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让人脑洞大开的小故事

博集天卷书友会 2018-08-31 15:41:07



每一个怪问题, 都有神逻辑

人的脑洞略大于整个宇宙。


文 | 丹·刘易斯



1.捐精人的孩子怎么找到同父异梦的兄弟姐妹?



“漂洋过海来看你”


有个男人从20世纪80年代起开始捐精。


他金发蓝眼,生于美国特拉华州威尔明顿,身高6英尺3英寸,体重163磅。他通过捐精至少生下12个孩子。孩子们跟各自的母亲一样,遍布美国各地。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生物学上的兄弟姐妹永远不会见面。


这位捐精人是来自加利福尼亚精子银行的150号。他捐精生下的几个孩子相互联系上了。2005年11月20日,周日,《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文章,题为《你好,我是你的姐妹,我们的父亲是150号捐精人》。文章详细介绍了两位女孩是怎么联系上的——她们一位是来自纽约长岛的16岁女孩丹妮尔·帕加诺,另一位是来自宾夕法尼亚州西北部的15岁女孩乔艾伦·马什。不过,想联系上她们的父亲似乎就太难了。据《泰晤士报》介绍,“跟大多数匿名捐精者一样,150号可能永远也见不到捐精生下的孩子”。受赠人永远也不会知道捐精人的真实身份。因此,受赠人不可能联系上捐精人,孩子也不可能联系上生物学父亲。


但是,想找到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就是另一回事了。许多受赠方父母会到“捐精子女登记组织”网站注册,查询捐精子女的数据信息。虽然数据库提供的信息很少,但足以找到生物学的兄弟姐妹了——你需要知道的信息是,精子来自哪个精子银行,以及受赠方母亲手上捐精人的匿名身份号码。从2000年成立到2012年,捐精子女登记组织帮助将近一万名捐精子女顺利地取得了联系。


在前文提到的情况中,两个女孩联系上不久,又联系上了其他兄弟姐妹。几个兄弟姐妹还计划在当年的感恩节“团聚”。由于一篇报道,一个散布在各地的“家庭”越来越大。


还有谁看了这篇文章?杰弗里·哈里森。根据《泰晤士报》的报道,他是位生活一波三折的流浪者。《泰晤士报》说他是一位“温和热心的男人”。“他喜欢瑜伽和动物,住在一辆旅行车上。在捐精期,他曾为《花花女郎》拍过封面。他坚决拥护许多阴谋理论,靠打零工养活自己和自己的小小‘动物园’。”据说,他碰巧去了加州威尼斯常去的咖啡厅,碰巧在一堆废弃物里看见了当天的报纸。他就是150号捐精人,也就是她们的生物学父亲。


到目前为止,哈里森他开车四处旅行时,经常去拜访他们。用他的话说,有些子女把他当成一位“有趣的叔叔”。他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在马什看来,他不想“只做个捐精人”。其他子女也没想过让哈里森成为自己生活中的固定角色。不过,他们曾经未知的身世不再那么可怕了。对于这一点,他们还是心存感激的。


延伸阅读


从2005年起,英国不能再匿名捐精了,这导致了捐精数量骤减。于是,英国女性就开始寻找其他地方的捐精人——大多数人通常会选择丹麦。在同一时期,丹麦放开了捐精法律。据BBC和《太阳报》的报道,近年来,丹麦付费精子银行克瑞奥斯变得相当火爆。现在,它宣布向60个国家输出精子。并且,它存储的精子足够孕育一万多个胚胎。



2.马路上没有了红绿灯是一种什么感受?



“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从许多方面来看,朝鲜人的生活都算不上美好。我们认为理所当然的东西——比如说按需供电,在朝鲜却无法做到。私人拥有轿车的现象,几乎是闻所未闻的——到1990年为止,朝鲜国内只有大约25万辆轿车。而且,它们大部分都归军方所有。朝鲜国内只有大约1000英里长铺好的道路,购买燃料更会受到极端限制。所以,路上的轿车也不多——即便是交通比较拥挤的地方,由于基础设施较差,也可能没有红绿灯。


但是,没有红绿灯就意味着更多交通事故,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怎么解决呢?年轻姑娘们接受完训练,会来到十字路口中间,站在带遮阳伞的平台上指挥交通。


平壤的交通指挥员都穿着深蓝色西服,戴着白色空军帽,脚踩结实的黑色鞋子。鞋子穿得结实是讲得通的,因为她们工作时要不停地走动,每次站岗指挥都要旋转几个小时。这些交通指挥员——清一色的女性——都练得像机器人一样果断,每个动作都准确利落。她们只会逆时针旋转,指挥工具也只有警棍和哨子。[你大概亲眼看见才会相信,YouTube上可以找到有关“机器人女指挥”的视频。]


你觉得这再次证实了朝鲜的荒唐?你是对的,但是,真相其实更神奇。早在20世纪70年代,朝鲜就有女交通指挥员了。不过,现在的遮阳遮雨平台相对较新。据朝鲜国家媒体机构朝鲜中央通讯社的报道,这些平台建于1998年。当时的报道这样写道:“金正日总书记的热情关怀,给交通指挥员带来了感动。金正日不仅为她们提供了雨衣、雨靴、手套、太阳镜、遮阳伞、化妆品和不同季节的服装,这次又设立了带伞的平台。”


延伸阅读


朝鲜采取的交通措施虽然荒唐,但可能解决了一个现实问题——有些汽车司机因为色盲看不懂红绿灯。还有些国家想出了没那么荒谬的方案,比如说,每种颜色配上不同的形状,代表一种信号——(红色)方形代表停止、(黄色)菱形代表缓行、(绿色)圆形代表通行。



3.谁不是一边骂它垃圾,一边纵情享受它




“来来来,喝完这杯,还有三杯”


1886年,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市刚刚通过了一项短期法律,禁止酒精销售与制造行为。于是,一位名叫约翰·彭伯顿的药剂师把果味、可乐果(含咖啡因)和古柯叶(含可卡因)混合在一起,调制出一种不含酒精的饮料。他通过冷饮柜台将其向外界发放——当时,人们认为碳酸水有药用价值——可口可乐就这样诞生了。


最初的可口可乐配方中,含有大量可卡因,不过很快就减量了。到了大约1903年,配方中已经完全不含可卡因了。这是因为,古柯叶的提取物可以得到满意的味道,因此就去掉了可卡因。直到今天,可口可乐公司还需要古柯叶制造饮品。正如一位公司高管向《纽约时报》说的那样,“我们使用古柯叶的成分,但是里面没有可卡因。我们要接受监管部门的严密监管”。


事实上,美国(及大多数其他国家)明确禁止古柯叶的销售与交易。可口可乐公司为了保持正常运转,与美国禁毒署(DEA)进行了特殊约定。这样,可口可乐公司就可以从秘鲁大量进口干燥古柯叶(还有少量可以从玻利维亚进口)。在新泽西州梅伍德市,化学上市公司斯泰潘运营着一家加工厂,干燥古柯叶会运到这里进行加工。每一年,这家斯泰潘工厂输入大约100吨的干燥古柯叶,并去掉其中的活性成分——可卡因。然后,这些叶子会运到可口可乐公司,榨成糖浆,最终制成碳酸水。


斯泰潘又是怎么处理可卡因的呢?这些可卡因将进入马林克罗制药集团,依法制造局部麻醉剂——盐酸可卡因。它可以用于口腔、鼻腔和咽喉的麻醉,并需要持有DEA许可证。


延伸阅读


据说,可口可乐的配方中含有一种神秘味道,被称为“7X配方”。可口可乐公司一直对此守口如瓶。在2011年年初,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旗下的《美国生活》播放了一期节目,讨论可口可乐早期可能使用的配方。不过,几乎可以肯定,现在那个配方已经不用了。(可口可乐公司表示,NPR并没有发现真正的配方。)在那期节目中,马克·彭德格拉斯特表示,“只有两个人掌握了7X配方”而且,“两个人永远不会乘坐同一班飞机,以防飞机坠毁;这样的秘密仪式一直传递下来,配方现在保存在一个银行保险箱里”。



4.买彩票不中奖,你怪数学老师教的不好?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有一个流传很久的笑话说,彩票就是对数学不好的人征税。但是,有时候,我们看到的情况恰好相反——数学很好的人不仅也玩彩票,还会赚得盆满钵盈。


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有一种比较常见的彩票玩法,叫金胜彩(Cash WinFall)。它是一种6/46型彩票,即从1到46中选择6个数字组合。买对两位数(获得一张免费彩票)、三位数(奖金5美元)、四位数(奖金150美元)、五位数(奖金4000美元)即为中奖——总体算下来,一个人的中奖概率高于七分之一。金胜彩每周开奖两次(周一和周四),每张彩票2美元。头奖金额从50万美元起算——在该彩票历史上,只有一次被人领走。如果50万美元的头奖未开出,就累积到下一期,到200万美元就清零。


马萨诸塞州平均每年能从中收益1000多万美元。据《波士顿环球报》的报道,一年总有几次,会出现一群暴发户。但是具体细节总有些模糊,因为获奖者通常避而不谈。不过,大概情况是这样的。


当头奖超过200万美元,却没人领奖时,后续开奖就会重置为50万美元。不过,马萨诸塞州没有直接拿走超出的150万美元(或更多),把200万美元变成50万美元。相反,他们把超出的奖金转给了二等奖。在“转换”期,根据超出的奖金额度和转换期开奖前的彩票销量,二等奖奖金会高得吓人。而且,现实中已经应验了。


就拿截至2011年7月14日的彩票花费来说吧。头奖将近190万美元,但彩票销量相对较少。因此,所有的二等奖金额都大大提升了。比如说,原来六个中奖号码,你买对三个可以中5美元,但这次可以中26美元。买对四个号码,中奖金额就从原来的150美元,增加到802美元。买对五个号码,中奖金额就从原来的4000美元,变成19 507美元。(从历史的角度看,这还是一个奖金“转换”后开出的零头。有一次,有人买对五个号码后,中了10万多美元。)


假设每张彩票2美元,你花10万美元,就可以买5万张彩票。买对四个号码的概率大约为八百分之一,只凭这个中奖概率,大概就能实现不赔不赚。你买中三个号码或六个号码的机会是1000次——相当于2.6万美元。而且,你可能会买中五个号码,得一两次“小头奖”,再赚2.5万到10万美元——没错,你已经捞回了10万美元的本钱。有些人完全就是这么做的。一项统计结果表明,同样用10万美元买彩票,最差也能保证不赔不赚(除非有人中了200多万美元的大奖。这样的话,就没有超出的奖金“转换”收益了)。在西密歇根外,塞尔比夫妇运营着一家博彩投资公司。在7月14日开奖前,他们买了30多万美元的金胜彩。这已经不是塞尔比夫妇第一次利用奖金“转换”的漏洞了:到目前为止,他们已经赚了100多万美元的奖金。


延伸阅读


1999年,一位名叫杰西·莱昂纳多的纽约人靠打零工、给人刷墙和擦窗户勉强度日。不过,他有时也会碰碰运气——不是买彩票,而是赌马。一天晚上,他像往常很多个夜晚一样,扔掉了没中的赌票。但是,当晚,过了没多久,比赛结果纠正了一次,他有一张赌票中了900美元。不幸的是,赌票已经被扔进垃圾堆了,而没有赌票就拿不到奖金。当晚,在投注站经理的许可下,他开始翻找几百张扔掉的赌票。虽然莱昂纳多没找到自己的赌票,却找到另外两张票,总共中了2000美元。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他开始把翻找赌票当正事干。他平均每年可以从中获利4万到5万美元。(莱昂纳多就这么一直做着,直到2010年年底,纽约关闭了赛马场外投注。)


5.我们为什么要起诉麦当劳?



“我不管,他们就是虐待小动物!”


1986年,一家叫伦敦绿色和平的公司开始在英国散发宣传册。它指责麦当劳的多项罪责,包括不管第三世界饥饿的儿童、毒害英国消费者、支付工人的薪水极低、残忍对待家禽和其他动物,等等。在随后的几年中,麦当劳试图派人潜入这家公司,想办法让它关张大吉。


1990年,麦当劳揪出了发送传单的五个人,并以诽谤罪指控他们。其中,有三个人选择和解道歉,而不是对簿公堂,面临高额的诉讼费用,把一辈子都赔上。但是,斯蒂尔和莫里斯决定迎接庭审。他们接受了公益法律援助,并花费三万英镑为自己辩护(麦当劳为此花费了几百万)。


在英国,被控诽谤可不是件小事。被告要承担的责任是,证明他们的每项指控都是真实的。斯蒂尔和莫里斯由于指控数量多,问题严重,想证明清白几乎是不可能的(谁又知道他们一开始是不是对的)。不过,他们也努力辩护了。在历时300天的法庭审理中,他们叫来了大约180名证人。


但是,他们败诉了。法庭发现,尽管他们有些指控是真实的,比如薪水低的指控,但是,两人没能证明许多其他指控的真实性(比如,法庭不支持麦当劳向消费者投毒的指控)。麦当劳被判获赔6万英镑,后来被告上诉后又减少到2万英镑——但是,麦当劳的胜利却付出了巨大代价。对于一家跨国餐饮巨头来说,这笔赔偿顶多算个零头。可对斯蒂尔和莫里斯来说,他们获得了做梦也想不到的关注度,且麦当劳还被许多英国社区厌弃。


英国的诽谤案执法机关也吃力不讨好。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在2015年——也就是诽谤宣传册推出20多年后——斯蒂尔和莫里斯在欧洲人权法院起诉了英国政府。他们认为,判定他们赔偿麦当劳,违背了20世纪50年代开始施行的《欧洲人权公约》。在那里,两人获得了胜利——法院判处英国政府赔偿两人5.7万英镑,相当于他们欠麦当劳的赔偿,加上其间花费的诉讼费用。


延伸阅读


2003年,歌手及演员芭芭拉·史翠珊起诉了摄影师肯尼斯·阿德尔曼。这名摄影师拍摄了1.2万张加州海岸线的照片,其中包括一张她位于马里布的房子的航拍照。她不只是要求删除照片。根据techdirt.com的报道,史翠珊引用了反狗仔队法律,要求1000万美元的赔偿。但是,结果却事与愿违。在提起诉讼前,那张照片只从阿德尔曼的网站上被下载过六次,其中两次还是来自史翠珊的律师。史翠珊诉讼的消息发出来以后呢?当月的照片下载量增加了40万人次。 




编辑推荐


《人的脑洞略大于整个宇宙》

  再美的星空都抵不过脑补的满足

者:丹·刘易斯

没有what if,全是真事,98个匪夷所思的问题强拆你的脑洞!准备深耕你的大脑吧!




购买戳“阅读原文”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