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民俗中发现传统文化 (三)

育灵童国学 2018-07-16 08:19:03

前言


最近几年“中国风”终于扬眉吐气,得以在国际电影舞台崭露头角。从何得知?从去年《大圣归来》《捉妖记》的点石成金,到今年万众瞩目的《大鱼海棠》,巧笑倩兮地搅动国人心中千山万水的泼墨幻象。电影的语言是复杂且多元的,难以全面且客观地对其进行评点,但若从怀旧的噙泪中试图捻一抹清醒的花心,或许我们可以窥见中国传统的“神话”“传说”“故事”,在这些影片的叙事情节中不言而喻的推进力和核心意义。


而当我们努力在影片和现实中取得平衡的联结时,心中是否曾泛起困惑?究竟“神话”为何?“传说”和“故事”又有何区别?在我们走入影片构建的哲学世界之前,认我们一同先拆分这个世界组成的元素,在理解它们各自存在的价值后,上山下海,就全然是个人修行的境界所求,无优劣之别。在上一期的文章里,我们分别探讨了“神话”和“传说”,今天的文章中,我们除了要更进一步地来认识“传说”外,还要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故事”。


一、传说的功能


不同类型的传说功能是不一样的,宗教传说、英雄传说、鬼灵传说等等都有自己的功能:宗教传说的功能在于确立某种宗教系统的地位,英雄传说是为了满足人们的荣耀感,鬼灵传说成为神鬼的思想、观念和仪式的基础和依据。例如通过研究美拉尼西亚人的英雄传说,马林诺夫斯基认为:美拉尼西亚人的传说可以分为三类,关于历史事件和人物的传说、关于人们神奇经历的传说和道听途说的奇闻趣事。它们都被认为是曾经发生过的真实事件,人们讲述传说并不是为了表演和娱乐,传说的主题都是关于战争、冒险、寻宝、礼仪等内容的,人们讲述传说是为了表现祖先们在这些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后人们会因此而具有一种荣誉感,人们为自己的祖先而骄傲和自豪,传说可以激励后人更加努力。


尽管传说的功能不一,但总体说来,传说一种最显著的功能是教育功能。美国民俗学者琳达•戴(Linda Degh)认为,传说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人们关于人类自己的好奇心。什么是人?为什么人类是现在这个样子?我们能为人类做些什么?传说是用来解释一些不可思议和值得纪念的事情,并把一些传统的知识和技能传授给那些年轻人和需要接受教育的人们;传说还可以告诉人们在紧急关头应该怎么做,同时也提醒人们不要去做那些不应该做的事情。


二、故事的特征


民间故事为散文叙事体的一种,是一种以传统口头形式流传和保存的虚构故事,有时民间故事又称为幻想故事。与神话和传说不同,无论是讲述者还是听众,都认为故事是虚构的,从来没有发生过,也不可能发生过。一篇真正的故事必须具有如下特征:


1.故事中的人物和事件都非常不具体


如故事中的主人公以职业为名,如张打鹌鹑、李钓鱼,或者只点出主人公的身份以及主人公之间的关系等,如母亲、儿子、女儿、母子俩、老两口,或者主人公只有一个极普通的小名,如门闩、门鼻儿、笤帚疙瘩等等。总之,故事中的主人公一般都没有真实姓名。不仅名字不具体,故事发生的时间、地点也不具体。例如,民间故事常常有一个程式化的开头,如“从前”“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或“在一个村子里”等等。因为人们从来不相信故事是真实的,也不要求故事具有确切的人物、时间、地点,所以讲述者也就没有必要强调这些细节。


2.故事的结构、情节发展是程式化的


除了具有程式化的开头,“三叠式”的叙事结构也是民间故事的一个显著特征。例如,《狼外婆》的故事中,狼曾先后三次向出外的母亲要食物,最后一次吃掉了母亲。狼到了门前,也是通过三次敲门以后,孩子们才上当受骗打开了家门。主人公一般都要试三次、做三次、打三次、重复三次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3.民间故事一般都有一个大团圆的结尾


民间故事的宗旨总体来说是惩恶扬善,因此,善良、弱小的一方总能战胜邪恶、强大的一方。无论遭遇什么样的艰难困苦,主人公都能凭借自己的正气和毅力取得最后的胜利。例如,《狼外婆》的故事中,聪明柔弱的小姑娘最后杀死了狼,救出了被狼吃掉的母亲和兄弟姐妹。


三、故事的分类


民间故事的类型众多,此期文章我们将重点介绍以下几种类型:


1.动物故事


动物故事是关于动物的传奇经历的故事。动物故事里的主人公为各种像人一样会说话、会思考的动物。动物故事的主要内容是讲述动物的身体特征的来历,如《蚯蚓和虾》的故事,蚯蚓和虾原来是邻居,蚯蚓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而虾却没有,虾非常羡慕蚯蚓的眼睛。一天,虾借来蚯蚓的眼睛看到了美好的世界,从此虾开始躲避蚯蚓,不想归还蚯蚓的眼睛。后来,虾跳进了水里,再也不上来了,蚯蚓每天在地下钻来钻去,就是在找虾,希望牠把眼睛还给自己。


还有一些动物故事是描写动物之间的冲突的,如《狼和小羊》等,结局一般都是弱小的一方利用自己的智慧战胜了强大的一方。许多动物故事与寓言相类似,或者就等同于寓言,如《鹬蚌相争》等。动物故事的主要功能在于教育,使人们在听故事的过程中学到一些关于自然界中动植物的知识,同时也习得为人处世的道理。


2.神奇故事


神奇故事,又称为幻想故事、民间童话和魔法故事等。主要内容多以主人公的神奇经历为主线,描写主人公如何在超自然力量的帮助下,实现自己的理想或达成自己的愿望。而贫穷但善良的青年男女如何在神仙或超自然力量的帮助下获得财富、地位和婚姻,实现身份的转换是神奇故事一个重要的主题。因此在此类故事中,神仙和魔物是不可缺少的情节因素。如目前已发现的《灰姑娘》故事类型的最早异文,唐代段成式《酉阳杂俎》续集《支诺皋》中所收的故事《叶限》就说:南人相传,秦汉前有洞主吴氏。娶两妻,一妻卒,有女名叶限,少慧,父爱之。末岁,父卒,为后母所苦,常令樵险汲深。时尝得一鳞,二寸余,赪鳍金目,遂潜养于盆水。日日长,易数器,大不能受,乃投于后池中。其母知之,母徐衣其女衣,袖利刃,行向池呼鱼,鱼即出首,因斫杀之。逾日,女至向池,不复见鱼矣,乃哭于野。忽有人发粗衣,自天而降。慰女曰:“尔无哭,尔母杀尔鱼矣!骨在粪下。尔归,可取鱼内藏于室。所须笫祈之,当随尔也。”女用其言,金衣玉食随欲而具。及洞节,母往,令女守庭果。女伺母行远,亦往,衣翠纺上衣,蹑金履。母所生女认之,谓母曰:“此甚似姊也。”母亦疑之。女觉,遽反,遂遗一只履,为洞人所得。母归,但见女抱庭树眠,亦不之虑。其洞邻海岛,岛中有国名陀汗,兵强,王数十岛,水界数千里。洞人遂货其履于陀汗国。国主得之,命其左右履之,足小者,履减一寸。乃令一国妇人履之,竟无一称者。得叶限,令履之而信。陀汗王至国,以叶限为上妇。


备受后母虐待的叶限一日忽得一鱼,遂养在池中,鱼被后母煮食。当叶限在野外啼哭的时候,忽然有神人从天而降,让她藏好鱼骨,说以后会有用处。后来叶限穿上鱼骨变出的翠衣金履去赶洞节。途中金履丢失,被陀汗王得到。陀汗王寻鞋并最终找到了叶限,两人喜结良缘。神仙和魔物是此故事中最引人入胜的情节因素,同时我们可以看见《灰姑娘》的故事跨越国界、文化、种族的界限,在公元863年以前的中国流传着,今日我们耳熟能详的西方版本,最早也需到1697年才由法国的夏尔•佩罗记录下来。如今,《灰姑娘》故事的历史起源依旧是全球学术界研究的话题,唯独故事中的经典“母题”,如受到虐待的主人公、伸出援手的神仙、失而复得并作为信物的鞋子等等,不仅学者们对此取得分类的共识,同时更是全世界男女老少永志难忘的趣味情节。


3.笑话


笑话是生活中常见的一种篇幅短小的虚构故事,主要特点是夹杂着许多的笑料和“包袱”,目的在于引人发笑,使人愉悦。笑话的种类很多,例如“呆女婿”和“傻婆娘”的笑话、家庭成员关系的笑话,如夫妻、父子、公公和儿媳、丈人和女婿、兄弟、妯娌等等,还有语言笑话、政治笑话、行业笑话等等。笑话的主要功能是情绪的宣泄,是人们紧张、严肃而又有秩序的生活中的调剂和放松。首先,笑话具有强烈的讽刺意义,例如许多笑话都是以帝王将相、贪官污吏和各种腐败现象为讽刺对象,因而被称为政治笑话。历朝历代都有大量的政治笑话,百姓通过政治笑话来发泄对各种体制和政府行为的不满。因此,此类笑话是我们了解各时代社会背景的重要材料,也对我们认识笑话的功能和表现手段具有重要意义。还有一类笑话是以人们的劣根性为讽刺对象的,如吝啬、贪婪、自私、懒惰、欺骗、守旧、愚昧等。如明代醉月子所辑的《精选雅笑》中,就有一篇《咸死他》的笑话:某一个三口之家,一天,兄弟两人盛好饭后,问父亲用什么菜下饭,父亲说:“挂在灶上熏的腌鱼,看一眼,吃一口,就行。”忽然,弟弟喊道:“哥哥多看了一眼。”父亲说道:“咸死他罢!”


其次,笑话的娱乐功能也是非常显著的。笑话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把它的娱乐性建立在反抗各种社会规范的基础上,一些笑话是以违背各种社会规范和道德伦理观念为主题;有一些笑话是以各种口误和语病为主题,这里所谓的语言失误也必然和违背道德伦常相关;还有一些类型的笑话是以特殊人群,如痴、傻、呆、笨、乡下人等为取乐对象,如《傻女婿的故事》《乡下人进城》等等。


4.机智人物故事


机智人物故事是民间故事中很特殊的一种类型。一般来讲,机智人物故事都是以一个人物为中心的系列故事,较有影响的有浙江的“徐文长的故事”、河北的“韩老大的故事”、蒙古族的“巴拉根仓的故事”、维吾尔族的“阿凡提的故事”等等。很多地区和民族都有自己的机智人物故事。机智人物的故事因为都是系列故事,所以人物的性格有机会展示得比较全面,他们博学多长,反应灵敏,而且都异常聪明。一方面,他们经常充分利用自己的智慧帮助人们解决各种困难;但另一方面,他们也靠自己的小聪明欺负人,捉弄人或搞点恶作剧。他们有的时候正直、仗义,有的时候卑微、庸俗。在他们的身上,充分体现了人性的复杂性,是一个非常特别且立体化的故事类型。



结语


从“神话”到“传说”,再从“传说”到“故事”,我们看到了口头叙事传统的异彩纷呈。若说“神话”是藉“神人化”的主人公和亘古的时空背景来支撑起它“真实性”的华丽坚持,“传说”是在“光怪陆离”的情节里仍试图保持“真实性”的催眠式外衣,那“故事”就是即使在最平凡的粗茶淡饭中,都无心维持“真实性”的虚妄假面,“我就是我”,干净利落,简单粗暴。也正是因为“故事”是在支离破碎了现实与文本的勾连宿命后,进而重构出自己独立的乌托邦,所以每一个“故事”都藏着一颗颗“遁世”的心和不谙红尘的赤子情怀。换言之,当世界乌云密布之时,“故事”是我们临时遮风避雨的桃花源,一切只待宁静归来。下一期的文章让我们船歌再现。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