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水落石出

最国风 2018-12-23 05:58:59

《双世宠妃》


作者:薄荷微凉


   第二百一十二章 水落石出


       “什么消息都没有。”萧长歌有些自嘲,无法控制地冷笑了一声,随即很快进屋,她需要让自己保持清醒,她要让自己的心和身体都变得强大起来,即使是听到了再不如意的消息,也要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小花,不过两日时间,也来不及打听什么,这几日你就在谷中好好待着,等有了机会,我再亲自下山一趟。”秋莫白倒是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山外面没人,萧长歌才能安安心心地待在这里陪他,他才能好好地将自己的医术传给她。


       “恩。”萧长歌点点头,心里却在盘算着另外一件事情。


       既然山下没有冥王妃的消息,那么她就可以以现在的这个身份下山,不管苍冥绝是不是把她忘了,她只想亲耳听他说,若是真的忘了,那也就罢了。


       仅仅寥寥数语,萧长歌再也没有胃口吃饭,放下筷子,走到后院,顺着楼梯爬上去,看着叠谷中醉人的景色,企图安抚自己有些凌乱的心。


       待她走后,秋莫白叹了一口气,放下碗,猛地用筷子砸了砸明溪的碗:“别吃了,我问你,你下山两日,果真就没有一点冥王的消息?”


       明溪吃饭不语,因为他知道,他可以骗过任何人,唯独骗不了这个和他朝夕相处的师父。只要一看秋莫白的眼睛,他所有的谎言都要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下。


       所以,他的这种反应,还是让秋莫白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或许你带回来的不是什么好消息,但是,不管是什么消息,你都应该告诉小花,她有权利知道。”秋莫白侧脸垂眉,看着冰雪茫茫一片的叠谷,沉声说道。


       “我知道。”明溪终于点点头,有些食不知味地停下了筷子,就着旁边的那盏暗沉的烛火回了房间。


       还在饭桌上面悠然叹气的秋莫白不多时便反应过来,看着饭桌上面的残局,眉头再次紧锁起来,怒声道:“明溪你个臭小子,给老子回来,把桌子收拾干净再离开!”


       夜色沉沉如同银光一般倾注而下,萧长歌看着被一片乌云掩盖起来的朦胧的月光,不多时,便顺着梯子走了下去,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脚步顿了顿,很快又往前面走去。


       放置在床上的东西是两件淡青色和粉白相交的冬装,它们被叠的整整齐齐,和颜色暗沉的床单交相辉映,尤其突出了不同于她在冥王府穿着的冬装一般华丽锦布上层,但是看上去却让人倍感温馨。


       她缓缓地走了过去,双手触碰到那两件冬衣,只觉得丝丝温暖传到她的手心中,仿佛方才的不愉快烟消云散。或许,她应该体会明溪的良苦用心。


       外面的夜色有些冰凉,她顺着月光所触之地走到了厨房旁边的那间房间,里面的烛火还亮着朦朦胧胧地照亮了外面的走廊。


       萧长歌伸手敲了敲门,等待了一会,里面没有回答声,她听了一会,复又举起手敲门,里面依旧没有声音。


       该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萧长歌竖耳倾听了一会,在原地踏步不多时,已经伸手推开了房门。


       里面的陈设很简单,两旁摆放着几张简单的藤椅,是用来招待客人的。窗台底下放了一张桌子,旁边就是屏风,屏风后面应该是睡觉的地方,明溪该不会睡着了?


       她慢慢地走过屏风,果不其然,一张床率先映入眼帘。


       可是,旁边却摆放着一个木桶,烟熏袅袅的画面感十足,缭绕在整个房间里。而明溪仰着脖子熟睡,包扎起来的头发还是有几丝落在水里,白皙的肩头和一部分的胸膛暴露在烛火底下,没想到,泡澡的明溪竟然也有这么妩媚的一面!


       “啊!”萧长歌低叫一声,却猛地咬到了舌头,疼痛感一下子侵袭到她的整个口腔,麻木的感觉让她窒息,双手不知道触碰到了什么,突然间,一声“砰”重物落地的声音砸醒了明溪。


       “谁?”明溪瞬间睁开了双眼,单手一拍水面,霎时水花四溅。


       把屏风碰掉的罪魁祸首萧长歌正捂着嘴巴,痛感让她憋的满脸通红,可是当明溪的视线扫到她的身上时,她的脸就像是煮熟的虾一般红的不可开交。


       “你怎么在这里?”明溪声音有些震惊,连忙手忙脚乱地拿了旁边的衣裳挡住自己露了一半的胸膛,却又立即扔了整个人缩进水里。


       “我,我……我是……”萧长歌背对着他,双手紧紧地缴着衣裳,结结巴巴地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最后还是闭上眼睛硬声道:“你还是先穿上衣裳再说吧!”


       “哦,对,我先穿上衣裳,我的衣裳……”明溪脸上升起了阵阵红晕,闭着双眼在水里乱摸一通,突然想起自己换洗的衣裳放在屏风上面,可是此时屏风又被萧长歌给弄倒了,有些急促地道,“我的衣裳不在这边,在地上,你帮我捡起来递给我。”


       还要捡起来递给他?萧长歌猛地摇了摇头:“你自己过来取。”


       明溪还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从前他就和秋莫白待在山上,不曾见过女子,更别说和女子亲密接触了。此时却自己什么都没穿和一个女子共处一室,脑袋有些慢半拍。


       “那我过去了。”明溪顺着木桶的边缘慢慢地抬腿走了出去,空气中刺骨的冷风随着他的动作一点一点地沾到他的身上,可是这个时候他却觉得一点也不冷,反而全身燥热非常。


       “等会!你待在水里别动,还是我帮你送过去吧!”萧长歌差点就说错话了,要是让他过来还怎么了得?


       直到听见一声落水声之后,萧长歌才睁开眼睛看着旁边的衣裳,找到几件干干净净的衣裳才将它们送了过来,扔到了床上。


       “我把衣裳扔在床上了,我现在把屏风扶起来之后你再穿。”萧长歌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静下来,转身伸手扶起来地上的屏风。


       房间里面终于安静下来,旁边忽明忽暗的烛火有些不清不明,萧长歌伸手将地板上的衣裳捡起来,暗色系的衣裳里面竟然夹杂着一个明黄的颜色。


       她把那抹明黄从暗色衣裳中间取出,就着旁边的烛火看着上面的字,越往下看,她的心就越疼,就像是被一只锋利的爪子紧紧地揪着一样。连呼吸都觉得十分困难。


       明溪就着淡淡的烛火终于穿好了衣裳,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当他绕过屏风,看着外面的萧长歌时,脸上的表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脸色有些惨白:“你都知道了?”


       萧长歌单手紧紧地揪着那张明黄的告示,指关节都有青白,手背青筋暴起。


       “这就是你要瞒着我的原因,整个京城,整个天下人都已经知道了,你竟然打算瞒着我一人?”萧长歌声音低沉颓靡地道,就像是濒临绝望的人一样。


       “是。”明溪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他之所以带着这张告示回来,就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想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再将所有事情都告诉她。


       没想到上天的安排就是这么巧妙,仿佛是早有预谋一样。


       “你大可不必这样,告诉或者不告诉我,结果都是一样。”萧长歌拧着那张告示,冷笑一声,转身出门。


       原本是想向他道谢的,如今却变成了一场悄无声息的战争,因为一个没有说出来的实话,萧长歌觉得很不值得。


       夜晚的叠谷很寂静,萧长歌将那个告示放在自己的桌子上,旁边一盏油灯的油已经滴落了一滴在上面,不过被她很快擦去,但是那个印记已经擦不掉了。


       想来想去,还是没有将那个告示烧掉。


       萧长歌目光炯炯地盯着上面的字迹,反复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晟舟国国主之小女和瑟公主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今皇四子正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值和瑟公主待字闺中与皇四子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和瑟公主许配皇四子为王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良辰完婚。


       特此通告,钦此。


       萧长歌冷笑一声,甩手将告示放置一边,却一夜难眠。


       叠谷的天总是亮的特别早,萧长歌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一丝朦胧的雾色散开,明亮的光从窗子外面洒了进来。


       萧长歌如同往常一样起来,洗漱之后,倒了一杯开水,一面喝着一面看着医书,可是不论自己怎么集中精力,脑袋里想着的不仅仅是医术毒术,还装满了其他东西。


       “长歌,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秋莫白正炼药,远远地就看着萧长歌支着下巴看着医书发呆。


       “我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萧长歌从医书抬起头,目光坚定而又明亮,“外公,我决定不日就要下山。”


       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情,但是秋莫白的心里还是难舍,好不容易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自己的亲人,却还是要分离,这种感受他已经体会了一会,不想再体会。


       “是要去冥王府吗?”秋莫白问道。


       萧长歌眼睑微垂:“他不知道我还活在这个世上,所以,我想问问他。”


       唉,他们秋家的人都一个样子,曼儿是这样,小花也是这样,就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深情是他们秋家人最大的劫。


       罢了罢了。


       “小花,这是你自己的事情,外公没有权利干涉你,但是在你下山之前,我有几句话要交代你。第一,下山时要是遇到危险就用我教你的毒术,对待坏人不要手软;第二,我会让明溪护送你下山;第三,如果他真的不记得你了,一定要回来。”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