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于天地中,似蝼蚁千万

江徐的自留地 2018-07-08 12:07:35



1


人于天地中,似蝼蚁千万。

吃晚饭的时候,听到这么一句。张学友《大地恩情》里的一句歌词。当年,他就是在歌咏比赛当中,凭此一曲步入乐坛,风生水起,成为四大天王之一,成为众人心中的歌神。

想到听这首歌,是因为她和他聊起老歌。

聊起老歌,是因为聊到祖海、张也、宋祖英、还有据说已被枪决的那谁。

聊起这一批民歌歌唱家,是因为聊到彭麻麻。

聊起彭彭麻麻,是因为聊到习大大。

聊起习大大,是因为聊到禅让、尧舜禹、体制、毛泽东这些概念。

聊起毛泽东,是因为他说过的“枪杆子里出政权”这样一句话。

聊起这句话,是因为在手机网页看到一张新闻图片,一男子,大冬天着打赤膊,有纹身,嘴上叼烟,手里持枪,一只脚跷在凳上,桌上摊着零散子弹。装逼,恐吓,自以为老卵,简直是向网警自投罗网。新闻评论中“傻逼”之笑骂声迭起。

世界就是这样,沉沉浮浮,有人在欢笑,有人在嚎啕,此处正奋起,彼处恰跌落荡,你方唱罢我登场,风水轮流转,相信太阳会从每一个人面前轮过。


2


人于天地中,似蝼蚁千万啊。

她念了一遍,心里不无感慨。

意思就是说,你也是平凡的,我也是平凡的,每个人都平平淡淡地过着。他呷了一口酒,如此说到,无奈的,习以为常的。

在她看来,更是妥协的,麻木不仁的。

平淡无罪,只是常人将妥协等同于平淡,这就不好受了。

那么,你内心最深处,想做什么呢?她擒住他的眼睛,忍不住问道。与其说是疑问,毋宁说是想有所激醒。

他端起酒碗,盯看着她,顿了顿,转而回过神来。

讲得这么深干嘛……他笑得有点淡,说完这句就喝酒。

她内心刚刚亮起,那点光亮就夭了折。一瞬间,微妙的、也是无法跨越的隔阂,真是让人感到想笑也无力啊。

网上有人说,你难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为何装睡?安全。自认为的,也是文明公认的安全。集体无意识简直要命,让人无赖得不知不觉。

难道你想成为蚁王?!还是想成为蚁后?!

他放下酒碗补充了一句。那种突然而起的兴奋透露出“你就算了吧”式的自得。

她心中那么一点可怜的星星之火,还没燃起,就此彻底熄了。

我想成为自己,做自己。

这话她没有说出来。

假若没有懂得和认可,真诚恳切的理想晾在那里,就会沦为一则不被体恤的冷笑话,甚至连冷笑话都不如。

生存都忙不过来。无病无灾,就是好,就是宝贵,这样的平淡难道不算宝贵?钱、买房、车、股票,这些是他的人生关键词。

每每提及买房,她就反驳道,你就是想不通,你们就是想不通,嗬。

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呢。他会这样回应。

然后她就沉默了,心里却一个劲地对自己说着“算了算了算了”。

说想不通的时候,从她脑海里掠过的的是: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我笑世人看不穿啊……

听不懂不能怪谁,谁叫她自己活得那般虚妄?

买房本身无可厚非,如若为了买房而勒紧皮带、砸锅卖铁、分外精打细算,那就显得可笑了。买房为了啥呢?

3


人于天地中,似蝼蚁千万。

这样的话语,这样的警醒,配以那样的一种哀而不伤既疏且阔的曲调,真的有让人当即放下,生出一点点立地成佛般的无为而为的豪情。

你只要站在城市的某个高点,或者山川河谷的深处,一眼望去,芸芸众生是消失不见的。还不如蝼蚁。

那么,平日里那些来往奔波、蝇营狗苟、委曲求全,都算什么?

真正虚妄的究竟是谁?

随遇而安不值得称赞,随心而安才是对生命的珍重以对。

心为行役是时代的通病 。

装睡,装着装着就真的睡着了。睁着眼睛,睡得很沉,连白日梦都不做一个。

比睁眼睡觉更可怕的,是醒来不知去向何方。若心无向往,那就在自我哄骗中,互相哄骗中睡吧,睡吧,乖乖睡吧。

4


有人问,五年前你在做什么?想到过今天自己的样子吗?

五年前,2011~2012,这一年,她在一家企业坐班,说得最多的是“你好,请……”,风雨无阻,风雨无欺。安逸的窗口,形同牢笼。温室里的花朵,这么想,就舒坦,可一旦想到温水里的青蛙,她坐在那里,感觉到一天天一点点被死去。

死亡,从来不是一个瞬间动词。

任何一个人,一旦出生,就开始死去,无时无刻,无日无夜,除非秒针停止走动,江水凝固不流,地球罢工,不公转,不自转。

方生方死,方死方生。

只要你愿意,不妨将庄子这话视为鸡汤。所谓的生与死,从来不存在,也无时不在。生死之间,唯有体验,盛大而细微的一场体验。

还有什么可恐惧?

还有什么值得你背负在身,影响旅途的心情?

可是人在入睡前哪怕再三安抚自己,假若做了噩梦、哪怕面临死,也不必害怕,因为一切都是在梦中,醒来后都将化为乌有。哪怕如此一再自我提醒,入了梦,照旧忘记。

生活从来充满可能与未知,谁会想到今天、明天、五年后自己的样子?因为对这一点十分明确,任何事情都不会真正的出乎预料。

梦想成真固然是一种圆满,预料之外更是活下去、走下去的动力。如若今后的一切,好好歹歹恩恩怨怨,都已成既定,那本能自我选择的“我” 又算什么?

幸好,这也不过是妄想。

5


五年前,想不到今天的样子。

十五年前,也想不到五年前的样子。

十五年前,她还在上中学。正是那段时间,从广播里听到很多民歌,和一小部分流行歌曲。

那时候,每天早上醒来,差不多广播也响了。首先是天气预报,然后是每周一歌。宋祖英的“辣妹子辣妹子不怕辣”;祖海的“你是谁,为了谁”;彭麻麻的“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王菲和那英合唱的“来吧、来吧、相约九八”……

每一首歌,播放七个早晨,每个早晨连续播放两遍。在两遍中间,主持人会温温静静衔接一句,接下来,请再欣赏一遍。

有时候,她会完整地“欣赏”完两遍,有时候只“欣赏”一遍,喝下滚烫的白粥,出门上学去。

谁会想到,若干年后,彭麻麻成了第一夫人?谁会想到,王菲跟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李亚鹏结婚又离婚?

每一份命运都有出乎预料之处。

出乎预料本身是无出乎预料可言的。

她很是怀念地,跟他分享这些小时候的广播情缘,情绪高涨。

酒是温的,话是暖的,然而他不会知道,也不会懂得,在转承起合的瞬间,在渐行渐远的心里,她想到的是: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江 徐

80后老少女

煮字疗饥

借笔画心

原创公众号:江徐的自留地

ID:jiangxv08

长按二维码  即可关注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