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罗一笑”是骗人的,于是你就又愤怒地冷笑了.

37度老板 2018-12-04 17:28:03



任何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任何人也都不是可以用好人或坏人简单分类。可惜,我们想问题时,都想得太简单:这个人不好,那就是极坏。



昨晚夜班,今天上午醒来,觉得世界变了。我想谈谈《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件事。


跟很多吃瓜群众一样,我是从朋友圈看到这件事的。因我起床晚,在我开始了解此事时,朋友圈里的朋友们已经开始从支持爱心变成打倒营销了。


为了避免有起床更晚的吃瓜群众做出一脸懵逼表情,我照例把事情简述一遍。



有个叫罗尔的作家,是《新故事》杂志主编。他5岁女儿罗一笑,在今年9月8日被查出患了白血病,住进深圳市儿童医院。


自女儿患病,罗尔就开始在自己同名微信公众平台“罗尔”书写女儿的故事。其中最打动人心的,就是11月25日那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


在文中,罗尔写到,“重症室的费用,每天上万块”,让妻子“悲痛我们花不起这个钱”。


很快,这篇文章在朋友圈刷了屏。该文阅读量已经突破10万,连点赞量也突破了10万。赞赏处,火红一片,足有万余人赞赏罗尔。


 

随后,一家P2P公司开始介入,力推慈善,公开表示:关于罗一笑的文章,每被转发一次,他们就会多捐一元钱。


就这样,一场爱心盛宴,就此出锅。闻者落泪,见者就转。



正当大家爱心横溢,有钱无处使,心急焦虑之时,朋友圈开始出现不同声音。流传最广的,就是下面这几种图。





质疑声音大致有以下几种:第一:医疗花费并不像罗尔在文中所说的那样高;第二:罗尔家里很有钱,在深圳喝和东莞有多套房产;第三:P2P金融公司并非真心捐助,而是为了营销


到中午时,这种质疑声音已经漫天飞扬,似成定局。一场全民参与的爱心活动,也成了人人喊打的营销炒作。


如果没有动脑子仔细想想,没有多翻翻资料看看,我可能也会像大家一样,痛骂罗尔狼心狗肺,利用女儿患病赢取同情,攫取暴利。


只是,在认真分析之后,我认为事情并非大家所想的那样恶劣和严重,至少不是蓄谋已久。


关于医疗费


关于医疗费,我相信确实没有罗尔文中所写的那样多。我以前采访过许多白血病患者,知道这个病治疗周期非常长,费用确实需要很多,但平均到每天,不会超过10000元。再减去报销,实际花销并不像外界想象中那样“天价”。


不过,换位思考,如果自己女儿生病,每天要花几千元医疗费,内心那种恐惧和不安,必然是天然就有的。毕竟,我们不是马化腾不是马云,在面对重疾恶疾,我们最担心的还是钱不够花。


将心比心,就算罗尔夸大了医疗费数目,将日花销5000元说成日花销10000元,也并不能说明他是恶意的,这更多是人的说话习惯或思维通病。


关于罗尔收入


有质疑声音说,罗尔在深圳和东莞各有一套房产。罗尔以前是记者,又是作家,他很有钱。


对于这种声音,我无法辨识真假,因为我不是房管部门。至于作为记者和作家,罗尔平时收入多少,也不好判断。因为这两个行业真的是参差不齐,收入有高有低。


现在我们假设一下,假设罗尔有两处房产。那么,女儿患病,他是不是就要把房子卖掉?


从常人思维讲,如果实在没办法,只能卖房救女。


那么,罗尔是否走投无路了呢?不是的。先不说他和妻子的积蓄花没花完。


我们来看看社会公众对罗尔文章的打赏吧,看这笔钱有多少。


院长找出罗尔最近半月打赏人数较多的5篇文章,算了算,一共有113706人打赏。截图如下







没人会打赏多少钱呢?根据罗尔在微信公众平台上的打赏设置,至少5元,至多200元。



我们取最小值,打赏者人均打赏了5元,那么,最近半月里,罗尔打赏收入是:113706x5=568530(元)。


当然,实际打赏收入一定比这个数目更多。


所以,罗尔并非走投无路。就算他名下有两套房产,那他现在也没到卖房救女这一步。打赏费还没花完呢。


那么,有人可能要问,那罗尔写文章赢得大家同情,赚取打赏,是不是恶意,是不是欺骗大家善心?


平心而论,看到这么多打赏,我也很眼红也很嫉妒。但从一个喜欢写文章的人的角度讲,罗尔写文,并不是存心要骗大家钱。


从时间上看,罗尔是11月25日写了《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当时,最受质疑的那家P2P金融公司,还没有介入。这篇文章是罗尔像平时那样自己写后发到微信公众平台的。P2P金融公司介入,是两天之后11月27日的事情。


我们可以看看罗尔事后写的“自白书”《我承认,我被钱砸晕了头》。这篇文章是罗尔于昨晚也就是11月29日写的。



他在文中写到:


“2016年1月,我主持的《女报•故事》停刊,我一下子成了闲人……学会了玩微信公众号的基本动作……玩了大半年,虽然也出了10万+的文章,但公众号一直不温不火,粉丝不足一千,新出文章,也有人赞赏,每篇能收获几十块、几百块,赞赏者大多为朋友……”


“9月8日,女儿笑笑查出了白血病。最初的慌乱之后,我开始了真正的原创,记录我们一家与白血病战斗的历程。文章惊动朋友圈,大家纷纷慷慨解囊,为笑笑最初的医疗费提供了保证……”


11月23日,笑笑第二次进入重症监护室。病情加重,治疗费用也成倍增加。笑笑生病以来,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慌,写出了《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篇让我露怯的文章,牵动了读者的同情心和爱心,引起了意想不到的哄动,赞赏金如大雨倾盆而下,居然达到了每天五万块的上限。”


从这篇文章看,罗尔公众号关注者很少,他写女儿患病的事情已经持续了两个月,并不是突然要搞一下的,在之前,文章阅读量和打赏费也并不多。出人意外的是,他写的《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居然火遍全国,打赏费很快“达到了每天五万块的上限”。


一个基本道理是:我们不能因为打赏少就说是正常,打赏多,就说作者是骗子吧?


而且,必须一提的是,罗尔打赏费,绝大多数都来自《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篇文章。也就是说,我们刚才计算出的,那笔至少568530元的打赏费,是在最近几天才进入罗尔钱包的。


这一切,怎么看,都不是罗尔有意策划恶意炒作的吧?


又有人会说,你别骗我们,我们可是因为听说转发一次就有人娟一元钱才转发的。


是的,这种现象确实存在,不过,大家并没有搞清楚一件事:转发一次捐一元的那篇文章,根本不是《罗一笑,你给我站住》这篇文章,而是后来P2P金融公司重新整合包装的另外一篇文章,而那篇文章,也不是发布在罗尔的微信公众平台上,而是发布在了P2P金融公司的公众平台上。


很多人连《罗一笑,你给我站住》写了什么内容都没看,就带着别人的评论转发出去了。大家以讹传讹,把事情搞混了。


关于P2P金融公司


如果没有P2P金融公司介入,我相信,大家依然在为罗尔一家继续打赏。


大家之所以反感这件事,最大原因就是发现一家金融公司采用了类似营销的手段介入这件事。


罗尔事后在《我承认,我被钱砸晕了头》中写道,金融公司将整合包装的文章发布在自己的小铜人公众号P2P观察后,不到半天,阅读量突破十万,赞赏金额达到5万上限,以至于惊动微信官方,关停了小铜人公众号P2P观察赞赏功能一个星期。



恐怕,这连金融公司自己都没想到吧。


有人会问,罗尔怎么和金融公司跑到一块去的?


在《我承认,我被钱砸晕了头》里,罗尔也清楚地写了:“许多朋友建议我用流行的众筹、轻松筹等方式为笑笑筹集医疗费……犹豫再三,我打电话和小铜人创始人、老友刘侠风商量,有没有必要“出此下策”?商量结果,不搞。”


可见,罗尔和刘侠风是朋友关系。


接着,刘侠风让罗尔去他的公司喝茶。罗尔赶过去,发现老友刘平石和杨格也在。他们四个是牌友,自称“深圳四大天王老子”。


他们四人开始商量怎么喂罗一笑筹款。商量结果就是大家起初备受感动后来非常生气的那种方式:“由侠风整合我为笑笑写的系列文章,在小铜人的公众号P2P观察里推送,读者每转发一次,小铜人给笑笑一块钱,文章同时开设赞赏功能,赞赏金全部归笑笑。”


罗尔为什么会接受这种方式呢?他自我剖析有两个原因:

第一:四大天王老子中,侠风是唯一的老板,他愿意以这种方式帮助笑笑,罗尔感觉很有面子。

第二:笑笑系列文章,罗尔写了两个多月,最多的一篇阅读三千多次,转发一百多次。罗尔认为,侠风重新整合,就算翻十倍,侠风也不会损失太大,罗尔并没有太在意。



如果罗尔没有撒谎,或者没有故意隐瞒其他事实,那么,目前来看,这件被外界广泛认为是恶意炒作的事件,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恶劣或不堪。怎么看,都像是三个老朋友凑在一起想了一个办法,去帮助处于困难之中的另一个老朋友。


当然,无论初衷是恶意也好还是善意也好,这都无法改变这是一场营销的事实。


我只是想说,我们应该更清晰地认识一件事,而不是听说别人有难就一股脑上去捐款行善,又听说这人可能是骗子,就又一股脑上去骂人家。


任何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任何人也都不是可以用好人或坏人简单分类。可惜,我们想问题时,都想得太简单:这个人不好,那就是极坏。




后院是一个濒临倒闭的公众号

院长曾是一名非著名调查记者

为了不倒闭

诚邀以下合作

文书代写 创意文案 策划推广

特别说明

格调不高者勿扰


本文版权说明

由“后院”原创,如需转载,请登录新榜网站版权频道(http://cc.newrank.cn)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