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则新闻背后隐藏的权谋争锋

人事调动 2018-06-06 16:43:03
调研

领导干部都有看新闻的好习惯。

杨秀峰这几年来受到岳父廖昌海感染,也有了看新闻的习惯。廖昌海喜爱看中央新闻联播,而杨秀峰更关注柳市的当地新闻,认为了解市里领导的动向才有利于自己工作,掌握市里最新的工作方针和精神。另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柳市有线台每晚的实事新闻里,通常会有柳市常务副市长钱维扬出现。对钱维扬副市长的喜欢,杨秀峰几乎到崇拜的程度:钱维扬每次出现面目肃整,讲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很有感染力和气势,钱维扬讲话的语气和手势动作,那种高位者的极度自信和睥睨一切,震撼人心的力度每次都让杨秀峰从心里深处涌出一股股热血。感觉到人生要做到这一地步,才不枉到人世走一遭!

妻子廖佩娟经常耻笑杨秀峰,说就一个市教育局师训科科长,与市里的工作精神搭得上边?何况这科长还是她老爸一手提上来的,别人不知道你底细,我还不知道你有几斤几两?

杨秀峰通常只能干笑几声,脸上笑容不变,心里暗骂不已。廖昌海要是遇上这场景,总是要批评廖佩娟,说举贤不避亲,杨秀峰是不错的年轻人。

杨秀峰只要没有应酬,通常呆在家里不去与江海等玩得近的哥们凑在一起。每晚都会坐到晚上十点半,看完柳市的时事新闻后才睡觉。廖佩娟在十点时看完那集连续剧就先睡了,两人节拍不吻合,也让夫妻俩为此而怄气。

这天廖佩娟去睡了,杨秀峰一个人在看新闻。一则五分钟的新闻引起他的注意:4月16日,在柳市城中区 "辉煌娱乐" 的贵宾房里,柳市财政局副局长廖大钟、两名财政局的科员和三个服务小姐总共六人一起被杀。新闻里的画面不多,只对场景做了少许扫描,血淋淋的场面虽然只一闪,让杨秀峰惊惧不已。太残忍了。接着,市公安局副局长市刑侦总队大队长高标做了案情简介,凶手是夜半后进入贵宾房里杀人,并表示对"4.16"特级凶杀案全力侦破,在短时期里给广大市民一个结论。

五分钟后,杨秀峰的思绪还没有从那血腥的场景里恢复过来,直到副市长钱维扬出现。今晚钱维扬是做一期专访,专访的内容不是三天前的凶杀案,而是对柳市市府廉政建设做的专题讲话。看到钱维扬,杨秀峰热血又一次沸腾起来,看电视里的副市长,杨秀峰觉得只有这样的领导,才能让柳市走上发展的快车道,柳市才能腾飞。

天气有些热,觉得身上粘着微汗,杨秀峰看完新闻冲个凉水澡。冲凉时在身上来回搓动却摸索出一点兴奋来,回想到新闻里副市长钱维扬反复重申领导干部在自己的岗位上要干干净净的做人。

这个干净既是指不贪不拿,也是指在男女关系上能把握住自己,守住自己的本分。

杨秀峰想着,思绪便跑到到李秀梅身上,每次李秀梅偷情时她那扭动得夸张的腰臀让杨秀峰想起就兴奋不已。要真守住自己的本分,那自己哪来的"性-福"生活?李秀梅是柳市五中的管后勤的副校长,杨秀峰在柳市五中当校长时两人偶然间走到一起,这几年一直保持着极为隐秘的情啊人关系。

全身兴奋起来,杨秀峰匆忙擦干身子仄进房间里。廖佩娟倦着身子使得那夏被曲着隆起一团,没有什么起伏的曲线毕露。揭开被子,杨秀峰伸手到廖佩娟腰际,侧身的廖佩娟臀肋之间的平整着,腰间的那圈赘肉都垮掉下去摸不出那软肉来。杨秀峰的手冰凉,落在廖佩娟腰腹间一刺激,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廖佩娟给凉醒了,用手狠拍杨秀峰的手。

杨秀峰已经习惯廖佩娟的态度,不理会她把手沿向上捏住廖佩娟显得有些松软的ru房,身体从背后贴住廖佩娟,让她感受要自己的需求。廖佩娟睡意已起没有心思,身子一挪平躺了,腹部的赘肉与杨秀峰手肘相贴,让杨秀峰感觉到廖佩娟的烦厌。每次都是这样,杨秀峰也习惯了,手没有停先捏揉着廖佩娟的松软软的那两坨,再用食指和拇指去捏廖佩娟的肉粒。肉粒有些硬,廖佩娟反应就强烈起来,手伸过来掐住杨秀峰手背不再留一丝力。杨秀峰被掐疼得嘴角扯裂,松了手,廖佩娟的手顺势占据地盘,把那只ru房死死护住。

杨秀峰想再袭击另一只,也被廖佩娟另一只手先占了。没有办法,杨秀峰的手伸向下,平时要是杨秀峰伸手去探摸十次廖佩娟有八次会用手去护着,只有廖佩娟自己有情绪时才鼓励杨秀峰做这些事。

这时,廖佩娟或许是睡着被冷醒情绪很差,杨秀峰向下探摸时两手在杨秀峰身上一推,说了声"滚。"侧转身背对着杨秀峰。

杨秀峰听到这句话,什么样的情绪都没有了,讪讪地收回手,回想几年来的婚姻生活。

七年前,杨秀峰即将大学毕业,学的是师范专业不想再回老家凤城。见不少同学都找到了门路,联系到一些好的单位他就有些着急。杨秀峰背后素白,没有一个得力的人能帮他,要是回到凤城可能找不到单位上班,就算考取也必然分到最偏远的山里执教。教书杨秀峰是不怕的,走进大学后就有这样的认同和自觉性,却怕给分到偏远乡镇中学甚至村小,那种凄惨杨秀峰感受是很深的。对鸟不拉屎偏远之地的体会越深刻,也更惧怕,到那里后日子人生会变得孤独、空虚和无望。

杨秀峰正在走投无门时,一个同学把廖佩娟介绍给杨秀峰。那同学给杨秀峰提供了一个信息:廖佩娟与男朋友分手了。廖佩娟的身份那人也了解,是柳市教育局人事科科长的女儿,要是能与廖佩娟恋爱就有可能留在柳市!廖佩娟的父亲是人事科科长,对下面学校的影响力很大,把杨秀峰安排在所属学校里是轻而易举的事。杨秀峰与廖佩娟是同年级但不同学科,平时相互认识但没有什么往来。廖佩娟相貌平淡身材略显发胖,没有什么突出点也没有什么气质,可说没有什么吸引力,平时在同学里还有点仗着家在柳市又有好的父亲就颐指气使。

而杨秀峰却算得上帅气,1.73米的身高,在柳市算比较出色的身高了。杨秀峰家居偏远凤城又家境贫寒,眼看大学毕业却也没有找到女朋友,但心气高着无论如何都看不上廖佩娟。迟疑了一周,杨秀峰反复掂量最终决定按那同学支的招,死命把廖佩娟追上手。

杨秀峰虽然贫寒,可俊而帅气的外表给廖佩娟很自得虚荣心得到最大满足,足可在分手不久的男朋友面前显耀。之后杨秀峰如愿以偿地留在柳市边的柳市五中学校里执教,一年后升为学校副主任,过一年又升为副校长,可说顺风顺水。杨秀峰在副校长位置上尝到作为领导的所有好处,也深深的体会到到哪里都要谋求到领导位置,生活的滋味才会让人惬意。

在人前风光得意,杨秀峰婚后与廖佩娟始终磕磕绊绊,廖佩娟也总是拿自己家里远高出杨秀峰的地位来压着杨秀峰,杨秀峰知道自己留在柳市,要想日子风光,必须与廖佩娟一家保持最好最顺的关系。

所以廖佩娟无论怎么样对待他,总是隐忍着,对岳父廖昌海越加恭敬,在家里事事抢着,把所得的钱都花在对廖昌海的孝敬上。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三年前廖昌海升为柳市教育局管人事的副局长后,杨秀峰也就调到师训科成了科长,得偿所愿。

调研2


早起后,杨秀峰把一家人早餐用的自制豆浆炖好温着,岳父廖昌海与岳母外出晨练未归,廖昌海才五十几岁,参加晨练有好几年了,他们回来时会带油条或包子,倒不要杨秀峰操心太多。到房间里看,廖佩娟还倦着一团在睡,想起昨晚那句"滚"杨秀峰一股恶气涌来,暗想端一盆洗脚水来朝这婆娘泼去。不过,想归想,这婆娘却不能得罪,岳父廖昌海正是顶旺的时光,自己要躲在他的粗枝下过日子。

今天要赶早下县里去调研,杨秀峰做好豆浆后也没有心思喝,在床头和客厅里各留了张纸条,告诉老婆和岳母自己要到县里去,免得廖佩娟又总打自己电话,岳母也不必多做了中餐和晚餐。在细节方面,杨秀峰总是一丝不苟地坚持着,绝不露出一丁点抱怨。按杨秀峰对事物的理解,付出越多收获也就越大。这一条金规玉律,在工作的七年里一桩桩一件件都折射出这个真理。

细节决定成败。杨秀峰已经养成了习惯,就算廖佩娟昨晚对自己这样恶劣,还是习惯性地做着平时的事。

到约定聚集的米粉馆,江海和刘浙西却已经到了。江海是师训科办公室主任,四十来岁,身材滚圆肥而胖,下巴与胸肌直接连着,一笑两眼就眯得只剩一丝,是师训科的老资格。刘浙西是科员,年龄比杨秀峰小了两岁,脸皮有些黑,中等个子,是杨秀峰到师训科之前就调入,有一定的背景,为人圆滑,两年来是师训科里最买杨秀峰的帐的人。

刘浙西见杨秀峰到了,迎到粉店门口,说"科长这么早,出门前没有与嫂子好好道别?"

"你是不是把枪弹都上缴了才出门?谁让你花花肠子多让老婆放心不下。"杨秀峰反击道。

几个人下县里调研有两三天,晚上不回家。传说有不少女人怕老公出差在外面乱来,出差前总要把老公榨干后才放心放出门,两人一见面就用这事打趣对方,显得关系融洽。

"没有办法,女人就这样小心眼。科长快请,是牛肉粉还是肥肠米粉?"杨秀峰没有回答,走进米粉店里与江海招呼,"江老哥,你要哪一种?"

江海是老资格,杨秀峰虽是科长却处处要显得对江海的尊重,这也是杨秀峰"细节论"的主要内容之一。

能进到市教育局里的人,背后都有一定的能力,轻易不要得罪人。杨秀峰知道岳父五十五了,混过这一届就得退到工会去或到人事科做个顾问,自己没了这颗大树遮荫,就完全靠自己了。所以一进到师训科,杨秀峰非常清醒地坚持经营,让市教育局的上上下下都认同自己,两年来终于得到效果。

"科长,我和泽西都点好了,得等你到才能开工,领导总要带头在前。"江海也站了起来,虽没有走两步迎接,杨秀峰能在两年里得到江海这样的老资格认可已是难得了。

"老哥,今天下去我和泽西一切都要拜托老哥,要不谁会认我们师训科的人?"杨秀峰知道师训科在全市教育系统没有怎么让人待见,下县里调研县里的人也不一定会很好接待,不过,江海在全市教育系统里熟人多面子足,杨秀峰才有这话。

"谁的面子可以不买,我们科长的面子他们谁敢不买?看我怎么给他们小鞋穿。"江海笑呵呵地说,脸上的肥肉颤动着。江海的话很明显指导是杨秀峰背后的抓人事的副局长廖昌海,说后觉得不恭,忙补了后面一句。

杨秀峰从工作起就听到这样的话,在家里廖佩娟几乎定期地提醒着杨秀峰是在她父亲的能力下得到今天的工作与地位,杨秀峰对这样的话已经有了免疫力,可心里的恨意却又加了一分。知道江海不是有意要讥讽自己,心里那种一直在寻找机会爬到更高一层摆脱岳父阴影的渴求再次激发出来。

机会不是说有就有。杨秀峰心里暗自叹息,脸上豪不变色地灿烂。

这家米粉店口味好佐料也足,杨秀峰他们常到这家店子里吃早餐。吃着米粉,刘浙西说"科长、江老哥,你们昨晚看不看新闻?‘辉煌娱乐’那件凶杀案手段太毒了,六条命啊,可惜那三个才二十岁的小姐,‘辉煌娱乐’里的小姐哪一个不是柳市里的绝色美女,太可惜了。"

听刘浙西说,杨秀峰回想到新闻里的血腥画面,吃进胃里的米粉一阵翻涌。却听江海说"这件案子早就传开了,都几天了电视里才播出来哪还算新闻。听说被杀的廖大钟很有些背景,这案子只怕牵扯面宽着。有人猜是情杀,说他占了人家的老婆;有人说是廖大钟得罪了不该的最的人,让人请了黑道的人出手,要不谁有胆气连杀六人?"

"这样玄乎啊,都没有听江老哥说起。"刘浙西说。"我也是昨天下班后才听人说的,不过传言不可信,新闻里见公安局把案件列为当前第一要案,省里也极为关注,今后总会知道结果的。"江海说。"公安局又破了几件案子?"刘浙西有些不屑。

"好了,我们都不说这些无聊的事。"杨秀峰说,今天要出远门,清早说这些凶杀之类的不是什么吉兆。

下县里调研的目标是柳市下属县的柳河县,通过调研确切掌握柳市教育系统师资培训情况,安排暑假的教师在岗培训。任务是从省里下来的,这种事对师训科说来自然是踊跃,有培训才会有收益,师训科是市教育局自备小车之一的科室,得益于每年不间断的花样百出的师训安排:普通话三年一轮的重新考核培训,不经培训直接参加考核的人通过率控制5%;计算机培训,由初级到中级再到高级,每个教师至少要经过三次培训,在大学里的证书那是不能做数的,哪怕你是计算机专业毕业;教师素质培训,完全可以两年里更换一种名目和花样,只要与职称部门联系好利益进行均衡,他们在评定职称时附加一条有证才有入门资历,可保证无一漏网。

其他培训,都可以花样翻新,都会有充足的理由:教师作为传道授业解惑的人,知识在不断更新,你也就不能守成操旧,要接受新知识导入新活力。

调研3

杨秀峰坐在车上,边与江海闲聊边想着下县里后,调研过程中要怎么样去说服下面教育管理职能部门支持他们的工作,把师资培训作为重要工作来抓,最好能提出新的培训建议。刘浙西开着车,在市区无论走哪里车都归杨秀峰开着,可到柳河县有近两百公里,自己开车会有些累刘浙西自然也不能让科长给他们辛苦服务。得让两领导在车后惬意的说说笑笑,才是科员的本分。"科长,柳河县西隐山的金盆洗手是很灵的,心灵虔诚的洗手后,所求都能得到实现。"刘浙西回头说。

"有这么神异?我才不信,我是唯物主义者。要真神异那不是人人升官发财,看当官的又有几个?"杨秀峰说,心里总觉得要想往上升官,就得看自己的努力和机遇。机遇?机遇是不是可理解为神赐?杨秀峰心中一动,不敢再说这样不敬神的话。

"杨科,信神一说也要看自己的命格,拜山求神未必就是迷信。从心理学角度也是有一定的道理,人的心理有了暗示,生理机能会做适当的调整。所谓第六感,不就是这样?"江海坐在杨秀峰身边,没有什么事闲聊江海很爱卖弄些嘴才。

"老哥,柳河县有电话过来吗?"在商定下县里调研确定地点时,之所以选择柳河县是因为江海在柳河县有旧识朋友,接待会好些。师训科虽说油水重经费足,却不会往下分,又不是什么权利部门,县里的人哪会有什么高的档次来接待他们?这些年一直都没有下去,就是怕去了尴尬。昨天杨秀峰就要江海先联系柳河县,为的就是要稳妥。

"杨科,放心吧。他们说已经安排好了。"江海说。

"海老大,听局里其他科室下到县里都是一条龙接待,有吃有喝有节目最后还有礼物。我不指望这些,只想有酒足饭饱就够了。"刘浙西说。

"放心,你安心开车吧。"

进了柳河县城,街道比柳市要小,两边的林荫道下栽种着花草。县城地势平坦,车走着却突然见直耸耸地立起一石山在建筑群之间,刘浙西见了,说"江哥,看那山是不是像那玩意儿?"

"一出门净想这些,难怪你老婆昨晚打我老婆电话问是不是真要出差。"江海和刘浙西他们经常混在一起,家里人都相互熟悉成为一个玩这一起的圈子人,杨秀峰偶尔也加进去,廖佩娟却不肯与这些人在一起,总有些轻视着江海他们。

"没办法,男人嘛就这样心态,也算是男人的一种专利。"刘浙西嘴不服输地说。杨秀峰在这方面一向来保持低调,他知道江海和刘浙西在外面都有情仁,偶尔在小范围里吃饭唱歌时还要带着走,当然不会有人去多嘴。江海和刘浙西都说要给他介绍一个玩着,给杨秀峰小心地推了,两人的多次殷勤,这也说明自己与李秀梅的往来没有人知道。

进到柳河县教育局里,接到江海电话的教育局师训股股长吴涛就在大门里迎着。车一停稳,吴涛走到车门前打开车门,杨秀峰见过他两三回,也曾在一起吃过饭。

"杨科长,江主任贵客光临,欢迎欢迎啊。"吴涛打开车门,杨秀峰和江海两人还没有下车就探着身子进车里问候,显得非常热情。县里和市里是上下级关系又有业务往来,吴涛前来接待算是对口接待。江海在出发前电话里却是找柳河县教育局人事股副股长田景跃,这时没有见田景跃来,杨秀峰和江海两人也不及多想,下车与吴涛握手。

叙了见面话,吴涛说"三位领导,田景跃股长要我代他向几位领导请个假,今天很凑巧县里一个副县长到局里来开研讨会,他要做专题汇报实在脱不了身,还要请几位领导多原谅。"

"说哪里话,是我们来打搅你们,感谢股长热情。"杨秀峰和江海说。来之前也曾与一些同类型的科室谈过下县里调研的接待情况,都说县局不怎么热情,没有想吴涛会这样热情,超出原先的预想。

几个人一起到教育局师训股里去坐坐,先喝杯茶,略歇歇才会到下榻的宾馆去。细致的调研工作,还要到基层学校里去访问和抽样,就算完成任务总要有些数据,才能使得汇报材料丰厚起来。


接待

到办公室里,吴涛先请三人坐了,忙给三人倒水泡茶。喝着茶,吴涛再一次表示热烈的欢迎,并把柳河县的师训工作做了简要的汇报。汇报结束后,吴涛说,"杨科长,看我这人就是急性,领导们坐那么远的车都没有休息就给领导添乱。"

"吴股长,柳河县师训工作这样出色,难怪市局领导点名要我们到柳河县来。听吴股长介绍这么好的经验,让我很受教育也很有启发,我们要好好总结提炼出新思想新观念。江主任,我看得向市局提议,在全市里进行推广介绍,让其他县市都向柳河县学习啊。"杨秀峰说,说着要江海也谈点看法,江海顺着杨秀峰说的话,再补充了两点,把柳河县师训工作又提高半个档次。开始一见面,大家还不是正式的工作,只是先定出个调子来,杨秀峰和江海都把柳河县师训捧得高,吴涛没有理由给自己打嘴巴,笑呵呵地感谢领导的勉励。

正经工作能有多少话谈?几个人说了师训工作后,就说柳市和柳河县的风土人情。吴涛见几个人的谈性都有些淡了,说"杨科长,我们先到宾馆里去歇歇,等局里领导的研讨会后,局领导再向各位领导汇报工作。"

"客随主便。吴股长,我们不过是工作的地点不同,工作性质都一样的,你开口闭口领导领导的可分生得很。当然也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好,平时大家各忙各的在一起的时间少了,今后到市里可以的要打我电话,或打江老哥电话都一样,我们就免了什么领导不领导,都是兄弟关系。"杨秀峰说。"杨科长待人我们下面的人一向最贴心,今后有什么事都要拜托杨科长帮忙。"吴涛说。"我们之间说什么拜托不拜托,都是工作。相互支持工作,工作也有人情嘛。江老哥在这点上是我一直学习的。"杨秀峰说。

"杨科这是谦虚,在市局里说到杨科,上上下下谁不拇指说声好?我最佩服杨科这种年轻有为,能力强、思想活跃、又不摆架子领导。"江海给杨秀峰回敬。"江老哥,看你说些什么?我们这样不成了自吹自擂,让吴股长看了笑话。"

"杨科长和江主任都是我非常敬佩的领导,说的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啊。"吴涛说。

到了宾馆,杨秀峰和刘浙西见里面的档次,估计是柳河县里最高的档次了。刘浙西暗地里给杨秀峰一笑,伸出个拇指来,杨秀峰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没有什么表情,与江海一起对吴涛说着感谢柳河县的热情。对宾馆的档次,杨秀峰也不是很分得清楚,平时里几个人要聚一聚玩玩牌,总要到宾馆里开一间房摆上,静心地玩。可这些订房的事都是刘浙西在操作,到房间后一心扑在牌桌上,没有关心房间房价的事。与李秀梅约会时,杨秀峰倒是开过几次房,那是钟点房,收费和档次都不能一概而言。

"杨科长、江主任,柳河县就这条件,与柳市那可是相差二三十年的发展,要请你们将就将就,考虑不周的地方就不要客气直接提出来。"吴涛把三个人安排在两间房,杨秀峰是单间,而江海和刘浙西是双标间。"感谢、感谢,吴股长太客气、太客气了。"杨秀峰这句话没有一点掺假,这哪里是局里人说的那样?先他们还准备睡三人间。

离下班时间还有一段,教育局那边的领导也没有具体音信。杨秀峰他们稍微洗理后集中在江海他们的双标间里说话,从谈话里杨秀峰估摸着柳河县教育局还会有其他领导要与他们碰面,田景跃肯定是其中之一。几个人说着话,刘浙西说到柳河县的风景人物,自然又说到西隐山和山里的寺庙和尚,吴涛口里对西隐山的灵性说得更为夸张,建议几个人专程去上一柱香。杨秀峰知道上香拜神都是要钱的,正想问怎么样个烧法心里总要有个准备,不要平白地被宰一刀。还没有来得及问,吴涛的电话响了。是田景跃来的电话,想证实杨秀峰他们一行是在宾馆里。吴涛说是。田景跃就说他们已经进了宾馆,吴涛转达给杨秀峰和江海,几个人的闲谈就终止了。


接待2

也不知道要不要出去接,却见房间门开了,田景跃和另外两个人一起走进来。吴涛见了来人,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招呼,田景跃伸手与杨秀峰喔住,说"怠慢怠慢,恕罪恕罪。今天实在是抽不开身不能接车,让吴股长代表,缺席之罪等会到席间再听凭责罚吧。我先给几位领导介绍下。"说着侧身把身后两人让到杨秀峰和江海面前,"这位是柳河县教育局局长王振林王局长,这位是张志刚张副局长。两位局长,这位就是市局里年轻有为的杨秀峰科长、这位是我的老朋友江海主任。"杨秀峰和江海忙着与两位局长握手问候,王振林说"杨科长第一次来柳河县我们就怠慢了贵客,大人大量多包涵啊,情况吴涛股长已经向两位领导汇报了吧。""王局长工作这么繁忙,专门来看我们真的是受宠若惊,感谢感谢,感谢厚意啊。"杨秀峰说着,心里嘀咕,他们下县里来能有副局长露面看望一下就算很不错的待遇了,现在正副局长都到了似乎超出想象中的热情,一时也想不清是为什么。寒暄过后,田景跃说"两位局长,今晚我要向两位领导先请假,白天怠慢了贵客,今晚无论如何都要好好陪陪市里领导,尽尽心意。""应该应该,这个任务就交给你担着,吴涛股长也不可推卸责任。把市局领导陪好了,你多请一天假都行。"王振林说着笑了起来,杨秀峰忙说"太热情了,太热情了。"

到酒楼里上了酒,王振林局长给杨秀峰他们先喝了一杯表示心意后,就告辞走了。那副县长也在同一酒楼里吃饭,是教育局招待的,教育局党委书记在陪着,王振林和张志刚都得去陪。杨秀峰回敬王振林一杯,两人离开后留下来的人反而更轻松。杨秀峰的酒量不算大,只有六七两的量,田景跃和吴涛轮番的敬着酒,好在自己一方有三人,却也不会太吃亏。田景跃敬酒虽热情,却没有逼着要喝,见杨秀峰他们真到量了也就不再喝酒。吃过饭后,自然有节目安排。

出了酒楼,吴涛听田景跃安排,把几个人带到洗浴中心去冲浪、按摩。杨秀峰不知道田景跃他们会不会安排那样的内容,正不知道要怎么处置这样的安排,提着心又不好问江海。江海经历过多次县里接待安排,经验丰富知道里面的分寸。杨秀峰心里对安排小姐并不很排斥,在柳市里偶尔沉闷时也会自己一个人去转一圈,只是从没有人知道而已。如今要是接受安排,主人就知道自己这回,今后走哪里都会有些心亏。

事情不能问,只好静观其变。冲浪是在单间里,陪着的女孩子虽然性敢迷人却没有主动,与江海他们也只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薄板,两边说话都可听到,江海捏那女子和摸女子私秘处发出的声音,杨秀峰听得很清晰,这样的冲浪虽是单间却与公共大间没有什么区别。

田景跃隔着一间,他捏揉女子发出的怪声也会偶尔传来。按摩时完全在大通间,三个位子一间的,田景跃与杨秀峰在一间里,江海、吴涛和刘浙西则在隔壁间。杨秀峰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临走回宾馆时杨秀峰想也许现在县里接待也就在这层面上,毕竟是工作接待而不是朋友聚会。

回到宾馆里,杨秀峰坐到床上想给廖佩娟打工电话心里不情不愿,就给廖昌海打了个电话,说到柳河县的热情。廖昌海没有多说什么,只叫杨秀峰给廖佩娟去个电话。

杨秀峰挂了岳父电话后,给廖佩娟打去报了平安,廖佩娟没有多说话而是在用心听着,杨秀峰估计廖佩娟在听杨秀峰是不是在外娱乐,杨秀峰走到电视前把电视声让廖佩娟听。两人正僵持着,房间门敲响了,听到外面报说是王振林和张志刚来了。杨秀峰开了门,手机一直没有关,等王振林和张志刚进门后几个人说起客套话,让廖佩娟知道自己的确与柳河县领导在房间里后,才把手机关了。

没有想到王振林局长将近半夜了还来看自己一行人,这种待遇远远超标了。县里对市局里下来的人也是极为势利的,怎么接待该谁出面都有一定的规则。按说杨秀峰他们下来调研,柳河县给与热情接待那是肯定的,但主要是吴涛出面,副局长里有一个人露露面就算很给面子了。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