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着你们的我曾少年

沐山曦 2018-05-23 08:06:52


Hey!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一下吧!



2017.12.25

又是一个好久不见






期末季,我被一大堆的作业整得焦头烂额,今天还要赶好几个作业出来,但是我必须抽出时间写下这篇文章,里面的使命感难以言表。

 

下午上课前,半夏给我打来了电话,用激动的语气告诉我,张翰和古力娜扎分手了!我甚至有些握不稳手机,然后无法抑制住自己的笑容,真是喜大普奔!

 

说起来很有意思。为了备战期末,我把我的社交软件几乎都卸了,朋友圈也关了。因为已经很久不用贴吧,所以没有卸载它,因为没什么可看的,放松的时候,我翻了一下贴吧的收藏。很偶然的找到了一个很久之前收藏的帖子:张翰微博中所有关于郑爽的内容集锦,从他们流星雨一直到他们分手。我翻了很久,心中忍不住酸涩,为什么那么好两个人就不在一起了。没想到下午就听到了这个消息,真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去年的跨年,我写过一篇关于翰爽的推送,那时,张翰和古力娜扎一起看婚房的消息传得到处都是,我强迫着自己放下过去的执念,放下青春中追逐他们的岁月,写了一篇安慰自己的文章,以为我可以和那段时光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双子座的人有善变的理由,我曾以为我很释然,甚至给他们写了小说发上贴吧,和那些曾经一起追过他们的人一起释然,但是当我今天知道这个消息,我好像又回到了当年追逐他们的样子,我重新关注了张翰的微博,重新点进已经废弃很久的翰爽百度贴吧。我知道即使张翰和古力娜扎分手了,郑爽也未必就会和张翰在一起,但是我想做回那个追星的脑残少女,为了我的偶像摇旗呐喊,这是青春的权利。




 

写下这篇文章的契机很多,考研、圣诞节、跨年……如此多的事件放在一起,我不是仅仅想去缅怀一下我的追星岁月,而是想给我们的中学时代做一次回首。借用《匆匆那年》里的那句话,时光请你回回头,看看他们有多美。

 




最近有两部高中生的网剧,对比《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我还是喜欢《你好,旧时光》。小说我都看过,光从小说来看,《小美好》输的不是一星半点,因此《你好,旧时光》在剧本上就赢了。在写中国校园这一点上,没有人能比得上八月长安。

 

在看《最好的我们》的时候,我就想一篇关于高中时代的文章,酝酿至今。今年高中母校70周年校庆,它是我的振华,里面也是藏龙卧虎,好不热闹。




每个人的高中时代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故事,我们看着那些青春片,不是因为多么像我们的旧时光,而是因为我们旧时光完成没有完成的梦想,在这里都可以用缅怀感伤的回忆色调,再回味一遍。

 

大家乱哄哄的青春里,迎来送往是常事,我本来想在每次毕业都惊天动地一下的,但是我身边的他们大都是理智而早熟的装逼少年,大家上学都是为了考好的高中,考好的大学,去到更远的地方,赚很多钱,实现人生理想。所以,我的毕业总是很平静,真不知道是应该难过还是高兴。

 

在中学时代,这些孩子早早就明白了世界的残酷,懂得了努力读书的丰厚回报。所以,我的同学里,鲜少有早恋的,鲜少有崩溃弃学的,鲜少有打架斗殴的,鲜少有纹身喝酒抽烟的,鲜少有任性胡闹的。他们冷静而克制,学会了大人的深沉。我大致也是这样的一个学生吧,成绩即使惨不忍睹,也不敢放弃,明明上课考试让我难过得要死,也不敢离家出走和逃课。



我上的高中是全疆的重点高中,我待的班是特尖班(这个名字是不是吊炸天),我身边的同学全部都是超级赛亚人。

 

没上高中以前,我听说高中考及格都很难了,但是我上了高中以后才知道,像我闺蜜冬阳和半夏这样的美少女,数学不考满分简直就是不正常。(其实通过这件事,我想说一句题外话,没有上高中的孩子千万不要被什么经验教导,因为给你说话的人也许是个懒蛋,因为你不试试努力,你怎么知道自己竟然这么厉害。)高考的时候,我们整个班几乎都是名校、985、211,我们的班主任有一句名言:“我从来不知道一本线在哪儿,我带的学生哪有不上一本线的。”



 

在这些光鲜却冰冷的成绩背后,站在的依旧只是一群十几岁的孩子而已。听话懂事的孩子并不是真的那么眼神坚定,只是很早明白了,高考是我们跨越阶级,改变命运的通行证。面对考试的从容,延续到了对未来人生的淡定。

 

说实话,在和这群家伙当同学的时候,我并没有觉得他们有多么可爱,甚至讨厌他们那种成绩好的炸裂时还漫不经心的表情。高中的惨败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去回忆,时间往往能治愈的都是不那么刻骨的伤痛,而真正伤痛的回忆,都被我们的自我保护丢在了来时路上。时光不能重来,记忆也无法改写,在毕业之后,我终于认真地描绘他们的样子,希望他们依旧鲜活像是十六七岁。




十七岁的我们是什么模样呢?大概就是下图所示,浮肿而黯淡的脸,肥大的校服,土气的眼镜,黑眼圈浓重,毛烘烘的头发被绑成马尾,青春痘在脸上占据着较大的篇幅,唇周上火,嘴唇干裂。即使是这么个模样,依旧能够在镜头前露牙傻笑,每天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多睡十分钟,少考一次文综可以高兴一个下午,今天听写都过了,回家的路上脚步都会变得轻快。我不得不说,这时候的我们真是挺可爱的,而且还挺……丑的。




我写过很多关于我高中时代的故事,但是很少用如此琐碎的笔触出勾勒那段时光,去怀着感恩的心去寻觅时光里的那些少年和少女。

 

2011年8月,我十六岁,我以703.5分的中考成绩,和我初中时代最好的闺蜜蒹葭,一起上了我们那里前三强的高中,其实我们可以上更好的高中的,选择这一所,是因为校长承诺我们可以一起被分到特尖班。

 

没有《夏至未至》里程七七和立夏最后分道扬镳的悲惨狗血结局,这位美少女一直都是我的好朋友,每次打电话都能聊两个多小时。至于原因,我想大致我们都是太过普通的少女,逗比和屌丝气质都直冲云霄,生活根本没有给我们机会遇见慕容、上官、欧阳、西门这样的极品校草,也就不会由此引发恶战,闺蜜夺爱,伤痛青春。





我曾在脑海中排练过无数次,当慕容云海和端木磊,道明寺和花泽类,欧辰和洛熙,何以琛和应晖,同时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应该选谁,笑什么笑,我认真的呢!





等我上了高中,我终于明白我是想多了,因为即使我遇见了他们,我也没有主角光环,成为让他们看到的人。像我这样的人,顶多就是女主角身边能吃体胖女汉子的朋友,最后再找一个和我一样边缘的炮灰男N,承包本故事所有的笑点,为主角的相遇制造机遇,衬托主角的与众不同,必要时为保护主角提前领盒饭。


我曾经一度为自己这样的命运感到悲哀,但是我后来想了想,我必要做所有人的女主角,这个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不就是和一个你认为不庸俗的人,沦为最庸俗的情侣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剧本,不需要在别人的故事中加戏。




平凡的我,过完了高中,有一些故事可讲。


在八月初的一个清晨,热闹的学校门口,家长争先恐后地给学生买着军训要用的东西,我妈埋怨我没有告诉她要带盆子,给我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塑料盆。教学楼的喇叭里响着的是德育主任的声音(他叫刘涛,是的,我上大学的某主任还叫刘涛,历史总是有惊人的相似),他召唤我们赶快去排队。我们在家长的千叮咛万嘱咐下,不情不愿又带着无限憧憬地走向昨天见过一面的班主任,正式拉开了我们的高中生涯。


在那辆开往军训基地的大巴车上,我认识了高中三年和我厮混在一起八卦的半夏,刚认识的时候,我们还能装得跟个人一样说话。因为我和蒹葭上车比较晚,我怕没有座位了,一边招呼她,“蒹葭,快点!”一边一个健步冲向那个两个人的座位,对,你没猜错,抱着一个巨大的红盆。这是半夏对我的第一印象——如此生猛的姑娘!

 

半夏刚好坐在旁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短袖T恤,一看就是那种特别小资的姑娘。她热心地帮我安置了那个我无处安放的红盆,然后社交力都Max的我和她很快就聊起了天,成为了好朋友,后来,在自我介绍中,我们才知道,我们都喜欢看《流星雨》,偶像是张翰和郑爽。

 

军训的时候,我们又陆续认识了很多人,比如连休息时间都拿来练习正步的我们后来的班长Snow,看到我不协调肢体忍住没笑我的顾总,不食人间烟火长得像琼瑶电视剧里女主角的Ice,大嗓门、很热情的冬阳,大长腿偷偷带手机零食的美少女CC,浓眉大眼长得像维吾尔族的回族女孩芊芊,来自山东眼神特别无辜清纯的雨小姐,一本正经讲笑话的阿悦(你别小看这位少女,人家可是上了清华呢),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的小玉。还有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少年,用三年时光终于分清楚名字的大宝和小宝,军训时和我一起主持节目的喜欢红楼梦的Y君,再或者是一些带着青春面庞的少年们,那时候,真的是自信飞扬的天之骄子。(好吧,其实还有很多人,但是我真的是懒得给他们取名字了)

 





军训的时候换了一次教官,之前的那位教官第一天就把半夏给弄哭了,还特别喜欢和Ice搭话。我有一个习惯,那就是不踩井盖,走齐步的时候,我前面有个井盖,然后我大概挣扎了一秒钟,跨了过去。我们那一排走得特别差,所以并没有抓着我的这个问题不放。后来的那位教官就很好了,带着我们一起偷懒,都让我们在阴凉处训练。那时候打军体拳,大家都进行到第八节的时候,我因为肢体不协调第三节还没有搞明白,但是本少女的集体荣誉感特别强,所以拉着蒹葭大晚上睡不了觉地指导我练习。之后,上大学选体育课,我居然上了三个学期的有氧健身操,还同意排话剧的时候加上一段舞蹈,我是怎么想的!对自己的愚蠢生气!

 



我们之前的那位教官是被气走了,军训的时候是要写军训日记的,我们这群耿直的孩子把之前那位教官的惨无人道和不懂变通一五一十地写进了日记里,并且还热情赞扬了新教官,就这样交了上去。之前那位教官还特别找存在感地看了我们的日记,气得他脸都绿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还挺开心的。



军训特别累,那个时候还是不敢不认真的年龄,所以最后大家都晒脱了皮,丑到面目全非。第二年新生军训完回来,半夏这个家伙专门跑出去看别人,笑得一脸恶毒,而我,笑得更恶毒。嗯,这才是真正的好朋友!

 

军训完之后就是上课开学,于是,我就开始了漫长的逆袭之路。小说和电视剧里面的人物,只需要打几个镜头,就完成了蜕变,甚至一边玩着一边还能考上北大。而我,这条路整整走了四年,艰难而窘迫,被命运打得满地找牙。现在想来,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熬完的。





那位休息时间都要拿来踢正步的Snow,是一位用生命在学习女孩,要是问我学生时代我最崇拜谁,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她。Snow长期住校,好像有几个假期都没有回家。每天就只睡三四个小时,大家利用班里的插头充电都是在充手机,而她都是在充台灯。不像我们懒懒散散地去门口的米粉店吃中饭,顺便聊点女孩子之间的八卦,Snow总是先留在教室里学习,等同学们都吃完了,过了高峰期,她再奔跑着去食堂吃饭,后来的她干脆不去食堂了,直接在教室里吃榨菜馒头。这样的学霸,还会画国画和油画,还会弹钢琴和拉小提琴,还是我们班运动会跑3000米和1500米的种子选手。Snow的作文,早就不是我们这种凡人所写的司马迁和陶渊明,人家写的都是文言文,每次念范文我都羞耻地表示听不懂。我依稀觉得她无比伟岸,无所不能。这个少女,用她全部的青春来解决难题,来整理笔记,来记录错题。她的青春记录在厚重的笔记本、试卷、练习册里,我想她是从来没有对不起年少时自己的人,我在心底深深地崇敬她。


 

她好像是我们那批人青春中的一个坐标,让我们觉得自己永远都是年少鲜活的样子,所有的难题都还不过是当年一道算不不出的解析几何,仿佛只要我们努力,世界就会在我们脚下俯首称臣。她一直在奔跑,如十七岁时一样,真好。

 

作文同样写得很好的人还有坐在我后面的格格,这是真的格格,人家姓爱新觉罗。格格和我是高二成为同学的,高一的时候,我就听说过她,据说高中英语她根本就不在话下,老师都让她看大学的英语书,我的乖乖,我那个时候看高中课本都和看天书一样呀!而且她高一的时候是班长,还主持各种活动,所以一开始看见她的时候,我就真的有一种看到格格的感觉。格格绝对是个双商都高出天际的美少女,做人无懈可击做事无可挑剔。字写得超级漂亮,作文写得好(这个是我还能听懂的存在),还是各种文艺节目的主持,风采无限。她的那种优秀像是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好像是天生的贵族,一颦一笑都落落大方、恰到好处,和Snow的坚定不同,她给人最大的感觉是从容。我们高中毕业以后的很多年才学会的知性,甚至某人到现在还没有学会,她那个时候已经练就地炉火纯青。这样的女孩子,永远保持着对知识的孜孜不倦,温和的眼波流转了整个世界,最终真的做到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顾总和CC是一对好友,两个人的相处模式是:我就要怼你,不高兴我就拉黑你。对,就是这么耿直的两个姑娘。CC是个文艺女青年,我和她相比就不能算是文艺青年了。这个姑娘有一条大长腿,喜欢喝门口四块钱一大杯的柠檬红茶,眼睛上经常长麦粒肿,喜欢用绿色的笔来订正错题,她也不是喜欢绿色,就是想买各种各样写出来是绿色的笔。非常奇怪,但是谁让人家是文艺女青年,长得好看你说什么都对。这位的作文也写的特别好,人家一模考试作文可是拿了满分的。想想看,你上小学的时候都没拿过满分作文吧。

 

CC喜欢陈奕迅,唱孙燕姿的歌唱得很好,会弹吉他,写字爱用钢笔,英语学得很好,经常看原文书。嗯,虽然我一直觉得她是在装X,但是哪一个文艺女青年不干这种事情呀。CC其实很依赖别人,想做一个像小太阳的人,又害怕自己不够强大。但是我想告诉她,有着漫画腿的美少女,你这么优秀,总有一天会苍翠成一棵大树,直到那时,顾总还是会怼你,而我们这些朋友,也一直对站在你的身后。

 

和我同在上海的少女有Ice和天姐。按理说,像Ice这样的少女,和她做朋友我是拒绝的,因为她实在是长得太好看了,长得好看的少女通常都有些公主病,我是不是得罪了好多人,不管了,为了夸你,得罪别人就算了。但是我们的Ice小姐就是美好在这里了,一点公主病都没有,对人非常真诚,一起出来吃饭从来不迟到,每次自拍把她放在前面从来都不反对生气,谁让她的脸最小。她在我的眼中,是一个像水晶一样美好的女孩子,对着这个世界怀抱着最大的善意,该努力念书的年龄就好好学习,出现什么问题的时候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从来不怨天尤人。

 

天姐性格非常爽朗,作为数学课代表,和Y君经常包庇我们。我们上高一没有分宿舍的时候,临时成为了舍友,后来文理分科,她来了我们班,我们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好朋友。我们都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每次放学一起回家,说说笑笑,这是忙碌煎熬的一天中,唯一快乐放松的日子了。然后我们都考到了上海,每次聚会一起吐槽身边的事情,然后一起继续哈哈大笑。天姐后来美到我都不敢认的地步,但是她直爽真诚的性格却一直都没有变。

 





我们有很多人都从学校的后门回家,冬天的时候,天很冷,大家都走得很快,结果到最后,我们居然开始比赛竞走,但是每次领先的人,都会停下来等等后面的人,看后面的追上来,再继续走。但最后,发展到比赛收拾书包,我还记得以前和我一起回家的同学L,站在门口,对我说:“XXX,我准备好了,你准备好了吗?那个谁都走了。”Y君和他同桌总是要在回家的时候把对方骂一通,明明同路,却很少一起走,但是我们知道他们感情其实最好。

 

我上高一的时候,是和大宝同学做同桌的,我们的理科都特别烂,上物理课绝对撑不过五分钟就会不自觉地闭上眼睛。文理分班后,文科只有一个特尖班,我俩天天过得惶惶不可终日。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没有会在意没有主角光环加持的我们俩,其实我们也很努力,我们也很坚持,我们也是有梦想的人,但是我们就是没办法在成绩单上面名列前茅,战战兢兢地上着课,不会的题想半天。最后都被划拉在了特尖班,然后特别开心,就像是中了彩票。虽然之后我们不再坐同桌了,我们也没有像之前那样熟络了,但是他依旧是我那段最暗无天日生活里,最好的朋友。半夏和冬阳虽然很好,但是她们不会像大宝那样理解我当时的窘迫和纠结。

 




我复读那一年,大宝来学校了,冬天很冷,天已经黑了,大宝像以前那样搀着我的胳膊和我一起回家,当时还有半夏和顾总。他们绝口不提我复读的事情,和我说着以前的趣事,就像是我们曾经一起放学回家一样。那个冬天里,那天是我感受到的最温暖的一天。最好的安慰不是一味地说,你别难过,那样只会提醒伤痛,而是平等的对待,让人真切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小宝是半夏的同桌,五好青年的代表!大多数的美少女都希望拥有一个余淮那样的同桌,但是我们班女生只想要小宝这样的同桌,成绩好,作业写得很认真,听写啥都会,半夏每次到教室都能喝到水温刚好的水,从来不需要做值日,干啥都能指挥小宝。当然我觉得我同桌R君和我前同桌大宝也是很好的,可能文科班的男生都有暖男属性吧,其实主要还是我怕我不怕夸他们,他们会有小情绪。但是小宝这样的同桌,真心是太太太完美了。小宝和我还有冬阳都复读了,不过他一直都很阳光快乐,而且他在复读时拥有了重大的收获,具体是啥我就不说了,嗯,祝福他!

 




高中,最美好的时刻,莫过于运动会。我们班因为没有体育生,所以每次运动会都格外艰难,但是这一点也不会影响我们的热情。上高一的时候,高二有个叫做杨洋的学长特别帅,没错,就是这个玛丽苏的名字,他参加的项目是3000米,也就意味着,迷妹们可以看他好几眼。我倒是没觉得他有多帅,可能是因为喜欢他的人太多,我就对他有点无感了吧。但是,看着好看的人在操场上面跑步,还是很开心的。每年的运动会上,都有穿着荧光绿色运动裤的高个子男生跳高,引起全场女生惊声尖叫。


我上高一期中考试之前,我们班上有一个叫物理的实习老师,那个老师长得特别像你们的老公胡歌,可帅了!因为运动会开幕要表演节目,所以我和半夏还有Snow有和这位男神单独相处的机会,所以他对我有了比较深刻的印象,晚自习的时候还给我检查物理作业。想想看,那可能是我人生中物理学得最好的一段时间了。有一次,我妈告诉我,她当年碰见了一个很帅的实习英语老师,所以那段时间英语成绩突飞猛进,后来老师走后成绩一落千里。嗯,论男老师颜值对女学生成绩的重要性。

 



班主任W老师每次上课的时候,都会写一黑板一黑板的计算板书,后面发现解法不对,就会让我们自己找找思路,然后移至讲台翻一下答案,转而说,“这就有思路了嘛。”同学们憋着笑,除了冬阳那样的学霸,其他的人心思都不在题目上。每次数学考得不好,W老师都会开始她经典的论断:分析问题解决问题能力ca(差)、空间想象能力ca(差)、逻辑思维能力ca(差),就连运算能力都ca(差)。高中的数学课本中,记得最清楚的一节就是“几内(类)增zang(长)型函su(数)”。

 

历史老师在每次考试结束的时候,都会让我们写反思,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语言天赋太过强大,反思写的太到位,发挥得太好了,好几次让我念反思。然后说这个想法多么好,我装作一脸认同的样子,根本不知道老师说的啥想法。

 

我和格格有一次没有写语文作业,但我俩都是语文课代表,由于心虚怕被老师发现,装作怕自己睡着求积极的样子,站在后面听讲,然后没想到被戳穿发现,我们被罚写了十篇诗歌鉴赏。但是我的诗歌鉴赏依旧没有任何提高,表达方式和表现手法该分不清还是分不清。

 

每次上地理课的时候,大家都特别辛苦,一黑板又一黑板的知识点,抄得人心力交瘁。即使拼了老命,我到最后还是没有搞清楚拉尼娜和那个什么反现象,每次看到太阳升了地球又转哪去了就开始全身冒汗,表示我真的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也不知道澳大利亚到底该种麦子还是该养羊。

 

政治考卷上,反正见到政府就要想到它的各种职能,甭管F老师怎么唾沫四溅激情飞扬的讲述,我还是不明白啥时候是矛主次,哪一次又是主次矛。经济生活的知识点,现在只记得货币是一般等价物。每次问我有啥哲学原理,我都想把马克思从坟墓里拉出来唠唠嗑。



 

一群半大的孩子排课本剧,郑重其事的,半个班被我们分出了一堆职务:导演、编剧、制片人、后勤部长、艺术总监,其实都是一堆人在那里瞎咋呼,可是后来想想还是特别开心。

 

元旦的节目里,藏着大家的八卦心,总是撺掇那几对小情侣一起表演节目。黑板上写着大家矫情的新年愿望,我还记得我的是:如果回不到过去,那就让我好好留在现在吧。——什么乱七八糟,半夏还用手机拍下来。

 

女生们一下课就喜欢聚在一起聊聊自己的男神,电视剧里的,小说里的,动漫作品里的,一群母胎solo幻想着未来有一天,自己的真命天子会驾着七彩祥云来娶自己。看着后面的排名表,暗暗较劲,经年之后,莞尔一笑。大家下课都喜欢围着我,让我给大家表演情景喜剧,格格的手机里,还有我的经典片段——春晚必备节目之李谷一《难忘今宵》。

 




我特别理解学生时代的所有情绪,就像《你好,旧时光》里的人物,我不忍心苛责他们任何一个。我理解凌翔茜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理解蒋川那种爱而不得的苦涩,理解楚天阔如履薄冰的虚荣,理解郑彦一作为小人物的自卑和焦灼,甚至明白辛锐那种无法言说的嫉妒,周沈然色厉内荏里的恐惧。

 

我们的青春也许有不一样的故事,却是同一个模式:心中藏着诗与远方,生活在现实的泥沼中艰难前行。我可以喜欢张翰郑爽很久很久,这是我青春中甜蜜的向往。我悄悄惦记着那个少年,这是属于我的秘密。我做着少女时代的梦,也承担着少女时代的责任。

 


有一天晚上,我和我初中的语文老师打电话,讲着以前的事情。她说她对我最深刻的形象就是梳着个马尾,头顶的头发总是乱七八糟的翘着,然后每天都特别积极快乐的生活。我突然特别感慨,因为我现在依旧是这个样子。人的过去和现在,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很难完全对立的去看。我现在绝对不会再为什么偶像疯狂,但是无法否认,我还是会在知道今天这个新闻的时候,笑得像个智障。

 

九夜茴在《曾少年》中有过这样一段描述:科学家说,人永远都觉得年少时的歌最好听,电影最好看,零食最好吃,朋友最可爱,那是因为青春里的所有感知都是最鲜活的,会令所有的以后黯然失色。

八月长安在《你好,旧时光》中说:“真正的英雄主义,是在看清生活的本质之后,依旧热爱生活。”

 

我慢慢长大了,看过四季轮转,见过悲欢离合。

我喜欢着我以前喜欢的一切,听到《流星雨又来临》想流泪,不管《花样男子》翻拍了多少遍还是要看,每次看到熊猫炼乳都特别想吃,时至今日仍旧喜欢辛夷坞,手机里面当年看台湾偶像剧喜欢的歌曲还是不舍得删除。

我保留着我年少时代所坚持的固执,笔记总是要记得非常工整,一忙起来就喜欢扎马尾,喜欢把买文具,收藏好看的本子,每次上课都要带好多只笔,写不下去作业的时候喜欢唱国歌。(我知道你们又要嘲笑我,谁没点特别的嗜好!)

 

但是很多变化已经开始了,我开始喜欢《纸牌屋》,护肤品从抗痘变成了抗老,以前不擦油的我默默买起了眼霜,用电脑的频率多过纸笔,习惯父母不在我身边,以前喜欢的雀巢咖啡冲剂现在觉得难喝了。我的天地变得开阔,梦想也有了新的进展。身边陪着我solo的好姐妹收获了幸福,我渐渐接纳自己母胎solo的身份。

 

我变成一个我还挺满意的人,有新的梦想为之奋斗,生活处处都有惊喜和美好,赶着期末作业也觉得心满意足。





最后,是我给过去时光一点交代,以此证明我并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曾经和我关系不错的少年都在这个月过生日,忙碌生活的让我事后才想起来,我就不发短信祝你们生日快乐了。不管你们能否看到,希望你们恋情顺利、考研成功、找到人生新的方向、珍惜眼前人。故事讲完了,未来的征途,我都不打扰了。



祝大家双旦快乐,不要忘了我们毛爷爷的诞辰哦!


(我轻易不放这么好看的照片哦!)


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苹果爸爸们的赞赏渠道: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