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哺育期的我尝起来更甜,天天都弄得我...

言情屋 2018-11-07 17:12:02

  “你是谁,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安静琪双腿发软地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正向自己走来的男人。漆黑的夜里,幽深的眼眸令人胆颤。

  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沈文皓冷笑地弯起一丝弧度:“你说呢?”话音未落,只听见哗地一声,安静琪的胸前顿时一凉。

  害怕地护着胸,安静琪不停地挥舞着手:“不要过来!”

  轻蔑地冷哼一声,沈文皓利落撩起她的裙子,猛然使力,手中多了块碎布。安静琪顿时惊呼,刚准备夹紧双腿,却听见啊地一声凄惨叫声,在房子内回响。

  跨坐在她的身上,注视着惨白的脸蛋,沈文皓的眼里充斥着血色:“我要你,永远记得今天!”俯下身,沈文皓快速地咬住她的锁骨。一使劲,鲜红的血从她的皮肤上渗出。

  下身传来撕裂般的痛楚,安静琪用力地握紧拳头。瞪着眼睛,安静琪怒目而视:“混蛋!”

  眼神一凛,沈文皓突然加快了身下的动作。没有温柔,粗鲁地前进。一股黏稠的液体顺势而下,刺目的红,令人心惊。

  “很好。”满意一笑,沈文皓加快了运动的节奏。

  双手胡乱地抓着他的脸,安静琪的脸上跳跃着害怕。

  剧烈的疼痛仿佛要将她撕成两半,安静琪紧紧地抓着他的头发,声音颤抖,痛苦地请求:“放过我,好吗?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求你了,好痛……”

  泪水在她的眼中打转,几欲落泪。

  无冤无仇?听到这几个字,沈文皓的眼眸透着寒意:“很快,你会知道。”

  他的眼中透着恨意,安静琪不由一颤。明白他不会放过她,多说无益,安静琪瞪大眼睛,将所有委屈逼回,直直地盯着他。

  一遍又一遍,沈文皓不停歇地掠夺她的身。

  黑暗中,那双深邃的眼睛,没有丝毫变化,躺在地上,安静琪紧紧地咬着牙齿,长长的指甲抠进肉里,渗出点滴的血渍。

  而今夜,还在继续。

  天空泛起鱼肚白,看着已然昏死过去的安静琪,沈文皓不屑地冷哼一声。站起身,冷眼看着她的狼狈,唇边扬着笑意:“让我不幸,你也休想好过!”

  扯了扯领带,冷漠地踹了她一脚,沈文皓径直朝着门口走去。他的掠夺,即将拉开序幕。

  吃力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安静琪艰难地动了动嘴唇。“好痛……”

  刚准备坐起,安静琪便痛苦地皱起眉头。身下的残破景象,令她恐惧。双腿间那些殷红的血,刺激着她的眼睛。

  捡起被丢在地上的布料,遮住胸前的春光,安静琪艰难地站起。环视四周,她的眼中满是迷茫:“这是哪里?”

  昨天,她只是想要去趟超市,为什么会被人带到这里?竟然还被……想到那些,安静琪的心里咯噔一声,泪水哗哗地落下。

  突然砰地一声,房门突然打开。看着站在门口的几人,安静琪害怕地往后退去,脸上满是不安:“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两个面无表情的欧巴桑走到安静琪的跟前,冷冷地扫了她一眼。二话不说,直接拖着她,往前走去。见此,安静琪慌乱地大喊:“放开我,放开我……”

  安静琪挣扎着想要逃脱,双手却被死死地架住。加上身上并没有多大力气,安静琪只能处于被动。

  不一会儿,两人直接将她推入浴室内。双手一松,安静琪便噗通一声,摔入浴缸中。见此,佣人淡淡地说道:“少爷让我们俩帮你洗澡。”介绍完毕,两人便齐刷刷动手,为她清洗身子。

  一股难掩的羞涩在脸上浮现,安静琪想要拒绝她们帮忙,却在看到那冷漠的面孔时,硬是收回。还是顺从,免得自找苦吃。总觉得这两个佣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清洗完毕,佣人利落地为她穿上浴袍,再次拖着她,回到原来的房间。

  “少爷。”看着站在屋子里的男人,佣人恭敬地打唤道。

  这个男人就是昨晚强,暴她的男人?双腿发颤,但安静琪还是佯装镇定地开口:“你到底是谁?”

  慢慢地转过身,冷峻的五官倒映在她的瞳孔里。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略薄的双唇,棱角分明的五官,无一不在说明他的帅气。周身散发着逼人的气势,他的眼睛里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沈文皓。”沈文皓面无表情地开口。

  对于这个名字,安静琪没有半点印象。深深地吸了口气,安静琪平静地说道:“放我离开。”

  抬起脚步,一步步地向她走去。捏住她的下颌,沈文皓冷笑地说道:“凭什么。”

  下颌传来痛楚,安静琪不由蹙起眉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安静琪淡然地回答:“我不认识你,所以你没权利留我。”

  注视着她的眼睛,沈文皓面色如冰地说道:“我想留下你,任何人都不得干涉。而你,也逃不出我的手心。”

  说话间,沈文皓捏住她的下颌,神情显得冷酷。见状,瞪大眼睛看着他,安静琪气愤地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噙着她的眼睛,沈文皓冷笑地说道:“以后,你会慢慢品尝被报复的滋味。”话音未落,沈文皓快速地咬住她的红唇。不等安静琪反应过来,便用力地啃咬。

  不停地拍打着他的后背,却没有多大的效果。使劲地推搡着,他却纹丝未动。见状,安静琪真的害怕了。昨晚的那些事,她不想再经历一次。把心一狠,安静琪用力地一咬,顿时鲜血的味道充斥着口腔。

  放开她,沈文皓的脸上闪过怒意。胆敢咬他?啪地一声,鲜红的五掌印快速映在她的脸颊上。惊愕地捂着脸颊,安静琪直直地盯着身上的男人。

  “你伤害了我爱的人,我会慢慢磨掉你的性子,让你做个囚鸟。”沈文皓留下这句,冷然地离开。

  落寞地跌坐在地,安静琪的眼中闪烁着泪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爱的人,又是谁?

  再次睁开眼睛时,安静琪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大床上。身体虚弱,吃力地抬起眼,看向这里的环境。“我还没死吗?”安静琪自言自语地说道。

  再次睁开眼睛时,安静琪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大床上。身体虚弱,吃力地抬起眼,看向这里的环境。“我还没死吗?”安静琪自言自语地说道。

  苍白着面容,安静琪的眉头不由地蹙起。敲门声传来,只见佣人端着饭菜走了进来。“小姐,该吃饭了。”佣人声音淡然地开口。

  淡淡地瞥了一眼,安静琪平静地问道:“你们少爷在哪,我要见他。”

  并没有回答安静琪的问题,佣人直接将饭菜放下,便转身离去。仿佛,根本没有听见她的话。掀开被子,扶着床沿,吃力地走向窗户。这么高的距离,她要怎样才能逃走?愤怒地将所有的饭菜摔到地上,安静琪无声地发泄着:“好啊,你要把我关着,我就跟你硬到底,看谁拧得过谁!”

  三天后,安静琪依旧滴水未进。坐在梳妆台前,安静琪面无表情地看着镜中惨白着脸的自己。砰地一声,房门用力地被人踹开。沈文皓目光如冰地走到她的面前,冷笑地说道:“怎么,想用绝食抗议?你以为,我会在意你的生死吗?”

  随意地瞥了他一眼,安静琪淡然地回答:“放我走,否则,我就死在这个房子里。”

  不屑地笑了一声,沈文皓冷酷地说道:“那你就死吧。”说完,沈文皓刚准备转身离去,却听到她悠悠的声音响起。

  面对着镜子,安静琪扬起浅淡的笑容,缓缓说道:“这里,是你和那个爱人一起生活的地方吧。如果我饿死在这,这里以后可能就没那么干净了。”

  尾音还未落下,沈文皓突然转身,用力地掐住她的脖子。将她狠狠地压在镜子上,沈文皓目光森冷地开口:“你敢威胁我……”

  呼吸变得困难,安静琪却无力挣扎。半眯着眼,安静琪浅笑地回答:“我说的可是事实,这么具有回忆的地方,要是真死了人,倒挺有趣的~”

  眸光一凛,沈文皓猛然一甩,安静琪重重地摔倒在地。不由剧烈地咳嗽几声,面容却是依旧喊着笑意。居高临下地盯着她,沈文皓警告地说道:“你要敢死,我把你拉出去喂狗。”

  抬起头,毫无惧意地迎视着他的脸,安静琪轻笑地说道:“死都不怕,还有什么会在意的。除非放我走,否则……”她的眼里,同样含着坚定。

  蹲下身,用力地捏住她的下巴。瞧着她憔悴的面容,沈文皓的眼神寒冷刺骨:“想走,没那么容易。”从决定要将她摧毁的那刻起,沈文皓便坚定了自己的选择。他的幸福没了,她便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拳头紧紧地握着,安静琪的眼底快速地闪过一抹紧张。这次的对手,是个恶魔!“就算只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安静琪坚定地说道。

  手中的力道越来越大,安静琪的眉头用力地锁着。一股犹如撕裂般的疼痛,席卷而来。睁着眼睛,安静琪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她不想退让,退让的后果,便是永远囚禁。只是她却没有料到,接下来的难堪,却比死更加痛苦。

  安静琪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难堪的一天。而这一切,都要拜那个叫沈文皓的男人所赐。一股说不出的恨与怨,在心头萌生。

  一间不大的公寓里,一个中年男人不停地来回走动,脸上说不出的担忧。而一旁,一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坐在沙发上,难过地抹着眼泪。“都已经一个星期了,静琪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安诚面露忧色地说道。

  闻言,陈然紧紧地拽着手,忧心忡忡地接口:“该不会,该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这孩子,都快要订婚了,到底会跑哪里去。煜轩也来过几次,要是再不回来,这订婚该怎么办才好?”

  一个星期前,安静琪的突然消失。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半点音讯。“实在不行,报警吧。”安诚转身径直朝着门口走去。坐以待毙,这也不是什么办法。还未等他走到大门,便听到门铃声响起。诧异地打开门,安诚顿时被眼前的情况所吓到。瞪大眼睛,安诚的身体瞬间僵住,直直地盯着眼前的安静琪。

  不明白丈夫怎么了,陈然好奇地走了过去。捂住嘴巴,惊呼道:“小……静琪……”只见安静琪身上衣服破烂地躺在地上,沾染着血渍的衣服,看起来十分可怕。

  而她的双腿间,满是污渍。看见这,谁都明白发生过什么。胸前的风光微微袒露,面容惨白毫无血色。如果不是因为看得到起伏的双,峰,或许便恍若死人一般。

  还是安诚率先反应过来,大声喝道:“还不把她扶进去!”话音未落,两夫妻俩立马快速地将安静琪扶进屋内。

  半小时后,安诚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直直地盯着正低着头,一脸害怕的安静琪。“说,这是怎么回事!”安诚冷着脸说道。

  话音未落,陈然连忙安抚着安诚的情绪,替安静琪说话:“老公,你先别生气了。你没看到,静琪都被你吓到了吗?而且看情况,咱们静琪也是受害者啊。”

  受害者……安诚气愤地说道:“如果这件事让别人知道,咱们安家的脸面都要被她丢尽了!你没看到吗?刚刚邻居都是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她,看我们的!”

  安静琪被放在公寓前不知道有多久,他只知道,当他打开大门时,看到好几个邻居在那围观,并且指指点点。

  因为饥饿,安静琪已经没有力气说话。她没有想到,沈文皓竟然会这么待她。将她狠狠地蹂躏一番,再像个垃圾一样丢回。

  这,便是他给她的难堪吗?“爸妈,对不起……”泪水落下,安静琪哽咽地说道。

  站起身,安诚怒气冲冲地喊道:“说,是哪个混蛋干的!既然知道你住在这里,一定是认识的!”

  身体微微地颤抖着,安静琪没有回答。虽然不晓得沈文皓是什么身份,但她明白,他一定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她不想父母因为自己而涉险。“我不知道……”安静琪小声地说道。

  飞快地抄起身边的烟灰缸,朝着安静琪的脑袋丢了过去。顿时,鲜红的血猛然从她的脑袋上落下。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见状,陈然捂着嘴巴,一脸的慌乱。安诚作势继续教训,陈然连忙拉住他的手,求情地说道:“老公别打了,难道你真想把咱们的女儿打死吗?”

  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安诚再次问道:“说,那个男人是谁!”

  安静琪从没想过,会这般绝望,会这般憎恨一个人。有一瞬间,她想过死亡。

  任由着鲜血不停地落下,安静琪笔直地跪着。抬起头,安静琪哽咽地说道:“爸,你打死我吧,我也不想活了……这件事,我也不想他发生。但事情会变成今天这个地步,也不是我能够控制的。爸,你就打死我吧。”

  “你!”气愤地扬起手,安诚刚准备落下手掌,陈然便快速地张开双臂,护在安静琪的面前。“老公,静琪也是个受害者,你就不要再打她了,好吗?我咱们就这一个女儿,要是真有个意外,我会崩溃的……”陈然眼里含着泪水,恳求道。转过身,陈然心疼地抱着安静琪。

  靠在陈然的肩上,安静琪无声地哭泣着。看到这一幕,安诚重重地叹了口气,生气地说道:“三天后就要和林家订婚了,现在发生这种事,我们该怎么和老板交代。”

  话音一出,安静琪的身体不由颤抖着。潸然泪下,安静琪的心中不由一疼:“爸,对不起……”

  简单地用纱布包扎了下安静琪的伤口,陈然小声地说道:“要不然,这件事我们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好吗?老公,这订婚礼就快要到了。要是我们现在说要退婚,老板那也下不了台面。反正静琪也已经平安回来,我们就当做这件事情没发生,好吗?”

  生气地在沙发上坐下,安诚的眉头用力地皱着。“现在,还能有什么办法。”安诚无奈地回答。只是这件事,真的能够这么轻易地便解决吗?

  卧室内,安静琪犹如失去魂魄的玻璃娃娃,坐在床上,双眼空洞地注视着前面。想起沈文皓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安静琪的心中满是恐惧与不安:“他到底,想要怎样?”

  陈然从外面走了进来,将房门带上。“静琪,现在就我们俩人,你能告诉我,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然目光温和地问道。

  侧过头,瞧着陈然关心的眸光,安静琪只觉得鼻子一酸。想要将这星期来的委屈全部说出,却还是没有勇气。“妈,你别问了,好吗?”安静琪哽咽地说道。

  像是能够感觉到她的痛楚,陈然轻柔地为她拭去脸上的泪水,安慰地说道:“好,我不逼你。等到你想说的时候,再来告诉我吧。静琪,现在回家了,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现在,你只要做回一个快乐的新娘就好。”

  快乐的新娘吗?呵呵,她还能快乐吗?

  安静琪的心里很怕,如果林煜轩知道这件事,还愿意和她订婚吗?

  正想着,便看见房门被人推开。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林煜轩,安静琪的心脏跳得飞快。

  “煜……煜轩?”安静琪紧张地开口。

  没有察觉到她的变化,林煜轩微笑地走了上前。“静琪,这几天你去哪里了,我好担心你。”林煜轩温柔地说道。

  陈然站起身,笑容可掬地说道:“你们俩聊着,我先出去了。”说完,拍了拍安静琪的肩膀,这才离开。

  望着那张熟悉的深刻面容,安静琪的心里却满是惊慌。“煜轩,你来啦。”安静琪勉强挤出一抹笑容。

  拉起她的手,林煜轩温柔地询问:“这几天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们就是找不到你。”

  不自觉地抽出自己的手,安静琪的眼里闪过一丝痛楚。看着突然失去的手,林煜轩不禁怔住,眼中的担忧更甚。

  他的询问,使得安静琪的心头一阵害怕与不安。如果说出真相,林煜轩还会愿意娶她吗?“我……”安静琪艰难地开口,却怎么也无法说出口。

  上下打量着她,林煜轩的脸上挂着满满的猜忌,狐疑地问道:“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我们都要订婚,还有事情需要瞒着我吗?”

  在林煜轩眼里,安静琪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这几天的突然消失,确实让他担心不少。

  面上浮现出一抹的犹豫,安静琪的眉头微微地锁着。

  “我……”

  安静琪的心里不停地挣扎着。如果她说出实情,订婚肯定是要黄了,而安诚的工作,恐怕也会受到影响。这么想着,安静琪的心猛然一紧。

  抬起头,安静琪浅笑地回答:“没,我怎么会想瞒着你。我只是担心说出来,你会生气。不是快订婚了吗,所以我想在订婚前好好地去玩几天。”

  注视着她的眼睛,林煜轩这才露出笑容:“原来是这样,清儿、语容都没有去?”

  闻言,安静琪轻笑地说道:“煜轩你好笨呢,清儿、语容是我大学时的好朋友。其实高中时我也有好几个死党的,只是因为上了大学,所以没法像以前那么好。我和清儿她们相处的时间还可以很多,但和高中朋友却不是。这次正好大家都回来,才想着聚聚。你要是不相信我,就打电话给她们问问啊。”

  说话间,安静琪佯装生气地撅起嘴。

  林煜轩刮了下她的鼻梁,满是宠溺地说道:“傻瓜,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只是这几天你突然消失,有点担心你。以后,不准再这样了,知道吗?订婚后,我们就是未婚夫妻了。”

  点了点头,安静琪挤出一抹笑容,缓缓地说道:“好。”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安静琪的心中分外不安。总觉得,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呆在家中太过沉闷,安静琪决定出去散散心。走在川流不息的大街上,安静琪的脸上却满是化不开的愁绪。这两天来,她的心中承受着数不清的折磨。来自于自己的心,还有来自于沈文皓的警告。

  走着走着,眼前突然出现一双腿。安静琪随意地一瞥,刚准备擦身而过,蚀骨般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才几天不见,就想要忘记我了?”沈文皓冷笑地开口。

  身体顿时僵住,安静琪猛然侧过头。迎视着那双毫无感情的眼眸,她的心脏顿时一紧。

  沈文皓,是他!“就算你化成灰,我都不会忘记。”安静琪咬牙切齿地说道。

  满意地点了点头,沈文皓暧昧地挑起她的下巴,奸笑地说道:“虽然你穿着衣服,但我的眼里浮现的,还是你光着身子,躺在我身下的放荡模样。如果你的男朋友知道这件事,应该会很惊讶吧。”

  话音未落,安静琪的面容刷地苍白。

  瞪大眼睛,安静琪激动地说道:“你到底想怎样!你对我的羞辱,还不够吗!”

  凝视着她失控的模样,沈文皓眼里的快感更甚。“只是这样,未免太便宜你。”沈文皓冷酷地开口,“把你送回去,不是放过你。而是,让你更加痛苦,被更多的人嘲笑。”

  身体僵住,指尖早已冰凉。

  “你要是敢告诉他,就算是拼了性命,我也要和你同归于尽。”安静琪愤恨地说道。

  挑了挑眉,沈文皓轻笑地地回应:“好啊,我等着。订婚那天,我会送给你一份很大的礼物。到时,你一定要好好地感谢我。”说完,沈文皓放肆地大笑几声,径直往前走去。他的笑声,令安静琪的心里油然升起一阵惧意。

  身体无力地跌坐,安静琪低着头,眼里满是沉痛:“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摆脱他的控制!”

  泪水不停地落下,但没有人能告诉她答案。仿佛,她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般。

  坐在石椅上,安静琪的心中百感交集。

  他的警告不停地在耳边徘徊,挥之不去。明天的订婚,注定不会顺利。一想到林煜轩可能会出现的表情,安静琪的心里更是不安。

  “他,一定会恨我的……”安静琪痛苦地自言自语,泪水再次落下。与其要等事情被拆穿,还不如坦然面对。

  不一会儿,林煜轩开心地出现在安静琪的跟前。“静琪,这么急着把我找来有事吗?我正在忙着核对明天的宾客名单。”林煜轩笑盈盈地问道。

  望着他那喜形于色的神情,安静琪忽然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如果知道真相的话……咬了咬牙,安静琪闭上眼睛,如赴死般开口:“煜轩,有件事情我想,我应该告诉你……”

  “什么事?”林煜轩微笑地问道。

  拳头用力地握紧,长长的指甲抠进肉里。闭上眼睛,再次地深呼吸,安静琪这才说道:“有件事情,我不想再瞒着你。要不然,我的内心会崩溃。其实这几天我不是去玩,我是……”

  随着安静琪说的话增多,林煜轩的神情越来越难看。不一会儿,早已铁青着脸。

  看着他的表情,安静琪绝望地低下头。

  她明白,这件事无论谁听到了,都会难以接受。

  “煜轩,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我担心你知道后,会不要我……”安静琪哽咽地说道,泪水再次落下。

  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林煜轩没有开口。

  “你竟然被……”林煜轩吃力地开口,却还是没能将剩下的字眼说出来。

  低垂着脑袋,安静琪流着泪,道歉地说道:“对不起,我也不想的……本来我想着瞒着你,可是……”

  “既然你要瞒了,为什么不一直瞒下去!现在告诉我这些事,到底算什么!安静琪,你到底是不是真心爱我的!”林煜轩气愤地喊道。低着头,安静琪没有辩解,泪水越落越凶猛。

  脚步一步步地往后退去,林煜轩的眼里满是怒气。“我先冷静一下。”

  说完,林煜轩快步地往前跑去,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双手紧紧地拽着衣摆,安静琪的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寒风里,泪水被风干了,却又再次落下,周而复始,没有停歇。

  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安静琪只知道,自己的心口好疼。打过电话给林煜轩,却始终没人接听。她与他,真的就这么吹了吗?想到这些,安静琪的心头好恨。

  “沈文皓,为什么你要这么伤害我!把我毁了,对你而言有什么好处!”安静琪愤怒地说道。

  夜深了,安静琪却始终没有入眠。明天是订婚日,本该有的喜悦,却一点都没有品尝到。都这么久了,林煜轩为什么没有退婚?带着好奇与不解,迎来了订婚的日子。

  安静琪并没有换上早已准备好的礼服,而是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等待着。

  果不其然,林煜轩出现在她的面前。“我知道,你会来的。”安静琪苦笑地说道,“订婚解除吗?你放心,我会好好地和爸妈说。这件事,都是我的错。”说话间,安静琪站起身,往外走去。

  飞快地抓住她的手腕,林煜轩忽然说道:“静琪,我们继续订婚吧。无论发生什么事,在我眼里,你都是我的未婚妻。以后,我会好好地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怔在原地,安静琪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你……不讨厌我,不生气吗?”安静琪惊愕地问道。

  眼里快速地闪过一抹异样,林煜轩温和地说道:“我知道,错不在你。以后,我会好好地保护你的。”说完,林煜轩温柔地将她拥抱。

  靠在他的怀里,安静琪感激地道谢:“煜轩,谢谢你。”心不停地飞舞着,充斥着难以言喻的喜悦。而林煜轩的声音虽然温柔,但笑却不达眼底。

  如果没有到过天堂,怎会明白地狱的痛苦,安静琪很快便明白了这个道理。但明白了,又能怎样?

点击“阅读原文”

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