在青年一代中引起共鸣的东西,都被《十冷》收了。经过原著作者寒舞、动画版导演卢恒宇、李姝洁、还有山新什么的那些著名声优们的集体演绎,形成了一种非常脱力,却非常正能量的,带有强烈中国特色的日式动漫。


如果非要给这种类型下一个定义的话,那只能用“2B吐槽动画”一词来概括。举个例子,你看到一只摇头晃尾的“汪星人”独自溜达,正想过去蹂躏它一下,它突然站起来,摆出了一个“啾咪”的动作,冲你“喵”了一声……出人意料却笑果惊人,地气接到了天灵盖上,这就是“2B+吐槽”的节拍。


在化身电影以剧场版形式上映之前,《十冷》经历了从寒舞创作的网络漫画,到被卢恒宇、李姝洁改编成动画搬上网络的演变过程。网剧版迄今有两季,每季12集,每集约5分钟左右。短小精悍的时间长度,外加每集都在用生命吐槽的精神,让《十冷》秒速蹿升为网络热剧。其颠覆传统故事的福禄娃篇、哪吒篇,原创的世界末日篇等系列故事,也让李靖哪吒父子、蛇精与小金刚夫妇、黄师傅霍师傅、匹诺曹和白雪公主这些“经典的历史人物”,变成了“新经典历史人物”。


作者寒舞在《十冷》中经常莫名现身


除此之外,擅长自黑的创作者们也为网剧增加了一丝可爱,比如原作者寒舞,都客串了一集番外篇还一直隐瞒自己性别,没事儿还以匕首插脑门的宅男形象在动漫里充当路人打酱油。再比如导演,五分钟一集的动画硬是磨洋工以月为单位出新番,即便这样,还经常在剧集里喊穷说没有经费——明明开播不到三集就有植入广告了好嘛啊喂……


在魔鬼加卡哇伊的神经病节拍下,《十冷》就这样红了起来,除了有网友玩命点赞,还带热了无数网络流行语,后来周杰伦点名自荐要给“太2真人”做声优,邓超的《分手大师》、郑恺的《江湖论剑实录》也都在上映前来《十冷》客串片头为自己做宣传,再然后《十冷》突然间感动到了前首富旗下的万达影视,于是主创们纷纷迎娶白富美、出任CEO,一步就跨进了全国电影院。


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一个纯种的“网红”,走进了全国院线,其划时代的意义,简直相当于一个淘宝网店开火了,开成全国实体连锁店一样震撼。


卢恒宇和李姝洁两口子,没有正常的生活照


一次注定跑偏的创作实验:


想拍动画版《复联》,结果拍成了《银护》


《十冷》的成功,显然跟两位导演的性格爱好密不可分。看上去难分“中日国籍”的卢恒宇、李姝洁两口子,从相识到相恋就是一出赤裸裸的“潜规则”——后者一开始只是给前者投简历求职,一来二去就成了现在的情侣。但两人招供,彼此看对眼,因为有共同爱好和性格,又都是宅一族资深会员,剧情发展成现在这样,太顺理成章了简直。


再比如,两人的工作室里,一直供奉着一张迪士尼老先生的画像,卢恒宇对此的解释是:“各行各业不都是要拜祖师爷嘛?我们每天也咔咔拜!”


由此,其实我们已经可以猜想到,这样逗逼的两个人,在信心满满的踏上将《十万个冷笑话》改编成《复仇者联盟》(观看)的不归路时,就已经为剧场版埋下了《银河护卫队》的种子!


腾讯娱乐:网剧版里有很多故事线,这次剧场版为何选择以《世界末日》篇为主线发展剧情?


卢恒宇:因为它既是一个纯原创的世界观,又是已经在网剧版里完结的故事,用它来做挺顺理成章的。


腾讯娱乐:我想多了……我以为可能是因为超级英雄题材这几年比较火,你们从根上就开始恶搞……


卢恒宇:跟这个也有关系,我们都有超级英雄情结。


李姝洁:大电影怎么能把那么多观众喜欢的东西整合到一起?我们当时想到的就是《复仇者联盟》。


李靖的经典喷血表情已被广为流传


(注意:从此处起,已经开始跑题了!)


腾讯娱乐:所以你们漫威粉么?怪不得在网剧版里老黑DC的超人……


卢恒宇:那是寒舞在黑,我没黑(笑),我是纯正的DC党。


李姝洁:超人和蝙蝠侠,我们最爱的两个男人。在这方面我们确实有点儿脑残粉。


卢恒宇:DC自己在电影方面不争气,你怪不了,没办法,但还是很期待《正义联盟》的!


腾讯娱乐:说起来,《十冷》男主角的吐槽具象化能力,就跟绿灯侠的超能力很像嘛!


卢恒宇:对,很像!


李姝洁:但《绿灯侠》拍得一般啊。


卢恒宇:不能说不能看,但太普通了。但我看他们宣誓那会儿,戒指引导他去罗拉星的时候,作为粉丝就觉得挺爽、够了!当时也有朋友去吐《复仇者联盟》的槽,说怎么怎么不好,我说你懂个屁,他们几个站在一块儿,镜头围着他们转一圈,绿巨人再吼一声,这就值70块票钱了!


李姝洁:我们本来也说要冲着这个方向去整的,但是后来考虑到还是要保持《十冷》的风格,尤其是里面很多逗逼的成分。但是我们一直跟大家说,我们做的是动画版的《复联》。


卢恒宇:结果冲出来一群逗逼,给整成《银河护卫队》(观看)了(笑)。


李姝洁:对,但我们当时可没看过这片。


(跑题终于结束了!)


腾讯娱乐:相比网剧版,剧场版这次口味太小清新了。是否会觉得遗憾呢?


李姝洁:没有。我们在乎的不是重口味,在意的是笑点重不重,有没有打在你身上,你乐的程度重不重。


卢恒宇:网剧版它更像是个个人观影的体验,你抱着PAD、手机就可以看,但剧场版毕竟是所有人在一起集体观影。


腾讯娱乐:如果懂动漫的人看片子,会发现片子里致敬或者说恶搞的梗很多,但很多人就是没看过《EVA》或者《百变雄狮》之类的,他可能就不太明白笑点在哪里。你们怎么做的平衡?


卢恒宇:没有情结的话,他可以把它们当成一个单纯的笑点。就是说,你懂这个致敬点,和你不懂,笑得程度不一样而已。


李姝洁:所以它们叫彩蛋,即便有的人看不出来也没有关系,我们有其它部分可以逗你笑,就是说,能看懂梗的人,他能看得更爽一点。


卢恒宇:豆瓣肯定会有那种分析帖,这个梗来自哪儿哪儿,我们都在等着看呢!


(导演当时得意地笑了笑,结果豆瓣到现在都没有分析帖,嘤嘤)


卢恒宇导演的日常工作状态,可以参看李姝洁导演的朋友圈状态


腾讯娱乐:其它笑点部分,比如小米手机跑分高这种梗,不用小米的人完全不太能GET到啊。好吧,虽然它是个植入。


卢恒宇:确实,这个是纯小米粉才懂。但刨除植入,像他们找的神器是什么呢?手机、钥匙、钱包,这都是大家生活里很生活化的东西,我们尽量在片子里去带到这些东西。我们本身笑点很密集,并不打算所有笑点人人都能看懂。


李姝洁:其实一部喜剧本身就是这样,有一部分人笑的是这几十个点,有人笑的是那几十个点,本身我们就设置了不同类型的梗,有的是属于比较钻的,有的是属于比较大众的,甚至有一些是腐女才看得懂的梗。


腾讯娱乐:年龄层面上的区分呢?比如很多95后估计都不知道飞行棋和大富翁了。


李姝洁:我觉得你应该说00后,因为我现在真的不敢低估90后,因为工作室也招了一些90后小朋友,就发现其实他们看的东西都好老成,我们说小时候的东西他们居然都知道。


卢恒宇:我们前段时间在微博上发过一个活动,就是你玩过这个,你就老了。当时就放了一盒磁带,一支铅笔,这个很简单,就是卡带了你用笔去转它嘛。然后我就给工作室的小朋友看,问她这是什么,她说记歌词吗?等一下,等一下,我说你再想一想,她说想不出来……我就觉得我老了,好恐怖。


李姝洁:觉得老了这个东西真的不是年龄的问题,应该说就是分上网和不上网的,比如说像我妈就不太上网,她要去看《十冷》,就基本能看懂的很少。但是我舅姥爷,他是会上网玩的人,包括看视频,去看评论,他去电影院看这个,我觉得还适合,他是可以看《十冷》的。


卢恒宇:对,我觉得区分的是你是不是会上网,接受网络信息的人。你能接受网络信息,那《十冷》说出来的信息,包括它讲述的方式你应该都是OK,都是吐槽式的笑料,大部分是。


电影版中一炮走红的新角色时光鸡,竟然是导演卢恒宇自己配音的


一次最有头脑的广告植入:


终于能在电影里玩广告了,给它们想了好多剧情


《十万个冷笑话》除了题材上的划时代之外,在广告植入上,也是电影史上最有头脑的。再也不是冯小刚式的一个镜头扫一个品牌,也不是迈克尔·贝式的随时随地掏出舒化奶,卢恒宇和李姝洁像那些可爱的日漫和美剧一样,用脑子把广告编进了剧情里,并且让广告创造出了笑点。《十冷》剧场版中,拯救世界的小分队,兵分三路寻找小金刚封印在地球上的三件宝物:手机、钥匙、信用卡,这是前些年非常流行的“出门前必须进行的自检”口诀,对观众来说,是一个梗,然后导演又安排了主角吐槽“这算什么宝物啊!分明是小金刚自己丢三落四吧!”


于是手机和信用卡两个大植入广告,也变得不是那么山寨和让人讨厌了。


腾讯娱乐:接下来是真正的广告时间,比如开场你们依旧保留了日剧中出现广告赞助商字幕的惯例。


卢恒宇:这个我特别自豪,因为这个梗,但凡要看日本动画的人,早就知道这个东西存在,但是为什么一直就没人玩过。终于到了《十冷》,我可以把这个点玩了。我还记得网剧版第一季第一集时,我自己配的音,也不知道日语怎么念,就稀里哗啦完了。


李姝洁:我们都知道是个梗,但现在有些人把它变成很正经的播报模式,我就觉得很奇怪。因为我们刚开始就是想恶搞来着。


腾讯娱乐:包括片中关于网购、手机的广告植入,也都不让人烦。


卢恒宇:我当时想了好多广告创意,广告这个东西特别有意思,一般来说对于一个正常的创作人而言,他们是很不喜欢广告的,因为会破坏电影结构。


李姝洁:那是艺术家干的事儿。


卢恒宇:对,但我们是配合度很高的导演(笑),加上《十冷》这个题材能玩好。我记得当时制片人过来跟我说广告的时候,他准备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来说服我做广告,于是我们就进了会议室,在中午12点。当时他还准备用一下午的时间,然后十分钟后,我们走出来了,三个广告的方案都定了。


就是特别欢乐,那个时候已经是动画中期了,成天只是在那儿盯着画,没有开脑洞的机会,制片人一说有广告了,太高兴了,赶紧再来俩,就开开脑洞能创作一下特别开心,他就惊了,十分钟,十分钟就搞定了三个广告。


李姝洁:这不是苦大仇深的事儿,对我们来说。


腾讯娱乐:两位私人生活里都有怎样的动漫情结?


卢恒宇:我特别喜欢《海贼王》,把它当成人生信条一样在看待。虽然人家说很二,但我要能当上海贼王,死了都行。其实这种精神在现实生活中好像不太能混得下去,但我还是想试试用它的态度来面对这个世界。


腾讯娱乐:喜欢机战类多些还是热血系多些?看片子里好多机战系的致敬。


卢恒宇:我机战系基本停留在90年代了,现在都没法看。高达从W之后都觉得怪怪的,越来越怪,到现在变成青春偶像片,根本看不进去。


腾讯娱乐:看片子里致敬EVA的段落有点儿狠,连插曲都用上了。


卢恒宇:我们有个更狠的点,但后来没敢用,用了肯定上不了。你不会写吧?好,那我告诉你。EVA里人进机器不是有个槽吗?我们一开始想的是他坐在槽里,槽合上之后是一个跳蛋,然后从菊花进入机体(笑)。包括六神合体那块儿,每次下面来一道光,鸟王就在那儿自己爽(笑)。但后来说不合适,就算了。


李姝洁:包括主题歌,我们叫《来吧,甜蜜的吐槽》,其实也是致敬。再有就是《环太平洋》、《变形金刚》和《钢铁侠》,你看,钢铁侠的操作系统叫贾维斯,鸟王的系统叫鸟维斯,这就是纯玩的一场戏,你要是知道这梗,就会觉得很好笑。


鸟不拉屎大王的分身们全都是穿着《电子世界争霸战》的衣服出来了


(注意:此处以下至结尾,都是尽情的跑题儿,而且跑的非常中二。)


腾讯娱乐:私下里都喜欢哪些比较冷门或者小众动漫么。


卢恒宇:其实现在这个平台很大了,想看的都能看到。我倒喜欢一些国产的,比如《不可能恋爱》,这节奏好有80年代动画的感觉。有一股浓浓的宅魂,有一种“我觉得我怎么都做不到你那样”的感觉。


李姝洁:《超有病》我也很喜欢,就是那种“吃啥饭?”,“来个鸡吧!”的感觉。


腾讯娱乐:你俩太怀旧了,跟《十冷》的逗逼范儿太不搭了。


卢恒宇:情怀,情怀(笑)。就像《环太平洋》,机甲出来的时候,包括那个齿轮,那个质感,真的很爽。他真的把你当年的感动,在用一种三次元的方式百分百还原给你了,那个感觉特别舒服。这点上很讨厌美国佬,他们号称自己翻拍了《龙珠》,哪儿呢?我不承认那版是《龙珠》。


李姝洁:不是他改不好,而是不好好改。


卢恒宇:对,我一开始也帮他们找理由,觉得可能美国人对二次元东西的理解只能是这样之类的。但《最后的气宗》怎么改得那么好?太华丽了!那你《龙珠》拍成那样,绝对是故意的,就是不好好拍。


腾讯娱乐:《最后的气宗》导演沙马兰是印度人,比较了解亚洲文化,但TV版又是美国货,这解释不清楚了。


卢恒宇:沙马兰在好莱坞体系下工作那么多年了,他美术团队也是好莱坞那一套,好莱坞是能看得懂东西的,最简单的理解只能说《龙珠》是日本的,《气宗》是美国人自己的。


此处为对上文的内心os:编辑老师也不懂记者在和他们聊什么


腾讯娱乐:提到适合亚洲文化,《铁甲钢拳》算是做得比较好的机器人电影了。讲究人机互动的概念。


卢恒宇:对。其实这东西是日本人很奇怪的一个点。你都已经高科技了,能设计出那样的机器人以后,都还没有人工智能,美国人就喜欢人工智能,哪怕特别小的机器人就有了。但日本人就是不管怎样就得是驾驶系的。这点在你看《安德的游戏》时就很失望,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舰长自己在操作东西啊?!你看过《宇宙战舰》吗?舰长什么都不用干,只要在那儿戴好帽子坐着就可以了啊。这就让人觉得美国人思维跟整个亚洲都不搭。


腾讯娱乐:那这点《星际迷航》是做得很好的。


卢恒宇:对,JJ也是真的太屌了,《星际迷航》完了拍《星战》,你还给人留口饭吗?两大系列的影迷倒不至于会在一起掐,但两大对立势力都让你给弄了,你还给人留口饭吗?


腾讯娱乐:你们这点,应该很喜欢《海扁王》吧……


李姝洁:超喜欢。尤其尼古拉斯·凯奇对着镜子画黑眼圈那段,从来没有电影去处理过这种细节,都是戴面具就完事儿,它是真正展现了他是怎么画出来的。


卢恒宇:这片太神经病了,反英雄反彻底了,太屌了。真是把那些英雄电影解构得一塌糊涂,全部都是“你们去死吧”。一开始还是朋友推荐我去听OST,我听完后就想,这种选曲,你要怎么拍,后来看完之后发现,真神作。


一个腹黑的后记:


虽然采访中,记者拼命做出了一副与二位导演相逢恨晚、相濡以沫的样子,但别以为你们两个逗比青年就可以自己偷着乐啦,看看《十冷》的票房,还是吃了没经验的亏吧?


《十冷》剧场版上映前,卢恒宇和李姝洁还没多少底,就愉快地许下了过亿票房,然后两人就各种发下首周不过亿就裸跳“啪叽啪叽本大爷最啪叽舞”的毒誓,现在影片上映一周多点儿,誓言已破,连《万万没想到》的导演叫兽易小星都在提醒他们了:两位,该践约了啊嘿!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