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哲讲的头条小笑话 ,凉了,凉了~~

哲家军团 2019-01-15 15:17:27

YY主播在热火朝天的抢头条,可有些却只能吃瓜看热闹了~~

有些事不好评论,就听听笑话吧~~





第一章 村长家的秘密

蕾丝、豹纹、黑纱、无痕、三角、T字……

赵小宝看着头顶一片花花绿绿的内衣裤,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赵小宝心想怪不得师父他老人家好这一口,就算本少爷这玉树临风的好青年,也根本把持不住啊。

看着旁边没人,赵小宝赶紧摘下几条有特色的,嘿嘿傻笑:“师父,这回您老人家可有福了。”

这里是村长家的后院,赵小宝趁着天黑没人溜进来,就是想偷几条内衣孝敬师父。

这些内衣裤都是村长老婆林艳丽的,林艳丽是村里有名的美人,也是出了名的骚娘们。

赵小宝正笑着,门外却一阵摩托车声,竟然是有人回来了。

小宝两腿一软,吓得马上钻进了村长家的浴室。

村长这老王八竟然提前回家了,这可怎么跑啊?

院门砰地一声,林艳丽怒气冲冲地走进院子,沉着脸甩门进了屋,后面跟着一脸尴尬的村长刘大炮。

赵小宝在浴室扒了条缝,刚好看见林艳丽高挑的身形走进客厅。

林艳丽一进客厅,回头就指着刘大炮怒骂:“你一个大男人,自己求着媳妇给你戴绿帽子,你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刘大炮一脸讪笑:“艳丽,我也是不得已啊。还有半个月乡里就选举换届,再不抓紧活动活动,这村长可就当不上了。再说,这也不是头一回不是?”

林艳丽瞪起眼睛:“你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为了你?上一回跟人大主任,那是人家年轻又有品味,跟他好我也不算吃亏。你个臭不要脸的,这回竟然让我去陪郝杰出?那个糟老头一把年纪了,长得又矮又丑,看着都想吐,亏你说得出口?反正我不干!”

刘大炮低声下气地求起了媳妇:“好艳丽,你就再帮我一回吧,我才四十多岁,又没什么手艺,不当村长我能干什么?我下了台,家里就没了收入,你也不好过对不对?”

“做梦!你让我去陪那个糟老头,我宁可去死!”林艳丽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刘大炮赶紧拦腰抱住林艳丽:“艳丽,艳丽,你别这样……咱们好商量,好商量。”

两人在那里争吵,赵小宝这边已经震惊得嘴都合不拢了,心说这可是猛料啊,村长这老王八还干这种事?

赵小宝这一激动,差点忘了自己是来偷东西的,应该趁这个机会赶紧开溜。

等他回过神来,那边已经吵得差不多了,林艳丽打定主意:“刘大炮,这事说死都不行,老娘懒得跟你罗嗦!我洗澡去!”

在浴室里偷看的赵小宝想不到林艳丽动作这么快,他来不及往外跑,赶紧溜进了浴室里的卫生间。

刘村长还在屋里说话:“艳丽,你考虑考虑,最迟三天内,你必须给我答复。”

林艳丽手里拿着换洗衣服,头也不回答道:“再说吧,看老娘心情!”

说着就把浴室的灯打开,她家的浴室是跟卫生间连成一体的,中间有墙隔断。

赵小宝就躲在卫生间内,大气不出,就怕林艳丽听见声音,跑进卫生间里把他揪出来。

可惜,怕什么来什么,林艳丽刚脱好衣服,突然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转身就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一开灯,林艳丽冷不防就看见了赵小宝,吓得“啊”地大叫一声。

“艳丽,咋了?”刘村长听到喊声,在外边问道。

林艳丽一眼认出卫生间里的是村里的混混赵小宝,心里面顿时凉了半截。这小子深更半夜的躲在这里偷听,自己跟刘大炮在屋里说的话,八成被这小兔崽子听到了。

林艳丽瞪了赵小宝一眼,回头道:“没事,一个小老鼠,被我打跑了!”

“艳丽,那事你好好考虑考虑啊,我去一趟乡里,估计得晚点回来!”刘村长出去开了摩托,一溜烟的走了。

刘村长一走,林艳丽立刻回头看赵小宝。

说起来赵小宝这孩子也挺可怜,父母死得早,小时候就被村里的五保户赵大毛收了当养子。

家里穷得叮当响,赵小宝却不怎么安分,初中就和人跑出去流浪了几年,去年虽然回家了,但是人却一点长进都没有,成天赖在家里叫着要娶媳妇。

看着赵小宝眨着眼似笑非笑,林艳丽心里咯噔一声:这愣头青要是把自己跟乡干部那点儿事抖露出来,那我还活不活了?

第二章 甜头

想到这个后果,林艳丽勉强笑了笑:“小宝,你躲在这里什么?天天想媳妇,想到婶子这里来啦?”

林艳丽想先安抚一下赵小宝,套套他的话,所以一说话就打情骂俏起来。

小宝心里和明镜一样,看她态度不太对,立刻明白林艳丽是怕自己把她的丑事传扬出去。

赵小宝立刻嬉皮笑脸起来:“艳丽婶,我娶不起媳妇,无聊得要命,所以才四处乱逛,可不是故意到您家看热闹来的。”

林艳丽的心沉到了底,开始她还心存侥幸,希望这小屁孩刚刚来,没听到她和村长的对话。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这小鬼头还真把这些话听去了。

林艳丽紧张的连说话声音都变了:“小宝,这么说,婶子刚才说的话你全听见了?”

赵小宝心中暗爽,林艳丽不敢把自己躲在卫生间的事告诉村长,不是她多善良,而是怕刘大炮和他打起来。如果刘大炮把他惹急了,在村里把她的事抖出去,她就完了。树要皮人要脸,就算是很放荡的女人,也还是会在乎名声的。

这小家伙脑子转得飞快,心里立刻有了主意:“婶子,我不是有意偷听,我只是想媳妇想的难受,出来透透气。谁知道瞎猫碰上死耗子,不小心就听到了不该听的,婶子千万别生气!”

赵小宝一边说,一双饥渴的眼睛一边盯着林艳丽身上看。

林艳丽刚才可是脱了衣服的,她虽然三十多岁了,但是保养的非常好,要身条有身条,要丰满有丰满,一身雪白的肌肤更是村里女人里面数一数二的,看着就让人咽口水。

看着赵小宝的样子,林艳丽心里有了底,这小屁孩没见过什么世面,给他点甜头,这事说不定就糊弄过去了。

林艳丽故意放下挡着胸口的手,笑着说:“小鬼头,你才多大啊,给你媳妇,你能管住吗?婶子人老珠黄的,你盯着婶子看,难不成你对婶子感兴趣?”

赵小宝连忙道:“婶儿,您皮肤白、身条好,长得水灵灵的,谁敢说你人老珠黄,我马上跟他急!”

林艳丽笑嘻嘻地伸出指头戳了他一下:“小屁孩,学会拍马屁了,谁教你的?小宝,婶子求你,千万不要把婶子的事说出去,好不好?等下婶给你钱,去买点好吃的。你要是听话,以后就到婶子这里来,婶有好吃的,都会给你一份!”

小宝咽了口口水道:“婶儿,要我不说也可以,你得给我点甜头才行?我不要钱,也不要吃的穿的,我就要媳妇!”

林艳丽心里高兴,这小毛孩果然好哄,要是给他点甜头就能把这事平了,她还乐不得的。林艳丽本来也不是安分的女人,老牛吃嫩草也不觉得吃亏。

林艳丽心里想得美,脸上却没表现出来,毕竟是长辈,在小辈面前总该矜持一点。她是过来人,懂得男女间的事儿欲拒还迎才是王道。

正想着再怎么哄哄这小子,赵小宝已经忍不住了,直接扑了过来,抱住了林艳丽。

林艳丽吓得惊叫一声,却又马上捂住自己的嘴。这时候要是叫出了声,引来人可就麻烦了。

林艳丽手忙脚乱地把赵小宝往外推:“小宝,别这样,我可是你婶子。”

赵小宝那肯放手,他刚尝到女人的滋味,两只手抱得紧紧的,他毕竟还小,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逼急了就伸手去扒林艳丽仅剩的两件衣服。

林艳丽这下顾不得推开赵小宝了,赶紧伸手抓住衣服,不让赵小宝得逞。她也不敢叫,揪着衣服和赵小宝转圈拔河。

两个人在卫生间里都不敢大声,没一会就气喘吁吁的累了一身汗。

林艳丽拔着拔着,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和这个小毛孩子叫什么劲,一松手,就任赵小宝把衣服脱了去。

赵小宝用力过猛,一个屁股墩摔倒,后脑勺砰地撞到了卫生间的瓷砖上。

林艳丽笑得前仰后合:“你个小崽子,手脚这么笨,还想着找媳妇,真是笑死人了?”

赵小宝捂着后脑勺一抬头,一眼就看到了林艳丽身上的风光,他哪见过这个,脑子里嗡地一声,两条鼻血就流了下来。

“我的小祖宗,怎么还出血了?”林艳丽吓了一跳,连忙回身扯了几张卫生纸给赵小宝堵鼻子。

赵小宝就势靠在林艳丽胸前,满脸得意,手也攀了上去。

林艳丽也不躲,白了他一眼,一边擦血一边责怪道:“小兔崽子,我可是你婶子,你倒好,净想着占便宜。”

赵小宝笑嘻嘻的:“婶,随便您怎么骂,您骂我老鼠也好狗头也罢,我都不在乎。这甜头你不给我占,我就满村去做播音员,把您的好事抖露出来!”

林艳丽敲了他头一下:“你个小崽子,得了便宜卖乖。小宝,让你沾点甜头可以,别的就不行了。你太小了,一旦让人知道,全村人都要戳我脊梁骨,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我了。不过,我可以认你当个弟弟,你以后不要叫婶,叫姐姐!”

“姐姐。”赵小宝心头一喜,心说叫什么都一样,有了这头一回,还怕她跑了?

赵小宝看着乐呵呵的林艳丽,心里美滋滋的。全村的女人,林艳丽的皮肤应该是最白的,这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就像醉了酒一样,看的赵小宝心里一阵阵的骚动。

赵小宝正要更进一步,外面忽然有个女人在院内喊:“艳丽,在家吗?”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