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热血沸腾》连载23

野草俱乐部 2018-08-13 13:39:40


Red热血沸腾

东zyd 

 

28雪崩将至

我的手机又振动了,是马浪的来电他让我赶紧去酒吧一趟,我说他不是在网吧吗?他说他在热浪酒吧。我说我马上就到。这家伙,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刚进酒吧,我就看见地雷和鲁燕厮打在一起。我吓了一跳!

酒吧下午并没有什么客人,任劳任怨的小吴子在打扫着垃圾:破碎的酒瓶,吐出来的杂物,还有烟灰……

鲁燕怒火冲天地盯着地雷,老娘忍无可忍了这是猥亵!是强奸!

魏腾云和冯妤正在拉架 魏腾云说:燕儿,别闹了!

马浪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但他暴起的青筋又缓缓舒平,他挥起的巨拳又放了下来。马浪似乎又想起了马大姐。

地雷挠了挠头上恶心的癞疮疤,一副恬不知耻以为荣的样子。

鲁燕正准备播110,魏腾云赶快制止了她。

马浪非常不平,急火攻心,他想阉了地雷这个畜生,可是为了他的姐姐他忍住了。

地雷那个畜生伸出恶心的手拨打着手机,肯定又在联系蒋聪黄仨了。

他们这些老家伙,为何老和我们过不去

也许我和马浪都低估了地雷他们的势力,他们似乎和米镇的黑帮有着深密的联系。

正当我和马浪纠结之际,地雷又伸出他的咸猪手摸向鲁燕的臀部。

鲁燕一脚飞踹,踢中地雷的肚子,地雷豪华大衣上多了个脚印。

地雷一拳打在鲁燕的乳上,连处事不惊的魏总都看不下去了,说:“过分了啊!”

我和马浪早已忍无可忍,我比马浪抢先一步出击,正要伸张正义。

却听见冯妤大吼了一声,要打你们出去打去,别在老娘的酒吧里捣乱

魏总把冯妤拉开,嫌她叫唤。而鲁燕似乎已经精神错乱,什么都不顾不上了。

地雷还在大言不惭地调戏鲁燕,说着无限下流的话。

马浪刚要暴打地雷,我先他一步上前就把地雷那个老家伙拽了出来。

外面的雪已消停,白茫茫的一片。地雷抓起白雪往我身上砸去,我灵活一闪逃过一劫。

马浪说:“兄弟,小心!”刚听着就看见巨大的雪球向我砸了过来……

我和地雷在雪地上翻滚,地雷那个家伙抓起冰凉的雪往后背里塞。

我一脚把地雷踢开,看见远处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向这跑来,靠!冤家路窄!蒋聪和他走狗也来了。

马浪溜进酒吧,带上鲁燕操后门跑了。

我被三个恶鬼打倒在白色的雪野,鲜血染红了地面

疯狂的怒雪掩埋了下来……

冥冥中,我看见许天真向我走来。

我仿佛看到我和许天真行走在茫茫雪雾中。

 

雪越来越大

像瞬息万变的绒花

快速变幻着形状

在天空中飘洒

雨夹雪浪迹天涯

我与你又来度假

让我慢慢凝视你的模样

仿佛回到第一次遇见你的

雪花亲吻着你的脸颊

快让我给你讲冬天的童话

快看山野的积雪突然开始起伏

可惜这里不是纳尼亚

这里没有狮子女巫魔衣橱

只有大雪皑皑如情书

我也不是爱德华

你突然激动地拉我出去

让我陪你在野地上起舞

雪在天空中起舞

白色的流星散落天边

衣袂的蓝色和红色也相拥着舞

我的嘴巴贴住了你的脸

连贯多年的喜与悲也交融着舞

咱们是不是迷路了?

周围的世界好模糊

雪越来越大,山间突然初现坍塌

那可千万别是雪流沙

千钧一发,是不是

我颤抖的手还在抚摸你的长发

雪块突然从山上崩裂下来

忘记了自己还在喘气

忘记了自己还能呼吸

可我没有忘记陪你走出去

可惜这里没有直升机

心跳越来越快

越来越快

亲爱的,你怕不怕?

雪崩就要到来

你紧紧抓我的手

给我讲起了冷笑话

我把热空气吹在你的手掌心

你的冷笑话悬在了空气里

咱们的血液仿佛开始倒流

咱们是不是即将被大雪掩埋

这里没有翅膀也没有宝藏

只有塌方,与无边无际的空旷

让我再看看你天真的模样

让我深情地

为你唱一首《达尼亚》

跑已经不是办法

但我们还得跑出去

就像插上了翅膀

就像走了宝藏

我们飞奔在白色的远方

像是飞奔在永恒的故乡

我们就要消失在这个地方

我不该带你这么远流浪

多想这里没有雪崩

多想这只是一场梦

可是魔幻的雪崩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幻雪崩我们一个不朽的梦

让雪山变成婚房

让雪野变成礼堂

让飞雪为你披上嫁妆

让隐形剪刀手为你整理长发

我脱下毛绒衣裳,为你遮挡

这永无止境的风雪与悲怆

你笑靥如花还要自己补妆

就让这漫天飞雪

让我们重新焕发容光

就让这漫天飞雪

带我们逃离这永恒的冷

就让这魔幻雪崩

赐予我们最悲壮的梦

让我用最后一口气

着你的耳朵句悄悄话

天空飘满雪花

雪花上面写满三个字

三个字

 

这场美丽动人荒诞的奇幻之梦是否应该醒醒了?

不,如果这是梦我愿长醉不愿醒

让我进入永恒的遐想吧!时光停止在那一刻

我在极致的幻梦之中,仿佛听见许天真的声音——

多想某一天往日又重现我们流连忘返在贝加尔湖畔多少年以后往事随云走那纷飞的冰雪容不下那温柔这一生一世这时间太少不够证明融化冰雪的深情就在某一天你忽然出现你清澈又神秘在贝加尔湖畔……”

29唤醒记忆

是小吴子把我扶到酒吧的,马浪、鲁燕都不见了,三个坏蛋也不见了,只有魏腾云与冯妤在吧台打架,魏腾云在冯妤妖娆的脸上狠狠地扇了一个巴掌,你个败家娘们,听说你在外面……”“老魏,别听他们胡说……”

我感觉浑身酸痛难忍,便给罗抚大叔打了个电话,他正好在酒吧附近,于是他开着三轮电瓶把我送了医院。

带着受伤的身体,到医院包扎,许父许母、许天真和丁萌还在,他们正和奚主任沟通。

许天真看见我多处伤痕,非常心疼,连忙问我,“米哥你这是怎么了?

我说:被蒋聪他们……”

他们怎么你了?许天真非常着急。

我说 没事,没事。

“米哥,有事一定告诉我,我去和他们理论!

我说:大可不必!

她愣道:怎么?

我生气地说:你不是蒋聪的人么?

她解释道:我只是在幻丽时代上班,怎么会是他的人?

我继续发问:一个月前你衣冠不整地从那里出来,你怎么解释?

我发誓我上次拒绝了他,然后逃跑了出来,我发誓!他真的没有得逞。

真的吗?

骗你是小狗。许天真坚定地说。

这时有只小狗从我的脚边跑过……

我只能相信许天真说的话是真的,毕竟她一直是我最信任的人。

我摸了摸许天真的赤发,感受到了一种火热的沸腾的激情,未曾被肮脏的社会所腐蚀的赤诚之心。

“再不疯狂青春就荒了,再不疯狂我们就忘了。荒了就像白活了一场,忘了就像没有了过往。再不疯狂青春就荒了,再不疯狂我们就忘了。总有一天你要回忆吧,庆幸曾有似火的年华。”

我哼着《似火年华》,与许天真热烈相拥……

奚主任招牌“话疗”圆满结束后,我建议带许遐去以前熟悉的地方看看,没准可以唤醒他的记忆,许父许母许天真终于同意了。

第一站是许遐以前最爱去的图书馆,但愿图书馆能够唤醒他昏睡的记忆。

抵达图书馆的时候,我们居然碰见了魏兰。

魏兰看见我们,念了声急急如律令,这次她没有开溜,而是和我们热情地打招呼。

丁萌挡在许遐面前,将一条拐杖在魏兰面前晃了晃,她表情荒诞地说:啊哈哈哈哈,这不是米镇的大记者么?

魏兰勉强礼貌地笑了笑。

为了避免尴尬,我机敏地救场,我说:兰姐,你刚刚在图书馆采访啥来?

魏兰语速超快地说:哦哦我刚刚采访了下馆长……”

我一边听她叨叨叨地说话,一边往图书馆墙上看,我看见这样的标语——“书多好,可以逃离,可以遁入,可以哭,可以笑。”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忽然看见许遐的手动了动。

我想:只有唤醒内心的爱,才能让人生充满戏剧性的转变。

正想着,突然看见许遐发了羊癫疯,他抓住魏兰的肩膀快速地晃着,兰兰兰兰兰……兰兰兰兰兰……”

许天真高兴得跳了起来,哥,你好了?

丁萌和许天真激动地握手庆祝。

许遐忽然向魏兰扑了过去,他发狂地亲吻魏兰的漂亮脸蛋,亲吻她的脖子,亲吻她的锁骨,还有她的手心与后背,魏兰吓得脸色煞白、心头撞鹿,她抬起摄像机就往许遐的脑袋砸去,并没有砸中。

许遐猛地下蹲,抱住了魏兰的大腿,魏兰惊愕地尖叫,“疯了疯了疯了疯了……”魏兰正要用机器砸向许遐的后背,丁萌扔掉拐杖,上前抱住了许遐,丁萌一个劲地啼哭,泪水冲洗了她的高度近视镜片……

魏兰急忙地溜走了,消失在雪野里。

许天真连忙打开手机,找到她哥多年前写的《雪》,念给他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梅花散彩向空山,雪花随意穿帘幕。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黄河捧土尚可塞,北风雨雪恨难裁。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最爱东山晴后雪,软红光里涌银山。

不知过了多久,许遐忧郁的脸发出异样的笑容,这是我写的?

许天真挑了挑眉毛,惊诧地说:哥,你醒了???

丁萌早已泣不成声,她不住地亲吻着许遐的胡须……

然后我们去了电影院,这是以前我和许遐经常带许天真来的地方。

许遐入神地看着米镇电影院,似曾相识,又若即若离。他蹲了下来,看一张掉落下来的电影海报。

我想起过年和许天真一起看《美人鱼》的场景,我们笑得抓耳挠腮、前仰后翻。

我还记得这样的台词,是刘轩说给美人鱼珊珊的,他说:你不是人,你是天使,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狗屎运。

不知怎么,我的脑海忽然闪过苏芹的幻影,难道我对苏芹……我不敢再往下想……

我思考了这样一个命题,假如苏芹和许天真同时站我的面前,我会选哪个?假如一个清澈和一个有趣的女孩同时站在我的面前,我选哪个?

当许天真和丁萌姐嘻哈大笑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了马浪与鲁燕的身影,他们居然跑到这儿了,真是意外的惊喜。

马浪看见我脸上的创可贴,摸甩了一下油腻长发,有点愧疚地说:“米仔,你没事吧?”

“没,没……”

没办法,当时逃命要紧,我真的很抱歉

鲁燕看着我,隆重地笑了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

感谢什么?

今天在酒吧……”

哈哈,没事,没事。

看你受了伤我真的过意不去。

没事,没事。

对了,上次给你的那张票用了吗?

我说:演唱会啊!

嗯嗯,怎么样?

哈哈,非常不错,非常非常感谢你!

你给马浪没?

天哪我忘了。哦,是这样的,那天马浪喝醉了!

好吧好吧,你啊你!

这时丁萌看到了马浪和鲁燕,与他们热烈地打了个招呼。

鲁燕看到了丁萌脸上的泪痕,有些纳闷。

许遐还在地上蹲着,专心致志地研究着海报上的电影。

马浪摸甩了一下长发,也蹲了下来,问许哥,你还认得我不?

许遐捋了捋长胡须,笑着说:你是小马哥吧?




未完待续


         野草俱乐部


长按左边二维码

感谢您的关注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