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前花五十两买个牛棚,还只是个冷笑话

山狐自有妙计 2018-03-11 16:51:50

——《武林外传》电影版



最近两周我关注的,所有类型的公众号只有一个热点:北京的房价又XX涨了。

 

这真是个逢写必火的好主题,不然也不会那么多电影电视剧都来来回回地拍。

 

要说有哪个作品踩过这个热点,但不仅没讨好反而害了一部好IP的,应该就是2011年上映的《武林外传》大电影了。


虽然豆瓣评分只有6.9,但这个故事还是走心的,不信咱们一起先复习一遍。


还是原来的配方,每集的开端永远是一个外乡人来到了七侠镇,然后被小郭打了,把掌柜的讹了,被老白点了,最终在同福鸡汤的影响下人生转折了。 


一集武林外传的套路被电影的前二十五分钟就演完了,当年我拿着电影票都想报警了。

 

突然画风一转,神秘人老裴原来是退休公务员,特意到七侠镇这个京郊二线小城炒房子的。在杀手姬无力的帮助下,软硬兼施低价收购了河西所有房源,还高调表示要在鸟不拉屎的河西建设新的商业区,一下就把河西房价抬上了天。 


面对疯狂购房潮,老白相信河西房价肯定涨,商场经验丰富的佟掌柜却不以为然,

现在这个经济,老百姓能吃饱就不错了,哪有闲钱消费呢?没有钱买东西,还敢开那么多新店那是找死。

 


工薪阶层的小郭想都不想就抄起全部积蓄排队买房,理由很简单:

十年前,白纸坊桥(京城西二环南端)的一间房就值二十两;十年后,就值二百两。买了房的恨不得房价涨涨涨,买不起房的恨不得把孩子卖了换套房。

 

几乎从大明朝排队排到大清朝,才花五十两买到一个沿河、采光好、装修简约、采用原木结构的——牛棚

 


五十两是个很久远的概念,但也不是没有量化可能的。


小郭作为一个客栈服务员工资是每个月二钱银子,秀才作为一个会计貌似也差不多,就算加起来每个月能省下50%作为积蓄,这个房子也顶上他们250个月,也就是20多年的劳动。

 

当然,这还是不病不休,外加没有贷款产生利息的情况下。

 

嫌贵?这还是小郭排山倒海打掉了所有竞争者才抢到的机会。

 

全民买房的局面甚至让佟掌柜对经济学原理产生了怀疑,随波逐流加入了买房大军。


而与此同时,派出所民警小六和无双却通过钉子户的尸体,让老裴的阴谋浮出水面。老裴上面有人,本来没把这些小城公务员放在眼里,随手就让姬无力收拾,没想到被老白救了。

 

阴谋曝光有了社会影响,就比较棘手了。一方面,同福客栈积极寻找证据准备上访;另一方面,老裴的后台潘公公也觉得,不如让老裴消失,姬无力替自己捞钱算了。 


然后老裴在七侠镇复仇者联盟——同福小队的威逼利诱下交出了黑账,本想通过官二代小郭把证据交到六扇门,结果小郭还是怂了。 


姬无力来灭口,结果又被佟掌柜说死了,果然没文化是致命的,赶紧一起学习一下:

 

秤的这一边是收入,那一边是支出,如果收支不平衡,灾难就会降临。

百姓的钱如果只用来还房贷,就只能节衣缩食减少花销,商家的生意就会越来越难做,就只能缩减开支大幅裁员。很多人会因此事业破产,最后房价就会狂跌。

房价下跌,钱庄剩下一堆坏账,房市泡沫和经济相互影响,恶性循环最后导致大崩盘。

 


坏人伏法,七侠镇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只是听说邢捕头在十八里铺炒股发了财,佟掌柜又蠢蠢欲动了…… 



这部电影2011年上映,讽刺的应该是几年前全国多地,尤其是二三线城市的房市泡沫现象。

 

六年后的今天,泡沫已碎,非一线城市失去优秀劳动力,老龄化加剧,经济增长动力不足,鬼城连片,似乎是佟掌柜的经济课赢了。

 

只是北京为什么还在涨呢?

这一轮北京的房价上涨,为什么又双叒叕击碎了满地玻璃心呢?

 

3月17日,北京宣布调控升级,对拥有1套住房,或无住房但有商业住房贷款记录、公积金贷款记录的人群,首付比例将不低于60%。购买非普通自住房的首付款比例将不低于80%。同时暂停发放期限在25年以上的个人住房贷款。

 


也就是说,月薪二钱银子的小郭夫妇,想再用五十两银子买个京郊牛棚,不吃不喝用近三十年的青春换一张京城门票,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比房价越来越高更可怕的,是谈泡沫和经济学的人越来越少,而谈趋势和社会学的人越来越多。

 

这年头的公众号真不容易啊,个个都是杂家。

 

到底是另一批老裴在暗箱操作,还是挤不进京城就活不下去的观念真的在民间扎了根。


前者是短期金融泡沫,后者是时代心理错位,根据科学,都有碎的一天。

 

但是任何科学都无法预测,那是我们此生的某天,还是我们看不见的明天。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才是这个最聪明的民族幸福感极低的根源。


突不破这个魔障,即使不是房子,也总会有什么东西让一大群中国人辗转难眠。 


跟创造情景喜剧神话的电视剧版相比,《武林外传》电影版就像注了水的第81集,而且因为笑点少、惊悚镜头过多、题材沉重,让很多想去开心一下的老粉丝有看了一场鬼畜版新闻联播的错觉。

 


但似乎就是从这部电影开始,与房价有关的电影再也没有夸张喜剧了——因为不管怎么夸张都是现实主义悲剧。

 

喜剧的内核永远是悲剧,只是电视剧版把糖衣裹得厚了一点。


当年看这部电影,因为平均十分钟才能笑一次而大失所望;但现在重看却笑不出来,感觉真真就像冰心中年重看《红楼梦》,才明白那“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的滋味。


多希望是我“为赋新词强说愁”。

 

读书人吕秀才在电影的最后悠悠说:

子曰:富与贵,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

 

而现在如果还有读书人,他们大概只想说:

子还曰:书中自有黄金屋。这二十几年寒窗,我们大概读的都是假书吧。




过气电影,有不过时的道理

不在线影院


相关推荐

《一代宗师》之

宫若梅




山狐自有妙计

不假虎威 · 狐说八道

别管我写什么,你爱看不就得了


点击“阅读原文”,看历史文章。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