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意外怀上他的孩子,穷酸孤女一夜间成了人人艳羡的齐家少夫人

南域姑娘 2018-11-07 12:12:38


01


勒拉斯登国际大酒店顶层1001房间,酒醉的女人被扔到松软的大床上,几个猥琐男人双眼发光看着女人的身体,急切地脱去衣服正想要朝她扑过去。


突然这时,房门被人打开,两位威严保镖走了进来,“立即滚出去!”


流氓看着门口,怒斥,“这是我们预订的房间,你们是什么人!”


黑衣保镖不屑地睨着他们,“我们是齐家的人!”


“勒拉斯登国际大酒店顶层1001房间,只有睿少才能使用,你们立即滚,否则……”说着保镖咔哒一声,手枪上膛,枪口直直地瞄准对方。


流氓一听顿时大惊,尤其是看着眼前黑亮的枪口紧张地说不出话,齐家的人?

齐睿?是那个男人的专属套房,他们走错房间了。


几位流氓连滚带爬冲了出去,得罪那个男人连命都保不住。


惊慌地冲出来之后,流氓才发现忘记了酒醉的女人,“怎么办?那女人还在套房里?”


“不管了,反正她被灌醉了肯定会被误以为是送给齐睿的女人,而且对方已经说了,只要能让慕思玥身败名裂就能收钱……”说着,几个流氓快速地离开,


“疼——”


一份钻心的疼痛穿透她,慕思玥忍不住低喃出声。


慕思玥睁不开眼睛,感觉浑身躁热。


身上像是有人压着她,一份男性冷冽气息纠缠她,整个夜里酸软疲惫,直到很久很久才停歇……


“这里……是哪里?”慕思玥再次睁开眼睛时,晨光已经洒入,她有些迷糊看着这奢华套房,还有身边男人……


男人近在咫尺亚欧混血完美冷峻脸庞,气质清冷尊贵,他半搂着她,两具躯体紧贴着,他的气息纠缠着她鼻尖,可是她不认识他!!


身下传来酸痛,还有脖颈和身上的痕迹,一切都让慕思玥崩溃。


“你……”慕思玥身体僵直,整个人呆住了。


“你到底是谁!”慕思玥惊慌地推开他。


男人不满地蹙眉,睁开深沉眼瞳直直地盯着她,“你很吵。”他冷冽的俊脸并没有太多表情。


慕思玥被他看着有一瞬间的失神,这个男人有一份独特冷傲危险气质,让人感觉他很难亲近,心不由惊惧。


“我……我不认识你!为什么,为什么……”慕思玥快速地抓起床单包裹着自己,她眼眶泛红愤怒地瞪着他,然而后面那些话她却说不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昨晚我刚从美国回来,明明赶往慕家,可为什么会在这里……


男人像是完全不把她放在心上,没有理会她,径自起床朝浴室走去。


慕思玥看着他傲慢的表情,心底愈加气愤,伸手一把抓住了他手臂,“王八蛋,我为什么会跟你……你给我下药?!”


齐睿原本想要甩开她,可是听到她竟然胆大妄为地说自己下药,脚步顿住,转身,深沉的眼瞳愈发深邃莫测,“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冰冷如霜。



慕思玥只感觉一丝危险之气,没反应过来,男人已经右手紧紧地掐住了她的下颌,一时疼得慕思玥紧皱秀眉。


“别装模作样!你自愿出来卖,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你没有资格说这些,最好给我闭嘴!”齐睿脸色阴冷地警告她。


慕思玥被他提了起来,两人再次坦诚相对,慕思玥看着眼前这具精壮男性身躯,她又气又恨,涨红的脸蛋害羞,愤怒……


02


“什么卖!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混账,我要告你……”


“告我?”齐睿微怔了一下,像是在听笑话一般,不屑地冷笑一声,“出门忘记带脑子了。”


说着齐睿像是没有耐心似的,猛地将慕思玥扔回床上,转身直接进了浴室。

慕思玥心有余惊,紧张地看着浴室门板,里面有水声缓缓地传出。


虽然慕思玥不认识这个男人,不过她肯定,像他这样气质不凡的男人绝对不缺女人。


慕思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昨晚,昨晚刚下飞机遇到了慕向雪,慕向雪递给我一瓶饮料……之后,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


慕思玥双手紧紧地攥拳,眼底蕴着愤怒,“是她?”


慕思玥下了床,快速地抓起地板上的衣服,立即离开。



过了五分钟之后……

一道高大英挺的身影从浴室里走出来,他白净精壮xiong膛上还沾有水珠,下身随意地披着浴巾,深沉的眼瞳朝床的方向看去。


床上已经空荡荡,那女人已经离开了,只是洁白的床单上残留下一抹暗红。


齐睿眉宇微蹙,莫名地心情有些烦躁,突然床头的手机响起。


“睿少,真的非常抱歉,昨晚原本要送过去的名模半路遇到车祸……”


齐睿冷峻的脸一怔,啪地一声,手机被直接挂断。


……


女人的披散长卷发,低着头,双手环抱着身上衣服,她的表情恍惚,脚步有些急促朝宜景小区走去。


怎么办……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慕思玥大脑里混乱一片,她昨晚才回国,却在酒店里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发生这种事。


突然慕思玥的大脑闪过一张斯文俊气的脸,她眸子满是惊慌和心虚,我要怎么面对季宸……


“思玥?”突然一把熟悉的声音传来。


慕思玥猛地身子一僵,不敢置信地转头,怎么会这么巧?


“思玥,真的是你。”


马路左侧,一位妆容精致,身穿名贵衣衫的贵妇从白色的宾利里探头朝她喊了一声,声音里有些惊讶,却没有半点喜悦。


“上车吧,我正好有事找你。”贵妇的语气冷冷淡淡,有着一份强势命令。


慕思玥眼底有些犹豫和心虚,紧抿着唇,看着左侧名贵的宾利,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遇到她……


对方见她在犹豫,冷笑一声,“思玥,该不会是连我都不记得吧,我是季宸的母亲……”


慕思玥当然记得,这位势利高贵的妇人,只是……她目光忍不住朝自己xiong口吻痕看去,心底无措,将衣服扯了扯,顺了顺长发遮掩着xiong口,只好硬着头皮朝贵妇走去。


“季阿姨,你好。”慕思玥规规矩矩地向对方问安。


“上车,有些事或许季宸还没有跟你说,我今天必须要告诉你。”


司机将车门打开,慕思玥坐在对方身侧,半低着头,小声问了一句,“季阿姨,有什么事?”


对方朝慕思玥打量一眼,只见她表情紧张,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更加不屑低笑,“思玥,你跟我们季宸交往四年了,现在你也从美国完成了学业回国,今后有什么打算?”


“季阿姨,我跟季宸是真心相爱……”


慕思玥知道这女人一直看不起自己,她怎么可能这么好心问候,八成又是一些冷嘲热讽,只是这一次她反驳的声音有些弱,因为心虚……


“爱情值多少钱呢,思玥,我早就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们季家是不可能接受你,只是季宸那孩子比较死心眼,幸好现在他也想通了……”贵妇的话突然停止。


她缓和了一下语气,强调一句,“总之,思玥,你别再缠着我们季宸。”


这四年里慕思玥听过无数次这样的话,季宸的母亲不喜欢自己这很明显,可季宸对她很好,他说过两人一起面对,他家里人迟早会接受,只是现在慕思玥已经没有勇气。


慕思玥低着头,我已经跟陌生男人……是我对不起他……


03


贵妇见慕思玥低着头并没有回应,心底有些气恼。


她突然伸手扯着慕思玥手臂,声音一下子冰冷严肃了起来,“慕思玥,我不管你和季宸有什么承诺,那都没用,他已经……”


贵妇的话突然停住,她的目光定定地看着慕思玥长发间隐约露出的吻痕,“这是什么!”她有些失声尖叫。


慕思玥被她犀利的目光看着,整个人心虚僵硬住了。


“慕思玥,你这个小贱人!”


啪的一声!对方的巴掌狠狠地朝慕思玥脸蛋甩了下去。


“我儿子那么爱你,慕思玥你居然跟别的男人鬼混……”


慕思玥脸蛋上火辣辣的疼,眼睛里尽是委屈和受伤,发生这种事她自己也不愿意。到底是谁!是谁把我送到那个陌生男人的床上!


贵妇气得xiong口起伏,尖利的指甲在慕思玥细嫩脸蛋划出血痕,“滚!立即给我滚!”


“慕思玥,你既然跟别的男人上床,那么就没有资格当季宸的女朋友,现在开始他跟你一刀两断。你敢死不要脸缠着他,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慕思玥被推了出去,整个人摔倒地粗糙的水泥地面,身后的车子猛地加速绝尘离去,她连开口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慕思玥眼睛里含着泪光,看着那远去的车影,心底一阵阵抽痛,对方责骂的声音回荡于耳。


你跟别的男人上床,没有资格当季宸的女朋友……


没有资格……


慕思玥眼泪忍不住打下,昨天她满怀欣喜回国想着她和季宸美好的未来,只是经过了一个晚上一切都改变了,为什么会这样……


“夫人,照片拍好了。”白色的宾利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司机将手机递给后座的贵妇。


贵妇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嗤笑一声,“这下季宸肯定会对慕思玥彻底死心了。”


……


慕思玥收拾了心情,整理了自己仪容,走到宜景小区一栋独立别墅前,她深吸了一口气,这是慕家,可从来都不是她的家。


“不是说昨晚就回来吗,在外面玩了四年,嫌弃我们家不愿意回来了。”


一位衣着艳丽中年妇人打开门,向雯看见门口的慕思玥,立即冷着脸语气尽是不满。


“伯母。”慕思玥并没有反驳,只是低声地喊了对方一声。


房子内一位独臂的中年妇人听到声音连忙走了过来,秦湘看见门口的慕思玥,亲切地笑了笑,“思玥,你回来了。”


慕思玥视线对上秦湘的关切的目光,大步走上前,一把抱住了对方,“湘姨,好久不见了。”


“思玥,你在美国四年,越长越漂亮了。”秦湘也有些激动,已经四年没见面,慕思玥父母早逝,是秦湘一手带大。


“别站在这里碍地方,秦湘,咱们小雪下个月就要订婚了,还有很多事要忙呢。”向雯目光不悦地看着她们,朝秦湘吩咐一句。


慕思玥一听到向雯提起小雪这名字,顿时咬唇反问,“伯母,堂姐呢?她现在在哪里?”最后那句她几乎咬牙切齿地说出来。


昨晚慕向雪去接她机,之后喝了她的矿泉水自己就不知人事,昨晚的事是慕向雪做的?


“你这是什么态度,没大没小……”向雯不屑地气哼一声,得意了起来,“我们家小雪去巴黎拍婚纱照了。”


慕向雪去了巴黎?


难道不是她,那会是谁……


慕思玥心底有些慌乱和气愤,昨晚到底是谁安排的!!


04


突然向雯清咳了两声,打断了慕思玥的深思,“思玥,你在美国留学四年,一点也不知道家里的情况艰难,现在你总算是毕业了,也应该为咱们贡献贡献吧。”


“思玥刚回来,让她先休息一下,晚点再说吧。”秦湘目光有些不忍,推着慕思玥进去房间休息。


向雯不满地瞪着秦湘,不过想了想,晚上让慕老太太亲自开口,到时候慕思玥想拒绝也没办法。


慕思玥进了自己小房间,房间里陈设简陋,不过干净整洁,秦湘早之前已经替她收拾,秦湘替慕思玥递了一杯温水,还为她开了洗澡水。


慕思玥看着她忙碌的身影,有些心疼开口,“湘姨,这些事我会做,而且你在慕家其实不必这么辛苦。”


秦湘则笑了笑,“这是应该的,我的命是慕老太太救回来的……”


秦湘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话也猛地停止,果然慕思玥小脸有些苍白,眼底隐过内疚。


“思玥,我并没有……你别去想以前的事。”


慕思玥勉强地微笑,“我没事,我休息一下,我有点累。”


秦湘知道慕思玥心病,并没有再劝说太多,只是轻轻地替她关上门。


慕思玥看着那紧闭的房门,整个人平躺在床上,目光茫然地看着天花板,表情蕴着一份悲伤。


她尽量让自己别去思考,身躯有些麻木进浴室里冲了将一个小时,吹干了头发,有些颓然地坐在床上,握着手机在发呆。


她挣扎了好久,终于忍不住拨打了一个熟悉的电话,慕思玥不知道应该跟季宸说些什么,正如他母亲说的,她没有资格,可慕思玥心情很消沉,她想听听他的声音。


可是手机那头一直都没有人接听……


慕思玥身子沉沉地睡了一觉,直到晚上7点秦湘喊她起来吃晚饭。


慕思玥看着饭桌中央的老人,心底对老人总有些忌惮,恭敬地喊了一声,“奶奶。”


慕老太太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开饭。”


向雯突然笑得亲切,意味不明地开口,“思玥,你今年22岁了,虽然说工作赚钱很重要,不过找个适合男人结婚才是正事。”


慕思玥蹙眉看着伯母,心底莫名有些不安。


向雯一脸微笑继续说着,“思玥,你还记不记得陈叔叔,就是你爸爸生前的一位朋友,开私立医院叫陈强。”


“……他怎么了?”慕思玥表情有些警惕,


“陈强他特别喜欢你,前段时间经常到我们家打听你什么时候回国,还给我们家下了礼金,非常客气,一下子就给了一百万现金,还有一套高档公寓……”


“你,你想让我嫁给他!”慕思玥不敢置信看着对面的伯母。


向雯见她一脸排斥的表情,顿时也没有笑意,板着脸教训道,“思玥,陈强他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慕思玥气地放下筷子,“他快50岁了!”


“50岁又怎么样,你有什么能耐嫌弃人家,他是开医院的你嫁给他不愁吃穿,”向雯一脸不屑,随即补充一句,“你不嫁也得嫁,我们已经收了他的礼金……”


“什么?”慕思玥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把钱退回去!”


“钱都花完了,拿什么退。再说了,思玥,咱们是一家人,这婚事对你来说绝对是好事,你怎么就不知道感激。”


感激?擅自替我说亲事,还想要我感激!


“吵什么!给我坐下!”慕老太太不满地看向慕思玥。


慕老太太非常讨厌慕思玥,这一点整个慕家的人都知道,因为当年慕老太太最疼爱的小儿子,为了慕思玥的母亲跟她闹翻了,搬离了慕家。


最后慕思玥的母亲难产而死,而慕老太太的小儿子因为一场火灾而死了,遗留下孤儿慕思玥成了老太太怨恨的对象,而且……


“你命中带煞,陈强的八字硬不容易死,你跟他才能过一辈子,否则你的男人总会被你克死……就像你父母一样都是被你克死了!”慕老太太说话语气有些激动。


慕老太太瞪着慕思玥的目光尽是怨恨,那年的火灾,如果不是因为救慕思玥,她小儿子也不会死掉!


每次听到奶奶说起自己命中带煞,会克死身边的亲人,慕思玥都不敢反驳,母亲因为生下她死了,父亲因为冲入火场救自己而死……


秦湘看着慕思玥悲伤的表情很想开口,可是秦湘也是因为那次火灾烧伤左臂,当时慕老太太愿意出钱及时手术,才保住性命,老太太说的话,她不敢反驳。


“把她带到房间里关起来,”慕老太太对着大儿子说了一句,转头看向慕思玥,


“陈强月底就会娶你,我们给你选这婚事都是为你好,免得你日后当寡妇。”


“放开我!我不嫁!”


05


慕思玥被伯父伯母拖着扔进房间里,砰然一声,房间紧闭上锁,慕思玥重重地拍打着门板,却没有人理会她。


……一周,慕思玥被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周。


秦湘每天三餐给她送水送饭,可慕思玥不肯吃,身体也越为越差,秦湘看着她这模样非常心疼,却又无能为力。


“思玥不愿意嫁给陈强,请你把礼金都退还给对方。”秦湘找到向雯,低声下气地哀求。


慕老太太对秦湘有恩,向雯他们也一直把秦湘当佣人使唤,没有好脾气,“那些钱和房子都要给小雪,我们小雪要跟有钱人家订婚,当然不能太寒酸。”


秦湘低着头被向雯教训了一顿,并没敢反驳。


到了深夜时分,外面下起了大雨,磅礴的雨水哗啦啦地拍打玻璃窗,一道黑影悄悄地走到慕思玥房门前。


“思玥,快出来,赶紧离开这里。”


慕思玥一周并没有吃什么东西,身体虚弱,看着秦湘往她手里塞了一张银行卡,顿时明白,秦湘是想帮助她逃跑。


“这卡里有一万块。思玥,我以前是你父亲的管家,你父亲让我好好保护你,你别为以前的事内疚,别听你奶奶的话,你父亲爱你才会冲入火场救你。赶紧离开这里……”


慕思玥听着秦湘的话,眼底里泛起泪光,看着窗外雷鸣闪电,紧攥着手上的银行卡,紧抱着秦湘,“湘姨,等我以后有出息赚钱了,一定会回来找你……”


秦湘忍不住落泪,催促着,“赶紧离开。”


“秦湘,你好大的胆子,你敢放走她!”突然房子里响彻了一把尖锐女声,向雯猛地打开房子里的灯,连忙追了出去。


“慕思玥,站住!给我站住,不准逃!”


雨越下越大,狂风肆意,像是台风一般将慕思玥的衣衫和长发吹得湿漉凌乱,她惊慌地奔跑……


因为大雨的原因,马路上飞驰车子也渐渐降低了速度。


“下个月,你表弟订婚,你必须要参加。”男人正坐在名贵的迈巴赫内,有些漫不经心地握着手机,听着手机那头老人沉声吩咐。


“齐睿!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老人在手机另一头,怒斥一声。


“嗯。”男人半闭着眼睛假寐,轻嗯一声表示听到了。


“你表弟都订婚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愿意结婚!”老人洪亮的声音带着盛怒,一想起这事他就火大了。


男人像是完全没有听到老人质问,沉默着没有理会,而老人脸色更臭了,“齐睿!你是不是不把我这个老头放在眼里!”


“明年再算。”齐睿看了一眼车窗外倾盘大雨,随意地应了一句。


“明年!每次都是明年!混账东西,我从你22岁开始吼你结婚,一直拖到现在都已经过去五年了,你还想拖,不行,今年必须结婚!”


齐老爷子气愤地破口大骂,“孽账东西,你想气死我是不是?你明知道你先天性的病……”


“我的病……”齐睿薄唇扬起不屑地讥笑,“爷爷,你担心我死了,没有继承人,DM&G集团被姑姑和姑父他们抢夺内讧?”


他慵懒随性地轻敲车窗,像是发现什么有趣的事,目光朝右手车窗一道奔跑的身影看去。


齐睿语气冰冷,漫不经心地补充一句,“DM&G集团并不是他们想要就能要,还得看看他们有没有那个能耐,否则会撑死……”


齐老爷子每次跟他孙子讨论继承人的问题,都会被齐睿气得血管欲爆,齐睿根本就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我说外面那些纨绔子弟整天出去玩,16岁就闹了女人怀孕上门讨债,你怎么不学学人家!!”齐老爷子恨铁不成钢地低斥,气地有些语无伦次。


齐睿微怔了一下,居然让我出去乱找女人,爷爷想重孙想疯了?


嘭!


就在这时,车子突然急刹车,齐睿挂断了电话,抬眸不悦地朝司机看去。


司机胆怯地低着头,对他恭敬地说了一句,“睿少,有一个女人突然冲过来……”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连载仅到此处,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或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期删文哦,请一定要保存好二维码方便下次阅读!长按识别二维码进入小说后再点击右上角三个点然后点击“收藏”就可以了哦!)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