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戈宝权谈《阿凡提故事》

朝华出版社 2019-01-16 06:56:06



听戈宝权谈《阿凡提故事》

柴剑虹|文


谨以此文纪念著名翻译家、外国文学研究专家戈宝权先生(1913.2.15—2000.5.15)



戈宝权



全文3108字,阅读时长预计10分钟

柴剑虹


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敦煌研究院兼职研究员、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西北民族大学、南京师大等高校兼职教授。1966 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78 年师从启功先生攻读中国古代文学硕士研究

生。1981 年到中华书局工作,曾任文学编辑室编辑、《文史知识》杂志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汉学编辑室主任、编审,因在新闻出版事业上的突出贡献自 1993 年 10 月起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一、阿凡提其名其人

苏联在本世纪30年代出版了《霍加·纳斯尔丁笑话》,我就很感兴趣。


在我国,50年代也已引起大家注意了,当时还曾开展过一场争论。我在1960年写了《关于阿凡提及阿凡提的故事》,想就几个搞不清的问题讲清楚,即:有无阿凡提此人?他是什么人?阿凡提故事的世界影响,等等。我曾经通过俄文翻译了土耳其的《霍加·纳斯尔丁》,很可惜这个译本没有出版。


粉碎“四人帮”后,新疆的克里木·霍加写了新的阿凡提故事。这一年来,阿凡提上了动画片、故事片、电视片以及歌剧等等,掀起了一个“阿凡提热”。可见,阿凡提还活着,他还活在我们中间。我认为,阿凡提带有世界意义。


1、阿凡提的名字

对阿凡提,外国有各种称呼,有的叫霍加,有的叫纳斯连丁,或纳斯尔丁、纳斯连丁·霍加。其实,“阿凡提”是个称号,不是姓,而是一个尊称,即“先生”,或用以称呼有学问之人;或称“毛拉”。他本人名字叫纳斯连丁(naser-di),是从突厥语来的,即“真主的恩宠”之意。在土耳其又名穆阿丹,到高加索、阿塞拜疆,称“毛拉·纳斯连丁”,塔吉克称“毛拉·莫希菲基”,哈萨克叫“阿尔塔尔…”,鞑靼人称“阿赫迈得·阿卡依”。在我国新疆叫“阿凡提·蓝提凡”(Lantifan),即“阿凡提的笑话”。


2、究竟有没有阿凡提此人

我注意中外文学作品的关系问题,其中即有民间文学的交流问题,如《灰姑娘故事》与我国《酉阳杂俎》中有的故事的关系。阿凡提故事是从中近东经丝绸之路流传进来,在我国新疆新的土壤上发展起来的。外国学者经过研究,认为历史上确有其人,本是土耳其人。


如捷克1976年编的百科全书上有一条目,苏联1975年的文学百科中也有这一条目。大约是在19世纪80年代,土耳其有一位学者名叫赫霜,他研究出13世纪时土耳其西南部的布尔杜尔?(Burdur)有一个霍加·纳斯连丁,其父亲是一位依马木(imam),他后来也当了依马木,属于伊斯兰教的苏菲派。他讲了许多笑话。根据土耳其的考古,找到了他的坟墓。考证出他生于回历605年(公元1208—1209年),死在Akcnkia,死于回历683年(1284—1285)。这是一个充满幽默的人。Akcnkia每年有一个“纳斯连丁节”。其墓碑上卒年反着写386,意为“我看见了”。因此眼睛坏的人要用他坟上的灰土擦眼睛。13世纪时蒙古人越经土耳其时,当地有一位英雄战士叫纳斯连丁·穆罕穆德,领导人民起来反抗入侵者。因此又有许多故事是讽刺铁木尔的


二实际上他们二人相隔了一个世纪。是否可以这样讲:曾经有纳斯连丁这样一个人,但是经过六七个世纪的流传、演变,成了目前的阿凡提故事。现在许多国家都讲阿凡提生活在自己国家的某地,如苏联说在Ленинабад塔吉克斯坦说在Бухара,而我国新疆维吾尔人则说阿凡提是自己民族的智慧人物


3、阿凡提故事的流传过程

外国宫廷中有专讲笑话的人。据说在10世纪,阿拉伯国家有一位有名的说笑话者名叫朱哈,他讲的笑话后来一直流传到地中海国家,以至意大利;又流传到土耳其,而当地本来已流传着阿凡提的笑话,后来就混而为一。因而,当阿凡提的故事从土耳其文译成阿拉伯文时,就取了一个名字叫《鲁米利亚的朱哈》,故事就混淆起来了,往东再流传到新疆。这与丝绸之路有密切的关系。


民间文学有世界的共同性,也有不同的特点。我们进行比较研究,可以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土耳其文的阿凡提故事有97个“基本的故事”,如第一个故事《阿凡提讲道》与《互相问问》几乎一样;第21个故事《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来临》与《还要外套干什么》;第26个故事《锅死掉了》与《锅生了个儿子》;第89个故事《霍加与帖木儿打猎遇雨》与《一匹老马》,等等。经过7个世纪的范围极广的流传(基本是是口传),肯定会有所变化,加上了地方色彩。


4、阿凡提故事的当代传播

阿凡提故事在当代流传更广了。如土耳其1966、1968、1973年都出版过新的阿凡提故事集,所收多达475故事。德国1911年已有阿凡提故事译本;英国1964、1966年已有译本,最近又出版了三部阿凡提故事;法国有1958、1962、1975年版译本;美国有1960、1965年译本;苏联1936、1959年所出的译本,据说从原有一千多个故事选译了近500个;日本1965年从土耳其文译,已出了四版。美国有一个协会,研究高能物理,1965年1月出版一本高能物理书,封面却印了阿凡提骑在毛驴上的图(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博物馆就有这样一幅画),而且书中收了几十个阿凡提故事,书的扉页印“霍加·纳斯连丁骑毛驴的方法”。国外也有许多学者在研究阿凡提,出了不少研究著作,有的还写成了小说。如苏联作家Саравиев写了两部中篇小说《霍加·纳斯连丁在布哈拉》、《霍加·纳斯连丁的奇遇》,都拍成了电影《游侠奇传》;作家Югслав写了小说《霍加·纳斯连丁在伊斯坦布尔》。外国辞书上也对此纷纷作了介绍。


二、国内同类故事

我所知国内出版的同类故事,以赵世杰先生编译的《阿凡提故事》(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1963年)最早。就在戈宝权先生给我们讲课的1981年,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印行了他主编的《阿凡提的故事》。他讲课时提到“很可惜没有出版”的通过俄文翻译的《纳斯列丁的笑话 : 土耳其的阿凡提的故事》,则在1983年由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出版印行。


全国相继有几十家出版社出版过不同版本的《阿凡提故事》,最近的则有2017年外文局旗下朝华出版社2017年5月署名“弘智主编”的版本,副标题为“骑着毛驴笑遍世界的智慧故事”。


该书的维吾尔文本则有哈吉艾海买提的编译本(新疆人民出版社,1980年)和艾克拜尔•吾拉木所著的分册本和《阿凡提笑话大全》(新疆青少年出版社,2006年)等多个版本。其藏文本则在1985年由青海民族出版社首印,后又重印了多次。国内还有朝鲜文等译本。


戈老亦为用其他文艺形式传播阿凡提故事及对外交流、推广做出了贡献。2015年1月5日,上海《文汇读书周报》曾发表外文局资深编审杨淑心回忆著名翻译家杨宪益先生的文章《老杨——扶我上马的人》,文中提及:

1979年底,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摄制的彩色宽银幕木偶片《阿凡提》在全国公映,受到观众好评。我向编委会建议,以英法文版对国外读者介绍,得到了编委会的同意。


请谁来撰写这篇文章呢?


老杨推荐戈宝权先生。


我上中学时,曾读过戈先生译的普希金童话诗《渔夫和金鱼的故事》。在大学里,有的同学还戏称他为“老渔夫”呢。老杨微笑着说:“戈老对比较民间文学也很有研究,曾发表过论文《谈阿凡提和阿凡提的故事》。”

1980年初春的某一天,杨淑心拜访了戈宝权先生。不久,戈宝权先生撰写的《阿凡提上了银幕》一文,在《中国文学》1980年第七期刊登,受到了广大读者和电影观众的好评。


我第一次在京郊康庄中学见到戈宝权先生,他正值壮年,也已经是一位为中苏文化交流做出了杰出贡献的学者和外交家;1981年他为我们研究生讲课时,虽已年近古稀,仍然风度翩翩,热情依旧,初衷未变,壮心不已。这样的人,将永远活在他的作品里,活在人们的记忆中。


(2018.4.30 于京郊大兴翰林庭院)






活动预告





5月26日(周六)

14:00

“父母如何激发孩子 古诗文阅读的兴趣——暨《读给孩子的古诗文》新书发布会


地点: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内大街69号 少儿童图书馆


主办:朝华出版社 北京市西城区少儿图书馆 


协办:“美术玩家”创造力培养工作室


嘉宾:

《读给孩子的古诗文》作者、儿童阅读研究者、新教育实验学术委员、深耕阅读研究院院长、慢学堂创办人李一慢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三小特级教师李虹霞


资深媒体人、《中国教育报》编辑张贵勇等一众嘉宾。


欢迎朋友们前往参加。


5.26微店全店包邮










点击阅读原文可购买童文馆系列(含《阿凡提的故事》)

同类推荐文章

时令古诗|立夏两首

古诗童心|《望洞庭》「唐」刘禹锡

《读给孩子的古诗文》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