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笑话】朋友圈火爆小视频:最意想不到的回答

响水河宣传 2018-07-10 11:45:33

最意想不到的回答!!


小沈阳丫蛋小品《不差钱2》太经典!

多么痴情的男人,我在心里叹息着。真渴望我是那个梅该是多好,可我偏偏不是,我只是长的象梅而已。      有次我喝醉了酒,打电话给林,对他说:“林,忘记那个梅梅吧,就当我是梅梅好不?”      林在电话时沉默了许久,才说:“不可能,梅梅不是你,你永远不能成为梅梅。”      “为什么?我那点比她差!”我有些激动。      “不,你什么都比她强,我只是个打工的,除了梅梅,没有人会看上我的。”      “说不定人家早把你忘了,你还在傻呼呼的等待,你值吗?”      “不会的……不会的……梅梅说过,她就是我的媳妇,一辈子当我的媳妇!”林在电话那头哭了,我在电话这头哭了,电话无声地掉落在地上,我象一只脱节的蛇,瘫倒在床上放声大哭。      命运真不公平,为什么那些如蛆似蝇般跟在我屁股后面的男人没有一个赶得上半点林。我真羡慕那个梅梅,有这么一个男人爱着她。如果是我,我将神灵般供奉着他,尽心尽力地伺候他,让他再也没有痛苦,让他再也没有这无边无际的等待。      我在林不在的时候去了他家,林的母亲摸索着接待了我。她问我是梅梅吗?我说是的。林的母亲很兴奋地抚摸着我的头,泪水盈满了她什么也看不见的眼睛。“这丫头,这么多年了,你去那里了,我一直想你呀?”我抱着林的母亲放声大哭:“妈,我也想你呀,我回来了,我会好好做你儿媳妇的!”林的母亲破泣为笑,将我从头到脚摸了个够,“这丫头,长大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不过还跟小时候一样,还叫我妈呀?”“我会一辈子叫你妈的”那天我们聊了很多,林的母亲不停地夸林,讲他和“我”(梅梅)小时候的故事,我仔细地听着,时而落泪,时而发笑

赵本山当年的二人转神调 《驱邪

多么痴情的男人,我在心里叹息着。真渴望我是那个梅该是多好,可我偏偏不是,我只是长的象梅而已。      有次我喝醉了酒,打电话给林,对他说:“林,忘记那个梅梅吧,就当我是梅梅好不?”      林在电话时沉默了许久,才说:“不可能,梅梅不是你,你永远不能成为梅梅。”      “为什么?我那点比她差!”我有些激动。      “不,你什么都比她强,我只是个打工的,除了梅梅,没有人会看上我的。”      “说不定人家早把你忘了,你还在傻呼呼的等待,你值吗?”      “不会的……不会的……梅梅说过,她就是我的媳妇,一辈子当我的媳妇!”林在电话那头哭了,我在电话这头哭了,电话无声地掉落在地上,我象一只脱节的蛇,瘫倒在床上放声大哭。      命运真不公平,为什么那些如蛆似蝇般跟在我屁股后面的男人没有一个赶得上半点林。我真羡慕那个梅梅,有这么一个男人爱着她。如果是我,我将神灵般供奉着他,尽心尽力地伺候他,让他再也没有痛苦,让他再也没有这无边无际的等待。      我在林不在的时候去了他家,林的母亲摸索着接待了我。她问我是梅梅吗?我说是的。林的母亲很兴奋地抚摸着我的头,泪水盈满了她什么也看不见的眼睛。“这丫头,这么多年了,你去那里了,我一直想你呀?”我抱着林的母亲放声大哭:“妈,我也想你呀,我回来了,我会好好做你儿媳妇的!”林的母亲破泣为笑,将我从头到脚摸了个够,“这丫头,长大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不过还跟小时候一样,还叫我妈呀?”“我会一辈子叫你妈的”那天我们聊了很多,林的母亲不停地夸林,讲他和“我”(梅梅)小时候的故事,我仔细地听着,时而落泪,时而发笑。

监制:杨玉良

编辑:崔宝春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