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甲哥,我们什么时候动手?”罗瀚转过布满了豆大的汗珠的肥脸看着赵三甲,疑惑地问到

繁星夜读 2018-05-15 14:28:07
1

抢劫?

夏七月的中午,骄阳似火,天气异常炎热。

东江市中心街,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由于天气太热的缘故,行人寥寥无几。

一辆破旧的桑塔纳,顶着炎炎烈日,停在中心街王氏珠宝店的斜对面。

车里面坐着一瘦一胖,两个二十四五岁的青年男子。

“罗瀚,你怕不怕?”

问话的是偏瘦的青年男子,叫做赵三甲,坐在副驾驶座上。

他长相看起来略显清秀,不过那双眼睛却是目光如炬,偶尔的一个眼神,透露着无尽的狠戾,以及一丝莫名的沧桑。

一个星期以前,他还是某特种部队名副其实的兵王,立功无数。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上尉军衔,曾经受到国家头号首长数次亲自接见,如果他能继续呆在部队,真可谓前途一片光明。

可是因为一些不得已的个人原因,他却无奈地提前退役转业,回到了东江市。此刻还没来得及去转业单位报到,他却又即将要成为一名抢劫犯。

“甲哥,我,我不怕!”坐在驾驶座上的罗瀚回答道。

不知道他是太热还是太过紧张,一张肥脸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赵三甲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原本只想一个人来,可罗瀚知道他的事以后,主动请缨,非要跟来,不然就绝交。赵三甲在心里对于拥有这样一个好兄弟,甚为感动。

“不过,甲哥。我们怎么还不动手啊?”罗瀚看着赵三甲,疑惑地问。

“不是我们,是我一个人!你留在车里等我出来,随时准备撤离。”赵三甲平静地吩咐,手里紧紧地攥着一把手枪,眼睛死死地盯着对面的金店,在耐心地等待正午十二点的来临。

他已经在脑子里反复演练过,冲进金店,立刻先鸣一枪,震慑住里面所有的人,以阻止他们报警,然后速战速决。

而中心街的十二点整,街头的大钟就会敲响,那响亮的钟声,正好可以掩盖住那声枪响,以避免外面的行人听到。

做为某特种部队的兵王,他自然知道充分掌控每一个细节,利用身边一切可利用的事物。

时间正在慢慢地接近,二十秒、十秒……

赵三甲深吸一口气,抽出手枪,推开了车门。

但是,就在他准备冲向金店的时候,却听“嘎”的一声,一辆白色的面包车突然一个急刹,停在了对面金店的正门口。

继而从车上跳下几个全副武装的蒙面男子,迅速地冲进了金店。

“这他妈......也是来抢劫的?”

赵三甲反应极快,眼见情况不对,立刻抽身返回到车里。嘴里忍不住嘀咕:“靠!只听说过人衰,打麻将会被截胡,我他妈的抢劫也能被人截胡?”

“甲哥,那些人……是你请的帮手?”那个胖子一脸讶异地问。

“我能请得起劫匪,就不用抢金店了!”赵三甲淡淡地斥道,然后缓缓地收起了手枪。

此时金店里面已经传出“砰砰”的枪响,虽然被街头的钟声掩盖,但仔细听还是能清楚地听到。

那些劫匪似乎也是训练有素,没过两分钟,就各自背着一个袋子,急速地从金店里退了出来,然后跳上那辆白色面包车,绝尘而去。

赵三甲看着渐渐远去的劫匪,心里越想越觉得窝火。自己在这炎炎烈日下苦等这么久,却被这群小子抢了先,而且这次抢劫金店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不能有闪失,他牙一咬,低沉的闷哼一声:“你们抢了老子盯上的东西,算你们倒霉!”

赵三甲正准备叫罗瀚开车,去追上那群劫匪。

转过头却看到,一个身穿警服的漂亮女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那边的车窗外。

“我是警察,现在需要征用你的车子去追劫匪!”女警一脸焦急地命令道。她胸脯剧烈的起伏着,似乎十分激动,那本就雄伟的双峰呼之欲出,简直是人间胸器。

“是吗?你的证件呢?”赵三甲狐疑地看着面前的漂亮女警,她身上没有配枪,也没有配通讯设备,应该不是在这附近巡逻。而且只有一个人,所以更不可能是接警而来。

莫非这是个假警察?可她为什么要去追劫匪?

“没带!”那位美女警察回答得理直气壮,然后不由分说地拉开了车门,神情不耐地冷声喝斥:“胖子,快点下车!”

罗瀚眼见是位这么漂亮的女警花,竟像被催眠一样地看呆了,哈溂子直流。迷迷糊糊的,他就开门下车了。

美女警察连忙坐上驾驶座,立刻发动车子,就朝那劫匪逃去的方向追去。

罗瀚愣在原地良久才反应过来,“哎哎哎,我还没上车呢!”

可是车子却已经走远。

赵三甲没有回头看气得跳脚的罗瀚,他感觉到,接下来一定很凶险,罗瀚被甩下去,反而安全了,这样对自己兄弟最好。

所以过了好一会儿,他装作一副才反应过来的样子,对那位美女警察说:“警官,我的朋友好像还没上车诶。”

“他那么胖,上来会影响车速的。”美女警察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说完,她的眉头却突然紧紧蹙了起来,神情变得异常的凝重。

赵三甲见此情形,疑惑地转过头看向前方,原来是那些劫匪发现有人追上来,竟然将车子拐进了旁边的车道,逆行向前飞驰。

他本以为那女警肯定不敢追了,却没想到,美女警察竟然像疯了一般,也将车子,异常彪悍地开进了旁边的逆向车道,一路穷追不舍。

赵三甲不禁在心里,对这位女警高看了几分。先不说这女警是真是假,单说这份奋不顾身的果敢,和锲而不舍的执着,就值得很多警察学习。

“警官,你这也太拼了吧!难不成被抢的金店是你家的?”赵三甲忍不住怜香惜玉地劝说。

“你怎么知道?”美女警察下意识地反问,瞬间却又俏脸一红,赶紧义正辞严地说:“难道不是我家的金店,就怕死而不追了,任由他们逍遥法外?”

“得追,必须得追!”赵三甲尴尬地笑了笑,心里却对这位漂亮女警的身份,更加怀疑了。

“气死我了!”漂亮女警突然愤怒地大叫,“眼看就要追上,居然又跑出一辆车子挡在前面,让他们给逃了!”

赵三甲瞟了一眼漂亮女警那气得通红的脸,而后淡然一笑。他在心里对于眼前的情况,已然看得明白。

那些劫匪似乎知道,追上来的只有一辆车,所以故意在调戏他们。

“要不然让我来试试?”赵三甲也有些被激怒。

“你来?我在警校的时候,拿过赛车冠军的,都追不上。你行?”漂亮女警不屑地嗤笑。

“赛车冠军的技术,可并一定比得上我这个老司机。不敢让我试,莫非是怕被我打脸?”赵三甲满脸自信地激将。

“我怕被打脸?哼!牛皮吹得那么响,那我就让你来,看你怎么把这牛皮吹破?”漂亮女警一脸的不服气,而后冷冷地问:“你要怎么换过来?”

赵三甲微微一笑,“你按照我口令来做就行了。”


2

大不了一死

着,赵三甲又连忙语气镇定地吩咐:“你现在先起身,然后握紧方向盘别乱动。等我过来了,叫你放手时,你再放开方向盘移到这边来。”

美女警察此时正在气头上,也想不到别的任何主意,顺从地站起身。她还没看清怎么回事,赵三甲竟然像是会变一样,身体那么一扭,瞬间就坐到驾驶座上来了。

“你现在快移到那边去。”赵三甲边说着,一只手边赶紧抓住了方向盘。

那美女警察知道此时的情况很紧急,也很危险,连忙放开放向盘,慌乱地赶紧往副驾驶座那边挪动。

可是越着急就越容易出错,她的一只脚跨过赵三甲的脚后,正准备跨另一只脚。没想到却不小心绊了一下,她整个人又跌回到驾驶座上,一屁股坐在了赵三甲的大腿上,白若凝脂的俏脸顿时羞得通红。

而此时前面突然一下子窜出来好几辆车。赵三甲一只手握方向盘有点控制不住了,于是顾不得美女警察还没移过去,另外一只手也赶紧握住了方向盘。

顿时,那美女警察仿佛被赵三甲紧紧地抱在怀里一般,手臂正好触碰在那两团柔软上,他那血气方刚的小小甲立刻有了反应,正好顶在了美女警察那挺翘的臀部上,整个场面很是暧昧。

不过赵三甲的车技倒是完全没有让美女警察失望,速度丝毫不减,却仍然很从容地避过那几辆迎面而来的车子。

然后他又立刻提速,准备来个冲刺,追上那些劫匪。可是没想到,那些劫匪却突然将车子一个转弯,驶入旁边的车道,不再逆行。

距离又被拉开了一些,赵三甲正想再提速猛追,却听那美女警察忍不住地轻咳一声。

他这才想起,美女警察还坐在他怀里。为了安全着想,他赶紧松开手,稍稍放慢车速,让美女警察移到副驾驶座上。

分开后的两个人,想起刚才那一幕,突然莫名地有些尴尬起来,车里的气氛十分怪异,沉静中似乎弥漫着一丝淡淡的暧昧。

好一会儿后,赵三甲才打破尴尬,眼神深遂地看着前方说:“前面的车好像有些不对劲。”

“怎么啦?”王落尘讶异地看着赵三甲。

“那些劫匪好像生怕我们追不上一样,每到一个拐弯处,他们都会故意放慢速度地等我们一会。”赵三甲疑惑地说。

“不可能吧,他们为什么要等我们啊?”王落尘不由得一脸的惊疑

赵三甲若有所思地轻轻摇了摇头,他开始还以为那些劫匪是在故意调戏他们,此刻看来他们似乎还另有目的。他也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个可能,所以一直陪着那些劫匪绕圈圈玩。不然以他的车技,又怎么可能让那辆破面包车在他前面嚣张这么久。

说话间,前面的劫匪突然把车子拐进了一条坑坑洼洼的泥土路,直直地往前面猛冲而去。

赵三甲已经猜到那些劫匪别有目的,所以没有丝毫犹豫,赶紧加快速度跟了上去。

可是眼看将要追上,那些劫匪却又将车子七拐八拐的,竟然开进了旁边一个烂尾楼工地。

那个工地里面早已荒草丛生,显然是搁置很久了。

“这明显是条死路,那些劫匪进去干嘛?”赵三甲疑虑地思忖。

身为某特种部队的兵王,他出过不少的任务,也遭遇过很多异常狡猾的匪徒,见此情况,他知道这其中肯定有诈。

所以,他没有跟着那些劫匪把车开进工地,而是缓缓地停在了路口,粗略地观察了一下地形。

“怎么不追了?”美女警察却是一脸的着急:“他们马上走投无路了,快点追啊!”

“这个路口应该是工地的唯一进出口,只要死守在这里,那些劫匪就跑不掉,至少是不能开车跑掉。”赵三甲只好耐心地解释。

“可万一那边有出路怎么办?”美女警察仍然完全不能理解,神情很是焦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她,眼看着马上要追上那些劫匪了,又如何甘愿就此放弃,“不行,你必须快点追上去,你不去,我一个人去!”

说着,那美女警察竟然真打算开门下车。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赵三甲此刻算是真正体会到这句话了。

看着美女警察那异常坚决的眼神,他无奈地轻叹了口气,“好!我给你追上去,不过希望你到时别后悔。”

“大不了就是一死,我王落尘从决定做警察的那一天起,就从来没有害怕过。”美女警察扬起脸,俏脸上尽是一股浩然正气。

赵三甲苦笑着轻轻摇了摇头,眼神里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惊讶,真没想到被抢的金店,还真是她家的。

王落尘——王氏集团董事长的千金,东江市的名人,就连一直在当兵的赵三甲,都听过她名字,传说她从小的梦想居然是当警察。

他无法理解一个富家大小姐的心态,为什么放着荣华富贵不懂得享受,却偏偏要做警察?

不过虽然他不理解,但是却很钦佩,也很愿意拼尽全力,护得这个漂亮女警的周全。

赵三甲的眼神立刻又变的狠戾起来,双眼如鹰隼一般,扫视了一遍那片烂尾的工地,然后脚下油门一踩,把车子开了进去。

可是刚一冲进工地,四名劫匪每人都手持一支AK47自动步枪,立刻围了过来,枪头对准着车内的二人。

“怎么办?我们好像被包围了。”王落尘紧张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些后知后觉地看着赵三甲问。

“王警官,我只不过是一个开车的,你居然问我怎么办?”赵三甲耸了耸肩。

王落尘被赵三甲这么一反驳,顿时俏脸一红,看着身旁这个长得还算帅气的司机,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愧疚。她暗自有些后悔,真不该不听赵三甲的劝,而冒然要求冲进来。

但是此时后悔已经没有用,那些劫匪已经围上来了。

3

把持不住

车!”外面的匪徒踢着车门,冷声命令。

赵三甲挑了挑眉毛,可是想起身边还有个王落尘,又立刻恢复了平静,缓缓地打开了车门。

王落尘却是还有点放不下警察的架子,不甘心就这样束手就擒。犹豫了良久,待得那劫匪准备砸车,才无奈地打开车门,下了车。

“王大小姐,想不到你真的这么勇敢,居然连支援都没有,就敢追到这里来。”那个脸上有道刀疤的劫匪阴笑道。

“你认识我?”王落尘神情很是惊讶。

“王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王董事长的独生女,整个东江市谁不认识?”刀疤脸冷笑地回答。

“你们想要怎样?”王落尘恼怒地质问,她隐隐觉得这起抢劫案,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想怎样?”刀疤脸嘴角扬起一丝狰狞的阴笑,“你以为那么个破金店,就值得我们兄弟动手?打个电话给你老爸王万福,让他拿一千万现金来赎人。记住,必须他一个人来。不许报警,否则后果自负!”

刀疤脸的语气很镇定,也很冷漠,说完就拿出一个手机,递到了王落尘手上。

王落尘拿着那个手机,愤恨地瞪着刀疤脸,一动也不动的,似乎并没打算要打电话。

刀疤脸淡漠地看了王落尘一眼,然后转过头,冲着赵三甲身旁一个身形微胖的劫匪,冷冷地命令:“老三把那个小子拖过来!”

那个叫老三的劫匪,连忙拿枪威胁着赵三甲走了过去。

赵三甲知道,这会把他拉过去,肯定是这些劫匪误会了他跟王落尘的关系,想用他来要挟王落尘就范。

结果还真不出他所料,才刚一走过去,刀疤脸突然抬起枪托,就往他后颈砸来。

“嘭”的一声响,赵三甲一翻白眼,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

刀疤脸一阵懵逼,他根本没用力啊,本来是做样子给王落尘看,还想再砸第二下的。可是却没想到,赵三甲这么不经砸,让他的第二下僵在了半空。

“靠他妈个软蛋,这么不经打!”

刀疤脸神情不愉地皱着眉,这效果完全没有达到他的预期。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却仍然震慑到王落尘了。

“住手!”王落尘银牙紧咬,她本来心里对赵三甲就有些愧疚,此刻看到他被打,生死未卜,心里更加的过意不去,转念一想,如果自己为了一己之私害了一个普通人,那自己这辈子内心都不会安生。

“电话......我打!”王落尘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了。

“早点答应不就完了。”刀疤脸嘴角扬起一丝冷笑,然后又对旁边的老三吩咐:“把他拖到里面去绑起来。”

王落尘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赵三甲,感觉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就拿起手机拨通了她父亲的电话。

一脸无奈地转述着刀疤脸的要求,可是才刚一讲完,刀疤脸立刻一个手刀,砍在她的后颈上,然后她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她从昏厥中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在烂尾楼里面的一根水泥柱子上。

赵三甲也被绑了起来,就在她的对面,可能因为被砸得重了一点,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

“喂!”王落尘嘴巴里面塞着布条,含糊地叫着对面的赵三甲,想要试着唤醒他,可是叫了几声,赵三甲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正焦急间,身后不远处,却突然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她惊得赶紧停止了呼喊。

“老三,他们醒了没?”听这声音,问话的正是那个刀疤脸。

“还没呢。那小子的怂样,还想做护花使者,简直是出来丢人现眼。”老三的语气里充满着轻蔑与不屑,而后却又语气一变,疑惑地说:“二哥,我有件事情一直想不通。”

“什么事想不通?”刀疤脸有些诧异地问。

“我们原本的计划,不是要挟王老头,签下那份文件就行。幕后那人答应的酬金已经足够多,为什么还要一千万的赎金啊?”老三憨憨地问。

“哼,你以为我想这么做?还不是这次的雇主太狡猾,想做一个绑架勒索,然后撕票的假象,如果不要赎金,怎么像绑架?”刀疤脸语气颇为不忿地回答。

“那这样,不是把黑锅都甩给我们背了啊!”老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而此时刚醒过来的王落尘,听到这个真相,更是一脸的震惊。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还有个幕后黑手,在操控这些劫匪。

那个幕后黑手会是谁?许诺了这些劫匪巨额的酬金,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王落尘心底的疑惑,暂时没人能给她解答。

刀疤脸对于老三的担心,却是连忙淡定地宽慰:“放心,老大没跟我们一起,就是已经在准备退路。我们只要一拿到钱,马上就能逃去国外。那黑锅,谁愿意背,谁他妈的自己背去。”

正说着,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刀疤脸拿起手机一看,是王万福打来的。

他的嘴角,不由得扬起一丝得意的阴笑,然后不慌不忙地接通了电话,“王总。马上就快到了啊?很好!没报警吧?希望你说的是实话,否则那样的后果,你绝对承受不了。”

冷冷地说完,他就立刻挂断了电话,而后跟那老三招呼了一声,匆忙往工地外面走去。

王落尘看到刀疤脸走过,连忙又闭上了眼睛,心里却是异常的焦急。听刀疤脸刚才那个电话,她的父亲已经来了,可是这些劫匪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他们。

“不行,我必须得赶紧去通知爸爸,不要答应他们的要求,否则我们都只有死路一条。”王落尘在心里思忖着,然后用力地扭动起来,拼命地想要挣脱绑着她的绳子。

那个排行老三的劫匪,在刀疤脸离开后,正憧憬着国外的美好生活,却突然听到有碰撞地板的声音。一转过头,发现王落尘竟然已经醒了。

她见王落尘这么一扭动,绳子勒的她衣服都裂开了,扣子崩掉了好几个,胸前洁白的两只玉兔露出了大半,一条深深的沟壑呈现在他的面前,再加上那扭动的姿势十分销魂,让老三立刻就把持不住了。

“妈的,受不了了,这小娘们太诱人了!”

此时他看着王落尘的眼神,充满了熊熊欲火。一双眼睛色眯眯的,盯着王落尘胸前那高耸的山峰,直咽口水。

“王警官醒了啊?”他边说着,边不怀好意地朝王落尘走来……

点击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内容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