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六一,你该给孩子讲讲这个留守儿童的故事

成都儿童团 2018-10-02 16:37:42

十年前的春晚舞台上,一群孩子曾经集体朗诵过这样一首诗,让无数电视机前的观众潸然泪下。

诗的内容,是这样的——


要问我是谁,过去我总不愿回答,

因为我怕、我怕城里的孩子笑话。

我们的校园很小,放不下一个鞍马。

我们的校舍简陋,还经常搬家。

我们的教室很暗,灯光只有几瓦。

我们的桌椅很旧,坐上去吱吱哑哑。

但是我们作业工整,我们的成绩不差!

要问我此刻最想说什么?

我爱我的妈妈,我爱我的爸爸!

因为是妈妈把城市的马路越扫越宽,

因为是爸爸建成了新世纪的高楼大厦。

北京的2008,也是我们的2008。

老师把它谱成了歌,同学把它画成了画。

作文课上我们写下了这样的话:

别人和我比父母,我和别人比明天!

打工子弟和城里的小朋友一样,都是中国的娃,都是祖国的花!


这首诗的名字,叫《心里话》。2007年的春晚舞台上,经由北京市海淀区行知实验学校的孩子们演绎后,成为关注留守儿童的代表性文艺作品。

诗歌的作者,是北京的一所打工子弟学校——智泉学校校长秦继杰。

诗歌的由来,是秦校长在2004年为北京台的一次农民工子弟庆六一晚会创作。



根据民政部网站2016年的消息,全国留守儿童数量超过900万,其中,从省份来看,江西、四川、贵州、安徽、河南、湖南和湖北等省的农村留守儿童数量都在70万以上。

如同那首诗歌中所言,都是中国的娃,都是祖国的花,他们中的每一个命运,都值得我们牵挂。

明天又是六一儿童节。团长想跟你们讲一个我们身边的留守儿童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来自四川雅安芦山县的一个孩子。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

——这是陈奕迅的歌词,也是芦山两百多个孩子的漫长心愿。


杨军和杨本芝匆匆踏上列车,背井离乡。

一个去武汉,一个去重庆。

夫妻分别实属无奈


但更放不下的,是家里9岁的女儿和2岁的儿子。

那是今年春节后,家乡芦山已经再一次被锁在记忆深处,包括门口女儿失望的脸。

在列车上,杨本芝痛哭流涕,但她反复问自己:“守着孩子能赚来钱么?没钱,怎么生活?”


她手机里存着孩子的照片和视频,看一看,眼泪更多了。

 

对于婉君来说,这是第九次离别,再见是完整的一年。可是她至今还没有习惯,漫长的等待,让她越来越惶恐。


妈妈给我讲过丑小鸭的故事。丑小鸭很丑,妈妈丢下她。我的妈妈也丢下我……”她垂着头,脸色泛红,泪在眼眶里颤抖,“但她是为了让我和弟弟过得更好。她很累的……”

泪滴落的一瞬,教室里寂静无声。

 

这些孩子和婉君一样,都是双留守儿童。一整年都见不到父母的感觉,不用说,每个人都懂。


宝盛乡中心小学校长李伟强说,该校有150名学生,其中2/3是双留守儿童——即父母均不在家。


副乡长李建国把这个数字扩大了。他说,有全乡240名小学生,其中160多个孩子是双留守儿童。


但这也只是冰山一角。还有学龄前的幼儿,以及青春期的中学生……

 

△婉君本人


芦山的阳光度数很高,铺陈在午后的村道上,让人昏昏欲睡。

婉君坐在门口的阴凉地,用奶瓶给弟弟喂水。不一会儿,弟弟尿了,她又熟练地换尿不湿。


“晚上还要喂他吃夜奶。”婉君捏了捏弟弟的脸,小男娃满脸调皮地笑。

婉君说,中午放学她要回家给弟弟喂饭,陪弟弟玩一会儿。“弟弟只听我的话,见不到我,要哭。”


她有些无奈,毕竟自己还要上学,不能整天陪弟弟。可每次去上学,弟弟焦急又失落的脸,都让她很痛苦。她知道弟弟很想她,就好像她好想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也一定很痛苦吧。

——9岁的女孩已经懂了,每一次分离,都是不得已的无奈。


“我老婆生了孩子都不知道怎么带。这孩子9岁就会当妈妈了。”

同行的“国球”感慨颇多。似乎觉得气氛太沉重,他打趣说:

“你其实相当于你弟弟的小妈妈呀。”


刹那,婉君抬起头,瞪大眼睛,目光如剑,满脸通红,牙齿咬得咯咯响。

国球呆在原地……片刻之后,婉君像泄了气似的,恢复了平静。

那一刻,我们都感觉到,“妈妈”已经近乎一种图腾。

渴望,不易相见,更不容替代。


国球好像很痛苦,蹲在太阳地里抽烟。


“我女儿一岁,被老婆送回娘家了。心里想得跟猫爪似的。就通过摄像头看看她在干啥。但看完之后心里更想。”他碎叨叨地念,“可有什么办法呢?我们都要工作。”


国球说,前不久因为孩子的事,他跟一个朋友绝交了。


那个朋友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高层,老婆生了孩子就没再工作,在家专心带孩子。“听说我的孩子送回老家了,他竟然指责我说,你既然没能力陪孩子,那你就没有资格生孩子。”


国球的情绪激动起来,把半根烟狠狠摔在地上,骂了一句娘,“你说,难道每个人都可以像他那样么?打工的能赚几个钱?一个人辞职,那生活怎么办?难道让孩子喝不起奶粉只能喝米汤?难道让孩子玩不起玩具只能玩泥巴?难道让孩子穿不起衣服只能捡别人剩下的?为人父母,哪个忍心啊!

 

不知为何,太阳地里竟飘起了雨。

婉君听到了这场对话,望着我们微笑,眼角却挂着眼泪。

她似乎想用微笑安慰我们,却又忍不住悲伤。

那一刻,我仿佛明白了,或许漫长的人生,充满了痛苦与无奈。

可是……这个孩子,明白得太早。



班主任袁学琼说,婉君成绩很好,稳居前三名,做菜的手艺也不错。有一年她爸爸外出打工之前,婉君专门跟爸爸学做酸菜粉丝汤,想给爷爷和曾祖父换样菜。


美术老师陈明炟说,婉君的水彩画作业很不错,色彩明亮而欢快,可以看出她是个乐观的孩子。


那天放学后,婉君回家做完作业,又画了一幅画,是一家三口的合影。

“这个是爸爸,这个是妈妈,这个是我。”她笑着说。

可是……为什么爸爸妈妈的脸上没有五官,只是一片空白呢?


听到这疑问,婉君就哭了。


每年只能见一次,就过年那几天。分开的时间久了……我好像忘记他们长什么样了。我好害怕忘记他们的模样……


“我好想爸爸妈妈能放轻松,每个月都能回来看看我们。”画面已经被泪水濡湿,婉君哽咽地说,“我好想见见他们。”


和其他的穷乡僻壤不同,宝盛乡是一处宝地。副乡长李建川也正在构想,如何把当地的经济做好,让那些外出打工的父母留下来。


李建川说,宝盛乡多山地林地,山上遍布林木、野菜和茶树。茶,是当地村民的重要经济来源。


这个茶可不是普通的茶,而是极为珍稀的高山老川茶,属小叶种,口感和营养价值都极为优越。更重要的是,这片山是原生态的山,茶树是数千年来,一代又一代自行繁殖的野生茶树。“其他地方的良种茶,简直没法比。”懂行的茶农说。


可是,在这个市场环境下,好茶却一直养在深闺人未识,“以前没有响亮品牌,没有营销,没有量产。茶的价格上不去,村民依靠它撑不起一个家的营生”。


“现在乡里已经动了起来,相关的工作从上个月开始进入了试运行阶段…现在乡里正在规划,等慢慢茶产业发展起来了,村民们就可以在家乡上班了,也不用跟孩子常年分离了。”李建川说。



离开宝盛乡时,夜幕降临。凤头村好像消失在了群山中,只有零星的一点光明,无奈地亮着。


车,飞速行驶在山路上。

我忽然想起了诗人王跃强的佳句:

远方是一个黑洞,撞向黎明

需要一盏闪电的灯,需要

一滴露珠敲碎千里的噩梦

需要一声啼叫,把尘世的锈雨咽进喉咙



△芦山县双留守儿童近况视频,时长3分54秒


这个六一,

我们想帮这些孤独的孩子们,

为他们揭开一片黎明,

帮他们拾起那些本来就属于他们的梦想。


为此,成都商报携手芦山县教育局启动“拾梦计划”——用茶山上的小小一片茶叶,架起留守儿童与父母每天相见的桥梁。


今日起,“拾梦计划”将在线上爱心售卖平台

推出三款高山有机老川茶,

包括明前·小种红茶、明前·蒸青绿茶、5年陈·黑茶,

您每购买一罐,我们将帮您捐10元爱心款,

款项汇总后将用于

给当地留守儿童家里安装一套视频通话设备。


让这些留守的孩子们可以如你的孩子一样,每天跟爸爸妈妈多见几次面,多聊几句天,让思念从此不再远隔万水千山。


拾梦路上,我们也真诚地邀你作伴。

如果你愿意跟孩子一起,

关注更多个“婉君”的故事,

一起成为我们的公益同行人,

请戳下方图片。

↓↓↓


成都儿童团稿件,版权归成都商报所有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持续招募

成都商报小记者

戳下方二维码报名




点击下方蓝字可以读到你关心的内容

春游 | 采茶 | 学区房 | 书店 | 出游地

演讲能力 | 小升初划片 | 幼儿园划片

小学划片 | 探校 | 成都建筑故事 | 孩子撒谎

木作 | 博物馆 | 图书馆 | 亲子农场



/////////////////////////////////////////////////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